SCP-CN-2896
评分: +20+x

项目编号:SCP-CN-289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因一般民众可接触的星际航行手段有限,以及天王星轨道殖民禁令,当前由一般民众造成的SCP-CN-2896扩散风险仍在可接受范围内。因项目特性,基金会资产并无手段也无必要对SCP-CN-2896进行全面收容。

出于人道主义考量,基金会将致力于使受SCP-CN-2896影响的地外智慧种族免于灭绝的可能,途径不限。

描述:SCP-CN-2896为一类自适应的纳米机器人,其个体直径大小约为3.5微米,不定形,外观与阿米巴虫近似。项目具有轻微的逆模因特性,作用于显微观测结果,描述性文字与图像记录,表现为人员神志恍惚并对观测任务失去耐心,或迅速遗忘其观测结果,且难以通过外部手段回忆,经证实认知系数为11.0以上的人员对此免疫。该特性在徒增其研究难度的同时,使得该项目存在难以通过常规实验为一般民众知晓。

SCP-CN-2896主体由一种尚未解明的活体金属制成,其人造仿制品于一次突袭普罗米修斯实验室的行动中回收,该仿制品疑似为对项目进行逆向工程后的产物,仿制品的光谱分析显示其成分无异常。此活体金属材质表现有极佳的可塑性与恢复性,而在项目主体则表现为自我复制与难以摧毁的特性。人类现有的常规医疗或军事手段均无力遏制SCP-CN-2896于行星际空间的蔓延。对SCP-CN-2896的实际来源仍在调查中,其于地球的存在时间约10000年至15000年。因物理性质的星际航行手段被普遍采用,当前,SCP-CN-2896个体已广泛散布于人类各殖民地的大气内部。

SCP-CN-2896不定期进入活跃状态,活跃时间持续72小时至168小时不等,处在活跃状态下的SCP-CN-2896将表现其异常特性,即可对周遭地外有机体中枢神经系统造成感染,并引发多种难以治愈的病症,项目具有多种传播途径,主要为气溶胶传播。

因感染后的病程极长且无永久治疗手段,患者往往承受持续的精神重压与生理损伤。感染SCP-CN-2896的病症则表现为:

  • 严重失眠
  • 精神亢奋
  • 病理性记忆增强

当前针对SCP-CN-2896并无有效治疗手段,仅有脑部直流电刺激与安眠类药物治疗用于缓解症状。前者操作廉价且易于推广,但治疗过程伴随风险且有效时间短。后者治疗过程相对平和,但多次使用后治疗效果将显著下降,且相关药物难以进行大规模生产与销售。

因项目的逆模因性质与其造成的常规病症,使得SCP-CN-2896在爆发前期难以得到有效重视。SCP-CN-2896的爆发将造成大规模的失业与医疗保障压力,其社会保障制度与现有医疗体系将逐步崩溃,随之而来的则是社会结构的全面崩溃,并最终导致当地一K级末日情景的发生。

SCP-CN-2896被发现广泛存在于包括智人在内的多数地球本土物种颅内,其影响暂且不明。

附录1:发现

1977年9月,旅行者1号发射。为迎合彼时兴起的太空探索热潮,深空探索部设计并建造了首批行星际勘测器“远行者”系列,其上搭载有前超光速航行技术(MFTL),舰载人工智能Flash.aic以及远程奇术通讯设备。

发射计划进行于1979年7月,各勘测器则于1980年穿越奥特尔云。

2021年3月,深空探索部接收到来自的远行者24号的奇术信号,首次确认一地外智慧物种存在于约伯Ⅲ行星1

2023年7月,轨道特遣队ITF-Ψ-2“私营承包商”到达目标星系,其后的调查则显示约伯Ⅲ的土著智慧物种已在一K级情景的影响下灭绝,关于此末日情景的细节不详。

回收的远行者24号勘测器的外壳布满SCP-CN-2896。推测其为于地表工业基地进行的组装阶段受项目污染导致。

太空生物学部初步断定此K级事件由SCP-CN-2896造成。

附录2:重要事件

指称 概述 状态
#1 节肢类物种,约伯Ⅲ行星土著智慧种族,预计寿命仅为25至35年,无内禀异常特性。其科技水平等价于人类前工业时代,项目爆发时异常技术尚未普及。 已灭绝,确切细节不详。
#11 植物类物种,不存在广义的神经中枢结构,已形成初具规模的蜂巢意识结构,科技水平与人类前原子能时代相当。 濒危。在项目爆发的六年后,该族群仅存的5%个体聚集于一处大型地下避难所,其内布置有冷冻静置立场与大型原子能反应堆等维生设备。
#23 爬行类物种,社会制度仍处于封建帝制时期,奇术与异常技术广泛运用于日常生活。科技水平与当前人类后工业时代相当。 已灭绝。其统治阶层将几乎全部的SCP-CN-2896感染者用于带有献祭色彩的宗教活动,收效甚微。
#41 已编辑。 已编辑。
#47 类人物种,具有与人类相似的生理与社会结构,异常已为主流社会广泛接纳,科技水平与当前人类相当。 濒危。在SCP-CN-2896爆发的三年后,其统治阶层与资本阶层遭到推翻,社会资源被广泛用于社会福利与医疗保障。
#51 机械体文明,活体脑部结构已为类神经性算法引擎替代,科技水平超越当前人类水平。 仍在运作。检测到其原先大气已被烧毁殆尽。
#77 夜之子残余,继承过去夜之子遗留的文明与科技,疑似使用异常手段到达该地。 幸存个体已撤离至图书馆。

附录3:报告节选

SCP-CN-2896本质上是一类用以控制思想的侵入性脑植入物,不过现在它显然失去了控制的用途,而其令宿主清醒或者亢奋的功能仍在正常运作。初步估计,SCP-CN-2896个体于地球上存在了万年,其存在于人类物种脑内的时间也相差无几,得益于人类的适应力,我们最终与失去控制的它们达成了共存。

对于这群外来者的来源仍在调查中,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的科技水平远超于我们,也在一定程度上运用了些异常技术,SCP-CN-2896无疑是其工程学的杰出产物,且即便是现在的我们也难以解明这东西。

但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它的制造者是谁,又对人类抱有怎样的态度。人类已经意外的成为SCP-CN-2896最大的宿主族群与传播源。

SCP-CN-2896个体可以轻易的附着在我们行星际勘测器的表面进行长途旅行,上个世纪的杀菌技术根本奈何不了这些东西,而由项目带来的瘟疫则跟随我们的脚步造访了一个又一个行星与其上的文明。

我们从上个世纪到现在发射了将近上千的勘测器,传回的消息则表明过去存在着上百的文明。

现在?现在活下来的文明加上人类也仅有四个。

在我们的探索星际的过程中,到底因为SCP-CN-2896,因为我们死了多少人,我们又传播了多少场瘟疫,毁灭了多少文明,我们注意到了吗?我们是否需要为此负主要责任?

我们又是否还有资格再一次踏足群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