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05


评分: +25+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905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Khonsu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负责站点負責站點


Mobile-Site-CN

站点主管站點主管


Dr. Andrew Boom

首席研究员首席研究員


Dr. Ain Sophie, Dr. Xingzhou Fang

指派特遣队指派特遣隊


N/A

负责站点負責站點


Mobile-Site-CN

站点主管站點主管


Dr. Andrew Boom

首席研究员首席研究員


Dr. Ain Sophie, Dr. Xingzhou Fang

指派特遣队指派特遣隊


N/A


特殊收容措施:出于其本身的特性,SCP-CN-2905无法以现有已知的任何手段妥善收容。目前已在SCP-CN-2905较高概率出现的中国沿海地区建立约90座流动监测站,对外界以灯塔和钻井平台的名义作为掩盖措施。同时,一颗基金会所属的载人气象卫星MS-04“迦南地”已被发射,旨在追踪全球海域异常的休谟波动现象,借此定位SCP-CN-2905可能的触发位置,并将相关信息交由异常现象所在地的分部处理。若观测到SCP-CN-2905活动,所属区域的分部应第一时间指派外勤小组前往现场,封锁区域并利用标准回收单元收容任何出现的SCP-CN-2905-1。

一项避免普通民众接触SCP-CN-2905与后续收容措施的帷幕协议已被各中国沿海城市的政府机关执行。通过认知闭锁与特制工程将能够定义海岸线范畴的设施整体向后转移,借此避免更多的常态损害。

有关HM-Westergaard特制奇术防洪堤是否能够有效收容SCP-CN-2905的提案尚在讨论过程中。与此同时,针对异常效应的解明应作为优先级事项处理。

描述:SCP-CN-2905是一种随沿海地区潮汐涨落伴生出现的偶发性异常现象,具体表现为在平潮至退潮阶段产生逐渐回落的异常休谟波动峰值,退潮结束后返回至常态,并在距离海岸线0.34米到200米不等的范围内生成SCP-CN-2905-1,无论潮水是否接触生成物下的地表。目前其成因和生成附属品手段仍处于未解明状态。

推测SCP-CN-2905初次被观测到的记录为1958年农历8月18日的浙江下游杭州段,因其无规律的低频出现,被混淆为正常的间歇性休谟波动从而未被归档。从1991年开始,SCP-CN-2905活动频率有着较为显著的上升,同时有报告帷幕外出现SCP-CN-2905-1个体。目前存在流通记录的相关异常个体均被收回,且已对事件涉及人员执行记忆消除程序。该异常现象于2019年抵达活动峰值,后呈每年逐渐下降趋势。

SCP-CN-2905-1是一系列异常物品的统称,其被视作SCP-CN-2905的附属品而存在。SCP-CN-2905-1通常被描述为同时拥有现代与古老的两面特征:即作为符合现代科学水平产物的同时,整体外观与内部状态经过断代测定和结构分析,被认定为是来自于距目前时代约400年至760年前不等的古物。

利用虚拟实境技术复原所得的部分SCP-CN-2905-1清单摘录如下:

一把布满划痕的手枪,制式接近格洛克-22,没有配备弹匣。

“虽然不知道异常物品的具体来源,但来自于类人文明姑且可以确定。顺便这副眼镜看上去还不错。”
——方行舟,首席研究员
“‘有一定偏差’的类人文明。抛开时间误差不谈,至少其中有些不明材质还需要材料部检测才能下定论……啊?它看上去不就是普通黑框…哦对,你就喜欢这个。”
——Ain Sophie,首席研究员


事件简报 29052-庚-Alpha

CN-2905-14076302


日期:2024/4/17

参与对象:快速反应小组2905-17“镜火”(共12人)
首席研究员方行舟博士及随同外勤研究组(共8人)

地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湛江市东██████

目的简述:第██例近地休谟异象记录研究与异常物品收容


[[记录开始]]


19:03: 36号流动监测站观测到███地区出现休谟异状,初步判定为SCP-CN-2905活动。

19:04:Mobile-Site-CN所属快速反应小组2905-17“镜火”被指派前往该坐标以进行衍生异常物品收容,方行舟博士及外勤研究组随同行动。

19:10:2905-17小组及外勤研究组抵达异常现象现场,此时处于平潮状态。

19:14:AvramNoam便携式空间认知滤网搭设完成,全体行动成员完成防潮用单兵防护服着装。

19:16:8名2905-17小组成员携带个人用休谟指数探测器在该区域分散搜寻异常物品,同时剩余4名2905-17小组成员滞留原地以保护外勤研究组的研究进程。

19:40:36号流动监测站观测到整体休谟指数产生非正常波动,向2905-17-Alpha与方行舟博士发送二级警报信息。同时███地区被观测到反常的快速涨潮,且行动成员所处区域水体色彩由青绿色转变为相对浑浊的暗黄色。

19:41:全体行动成员紧急集合准备撤离,过程中方行舟博士的防潮用单兵防护服与异常水体接触,表面被观测到产生与SCP-CN-2905-1相似的风化剥裂现象。

19:43:行动小组撤离。方行舟博士报告身体产生相当不适感,已在最近的基金会所属站点Site-CN-19预先执行Ασκληπιος医护预案。

19:48:行动小组抵达Site-CN-19,方行舟博士被控制并转入治疗流程。

[[记录结束]]


事件发生后22小时更新:方行舟博士的骨盆以下部位和右侧肱桡肌以下手臂被报告产生不可逆且迅速的异化。具体表现为皮肤大量失水枯干,体温快速下降,细胞液与细胞酶溢出等朽败现象。值得一提的是,该异常表现并未影响到个体其余肢体的活性。

事件发生后40小时更新:方行舟博士精神呈高度不稳定状态,被观测到类癔症表现,是否因异常现象导致大脑区块活性受损的可能性仍需进一步研究。在这一过程中,该异常个体将被安置在一附加医疗系统的人形标准收容舱内,同时暂时将该个体编号为PoI-CN-29053。

人物档案 PoI-CN-29053


cd69c757c0d9560d.png
POI-CN-29053。

姓名:方行舟(Xingzhou Fang)

年龄:37

性别:

情感状态:未婚

风险等级:待观察

简介:PoI-CN-29053,曾用名方行舟,中国籍,在达特茅斯学院获得环境科学博士学位。Mobile-Site-CN三级流动研究员,曾与三级流动研究员Ain Sophie共同领导SCP-CN-2905项目相关研究。于CN-2905-14076302事件后判定为受异常现象侵染,现已被临时收容于Site-CN-19。

PoI-CN-29053的部分身体组织正在以特定速率进行不可逆的老化过程,该异常过程经记录已经持续47天且无中止趋势。一项交叉对比证明了PoI-CN-29053受异常影响的右臂已经趋近于2001年在江苏省常州市大茅峰发掘的、中华异学会相关████号墓葬中的墓主状态,而该个体根据研究推测死亡时间为明朝天启年间。然而PoI-CN-29053的其余身体组织依旧相对健康,生命状态稳定,符合第二十三版基金会供职员工体检要求,甚至可以利用制式轮椅进行活动。该异常状态成因推测为与CN-2905-14076302事件中产生的异常水体产生接触有关,然而由于目前并未观测到其余SCP-CN-2905活动中存在相仿的异常水体,难以获得供进一步分析的样本。

另,PoI-CN-29053入职时的人格侧写证明了该个体的精神状态正常,有较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并且能够控制自身的某些收集癖好。但推测因异常现象影响,目前PoI-CN-29053的精神状态难以完成有效的沟通,其被观测到绝大多数时间的行动为注视着收容舱室的顶部,用健康的左手臂在原地前后挪动轮椅,大声喊叫,呕吐,瘫软,偶尔发出难以进行音轨矫正的呓语等。值得一提的是,PoI-CN-29053会偶发性地进入清醒可沟通状态,但该状态不可控且持续时间极短,根据访谈记录都未能取得突破性信息进展。

余谈,一系列利用D级人员的交互测试表明PoI-CN-29053的异常状态不存在传播性,除外观上较为异质外,目前没有发现其会对身边个体造成威胁的迹象。必要时,派遣安保人员进入收容舱室,迫使PoI-CN-29053配合研究的行为是被允许的。


观测记录 29052-辰-Delta

CN-2905-2983010-8


日期:2024/2/6

观测者:天卫二轨道深空奇术探镜阵列“内尔基迦勒-VII”

观测点:NGC-6523-礁湖星云(赤经18h 03m 37s,赤纬−24° 23′ 12″)


2f2a9d5ac513e77b.png
CN-2905-2983010-8图像记录,经过艺术化处理以防潜在的认知损害。

记录简述:如CN-2905-2983010-8图像记录所示,该不明对象首先于2024/2/6被观测出现在NGC-6523-礁湖星云中,随后在三裂星云、奥米茄星云等数十处位于基金会监察范围下的深空天体产生观测记录。该不明对象外观通常被描述为近似于抹香鲸(Physeter macrocephalus)与蓝鲸(Balaenoptera musculus)的结合体,表面覆盖大量太阳前物质颗粒,初步推测半径应为559±103千米。目前未有任何能证明该对象状态与从属的相关信息,已派遣深空探索舰队DSE-庚午-8“木偶鸟”前往追踪该不明个体以获取进一步情报。


观测完成后██日更新:指挥基站与深空探索舰队DSE-庚午-8“木偶鸟”失去通讯,相关人员暂时标记为MIA。

观测完成后██日更新:一项深度图像分析指出在部分探镜拍摄角度中,该不明对象的部分区块设计与仍处于蓝图阶段的基金会所属深空远征用生物旗舰“阿赖耶识”重合率达到97.6%,且该对象于NGC-6994-梅西耶73星群被观测到侧腹部出现类基金会制式图标。值得一提的是,该个体表面与初次观测记录相对比已产生大量磨损,体积缩小,同时出现在观测范围内的频率亦有降低。

观测完成后███日更新:深空探索舰队DSE-庚午-8“木偶鸟”的剩余残骸被发现于人马座恒星云,相关人员状态更改为KIA。回收的舰队残骸被报告为近似于SCP-CN-2905-1所处的极度老化腐损状态,在交叉对比确认后,该不明对象被暂时编号为SCP-CN-2905项目附属调查对象GoI-CN-29053。且根据观测到的个体状态显著恶化,将该异常项目的收容等级更改为Khonsu1


访谈记录 对象PoI-CN-29053

CN-2905-9372500


日期:2024/7/10

受访者:PoI-CN-29053

采访者:Dr. Ain Sophie


[[记录开始]]


Dr.Ain:早上好,老朋友。这已经是我们之间第十五次这样——隔着Site-19的防护壁——这么交流了。你今天感觉怎么样,一切都好吗?

PoI-CN-29053:<空洞地注视前方,低头,呓语> …………流体。瘤体、流动——停下了,又一次。…………

Dr.Ain:<叹息,打开对讲机>和昨天一样,对PoI-CN-29053采用第三预案。

<安保人员进入收容舱室,向PoI-CN-29053左臂注射TSUM-VII镇定吐真剂。>

Dr.Ain:PoI-CN-29053,请报告你目前所处的状态——除了受异常效应影响的部位,其他器官是否能正常活动?是否存在恶化情况?只用回答我是或否。

PoI-CN-29053:<缓慢瘫软>…………空虚。已经死去的,空洞,不能填补……

Dr.Ain:…………好吧,至少嘴部肌肉没有问题。接下来,有关你的精神状态。我希望你能够向我描述一部分你脑中显现的画面,或是信息,或是任何有价值的内容。简单来说,我想要知道是什么引起了你的癔症。

PoI-CN-29053:<沉默>

PoI-CN-29053:………没有去路,没有退路,抛弃,锚………人的生命,短的可笑……<流泪>

Dr.Ain:<微不可查地吸气>你知道的,你本该知道的清清楚楚——这些破碎的呓语无论何时都没办法传达有效的信息,你曾经不是最厌恶那些——————

Dr.Ain:<深呼吸,朝耳机麦克风>抱歉。

<Dr.Ain向PoI-CN-29053展示随身平板,平板上显示DSE-庚午-8“木偶鸟”的残骸照片。>

Dr.Ain:<低声>你还记得流动站的Walter先生吗?我们刚入职的时候还和他在游侠号上一起喝过早茶。他死了,KIA,到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多半已经变成了宇宙中散逸的微粒。他所服役的舰队覆灭在了追查GoI-CN-29053的路上,残骸状态——与你所接触的异常效应相仿。看着这张图像,你能想到些什么吗?

PoI-CN-29053:<眼神空洞>…………死亡。跗骨之蛆……

Dr.Ain:<滑动屏幕>这张呢?是飞船的动力炉组。

PoI-CN-29053:<眼神空洞>………啊。啊,无人应许救赎,为何……

Dr.Ain:…………<滑动屏幕>这张又如何?这是……

PoI-CN-29053:<眼神空洞,泪水充盈>………………莫非,答案只配毁灭——我们?

Dr.Ain:……<放下平板>PoI-CN-29…………

Dr.Ain:…………<猛然起身>方行舟,你他妈给我醒醒!如果说我那个有点认真到讨人嫌的老朋友还存在于这具行尸内部的某个角落,让他快点滚出来!

Dr.Ain:<打开对讲机>不是还有第零预案吗?……是,我知道那种试剂还没有通过临床检验;是,我知道上层对那份预案的默许等同否决,那又怎么样?我在乎的只是真相而非伦理道德——不,我没有情绪失控。我现在简直像冰山一样冷静。所以,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

PoI-CN-29053:…………<眼神逐渐产生焦距>Ain?你还…………

Dr.Ain:<讶异>方行舟?你……

PoI-CN-29053:<左右环视>……不用解释了。我还有多少时间?

Dr.Ain:我不确定。观察记录显示你偶尔会有恢复正常状态的征兆,但持续时间通常不会超过数十秒,并且也不具备流畅沟通的能力——

PoI-CN-29053:…好。Brian Greene,2008,Site-56内部讲座,你、我、Justin和Serbia一起去旁听的那次。讲座主题是《镜像宇宙……》。

Dr.Ain:《……与口袋维度穿梭初探》。我记得——等等,你的意思是……但那只应是理论可能……

PoI-CN-29053:<艰难地点头>咳…………还有,目的…锚点是关键。在被侵蚀的时候,我……看到了…………

Dr.Ain:看到了?看到了什么——PoI-CN-29053?方行舟?

PoI-CN-29053:<眼神空洞>死亡,或是他们我们的终焉。

[[记录结束]]


附注:该访谈结束后,Dr. Ain Sophie利用首席研究员权限申请在PoI-CN-29053的收容舱室中加设一包含辅助书写器械在内的单人用研究员记录单元。出于PoI-CN-29053似乎存在短暂恢复神智的可能性且已明白自身所处状况,该申请已被通过。


首席研究员Ain Sophie于第28次CN-2905项目讨论会上的发言摘录

[[记录开始]]


抱歉,在这个时间点把大家召集起来。得益于方…PoI-CN-29053在访谈中透露出的有关情报,我认为其将CN-2905及附属异常项目的研究导向了某条新的方向。哪怕这种猜想最后被证实是不正确的,后果大抵也不会比我们如今这样,疲于追逐某个注定一无所获的幻影,仿佛是在原地转圈试图咬到自己的尾巴的犬类更糟。

各位面前摆着的就是PoI-CN-29053的访谈记录复印件——是的,就是Dr. Takizawa现在在看的那张。为了节省时间,在各位一边阅读记录的同时,就由我先暂时阐述一下我个人总结的部分解读与猜测。

《镜像宇宙与口袋维度穿梭初探》,这是由Brian Greene教授在2008年应邀于Site-56举办的内部讲座。讲座禁止以任何形式做记录留档,因此在不携带「光辉之书」的前提下我也没办法向各位原封不动地复述整场讲座的内容。但其中有一部分我能回忆起的理论或许是PoI-CN-29053想要传达给我们的信息,即“超维个体聚合性”。

什么是超维个体聚合性?简单来说,在不考虑诸如复制、克隆或是异常效应影响的前提下,我们每个个体在诞生时就拥有一定程度的“唯一性”,而该性质甚至能延续到我们失活之后的百年,千年,甚至万年——不会出现第二个在任何层面上而言都与我们完全一致的个体,哪怕是同卵双胞胎的基因组都会产生一定的偏差,就像是用了一次就被丢弃不再复用的模具。

那么万一——我是说万一,让我们做这样一个假设。来自于另一个位面的“Ain Sophie”利用某种不为我们所知的手段穿梭到了我们所处的这个宇宙,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站在上帝、宇宙、高维生物、神性实体……任何你愿意去假设的观测者的角度,祂怎么才能判断哪个Ain Sophie才是?当唯一性不再唯一,“我”的存在是否在观测者眼中也就成为了一个错误,一个悖论?

在许多文艺作品中,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桥段:来自不同宇宙的同一人互相接触,或是风平浪静无事发生,或是双双湮灭以确保“唯一性”的存在。而Brian教授对于这个问题的假说是——这两个或更多的悖论个体将在某个更高维度意志的促动下被「聚合」。用之前提过的“模具”再作例子,将相同的个体糅合在一起粗暴地灌入模具,同调人格、记忆、体征状态等方方面面,让它们相互侵染吞噬,最终塑造出的就是观测者眼中唯一的“我”——至于“我”本身的态度?这重要吗?

……Dr. Takizawa,请说。是的,这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PoI-CN-29053,我们的老朋友方行舟博士。但当我们迈出了这巨大的一步后,接踵而至的其实是更多的疑问。

我们现在推断,PoI-CN-29053如今的异常状态是因为超维个体聚合性所致,并且进一步推测可得超维个体聚合性的源头或许正来自于GoI-CN-29053——相信各位都不会认为该不明个体的基金会特征只是一个美妙的巧合。那么,假设GoI-CN-29053是来自于另一个镜像宇宙的基金会设施,而其中大概率存在PoI-CN-29053的同位体,首先的问题是,SCP-CN-2905-1、PoI-CN-29053、DSE-庚午-8“木偶鸟”,这三者为什么会产生相近的老化腐损现象?而这一切又和SCP-CN-2905以及GoI-CN-29053的存在有什么关系?

……事先声明,我接下来要说的只是纯粹的猜想,也请各位尽可能地寻找我的逻辑中是否存在漏洞,以便迭代。

在刚刚谈到超维个体聚合性时,我有说过“体征”也是聚合过程中会产生异常影响的要素。假设一方健康而另一方患有癌症,聚合后的个体也有极大患癌的可能性。而PoI-CN-29053的体征异常则正是最为显著的半身老化腐损——那有没有一种可能性,作为聚合过程另一端的同位体的体征其实处于更异质的老化状态,目前已经是经过PoI-CN-29053健康体征中和后的结果?而如果同位体都已经是这样的状态,那其所处的GoI-CN-29053又能好到哪去呢?

我们知道,DSE-庚午-8“木偶鸟”同样是在追踪GoI-CN-29053的过程中遭受到了老化袭击;并且我们也知道,GOI-CN-29053每次被观测到的时候,与前一次观测记录比较都会产生一定的外表恶化——当然我们不能排除持续深空旅行对表层产生的磨损,但如果说GoI-CN-29053就是老化异常效应的携带者,似乎也可以说得通。

那在这样的假说基础上,我们是否可以猜测SCP-CN-2905-1的产生源头亦是GoI-CN-29053?相近生活水平但有一定偏差的近似类人文明,符合对镜像宇宙的定义。但是,对,Dr. Rosalyn说的没错,我们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SCP-CN-2905-1会伴随SCP-CN-2905出现在地球。该死,我们有什么线索……潮汐涨落………引力?

引力…………聚合性……锚点是关键?………………………不会…吧?

…………………………

<干涩地吞咽> 根据Brian教授的假说,理论上而言,超维个体聚合性的个体一词适用于任何能被镜像化,在多个空间都存在同位体的存在。也就是说,狭隘地用“人类”来指代聚合过程的对象,或许是我们自己走进了死胡同,桎梏了思想或者说人类意志能抵达的宽广。

潮汐是因地外星球引力的作用而出现的现象,而引力的本质是通过粒子间的吸引力导致对象移动,站在某种角度而言,或许正是「聚合」的表现途径之一。如果我们从这种角度思考的话,某个跨越维度的个体需要有能足够制造潮汐现象的「聚合性」,甚至能够跨越星系的距离,将原本不属于本宇宙地球的物品聚合到这里。再沿着这条思路向下,也就是说……

…………GoI-CN-29053,那他妈的可能根本不是什么生物旗舰,开什么宇宙玩笑——最多只是套了层生物旗舰的皮!那群镜像宇宙基金会的疯子,至少在观测者的视点,那是他们的世界!

………………

这么假设的话,他们或许是利用某种手段,将他们的「地球」转变成了如今的模样,随后操纵着它穿过边界,闯入了我们的宇宙……不,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如果这样癫狂的假说真的成立,他们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却落得如此狼狈的现状,看上去并不像是为了征服或战争,反倒像是……

……他们……到底想要逃离什么…?

[[记录结束]]


于记录单元收集的PoI-CN-29053个人记录节选

……

我从荒芜中醒来,抖落身上残缺的死皮与螨虫。破桎的恶臭从不知何处蔓延到鼻腔,同时带来了难以言明的恐惧——究竟是恐惧于那股臭味仿佛隐藏在某种未知中的源头,还是褪去了那些累赘的肮脏后所获得的却只有空虚与不安?

我不愿去想,于是我便不再恐惧。它们被我遗忘了。

但这是好是坏?

……

<字迹被不明污浊覆盖>

……

我的身体控制着我迈步靠近那个女人。伸手,隔着表层涂膜揽住她的腰肢,用同样暗哑粘滞的声音倾诉爱意,并以坚硬冰冷的吻为这一切画下终止符。隔着有限且模糊的视界,我看不清她的容颜,不知道她的名字——那名为爱人的头衔之下只有缥缈无根的烟。但我没有选择,我的身体主宰了我。

他比我要更明白这一切,或者这一切之上的一切。他的双手清清楚楚地记得她身体每个隐秘的角落,记得那灵巧温婉的舌,也记得那曾经圆润饱满的胸脯。然而就和如今已经丧失作用意义的十指一样,那些曾经代表美好的物件,也同样变成了只存在于记忆中的一抹掠影。

他熟练地低头,让自己的前额能和她以比接吻更近的距离碰撞——在此之外已经不存在更亲密的接触了。而在如此抵近的距离,我才第一次能透过模糊不清的视野看清她的模样。

他在无声地流泪,而我却只想逃离这片地狱。

……

<字迹被不明污浊覆盖>

……

我是方行舟。Mobile-Site-CN三级流动研究员,毕业于达特茅斯学院。

有很多人能够证明我的身份。包括我的上司,我的前辈,我的后辈,还有我的老朋友,A………………

<字迹扭曲>我所在意的人都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埋葬了他们。

我不认识叫做方行舟的人,我的名字是七。而我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在一切的最后,做出正确的决断。

……决断,决断何物?

……

<字迹被不明污浊覆盖>

……

似乎在某个瞬间,我成为了水中的一滴。沿着既定的轨道向下、向下,滴落至汹涌的溪流中。整条溪流流淌着唯一的意志,而这独一无二的意志在漫过汇流口后,又会被更大的意志裹挟着前行。

我看不到这条长路的尽头,而我同样也不需要知道尽头所在——毕竟我只是毫不起眼的晨露,和身边其他的露滴一样,在破裂殆尽前拼尽全力前进就是我们生命的意义所在。

但是在一片浑噩中,有什么「定义」了我,或者至少说帮助我找回了对自己的「定义」。它将我的视野抽离浊浪,向上扬升,直到我能够重新以「他」的身份回首俯瞰。

那是一件特别的物品,或者更多,寄托了某种独属于某人的思念、感触与价值;在意识到它们存在的瞬间,我的意志便仿佛从无根浮萍脱离,终于寻得了属于自己的道标。同时,我也理解了一切——为了解明战胜它的手段,或许这是必要做出的牺牲。

在我脱离浑噩之前,无数先导已经将自身化作探索真理者脚边的炬火——而我们已经无限接近那个最终的答案。我也亦将走上这条道路,将自己化作薪柴,自炉中燃烧至下一个传递炬火者从浊浪中苏醒的时刻。

<字迹扭曲>…不后悔吗?

……后悔,但不后悔。

……


异常组织档案 GoI-CN-29053 “尘荒行者”

GoI-CN-29053


警告

以下档案信息来源较为有限且难以确定真伪。出于无法与信息源对象进行妥善信息交换,且推测该异常组织将在一定时间内自然无效化,目前所有的研究调查都基于且仅能基于假说推演进行。


简介:GoI-CN-29053被认为是来自于暂编号为MiD-2905的镜像宇宙的基金会所属势力,其驾驶的不明鲸状星舰推测改造主体为MiD-2905宇宙的地球,具体改造手段不明,正在全速迭代本宇宙基金会所属深空远征用生物旗舰“阿赖耶识”蓝图以尝试获取有关信息。

MiD-2905地球推测正在经历或已经历过一次XK-FD级“天人五衰”世界末日情景,具体表现为SCP-CN-2905异常特性的极端放大:能够在数小时内令无机或有机物衰朽至数百年至数千年前的生命状态,但对于有机物同时却能保留神智活性,富传染性,传播极为迅速且难以遏制,整颗行星已被判定不适合人类居住并有极大灭绝或精神瓦解危机。在这样的基础下,MiD-2905基金会决议采用抛弃原本人类生命形态这一决策,同时将地球改造为适合新生命态存活的环境以躲避末日情景。

在这一过程中,具体原因不明——譬如末日情景已经推进至难以挽回的程度——导致MiD-2905基金会最终只能选择离开本宇宙。推测是利用此行为与镜像宇宙的特质尝试拖延SCP-CN-2905异常特性的蔓延。此时星舰中绝大多数原生居民已经完成液态生命化,在上层意志主导下运用全体算力寻找无效化SCP-CN-2905异常特性的方式。由于其唤醒的上层意志中一人因超维个体聚合性与PoI-CN-29053以及星舰与本宇宙地球间产生同调,导致GoI-CN-29053进入本宇宙基金会视野。

目前基金会已经重新派遣舰队尝试与GoI-CN-29053接触以共同解决SCP-CN-2905异常特性,尤其杜绝其在本宇宙复刻世界末日情景的可能性。在必要的情况下,运用深空武装阵列暴力摧毁或强行放逐PoI-CN-29053返回MiD-2905或其他口袋维度同样是被允许的。


29050-未-Omicron事件后更新:目前观测结果推测GoI-CN-29053已经失去活动反应,将深空武装阵列由预发射模式转为警戒模式。同时将SCP-CN-2905预先转入Neutralized分级流程,在取得所有研究资料并归档后执行流程。


已归档事件档案 29050-未-Omicron

警告:下方内容需要5/2905级权限查阅。


任何未经授权的违规访问将会被记录,违规者将被处决。


750a115d4a29bfc4.jpeg

CN-2905-8201583-10


事件简述:██轨道深空奇术探镜阵列“纳姆塔尔-XIV”于202█/██/██观测到GoI-CN-29053以高度损伤的状态出现在NGC-205-梅西耶110星系,并于14分钟后产生内部坍缩,于27分钟后剩余残骸失去活动反应。

在取得观测记录的同时,PoI-CN-29053被收容舱室内的医疗系统报告死亡。影像记录如下。

[[记录开始]]


PoI-CN-29053:<单手挪动轮椅移动至透明舱壁前,平视前方>

PoI-CN-29053:<表情突然显著痛苦,同时观测到异常效应开始蔓延至其余体征健康部位>

PoI-CN-29053:<倒地,挣扎向舱室的某个方向蠕行>

PoI-CN-29053:<伸手撑住标准研究员记录单元,此时异常效应已经抵达PoI-CN-29053胸口>

PoI-CN-29053:<用牙齿咬住辅助书写设备,套在左臂上,开始颤抖地记录>

PoI-CN-29053:<异常效应抵达左臂,辅助书写设备连带着半侧腐朽手臂脱落,PoI-CN-29053倒地,痛苦抽搐>

PoI-CN-29053:<异常效应抵达脖颈,同时PoI-CN-2903生命体征显著下降,触发警报>

PoI-CN-29053:<无声张嘴,口腔内组织以肉眼可见的速率迅速老化脱落>

PoI-CN-29053:<异常效应覆盖全身,同时PoI-CN-29053的脱落血肉被观测到黏连至舱壁,形成树状>

PoI-CN-29053:<垂下头,颈椎断裂,表情不再痛苦>

[[记录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对PoI-CN-29053的解剖揭示了其体内被发现存在某种特定的细胞片段,在与SCP-CN-2905异常效应相互作用的情况下令其死后能够做到近似于抑制栓的效果。该细胞片段在原先的医疗流程检测中均未发现,目前出现在PoI-CN-29053身体中的原因不明,初步推测同样为超维个体聚合性的结果。针对如何复制该抑制序列的研究正在以高优先级进行中,虽然考虑到在回收GoI-CN-29053和PoI-CN-29053的残骸时均并未遭受异常效应影响,但仍不能确保其没有在本宇宙复演的可能性。

另,PoI-CN-29053于死亡前留下的字迹如下。该纸质文件现已被封存于████。

基于<歪歪扭扭的字迹>O5-7的提案,开始表决。

同意:O5-7

反对:

弃权:O5-1,O5-2,O5-3,Ain Sophie,Justin特工,Serbia Kaito,Walter Yu,方行舟,方林纾,<字迹模糊>………………

提案通过。将最新迭代的抑制剂通过生体注入完成必要的反应,与同位体「聚合」并交托给本位面基金会。完成后,以最后一位活动的上层意志身份执行沉默预案,以免因接触其余本位面基金会所属舰队的聚合效应,导致异常再度泄露。

…那当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


<字迹扭曲>…但至少这次你不必孤单一人。


首席研究员Ain Sophie与Mobile-Site-CN主管Andrew Boom的加密邮件记录

哟,主管。好久不见。

我在Site-CN-19的工作差不多要告一段落了,估计近几天就会搭游侠号顺路回流动站述职。昨天整个项目组一起凑合着给老方办了葬礼——虽然只有对着相片的默哀和道别,但我觉得至少气氛和仪式感是到位了。

……唉,少了那家伙在旁边一本正经地搭腔还是有些不习惯,但他也是为了自己坚持的东西而赴死的吧?这么一想倒也不坏。只是死者逝去后,生者便不得不接过他们留下的苦难——其实这种事情也发生过很多次了,毕竟是工作嘛,但果然每次还是会感到或多或少有些沮丧。

咳。伤春悲秋可不是我的风格,说回正事。主管,我想要申请「光辉之书」的临时解除闭锁权限。

在否决我的申请前,请先听我解释——我明白它作为具有战略意义的可控收容物所代表的含义,也知道我作为执剑人的责任所在。我有一种预感,一种自从29052-庚-Alpha事件后就隐约存在的预感。而通常产生这种感觉就代表着准没好事。或许站在旁观者的视点不会有太大感觉,但我只觉得自己在被漩涡的无形之眼撕扯着,不断下陷。

SCP-CN-2905——这整个项目相关的研究都基于某个近似疯狂的假说,却还能够如此顺利和自圆其说的巧合暂且不提,至少最近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一些事情,顺便和本部的Brian Greene教授聊了聊。如果说这项异常的关键在于「超维个体聚合性」,有一个疑问似乎被我们刻意遗忘了——为什么是方行舟?为什么偏偏是方行舟?

我的意思是,如果说超维个体聚合性引发了这一切,那受到影响的镜像同位体绝无可能只有方行舟一人——哪怕记录中他将自身描述为“最后的高层意志”,但当所有MiD-2905人类都被转化为难以界定死亡的液态生命的情况下,底层生命的存在也应当是确凿的。那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第二个、第三个、乃至于更多的PoI-CN-29053?难道MiD-2905宇宙在本位面的同位生命体只有方行舟一人?如果称之为巧合,那也未免也太过于滑稽了些。

…………说实话,因为有些在意,我前些天绕过规章对SCP-CN-2905-1-206进行了一些测试。你猜结果是什么?生物组织相似度超过91.6%——那就算不是某个我的眼睛,也必定是和我存在深度联系的对象。按照已知的推论,SCP-CN-2905-1是一系列已经被废弃的“锚点”,供MiD-2905的部分基金会从属人员在液态状态下取回自我意识,那我也应该是PoI-CN-29053的预备役,甚至我也曾经多次像方行舟那样进行过现场勘查——为什么我安然无恙?

甚至进一步思考,如果我和方行舟都能在MiD-2905宇宙同样作为基金会从属存在,那其他人——譬如主管你,或者更上一层的基金会人又会怎么样?或者换一个角度来想,方行舟的同位体选择了自我毁灭传承薪火的道路,那其他的同位体……譬如那个宇宙的Ain Sophie,会和那个宇宙的方行舟持有相同的态度吗?甘愿牺牲自己的世界,为其他世界换取某种未来的可能性?

我不理解,所以我感到恐惧。我们仿佛像盲人摸象般去尝试推断SCP-CN-2905的全貌,但随着每个阶段的进展蔓生出的却是更多的谜团——而在这繁复的谜网中,我们步步又总能像尖刀一样直抵核心。这种异样感甚至让我感觉我们的推论从开始起就行在了一条别样的道路上,最终的真相还隐藏在迷雾中,而与之关联的线索已经随着SCP-CN-2905的无效化彻底烟消云散。

我讨厌这种感觉。不仅是失去线索的无力,更是明明感觉到这一切从推进到盖棺定论都执行的过于迅速,却没有挺身而出表达自己疑虑的不作为。如果我——如果我做了什么,有没有可能现在方行舟还是方行舟,而不是一块块已经难以用人类标准界定的烂肉,就连解药的美称都难以掩盖其下的丑陋?我不知道。

在前天凌晨恍惚的梦中,我又见到了老方。他一如过往那样瘦削挺拔,站在巨轮的甲板上朝着码头上的我挥手。随着距离的拉远,他的身影逐渐溶解在清晨的薄雾里,只留下船尾后方游曳的阴影群荡开一轮又一轮的水波。我想要走近一些,但被无形的人潮挡住——他们模糊不清的面容传递着警告的讯号。我被包围着后退,直到背脊感受到了码头栏杆的冰冷。

一只只无力的手从后面搭上了我的脖颈,它们拖拽着我落入水中。我睁眼,却只能看见死一般的湛蓝,犹如那颗再熟悉不过的眼眸,涣散而无声息。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瞬间,我眼眶中的晶体随之腐朽、脱落,融入了死寂的蓝色中,而我眼前的世界亦被无尽的黑夜所覆盖。

当我从梦中惊醒时,一切却依旧是那么的正常,Dr.Takizawa正在进行最后的工作交接手续,甚至还有空为我泡上一杯热可可放在手边。我捧起了它轻抿一口,却感觉口腔内部的神经传来灼热的刺痛。仿佛梦中那些无面之人还在刺激我的灵觉,警告我只能抵达这里,不可越过。

可我只想知道真相。如果说我所担惧的事情确实存在,那这背后的推手或许远超你我所能想象——无论是从涉及基金会的层面上,还是涉及镜像宇宙群的层面上。但无论如何,在作为生者背负他人苦难的同时,我也应当有直面苦难源头的权利。

Ain Sophie,三级流动研究员


[[错误,信息发送失败]]
[[是否重新发送?]]



[[检测到长时间无操作反应,SCiPNET已登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