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17
评分: +48+x


项目编号:SCP-CN-2917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917被存放于Area-CN-120的真空保护收容室内。应时刻确保有七名特种安保人员于收容室外对SCP-CN-2917进行监视与保护。若要使用SCP-CN-2917,须向站点主管Yimon Fra博士提交正式的书面申请。擅自使用者将会被除以行政处罚。

描述:SCP-CN-2917是四十九个具有异常性质的青铜器。SCP-CN-2917的装饰为氏族时代晚期到夏朝前期的简单几何纹路,故推断SCP-CN-2917铸造于公元前2500年-公元前1900年之间。SCP-CN-2917具有消除异常、稳定现实的作用,对生物型异常有较大的杀伤力,但对EVE粒子及白型、黑型实体并不能产生效用。

SCP-CN-2917的材质为73%的铜、23%的锡以及4%的未知重元素,该元素被编号为SCP-CN-2917-A。SCP-CN-2917-A原子质量3341,不具有放射性,目前认为其为SCP-CN-2917异常性质的来源。目前Area-CN-120已合成少量SCP-CN-2917-A,但不具备消除/抑制异常的性质。初步推断项目所含有的SCP-CN-2917-A为特殊同位素或SCP-CN-2917-A需特殊锻造比例才可产生异常性质。

异学壹捌陆曾记载SCP-CN-2917的原材料来自于会稽山,但经多次探测,尚未发现含有SCP-CN-2917-A的矿石。目前Area-CN-120正在计划进一步深入会稽山的地质结构,寻找含有SCP-CN-2917-A的矿石的探索.

历史上,SCP-CN-2917多次出现在超自然战争中。约前2350年,狄瓦族2越过杭爱山-戈壁阿尔泰山,携带异常武器进攻了黄河流域的华夏氏族。根据竹简记载,帝尧使用会稽山的铜矿锻造了SCP-CN-2917,并应用于对狄瓦的作战。后帝尧使用SCP-CN-2917摧毁了狄瓦人的异常武器,成功击败狄瓦,并追击致今克鲁伦河流域。

1127年,金军南下攻宋。据《异学会南迁录》3记,金军使用萨满巫术制造现实扭曲,接连攻破宋军防线,占领东京。后宋军装备SCP-CN-2917,成功瓦解了金军的萨满巫术,并在襄阳、建康等地取得胜利,促成绍兴和谈。

关于对SCP-CN-2917的应用实验
2022年4月1日,实验CN-2917-1

实验对象:Pol-145810
对象是一个五级现实扭曲者,对基金会极为敌视,被认为可能导致一次严重的收容失效事件。尽管收容室装配了斯兰克顿现实稳定锚,但由于其异常性质,对象本身的皮肤无法被穿透,Pol-145810仍无法被处决。

实验者:外勤特工陈亦平
陈亦平特工,多次处决keter级项目,具有较为丰富的经验。

实验器材:一把标准八一式手枪,三颗由SCP-CN-2917碎片所铸成的子弹。三颗麻醉气手雷,以在实验失控时麻醉Pol-145810

陈亦平特工开枪后,子弹击中了Pol-145810的左胸,并穿透了皮肤

Pol-145810倒地,医务部人员进入收容室,发现Pol-145810已无生命体征。后经解剖,子弹击中了Pol-145810的心脏。

SCP-CN-2917对异常果然是相当的有威力,确实是异学会对付异常的杀手锏。
Dr.Yimon Fra


实验记录CN-2917-48

实验对象:Pol-193504
对象为红型实体,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在被收容前曾杀害数人。

实验者:医疗部二级医生郑雅欣
郑雅欣医生为Area-CN-120医疗部门的异常实体心理专家,擅长安抚/疏导异常实体的情绪。已为Pol-193504进行例行检查16周,与实验对象较为熟悉,被认为可以完成实验。

实验器材:含有极少量SCP-CN-2917粉末的生理盐水。

在被注射后,Pol-193504表现出极为痛苦,体表出现不明原因的出血。

Pol-193504的眼部、鼻部、耳部均出现流血;其皮肤出现大量裂口。约三分钟后,对象死亡。经解剖,死因为体内组织崩溃性大出血。


实验记录CN-2917-102

实验对象:D-70147

实验者:研究员包家飞

实验器材:含有极少量SCP-CN-2917粉末的生理盐水。

D-70147接受注射后,并未出现任何不良反应。约七十二小时后出现了铜中毒的症状。在使用相应特效药后症状即消失。

很好,SCP-CN-2917不伤害正常人。
Yimon Fra博士

附录:异学会对SCP-CN-2917的记录:


号:异学壹捌陆

类:

经:帝命采会稽之金4以铸青簋,百年而不朽。亦抑异也。后帝以青簋伐北狄5,时越人奇之,帝遂赐之。

传:会稽之西有金,色青绿,可抑魑魅6之异,亦可戮之。故越人迁居会稽,魅魑皆不敢往。帝闻之,遣匠采会稽之金,铸青簋七十二以御北狄之魑。后灭之,而越人奇之,帝遂遣使赐以青簋。

昔七十二青簋,今尚余四十九,乃置于太魄楼,以供君赏之,议之。

史:越人得簋,而尽戮魅魑。大喜,顺于帝。后帝禹崩,越人献青簋以守帝陵。帝禹葬于会稽,而青簋亦随之。秦皇灭楚,闻有器可灭魅魑,欲得之。后筑长城,此事为秦皇所遗。

靖康二年,贼渡河而取东京,擒二圣。康王构至南京应天府7即帝位,是为高宗。时异学会南至临安府,而经、卷、志者,皆为贼所获。帝欲讨贼,然贼依岭北异术8,屡破王师,建康危矣。帝召太尉燧人,欲使异学以攻贼也。然凡异学之卷,皆于东京,而东京为贼所据。又闻贼破王师于寿春,帝不思茶饭,寝食难安。

后太尉燧人游于震泽9,闻百越有器,或可抑贼之巫术,大喜。至会稽禹陵,取青簋六十六。临安有魑,可纵物,食人,民以为神。太尉燧人持青簋,抑其异处,以斧斩其头,毙之;有魅于震泽,亦毙之。

太尉燧人喜,呈于帝,帝令岳飞军持青簋讨贼。岳飞军大破贼于襄阳,后屡破之。帝大悦,欲赐太尉燧人郡王衔,辞之;后又于震泽建楼,以置青簋,赐名“太魄楼”。后异学会于此研青簋。

元至正十六年,顺帝令骑兵携异术至应天,欲灭义军于应天。朱元璋军为异术所破,应天为元军所攻。时人曰:“震泽之畔有楼名太魄,内存魑魅所惧者。”遂于太尉地皇处取青簋。后元军异术于应天外为青簋所戮,故应天久攻不下,败退而归。后朱元璋即皇帝位,是为明太祖,又扩太魄楼,曰:

此震泽之青簋,实为我大明,我中华之剑、盾耶!亦可削魑,亦可戮魅,救于危难之际,扶于存亡之秋!我大明之子孙定要将青簋保护周到,以待用时!

后清军至浙西,太尉燧人献青簋。二十三青簋为清军携至北京,圣祖皇帝刻词于其上。后此二十三青簋置于圆明园中,咸丰十年,西夷攻占京师,青簋为夷人所掳去,不知其所踪。太魄楼仅余四十九青簋。

赞:太尉燧人曰:青簋者,乃异学会对于魅魑之剑戈,造于尧舜之时,用于危难之中。昔帝尧造之,又于大宋倾覆之时,义军困窘之间,北狄南进之际三次救亡。今魅魑愈多,而青簋也必将起应有之用,为我等于魅魑之长矛利剑。

以下内容为现代补充
1900年,基金会进入中国并接收了异学会的大部分成员、档案,当然也包括太湖畔的太魄楼和里面的四十九个青簋。起初,青簋并没有受到基金会的注意,因为在异学会记录的各种异常中,青簋普普通通,平平无奇,至多只能算古代中国人利用异常金属锻造的自卫武器。

而太魄楼,这座南宋时期异学会的中心,也因此衰败下来。1902年,太魄楼在经过简单的现代化改装后,变成了Site-CN-01的哨站,Sector-120,作为一个保护平民以及看管这个连编号都没有的青簋的哨站。

1905年五月后,民间传出了太湖内“龙王现世”的传闻,而且越传越大,越传越广。这让Sector-120的成员们注意到了,于是便去调查。那天晚上,几个成员乘上渔船,前往据说有龙王的地方。不知为何,其中一个人拿着一个青簋上了船,说是装祭品。

当他们真正见到所谓“龙王”时,才意识到这是一个游荡于太湖底的生物异常。它的鳞片反射着月的寒光,在水中游荡。巨大的怪物让成员们都震惊了,他们没想到会有那么大的麻烦。

当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并没有详细的记录。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位带着青簋的人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将青簋送入了怪物的口中。瞬间,青簋消灭异常的特性出现了:“龙”的身体立刻被分解,满湖尽是血红。

后来,这个青簋被打捞了上来,而那位牺牲的成员也查明了身份:他是异学会末代太尉人皇之子,从小从父亲口中知道了青簋是对抗异常最好的方法。那天晚上,他大约已经知道了“龙王”是什么东西,便带着青簋,以待不时之需。

此事在基金会闹的沸沸扬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如此巨大的异常居然能被一尊五千年前的青簋所消灭,若是正统的基金会研究员,应该会给怪物分个keter,然后表示无法收容。这件事远远超出基金会的预期,O5会议要求中国分部“要彻底调查清楚青簋的成份、历史,必要时本站将会予以援助”。

1906年,青簋正式获得了编号SCP-CN-2917。由于异学会的记录详细,基金会很快摸清楚了青簋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他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性,但对于它本身的成分、原理却几乎没有什么进展。

1915年,就在Sector-120成为独立站点Area-CN-120的同一年,时任站点主管、化学家Edward K Lolin在青簋里分离出了一种未知的超重元素,而这是青簋唯一异于其他青铜器的地方,也必然是异常性质的来源。这个发现成为了截至目前对青簋研究中最大的成果之一,而这种元素被称为了SCP-CN-2917-A。

此后,Area-CN-120的收容物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但对青簋的研究止步不前:研究员们发现,他们无法使用任何复制出青簋的异常性质,想要应用青簋,只能将其打碎再铸。那段时间,青簋被禁止进行一切实验,它们被安置在抽成真空的收容室里,任何人都不能对其进行实验。

1937年,随着日军的铁蹄踏向中国,大日本帝国异常事物调查局(IJAMEA)也随之来到中国。尽管与基金会签订了不侵犯协议,即IJAMEA不会攻击占领区的基金会站点,但在看到基金会跨越时代的科技与异常后,IJAMEA毅然撕毁了条约,并将满洲国和占领区的基金会站点全部纳为己有。

大量异常被运往日本本土,其中可以交流、控制的被编入了妖怪大队。幸运的是,Area-CN-120的站点主管赵羽轩有先见之明,他率先将Area-CN-120的收容物送往了重庆的基金会流动站,这才使得青簋幸免于难。

IJAMEA在超自然武器方面下了大功夫,他们的异常源源不断地运向中国战场。国民政府对异常的研究几乎为0,因此在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受到重创。不久南京被占领,武汉被占领,中国已经在灭亡的边缘。

在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基金会决定放弃中立,帮助中国抵抗日本。1938年起,基金会向国共两党的军队进行了异常武器/技术的支援,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青簋的使用。国军战线上,青簋在长沙城外消灭妖怪大队两个精锐连队,改变战局,成功保卫长沙。

正如异学会的前辈们所想的,青簋确实在异常面前,又一次保护了中华民族。此后多年,IJAMEA的异常战术再也没能对国军产生较大的打击。最终,中国人民成功反击,赢得胜利,这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帝尧锻造的七十二个青簋,在此表达对古人前辈的敬意。

1945年,当Area-CN-120的成员们回到被占领八年的站点时,意外地发现站点已经被改造成了极为现代化的巨大研究中心,其中有日语写的几百万字的研究报告、实验记录,以及一大堆危险的异常。1946年,Area-CN-120被O5会议定义为大型设施,添置了不少当时基金会最高水平的设备,并接受了IJAMEA从中国、朝鲜、印度等地区所掳走的异常。

1993年,Area-CN-120搬迁至太湖湖底,成为基金会东亚最大的站点之一。而青簋,或称SCP-CN-2917,则是120站最重要的收容物之一,对它的研究从未停止过。2019年,环太湖粒子对撞机建设完毕,Area-CN-120开始通过加速高能粒子轰击靶粒子的方法,制造出了少量的SCP-CN-2917-A。尽管并没有对异常的杀伤力,但我们相信,人工合成的SCP-CN-2917-A将会很快地合成成功,并用于处决/控制现实扭曲者,高危生物收容物甚至keter级收容物的处决。

而当年的太魄楼,今天的Unit-0,已作为Area-CN-120的休谟指数监视站。经历了千年的往事,它依然矗立在太湖边,默默守护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还是那个抵抗异常的前哨站。

Yimon Fra博士,补充于2022年6月18日

PNG-YXH-LOGO.png

格异 · 治学 · 融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