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25
评分: +21+x



utah-4272933_960_720.jpg

前方大型戈壁处乃SCP-CN-2925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2925目前完全处于相关组织“C.C.C.C.C.”的收容之下,根据C.C.C.C.C.目前所透露的信息,C.C.C.C.C.围绕SCP-CN-2925建立了长约100千米的收容措施用于防止无关人员的靠近,并将其所在的G315国道秘密改道。

目前基金会的Area-CN-42已派出研究员前往SCP-CN-2925对其进行研究。

描述:

SCP-CN-2925是一段隶属于G315国道的公路,目前其异常路段全长约100公里,全异常路段平均休谟值为90/200~80/270。

该路段的路基除了部分由“正常”武器1炸出的裂痕外,几乎没有其他损毁,但路基周围的戈壁滩发生反物理隆起,最高处距地面超过210多米。当位于该路段时,人类的神经系统将会遭到严重损坏,并在一定程度下将会导致人体的物理形式被改变,其精神稳定性将会被不同程度地损害,绝大部分C.C.C.C.C.的被实验人员和基金会的D级人员在SCP-CN-2925待过15分钟后会进入濒死状态,以及身体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形变和失真,绝大多数人在苏醒后表示“那里有条公路,架在血肉上的公路”。几乎任何待在SCP-CN-2925中超过3分钟的人都会患有一种精神疾病,该精神疾病通常表现为会将动物(有时也包括部分外表非绿色的植物)的外表皮忽视从而直接看到内层的血肉,并在恍惚中会看到动物被瞬间挤压爆炸的幻觉,有时也会出现精神疾病患者啃食自身的现象2,少部分患者出现了毫无忌惮地饮食腐肉的习性,同时该精神疾病会导致患者的智力下降以及不同程度的精神错乱,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患者会对逼真的动物模型或动物标本产生这类幻觉。

SCP-CN-2925被确认为是2014年11月时相关组织“黧昇集团”与相关组织“Gp快递”爆发的小规模冲突造成的,该冲突是黧昇集团为争夺相关组织“混沌分裂者”于相关组织“MC&D有限公司”购买的异常物品“祸骨遗骸”(MC&D有限公司对此的称呼),混沌分裂者将该物品通过Gp快递从北京发货至新疆喀什,而Gp快递运送该物品的飞机则在出北京后在平流层被黧昇集团攻击,后被迫转至货车运输,但在此期间也不断遭遇黧昇集团的攻击,最后在G315国道中途运输队被彻底摧毁,“祸骨遗骸”受到严重刺激(或被摧毁)而爆发出EVE粒子风、小范围的电磁脉冲以及现实力场畸变,目前已知有447人位于“祸骨遗骸”的爆发圈内,其中Gp快递2人、黧昇集团445人。

附录:

附录CN-2925.1:Gp快递有关此次行动的运输队文件

该文件由C.C.C.C.C.提供。

快递信息
收件
日期
2014年11月██日 收件人 【应收件人要求抹除】
地址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应收件人要求抹除详细位置】 运费 7700000 ¥
发件人 Marshall,Carter和Dark有限公司 配送
方式
空运,特殊情况下可采取货运,并应有数辆装甲车和坦克陪同
派送
情况
【保密】 发票
类型
纸质普通发票
快递单号 GpP/H-V-Un-Bio-X19440922107
快递类型 生物-已死亡-高价值-异常高浓度EVE粒子环绕人类骸骨类
规格 高1.78米,平均体宽40厘米,重15千克
特殊需求


需要将货物装进一樽木质棺材内部,并由混沌分裂者派出的成员在其上绘制奇术符文对货物溢出的高EVE粒子力场进行抑制,并将棺材封入一个外部长2.3米高0.8米宽0.8米厚23厘米的铅制密封保险箱中,保险箱外部将电镀一层心灵遮断合金。再为上述的保险箱及其箱中的棺材制作一件赝品,其真品被偷压至飞机机身夹层内部,而赝品则被放置在飞机舱中,并配备20名价值10000RMB/1天的职员和4名混沌分裂者成员,职员必须较具备奇术施展能力和应对异常的经验。其主运输机为波音C-17环球霸王III,并在其周围配备两台苏-57战斗机。

更新:由于其主运输机被黧昇集团在中国河北省张家口市上空进行高密度导弹射击导致坠机,其货物已被空投至张家口市至乌兰察布盟境内,已出动47名安保前往搜寻。目前已受到C.C.C.C.C.关注。

更新:已在空投后第5分钟于张家口市境内发现货物,目前正有45名安保在此驻守。

更新:已出动军用载重车Atx-440继续其运输,同时配备135名派件员、10辆M2A3步兵战车和5辆M1主战坦克陪同,并出动四架侦查无人机对其进行巡视,已通知此次运输任务中将会经过的网点,可使网点出动安保进行护航和补给。

已将两件保险箱回收至载重车内,将其真品秘藏于车体和货箱的夹层中,而赝品则放置于货厢中,由10名派件员看守。其真品与赝品均配备GPS定位器。

Gp
此次任务货物的装配大致示意图


快件描述

货物是一具具有高浓度EVE粒子力场溢出的白骨尸体,已基本腐烂。据传该白骨尸体生前为地平线倡议驻哈尔滨圣·索菲亚大教堂的牧羊人陆庭彝之体,于200█年于一次地平线倡议和破碎教会之间的宗教冲突中被杀害,其遗体被埋葬于哈尔滨和平公墓中。但由于其遗体散发出高浓度的EVE粒子,在下葬后的第二天就被未知人员盗走,并通过未知方式转移到了MC&D有限公司,2014年,MC&D有限公司将其遗体出售给混沌分裂者,交易价格被保密。

备注


  1. 请被指派的监控人员注意以下组织的特征:
    • SCP基金会:该组织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且高度掌握领先幕前世界的科技和准军事力量,极有可能会对其进行劫货或跟踪,应对其做好准备。可能会与C.C.C.C.C.共享情报。
    • GOC:该组织与本公司敌对,且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已配备具有应对该组织拦截经验的派件员。若发生冲突,应准备使用坦克上的反导系统和反奇术系统。可能会与C.C.C.C.C.共享情报
    • C.C.C.C.C.:该组织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并只需通过非异常的方式就能完全掌握该次运输任务的大部分信息,估计任务全程均处于该组织的监控之下,同时由于正在发生冲突中,很有可能会与SCP基金会、GOC、黧昇集团、破碎教会等同盟组织共享情报。该组织可能会出动军队在各个网点间拦截,甚至会直捣黄龙到收件人。
    • 黧昇集团:该组织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同时高度均被准军事力量。该组织的成员均有肉体上的部分改造,与正常人在外表上有显著区别,可查看本公司数据库来观察黧昇集团大部分成员共有的特征。可能与C.C.C.C.C.共享情报。
    • 破碎教会:该组织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预计会对此次运输任务进行劫持。该组织的成员有大面积的机械改造,可能会出现个体威胁情况。可能与C.C.C.C.C.共享情报。
    • SPI:尽管该组织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但劫持货物的几率极低。
  2. 以下组织与本公司在此次运输任务中为某种程度上的友方
    • 混沌分裂者:该组织高度具有准军事力量,并且科技研究较为发达,擅长使用异常物品和生物。该组织已派遣人员参与此次运输任务。
    • 绿麻雀基金会:该组织高度具有准军事力量,与收件方友好,但人员与其他组织相比人数要少很多。该组织的成员可能会敌视运输任务中的东亚人和非洲人。
  3. 以下这些组织虽然与该货物的收件人敌对并正在发生冲突,对此次运输行动的态度可能会保持中立,但并不排除他们干扰此次运输任务的可能
    • 超电救助队HERO:可能会造成个体威胁。
    • 无尽月导众:已知上述团体从该组织中分别雇佣了大量雇佣兵进行刺杀、谍报等特务,有些被雇佣的雇佣兵可能与C.C.C.C.C.共享情报。
    • 蛛网国际:该公司向各个组织提供了大量雇佣兵,且有些雇佣兵会造成个体威胁。
  4. 本次路线需过收费站1344¥。

从北京到喀什,整整四千公里,原本只需要两天的路程,硬是跑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黧昇集团就像只疯狗一样,用两三百辆装甲车、坦克和直升机追了三千五百公里路,驱逐了其他想要劫持本公司载重车的组织,从呼和浩特一直追到喀什,我们派出去的那一百三十五名派件员全都死于黧昇集团的人之手。

——中国青海省分部地区总管 马薰



附录CN-2925.2:前黧昇集团中国西北分公司总经理亚兹拉尔·买买提与SCP-CN-2925相关的信件

该信件原本是亚兹拉尔邮寄给C.C.C.C.C.的,邮寄此信件时亚兹拉尔已因“玩忽职守(黧昇集团给出的降职理由)”被降职为其西北分公司业务部的档案司分司长。该信件在C.C.C.C.C.收到后通过秘密交易发放给了基金会、GOC、地平线倡议、格鲁乌“P”部门等与C.C.C.C.C.友好组织。C.C.C.C.C.声称为基金会提供的信件与原文略有删减,但并无大碍。

我已是多年不曾写作了,故可能有些啰唆。

当时我还是分公司总经理时,我收到了老板在郑州发给我的通知,我准备在嘉峪关和敦煌那里拦截的,我们甚至在那边的公路上整了堵墙,但他们没去嘉峪关,他们走了西宁方向,准备从西宁直接到喀什,那便是G315国道。

我预测对了。当时追Gp快递的是东北部和中部分公司的两拨,西南分部也调军去追,他们从呼和浩特一直追到了西宁,打算再从西宁那边走G315国道。我通知了一下喀什那边的人,让他们从前方逼近,嘉峪关那边的则是前往西宁与大部队会和,大部队那边集结了一百八十辆装甲车和五十辆坦克,而Gp快递那边只剩下五辆装甲车和四辆坦克,我们还出动了直升机去干扰,我当时觉得这不是个问题,便回了老板一句优势在我们。当时还是太骄傲了。

混沌分裂者是想从喀什那边收货然后再跑到吉尔吉斯坦的,我估计还是因为Gp快递对于跨境快递要另加钱才这么做的。

无论如何,怎么看优势都在我们的,但西北这边派出去的人从来没能与大部队会师。

党倒是直接查到了收件人的地址,但没跟我们说。他们直接去直捣黄龙把混沌分裂者在喀什的基地给炸了,而喀什那边由于大部分兵力包括侦查员都跑去堵Gp快递了,所以喀什那边的负责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过这事儿。

追击开始的第二天政变就基本完成了(我找不到比“政变”更适合的词),他把他那四个兄弟中杀了俩,东北分部的总经理张镇东和美国西海岸分部的那位直接被毙了,西南部的则被调到中部去做小秘书了,他们的保安部的领导层也有些大变动,所以追逐从第二天开始,车队就开始只知道要在Gp快递要从西宁上到G315国道,其他一概不知。

他政变完后的第二天——也就是追击开始的第三天——才知道我们去堵Gp快递去了,而C.C.C.C.C.和GOC又跑到上海那边打仗了,所以全程除了C.C.C.C.C.给我们传递Gp的位置外,就没有任何组织的参与,GOC知道这事,但他们也不想管,当车队接收到这条消息后,他们跟疯了一样,这也是他们能接收到的最后的消息,还是东南分部通知的,之后我们的心思就全放在政变上了,我连我自己的钱都不一定保得住,根本就没时间管车队那边死了几个人,保安部的那群人还和我坐飞机飞北京了,所以根本就管不了他们。

据说Gp快递当时在青海那边兜圈子,兜了一天多,有两辆装甲车掉队了,直接落在西宁。

我在上飞机前一直跟老板说这事儿,老板说他头疼,小书和那个卫兵在那儿陪着他,他要和小书商量一下,就先挂电话了。飞机起飞后我就只能用那种EVE驱动的通讯了,但我和那几个参谋一直在想着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可能会让刚政变完的他难受的地方,还在那里练习自己的言行,我头一次这么紧张,从来没这么狼狈过,就算是第一次在工作中被别人臭骂也没这么紧张过。在飞机上的四个小时里,我喝掉了8个保温杯,大概4升水,出了一身汗。下飞机时我就尝试调整我的内分泌,才算是止住汗。后来我见到他之后我才发现我脑子是出了多少毛病,他也没想着马上降我职,我去那儿的时候见到了很多人,都是驻扎在中部的不认识的同事,跟我来的那几位去了其他房间,我是被单独叫了过去。

大楼里那群人不知道在干什么,一堆人在大厅里来来往往,堪比高峰期的大十字路口。我在人堆里和领我的一个陌生同事挤过了电梯,见到了他本人,他坐在老板的办公室内。说实话,我在这儿之前倒还是没怎么见过他本人的,因为他之前一直在东南部那边工作,这几年的见面次数也就十多回,而当时距我俩上次见面已经有一年了,他的样子变化很大。

等我再次处理车队的时候,已经是追击了五天了,他们才驾驶到G315国道的中间路段,是被人提醒后才知道的,而之后老板在中部发生的那些事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当时在想着,除去Gp的那群派件员本身的实力,是有多高的价钱才会让他们在沙漠上跑三千多千米而没有投敌的,但我一开始思路就错了,我花了五分钟之久才发现,我看到车队发给我的信息,说Gp那边粮草不多了,说车队把抓到的派件员栓车后面拉着玩了,说他们用刀去一刀一刀跟凌迟似的刺Gp派件员的时候,我才想通,我发信息狠狠地骂了他们一顿,让他们别再搞什么野兽般的娱乐,还扣了他们工资和奖金,我当时不知道他们在那戈壁沙漠上炸掉了几座通讯塔,他们是用摩托罗拉卫星电话汇报的任务和照片,只能单向通讯,我一想到如果我是Gp的人,后面跟着群要把我凌迟了的疯狗,那我肯定会拼了命地保住我的命,而Gp的卡车的车厢又不能与车身分离,刚通车的G315国道又只有那一条线,所以给我造成了一种他们在敬业地完成任务的假象,他们只是在保命!

我靠着这条发现多活了俩月,然后才被降职为档案司司长的,毕竟我对老板的投资太大了,他不放心我,就比如东北部的那位,几乎全身的赌注都压在了老板身上,而谁又会料到老板能出那种破事,所以东北部的那位就被处死了,但我下的赌注不多,不多的,所以我还能保住我的小命,哈哈(把它想象成自嘲)。

总而言之,我对这次追击倒是没多大了解,而全程从呼和浩特追到事故地点的那三百多人又都死了。G315国道上发生了满清十大酷刑,对于那群Gp派件员来说堪比地狱的追击,后来老板还给我们这次行动取了个名字,就叫“地狱公路”。嘛,我也看了看你们对此事记载的档案,也叫“地狱公路”,嘿嘿,实在是太巧了。

最后,依旧是致我们这群看似精通世事实则麻木不仁的人。

maimaiti

附录CN-2925.3:SCP-CN-2956中发出的一次通讯

该通讯为SCP-CN-2956发生后第三天向外发出的一道通讯波,被基金会、C.C.C.C.C.和GOC截获,推测其具体位置大概位于距离SCP-CN-2956大致边界50千米处,即“祸骨遗骸”爆发之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