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29
评分: +23+x

项目编号:SCP-CN-2929

Old%20man

SCP-CN-2929 的面部特写。

项目等级:Keter 无效化

已归档特殊收容措施:当前已确认,对 SCP-CN-2929 的永久性收容是不可能的。Site-CN-91 已在其身上放置了多个定位器,以便在其转移位置时第一时间抵达现场,并将其暂时控制性收容。

后续应以“无家可归的醉汉”故事对其进行掩盖,并适当地在网络上使用官方账号发布辟谣帖,内容为所有与该项目相关内容皆为虚构,图片、视频皆为经过修改后得到 ;所有目击了该项目异常转移的无关人员应在被施以 B 级记忆删除后释放。

已归档描述:SCP-CN-2929 为一人形异常,男,其个人信息悉数未知。其始终保持身高 1.55 m,体重 43 ㎏,不具有任何疾病。该项目同时也永久性地具有以下特征:面部有不明显伤口,身着沾有未知污渍的红色羽绒服、已被撕破的灰色牛仔裤与将要磨破的皮鞋。经长期观察,其不需要进食或是排遗。

SCP-CN-2929 的主要异常为,其可以在任何时对自己进行瞬时性转移,且不对周围休谟指数进行影响;目前认为该项目可以转移至任何位置,尽管其大多数时候会转移至有人居住的住宅区。在 SCP-CN-2929 进行转移后,其通常会对着周围的住宅大吼:“开门呐”,随后坐下,对着地面哭泣。有时该项目会拿出一瓶未知来源的啤酒,并将其缓慢饮下。

以下为有关该项目转移至的位置、转移时间以及其周围平民所做出的反应的删减记录。

时间 平民的反应
1912.11.14 试探性地触碰该项目、尝试与其交谈
1928.1.3 好奇、试探性地与其交谈、在交谈无果后远离该项目并时不时回头看
1934.10.5 将其扶起、带离当时正在战乱的██市
1949.10.1 将其扶起、将该项目带入周边餐馆进食1
1958.12.7 议论、希望其能迅速离开
1969.7.22 嘲笑、指点、将其写入文章
1988.1.25 将其带离道路、随后不再关注该项目
2000.5.6 远离该项目、丢与其少许食物残渣
2007.8.31 报警、希望警察能够对该项目进行驱逐
2015.5.11 对其进行驱逐
2021.6.25 远离该项目、拍照上传至网络

SCP-CN-2929 目前还未对上述行为做出任何回应。其唯一被观察到的反应为茫然地盯着前方,然后躺下。

只观测到一次 SCP-CN-2929 未转移至住宅区的事件。在该事件中,该项目转移至了██市██桥的桥洞下。

事件 CN-2929-A:2021.8.10 日,SCP-CN-2929 又进行了一次转移。其转移至了██市██县██村。在该项目高喊“开门呐”之后,一名居住于该地的老人邀请该项目进入其住宅。两人大概交流了 1.5h,在 SCP-CN-2929 对对方表示自己应该离开后,其再次进行了转移。后续对该人员进行了一次访谈。在访谈中,其表示“他大概是无家可归的人吧”,“不知道,他自己说是以醉酒为职业…哈…我想应该是玩笑”以及“他说自从又过了一个千禧年,他还从没遇到过我这样的人呢”。

未知该项目与其进行交谈的原因。


附录 1:废除部会议记录。


文件更新:出于未知原因,该项目于 2021.8.11,██市自行无效化。基金会第一时间前去处理了该项目的尸体并对周围人员施以记忆删除。上述文件被归档。

值得注意的是,SCP-CN-2929 在无效化的前一分钟内中举起了左手做敲门状。未知该动作的含义。在回收他的尸体时,研究员 Abe Slane 发现其小腿、小腹与手臂布满了被击打的痕迹。这些伤痕似乎异常性地永久存在。

研究员 Abe Slane 与 ████.J.██ 博士的对话。

记录开始

████.J.██ 博士:他就这么死了?

研究员 Abe Slane:是的,博士。至少目前看上去是这样,给我们省了不少麻烦,不是吗?

████.J.██ 博士:说起来他还真是可怜…无论到哪里都是[被打断]

研究员 Abe Slane:呃,博士,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他是异常。异常不值得怜悯。去怜悯活人吧,尤其是那些活着,但不是异常的人。

[沉默]

████.J.██ 博士:无论如何,他去的地方是一个能为他开门的地方。我该说他其实死得有些晚了吗?

[████.J.██ 博士模仿了一声“开门呐”。研究员 Abe Slane 笑了,████.J.██ 博士没有笑,而是扫视了研究员 Abe Slane 一眼,转身离开。]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