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43


评分: +22+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2943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home

SCP-CN-2943正在分散、变形,借由神经系统相机捕捉。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位于上海市的7号哨站已受命将筑石██社区及其周边街道全面封锁,对外宣称该社区发生了危险化学品泄露。MTF-甲寅-39(“围城”)的所有成员将伪装成政府工作人员与风险防控专家驻扎于社区周边,在安抚社区居民情绪、应对大众媒介的同时严防任何SCP-CN-2943个体流出社区。

一个自动化接种点已于社区的中心广场就地建立,用于向社区内12周岁及以下被怀疑患有精神疾病的儿童提供温和的短期记忆消除药剂与特制镇定剂。鉴于SCP-CN-2943的异常性质尚未明晰,向当地儿童提供认知危害滤镜或疏散当地居民的提议均不被考虑,当地居民的正常生产生活将由基金会与当地政府补助稳定进行。

25名受信任的基金会下属儿童观测员已被安排至7号哨站内进行培训,并参加收容项目的程序。观测员需每日对自动化接种点进行维护,并轮换使用神经系统相机对任何出现的SCP-CN-2943进行观测,将画面与异常动态报告至哨站指挥部供项目研究组深入分析。当项目研究组一致认定收容失效情景即将发生,基金会武装部队(FAF)将被通知立即介入到SCP-CN-2943的收容工作中。


描述:SCP-CN-2943是一种极微小、形状不定的多足纲生物,目前仅被观察到在筑石██社区中活动,通过某种未知手段远程吸食人类的记忆、意识与精神用以生存繁衍。据报告称,SCP-CN-2943所在社区内部至少百分之二十的物质均由SCP-CN-2943拟态后聚合而成,包括但不限于各种植物、沙土、路面、街灯、电线杆、建筑组成部分乃至各种小型动物,SCP-CN-2943亦会在相当程度上造成光学异常现象。此类拟态物质一旦形成,便基本具备了不可摧毁性质,除SCP-CN-2943自主分散、变形以外难以将之破坏。

基金会内部普遍推测,12周岁以上的人类无法通过任何途径直接意识到SCP-CN-2943的存在,故当地居民无法对SCP-CN-2943聚合组成的物质产生任何怀疑。SCP-CN-2943还表现出了对成年人类个体记忆的吸食偏好,在SCP-CN-2943出现的三周之内,筑石██社区有23%的成年人类个体报告了他们对时间认知的异常偏差,7%的成年人类个体报告了他们的身体健康状况急剧下降,确信此类异常状况与SCP-CN-2943存在强关联。

与之相对的,12周岁以下的人类儿童有极大几率可以直接观察到聚合物质中的SCP-CN-2943个体,SCP-CN-2943个体也不会选择儿童作为猎物。作为结果,观察到SCP-CN-2943的儿童开始拒绝走出家门,对户外活动表现出恐惧和厌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心理创伤。

目前未知SCP-CN-2943通过何种方式进行繁衍,但就目前情报可知,SCP-CN-2943的数量自发现以来的一个月内增长了约400%,而且逐步具备了长距离移动的能力。

附录CN-2943-1:发现

自20██年██月██日,筑石██小区的居委会报告称,该社区内的儿童集体爆发了某种精神疾病,数十名中老年居民也在同一时间卧床不起。随后,有关媒体对此事进行了大肆报道,引发了政府部门和基金会公众事务部的警觉。

在确定社区受到异常影响后,基金会将异常定名为SCP-CN-2943并立刻组建了项目研究组进行深入分析,着手制定对应的特殊收容措施。

在一开始,我们这些糟老头子都一头雾水的时候,是小区里的几个孩子给了我们灵感——不,我们没给他们做全身体检和分析,是因为他们说,只有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人才能看到虫子。

所有的研究员都不知道CN-2943作用的机理到底是什么,但忙碌了几天后,还是找到了解决的方法,那就是在这里成立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儿童收容团队。你能想象到我们的焦虑吗?我们多么害怕他们被异常所伤,几乎做好了一切我们能想象到的防护措施;而他们也希望自己有着大人的阅历和力量,为控制、收容、保护之事做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在小区外想要进去,但CN-2943对成人的威胁让我们望而却步;他们在小区里想要出来,但只有他们才能安全地完成任务。

这是一个残酷的挑战,于我们所有人都是,但我们将攻克难关。

——Dr.Roger,项目领导人

附录CN-2943-2:当地居民采访记录

采访者:研究员陈墨竹

被采访者:肖██

采访日期:20██年██月█日

采访内容:社区内人员受异常影响的情况


[记录开始]

陈墨竹:您好,肖先生。请别介意,就是几个小问题,我们不会占用您太多时间。

肖██:啊,当然,当然。

陈墨竹:那我们就从现在开始?

肖██:可以。

肖██望向一旁的摄像头与录音装置,面露忧郁

陈墨竹:您最近有没有在电视上,或者网上看到过有关媒体报道筑石…就是这个小区,您住的地方呢?

肖██:嗯,看到过,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怎么可能不知道。

陈墨竹:那么,对不起,您的孩子也像是那种……胡言乱语?

肖██:…是。

陈墨竹:他大概说了什么呢?

肖██:那天他自己出去玩,就在楼底下西边的那个沙地,和几个邻居家的小孩一起。本来这事没啥,我也在家里躺着,但过了一会他们就叫着跑开了。那声音挺大的,我当时听着就感觉不对劲。

肖██: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只是这帮孩子招猫逗狗了,就想着下去看看,哪知道他一回来就扑到我身上,说小区遭了虫灾,还形容得特别真。

陈墨竹:请详细说说关于虫灾的事,您对这件事有察觉吗?

肖██:没有。所以这事是真的吗?我们可是什么都没看见。他说树上、沙子里、砖瓦缝里全是扭曲的肉虫子,而且还在变形……这事是真的吗?应该只是胡说吧,但是别的小孩也说……为什么我们看不见?小区总不能闹了鬼——

陈墨竹:请您冷静一下。就居委会这边目前请来的专家说,这大概是社区氛围对孩子们的心理影响。我们不敢妄下定论,但我们都看不到所谓的“虫子”,所以您别担心。

肖██长舒一口气

肖██:好吧,看来我还是在学习上逼得太紧了,不过小小年纪,应该不至于精神出了问题啊。我们家里也从来没进过蟑螂什么的……

陈墨竹:我们先不聊虫子的事,大致和我聊聊您的孩子吧,我们也好针对性地诊断病情。

肖██:太谢谢了。我家孩子……非常活泼,你懂嘛,小孩子的一天可长了,除了学习和弹琴以外,他就会下楼和别人玩,一直到五点半才回来。

停顿

肖██:他有时候会有点沉闷,不知道是不是受我们影响,但只是有时候这样。我们三口子刚搬来上海的时候,他拽着我满世界溜达,好奇心很旺盛——而且观察能力不错,毕竟第一次看到,这就是小孩子嘛。我不觉得他…他会患上心理疾病,不觉得。

陈墨竹:您的孩子对这个小区大概如何想?

肖██:小区?呃,他挺喜欢这里。他跟我说过,广场每晚都会放不同的音乐,流浪猫总会趴在不同的车底下睡觉,朋友们每天都有新东西玩,他喜欢这里。说实话,我不觉得我们对这个地方很熟悉,他总说,总有新东西可看。

陈墨竹:…您是否也这么觉得?

肖██:那没有,早都不是小孩了,与其在小区里瞎逛,还不如关心下一顿吃什么,你觉得呢?

笑声

陈墨竹:好的,谢谢您的配合。我们会很快查清病情的详细信息,然后第一时间跟您联系的。

肖██:等一下,我想问问,你们什么时候把外边的警戒线撤掉?

陈墨竹:在我们查清后很快会撤掉的,您有什么需求吗?

肖██:有,家里的老人想要搬回去住。前一阵子老人家日子都过晕乎了,都没记着自己生日。我俩想着那边的条件更好一点,刚好可以接到那边住,调养一下身体。

陈墨竹:抱歉,眼下还不行。但我们会尽快。

[记录结束]

附录CN-2943-3:更多记录

备注:本附录记载了潜伏于破碎之神教会的基金会职员提供的SCP-CN-2943疑似信息,其真实性尚未确定,为参考用而整理在此。

……总有人日夜不息地把城门换成石墙,构筑起不可攀的钢铁山脉,将自己的心魂隔绝在昨日。精密的齿轮被妥善组建成微小之虫之躯,汇联万物的精神网络则构成它阔大渺远的内核……

……如我们所料,率先反应的是当地五花八门的秘术师们,然后一座移动的监狱悄然而至。数据的采集不仅依托于虫,而更源自于人,人的成长就是逐步破碎的过程,麻木感如粉末般肆意飘洒,无处可依。我们给予他们无上的助力,为真相举杯……

孩子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