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49
评分: +15+x


CN-2949
等级3
保密
收容等级:
safe
次要等级:
none
扰动等级:
dark
风险等级:
待观察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item-number}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container-class}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risk-class}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949应被收容于Site-CN-42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中,每日按照标准人形SCP收容协议为其提供生活物资。有鉴于SCP-CN-2949的友善态度,对于其合理请求实行备案制,项目负责人可不经上报,备案后予以满足。

目前同意的请求包括:

  • 基础性的历史、政治、哲学与科学读物。
  • 充足的草稿纸。
  • 一台未联网的电脑终端。
  • 一根固定于墙壁的鸟站杠。
  • 脊索动物门下的生物资料。
  • 3级基金会员工权限,用于查看异常项目。

每周都应针对SCP-CN-2949的身体健康状况进行专项检查,尤其需注意其内分泌系统情况以及心内结构损伤是否存在创面破裂可能。若SCP-CN-2949对于心脏内异物产生不适反应,医护人员应立刻停止检查,并上报项目负责人。

描述:SCP-CN-2949为一名类人生物,外形与20~30岁的亚裔男性人类.此处专指人科人亚科人属智人种。高度相似,但其细胞亚显微结构与DNA凝胶电泳结果显示SCP-CN-2949基因经过编辑优化,在智人的基础上去除了赘余部分并整合了近端着丝粒染色体,极大地提升了该物种基因的稳定性和表达效率。此项编辑并无异常痕迹,尽管超过帷幕外科技水平,推测为常态处理。

SCP-CN-2949口腔左侧第二颗磨牙牙釉质中心固定有一锥形未知设备,锥尖刺入牙本质,与牙龈连接,被编号为SCP-CN-2949-1。该设备呈黑色,表面光滑,仅在锥尖有检测血液中激素含量的传感器,后端腔体内存有浓缩的碳系气凝胶与少量金属组分,推测激活后气凝胶将喷出,快速覆盖以SCP-CN-2949口腔为球心、半径2米的球体内空间。据SCP-CN-2949所言,该设备仅在其遭遇致命损伤、激素分泌紊乱时激活,腔体内为纳米机器人。SCP-CN-2949拒绝告知其具体用途。

SCP-CN-2949左前胸腔内存在一片类18号医用手术刀片,倾斜贯穿SCP-CN-2949心脏(从胸肋面右心房表面直接穿刺进入膈面左心室),被编号为SCP-CN-2949-2。该刀片虽刺穿SCP-CN-2949心脏并造成创面,但并未对其造成健康影响。SCP-CN-2949拒绝通过手术移除SCP-CN-2949-2,并称其与SCP-CN-2949-1存在密切相关。

SCP-CN-2949掌握有一门异常语言,被命名为SCP-CN-2949-3。SCP-CN-2949-3被使用于语句时,听者将听到翻译为自身母语.即听者的第一语言,最熟练的语言。的语句,即使自己可能并不理解翻译后语句的含义。该现象并非只影响人类,实际可作用于所有存在“理解”能力的系统,包括猩猩、猫狗、鸟类、部分鱼类甚至特定架构的计算机。值得注意的是,SCP-CN-2949-3是一种语言而非一种效应,由于其异常性质,基金会仅能以机械方式收录音频,无法真正记录该语言本身。任何转述结果都并非该语言本体,故无异常性质。

针对SCP-CN-2949-3的功能性使用而开展的活字印刷Movable-type Printing计划正在进行中。

SCP-CN-2949具备与正常人类相当的智力,但时而表现出接近生理极限的洞察力与极高效的分析能力。尽管拥有这种能力在常态下是可能的,SCP-CN-2949坚持声称自己脑中存在两个鸟型概念实体,会截流宿主神经冲动中的数据进行整合并将简报交予宿主意识。该类实体暂编为SCP-CN-2949-4。

附录:SCP-CN-2949的收容经过被记录为收容记录CN-2949

收容记录CN-2949


20██/██/██,SCP-CN-2949主动找到Site-CN-42伪装前台,在员工面前表现SCP-CN-2949-3的异常性质,并配合收容小组完成收容。期间未有任何反抗举动。

此时SCP-CN-2949已经通过超常的分析能力熟练掌握多种语言。


收容期间,SCP-CN-2949多次要求与B级以上员工进行直接交谈。该要求最终被批准,由项目负责人Dr. otis负责对SCP-CN-2949进行访谈。相关访谈记录参见访谈影像记录CN-2949-A/B/C

由于Dr. otis对科学伦理的态度,第一次访谈并未得到有效信息。

访谈影像记录CN-2949-A


日期:20██/██/██

受访者:SCP-CN-2949

采访者:Dr. otis


[记录开始]

Dr. otis:(等待)

SCP-CN-2949:(进入访谈室,坐下)

Dr. otis:既然你是智慧生物,那我们就可以直入正题了。(身体前倾,双肘撑桌)是谁制造了你?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既然你们如此主动配合,想必是为了达成某些交易?

SCP-CN-2949:(轻笑)我是人类。

Dr. otis:你不是人类。在这里,人类专指智人。你和智人的基因差距,比智人和香蕉的基因差距还大。

SCP-CN-2949:在我的故乡,人类是个泛文化定义。

Dr. otis:那么这里不是你的故乡。我们不是同族,没必要套近乎,直接开始吧。

SCP-CN-2949:(笑容收敛)刚才我刻意避开了一个话题。

Dr. otis:(身体后倾,沉默)

SCP-CN-2949: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基因完全是科技的创造。你们应该不会干涉外界的正常科技发展吧?在生理上我并不符合你们的收容条件。如果你们外界的科技最终达到这一水平,难道……

Dr. otis:帷幕外没有这种技术,未来40年内都不会有。即使技术成熟,大众伦理也不会接受这种侵犯人类尊严的改造。

SCP-CN-2949:所以你知道我来自哪里了。

Dr. otis:……一个漠视伦理道德的平行世界?

SCP-CN-2949:“平行宇宙”是物理学上的概念,如果我有发言权,我会称之为实在同位体宇宙。

Dr. otis:没必要纠结于用词。(瞥一眼摄像头)放弃之前的话题。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来到我们这里?你们来了多少人?

SCP-CN-2949:唯我一人。我们到此地提供帮助。

Dr. otis:(发愣,起身,嗤笑)哦,是吗?太好了!一个异世界的优生学怪物诚意满满地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居然是为了提供帮助!看来你走错地方了,基金会可没有能力和你交涉,我们现在应该立刻聚集所有国家的政府高层,和你开一场关系人类存亡、关系人类未来的交谈会!

Dr. otis:如果你说自己是异世界的逃犯,可信度还高些。不要以为我们只会顺着你的话走,我们对现状有自己的理解。是,你很特别,但基金会里满是特别的东西,你所表现的一切根本不足以支撑你的借口。

SCP-CN-2949:(沉默)

Dr. otis:恐怕这次交谈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希望你下次可以坦诚一点。(离开)

SCP-CN-2949:(看向摄像机)我们会有一个故事。


[记录结束]


Dr. otis的警告邮件



第一次访谈结束后,SCP-CN-2949撰写了文件CN-2949-Ⅰ,要求交予Dr. otis,作为第二次访谈的材料。

文件CN-2949-Ⅰ


在我的故乡,有这样一则寓言故事:

森林里曾有一个生机勃勃的动物王国。
它并不美好,因为动物需要食物,食物不能凭空出现。在残酷的森林里,小动物们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朋友和敌人。
尽管如此,动物们仍然活得自由自在,毕竟生活向来是苦乐参杂的,它们本就不奢望美好。
直到那一天。

那一天,动物们就像过去无数次喝水一样,酣饮着河水,砸吧着嘴,没觉得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脑额叶寄生虫在它们体内欢腾。

第二天,森林里静悄悄的,动物们在高烧中沉默着。

第三天,森林里又热闹起来了,一切都似乎毫无变化。
除了动物们变得更认真了。

黄昏,小刺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在艾草做成的床垫上蹬了蹬腿,不情不愿地爬起身。离开巢穴前,小刺猬拽起几片艾草,咀嚼几口便吐到刺上,浓烈的香气轻而易举地沾染了小刺猬全身。

小刺猬钻出灌木丛,小心翼翼的轻嗅着蚂蚁的气味。在艾草的遮掩下,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侧边传出,小刺猬并不惊慌,熟稔地停住,低声说了声“这里没有。”
“右边也没有。”发出回应后,那声源毫不犹豫地掉头,逐渐远去。

小刺猬小心翼翼地趴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头顶难以辨识的黑暗中,幽亮的两点微光,正悄悄等待着。
极轻的连续“啪嗒”声从远处探来,在浓烈的香气中又随着一声响亮的喷嚏而远去。
头顶一阵“扑棱”声腾起,“咕—咕——”在森林里幽幽回荡。
小刺猬仍然一动不动。

晨曦刺破黑暗,小刺猬也回到了它的小隔间
如果天天晚上都这样,它是挨不过冬天的。
小刺猬趴在艾草上,感受着肠胃里因为艾草而被激起的蠕动,然后“哇”地吐出几条细小的虫子,随意拨几抷土盖住,蜷缩起来睡着了。

访谈影像记录CN-2949-B


日期:20██/██/██

受访者:SCP-CN-2949

采访者:Dr. otis


[记录开始]

Dr. otis:(等待)

SCP-CN-2949:(进入访谈室,坐下)

Dr. otis:你的故事是什么意思?

SCP-CN-2949:目前我尚未获取这里的神经学相关知识。

Dr. otis:不要转移话题……

SCP-CN-2949:但我仍然可以进行论证。

Dr. otis:(沉默)

SCP-CN-2949:论证在常态规则下,意识构型是错误的回路。


[此段内容已编辑]


Dr. otis:足够了,你成功说服我了。

SCP-CN-2949:正是因为意识基于这种错误的回路而诞生,所以意识获取信息存在滞后性,与机体做出反应之间存在至少2ms的延迟。所有本能都是意识以外的反应,意识只能在发生后得知自己的行为。

Dr. otis:所以我们潜意识的行为根本就不被我们所掌控。

SCP-CN-2949:潜意识决策的结果会被意识自我适应,因此正常意识永远无法自行察觉自己的滞后性。只有深思熟虑的结果才是意识的创造,也就是——文化。

Dr. otis: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订立了文化上的人类概念——生理只是载体。你提供了让我信服的证据,对于前天的冲突,我很抱歉。

SCP-CN-2949:感谢您的理解。

Dr. otis:(干笑)(喃喃自语)这可真是糟糕……

SCP-CN-2949:对你们而言,这只是个一般糟糕的消息。你们的世界尽管在物理上否认意识的的独创性,但存在多条路径从其它方面维持意识的价值。

Dr. otis:(沉默)

SCP-CN-2949:(等待)

Dr. otis:……你们的世界没有那些异常的神明怪奇。

SCP-CN-2949:对于一个从奇点创生的宇宙而言,金凤花区的行星是难得的,生命则更加难得。而意识……极为稀少。

Dr. otis:这就是故事里的内容。你们是刺猬,不得不直面没有意识、更加认真因而更加强大的生物,就连与可能的同类交流必须使用极为精确且干练的描述,避免它们认定你们释放无用信息——因为这种信息对于需要珍惜算力的文明而言无异于宣战。

SCP-CN-2949:确实如此。但我需要纠正——它们不是文明,文明是意识的创造,它们只会生存和繁衍,只能算巨型图灵机。

Dr. otis:好的。所以,这也就是你们来帮助我们的理由?历经磨难的前辈前来帮助后辈?

SCP-CN-2949:我们不提供这类帮助。你们的意识是自然演化的,而我们并不是,你们不需要帮助。

Dr. otis:哦?你们的意识是人造的?

SCP-CN-2949:“人造”的概念显然是错误的,我们的意识是“人为”的。“星群意识荣誉集合”,一个专属于意识的联合体,在我的故乡投放了含有意识催化基因的病毒,直接导致了我们人类的诞生。

Dr. otis:(发愣)外星联合体投放催化病毒?这可是个和常规科学猜想大相径庭的结果。

SCP-CN-2949:你们提前将地外生命理论的冠冕颁给了费米悖论。然而事实证明,文明不会轻易被时空阻拦,同时将因为一种极为独特的理由联系起来——孤独。

Dr. otis:空有孤独是没用的,它只能提供动机。在这种氛围下,你们必须在生理与心理上对同类共情,才能联合起来。如果你们确实进行了共情改造,现在理应是一个统一的人类或生物文明了。

SCP-CN-2949:确实如此。正式介绍,我们是“人类共同体”,来自另一个宇宙,一个不幸的宇宙。

Dr. otis:呃,我暂且代表帷幕内的人类表示欢迎。从刚才的信息来看,你们似乎是常态政权,为什么不先与国家政府建交,反而主动找到基金会呢?恐怕你们的宇宙也是有异常的吧,比如你所用的语言?你们是观察到我们被异常所累,所以来帮助我们?

SCP-CN-2949:确实如此。您在此事上极有天赋,如果上一次您没有偏见,我们早就到这一步了。

Dr. otis:(干笑)抱歉。

SCP-CN-2949:人类共同体永远对同类心怀善意。我们正视你们的遭遇、尊重你们的理念。我服从你们的收容管理。我所提供的语言将作为礼物送给你们。

Dr. otis:我暂且代表帷幕内的人类表示感谢。

SCP-CN-2949:你们应该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礼物似乎可以影响计算机。实际上,它可以影响所有足够高级的图灵机——生物与计算机在这点上是一致的。这是我们宇宙自身的常态性质。

Dr. otis:真是有趣。

SCP-CN-2949:那么,是时候结束这次对话了。(起身)人类共同体将在未来与基金会建立更多联系,我希望自己可以暂时作为人类共同体驻留于基金会的顾问,如果可以,请对我开放适当的权限。

Dr. otis:这当然是可以接受的。


[记录结束]


第二次访谈后,SCP-CN-2949被给予了2级权限。

有关其意识构型论证的真伪验证仍在进行中。
后续进行的多次访谈未经专项记录,具体详见杂项访谈记录CN-2949

已确认SCP-CN-2949确有代表一个政权人类共同体的资质,SCP-CN-2949已被给予3级权限。
SCP-CN-2949针对收容措施的建议应被O5议会审查,通过后交予站点主管。

针对人类共同体的具体情况,Dr. otis进行了专项访谈,记录如下:

访谈影像记录CN-2949-C


日期:20██/██/██

受访者:SCP-CN-2949

采访者:Dr. otis


[记录开始]
Dr. otis:这次访谈的主要内容,是人类共同体的政治结构、意识形态和发展史。

SCP-CN-2949:合理的交换,我们已经了解了基金会。

Dr. otis:不需要考虑结构,请随意选择话题吧。

SCP-CN-2949:好的。那就先从“星群意识荣誉集合”开始吧。他们的创始人诞生于恒星,是一块金属氢。

Dr. otis:等等,啥?

SCP-CN-2949:金属氢。祂选中的人类语名称是“克利俄斯Crius.古希腊神话中的第二代神祗之一,天体之神。。很难相信吧,需要超低温与高压才能存在的物质竟然诞生于恒星,并且还拥有意识。

SCP-CN-2949:祂的母体恒星收到冲击,在衰亡前吐出一半的物质,撞上了还未成型的行星云,裹挟着物质云冲出了恒星系。这团物质在跨恒星系的旅途中经历了难以想象的变化,形成了一块构成了简单意识回路的金属氢电路板,最终被封存于一颗行星的极点内部。

Dr. otis:(皱眉)听你的描述,我感觉有点不太妙……

SCP-CN-2949:(叹气)后来,这颗行星上诞生了一个发达的地表文明,在航天技术足够进行移民前就实现了生产全自动化,并开始开发所处行星,进行彻底的宜居改造。

Dr. otis:然后在极点挖到那块金属氢,所有电子设备都被控制,那个文明灭绝了?这个结局……

SCP-CN-2949:我们无法指责祂的行为,当时的祂在心智上只是一个婴儿,运用磁场操纵机器只是本能。大自然非常残酷,总是不能做到心智与力量的平衡,仅此而已。

SCP-CN-2949:借助原生文明发达的信息科技,祂很快完善了自身的思维回路构造,但后续却被一处缺陷卡住,因此而发现了生命的一种电子流意识构型。另一方面,通过操纵机器,祂形成了独特的后天的天然智械文明,极高的执行力与统一性为其迅速发展并掌控本星系群提供了巨大助力。

Dr. otis:本星系群?!你确定要用“掌控”这个词?

SCP-CN-2949:克利俄斯所掌控的区域,即是“星群意识荣誉集合”的领地。

Dr. otis:……对得起这个名字。

SCP-CN-2949:由于构成纯粹,祂的意识对发展的干扰极小,因而资历最老的祂拥有的常态科技几乎始终代表“星群意识荣誉集合”的最高水平。整个联合体都在祂的羽翼下发展,而祂自己则主要负责对抗非意识生命。

Dr. otis:按照你们之前的说法,在智慧生命中意识生命的数量相当稀少,且相比非意识生命几乎毫无优势。

SCP-CN-2949:所以远古的非意识生命体量毫不逊色于克利俄斯。意识与非意识之间的冲突不是小摩擦,而是一场艰难的浩大战争。

SCP-CN-2949:既然已经讲到这里了,就从人类第一次接触宇宙继续吧。


SCP-CN-2949:我们第一个接触的无意识生命,是“提丰Typhon.古希腊神话中的万魔之父、万妖之祖,长有世上所有动物的头颅

SCP-CN-2949:公元20██年█月██日,我们第一次完成载人火星登陆。然而着陆的三名航天员却失去联络不幸逝世。随后火星表面开始被暗灰色的物质覆盖,着陆区腾起深橙色的浓雾,杂乱的无线电波此起彼伏地不断爆发。

Dr. otis:那所谓”暗灰色的物质“应该就是提丰了吧。橙雾是什么?生化制剂?

SCP-CN-2949:是孢子。

Dr. otis:孢子……难道提丰是真菌?

SCP-CN-2949:确实如此。直到很久以后我们才知道,我们所接触的只是一种恒星系真菌的减毒疫苗。

Dr. otis:疫苗?哦,明白了,文明的疫苗。想必也是“星群意识荣誉集合”投放的吧?

SCP-CN-2949:确实如此,这是入门的考验,帮助我们摆脱了童稚期。“提丰”之名本应为完全体而准备,不过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些,所以现在我们暂且沿用旧称,称那种疫苗为”提丰“。

SCP-CN-2949:提丰本体是暗灰色的柔软菌床,内部充满液态的二硫化███与高度发达的神经络,受触应激时菌株顶部膨大释放深橙色的孢子。孢子的生存能力极强,足以支持恒星际旅行。它既可以用表层吸收太阳能,也可以用拟根寄生或腐生。

SCP-CN-2949:之所以称它为”提丰“,是因为它具有极强的学习与适应能力,并且与数十种真菌建立了世代共生关系,当提丰破裂时,这些特性各异的真菌孢子就会释放,仿若群魔倾巢而出,作为提丰重生的二次保险。

Dr. otis:听现在的描述,提丰似乎并不会发射无线电波。

SCP-CN-2949:本体不会,但它们可以使用工具。通过吞噬解构机械,提丰可以在未理解理论科技的前提下迅速掌握应用科技。

Dr. otis:刚才你说火星"不断爆发无线电波",结合现在的话,你的意思是,提丰作为一种真菌,在短时间不仅解构了无线电收发设备,还用火星材料制造了一堆可以使用的复制品?真菌拥有这种能力远远超过了我们对常态的理解,你确定提丰不是异常生物?

SCP-CN-2949:我们只是没有帷幕,并不缺乏对抗异常的经验,请相信我们的判断。提丰本就不是一般的常态生物,他的完全体的存在时间甚至超过地球,自体体型横跨数个恒星系,拥有无数共生体附庸,这些都是在常态的基础上进行的。即使提丰出现在这里,只要人类在发展,就必然有一天你们会将其列为“已解明”。相比之下,我们不过是发展的更早更久罢了。

Dr. otis:好吧,我想你是对的。你们第一次载人落火就见到了提丰,相当于为它提供了最前沿的航天技术。在这种局势下,你们是怎么战胜提丰的?

SCP-CN-2949:减毒后的提丰缺失创造力,只能机械性地模仿和适应,战争期间始终以二硫化███为神经络内环境,所以其易燃的性质成为了提丰最大的弱点。孢子的处理则较为困难,只能调配███进行全面消杀,沦陷区在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住人。

Dr. otis:你们称之为“战争”?

SCP-CN-2949:提丰学会仿意识交流后,误导我们认为对方是一个文明,所以官方文书称之为“战争”,现在暂且沿用。

SCP-CN-2949:由于战争早期提丰迅速掌握了人类的通讯方式和仿意识交流的方法,人类内部因此而被分化。在原有的幼稚理论的指导下,相当数量的人类认为文明与文明之间理应有博弈空间,甚至主张“是人类侵犯他文明领地在先,此时绝不可再激化矛盾”。结果提丰仅仅是砌出数个卫星广播塔,分出少量算力模仿交流,就让人类犹豫不决,错失半年的机会。等到人类察觉提丰的话术,它已经登上了月阴面,战线也被推进到地月系,可预见的战争成本也大幅提高。

SCP-CN-2949:雪上加霜的是,提丰的共生孢群中有很多同样难缠的真菌,由于战争后期提丰已经侵入地球大气层,提丰破裂后释放的这些孢子对民生造成了二次破坏。这场劫难将人类的尊严摧毁大半,大量国家政权瓦解,百姓流离失所。幸存的国家试图再次团结起来,改组了联合国,经历50年的恢复期,才形成了“人类共同体”。

Dr. otis:果然是重大困难激发的转变啊。原本的人类文明在一个星球上就能分裂为197个国家,肯定不适合加入“星群意识荣誉集合”。你们是如何看待这段历史的?人祸还是必由之路?

SCP-CN-2949:(沉声)人类共同体存在的根基。


SCP-CN-2949:新生的人类共同体仍然保持原有政区的划分,但我们不再把国界视为最重要的分界线。相较于过去的联合国,我们的的中枢拥有更强的控制力。核心的人类共同代表大会具有两个并体的常务委员会——伦理道德委员会与种族利益委员会,两者共同表决国际间事务。

Dr. otis:两个委员会?听起来未免有点……

SCP-CN-2949:确实与你们的结构很相似,不过我们的种族利益委员会远没有你们的监督者议会那么精简。(轻笑)

SCP-CN-2949:尽管伦理道德委员会可以否决种族利益委员会的提案,种族利益委员会本身也具有否决否决的权利。不过我们很少动用这项权利,不是因为尊重伦理,而是因为我们内部始终坚持着“种族利益就是最大的伦理道德”的观念,认为相较于来自外界的巨大恶意,内部的伦理冲突几乎不算什么,所以伦理道德委员会并不会强硬地坚持伦理道德。事实上,和我们相比,你们的伦理道德委员会才更加纯粹,真正在履行职务。

SCP-CN-2949:再后来,由于人类共同体疆域的扩大,主体的委员会很难再继续监督一切。在同步发展的生物科技的帮助下,我们建造了两台人神经元计算机,以顾问的身份参与两委的每项会议。

Dr. otis:(咂舌)这可确实太过突破伦理道德了。

SCP-CN-2949:正是两台个神经元计算机的存在,把人类共同体关于人类定义的思考推进了一大步。他们虽然只是仿形的生物计算机,却在已知自己与智人存在巨大外形差异的前提下坚持认同自己人类的身份。同时由于AI的蓬勃发展,社会上也出现了“赋予机器公民权”的思潮,种族利益委员会最终决定扩宽人类定义,将所有通过新图灵测试且标准情商测试合格的思维个体视作人类。简而言之,“凡自视为人者皆为人”。

Dr. otis:这是一个相当大胆的决定,(迟疑)所以……你们现在还有纯种智人吗?

SCP-CN-2949:或许基因库里还可以再调配出来。智人无法真正适应太空环境,我们需要更优秀的载体,所以仿生智人与简化亚种取代了智人的位置。再后来,为了应对更加苛刻的发展条件,我们又创造了星际智人。

Dr. otis:那么你呢?说句不合时宜的话,你应该是简化智人亚种吧,为什么没有被星际智人取代?又为什么不派星际智人作为使者?

SCP-CN-2949:简化智人作为空间生命,更适合组成社会的主体结构,没必要被取代。星际智人作为宇宙生命,并不适合与智人接触。

SCP-CN-2949:不过,在人类共同体中无论哪种智人,都只是重要组成,不再是主体了。

Dr. otis:(挑眉)哦?哦,很合理,人类共同体既然选择了扩大人类定义,接纳生物学上的异族,这种情景自然很可能出现。说到这,你们是如何确保所谓“人类”真的是人类的?新图灵测试如何运作?

SCP-CN-2949:新图灵测试只是表面的规划,内在的保证仍然由两委负责。更准确地说,由“胡金Huginn”与“穆宁Muninn.北欧神话中神王奥丁所养的两只渡鸦,分别代表思想和记忆负责。他们是两委的顾问,从创造之初就一直在运行,拥有永远的席位。

Dr. otis:两委顾问……是那两台人神经元计算机。等下,胡金和穆宁?他们是SCP-CN-2949-4?

SCP-CN-2949:确实如此。

Dr. otis:SCP-CN-2949-4不是存在于你脑中吗?你们用异常手段在人类思维中植入了统一的AI去甄别?

SCP-CN-2949:并不是植入。我们建立了思维网,每个人类都是节点,通过实际的交流与异常的链接,所有人类都将被接纳,成为一体。胡金与穆宁只是这个网络的管理员。

Dr. otis:通过交流,所有人类都将被接纳?(猛然起身)我█。(冲出访谈室)

SCP-CN-2949:……抱歉?

SCP-CN-2949:(看向摄像头)(轻笑)抱歉。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