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83
评分: +76+x
2983-1.jpg

██村。

项目编号:SCP-CN-29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已修订,等待监督者议会批准]

描述:SCP-CN-2983是一种异常现象,存在于中国██省██州██村的部分村民(被称为SCP-CN-2983-1)之间。项目主要表现为SCP-CN-2983-1个体之间传播的对部分历史事件的记述。这些历史事件被公众认知为不存在于当前的基准现实中。SCP-CN-2983的具体内容偶尔会被更新。

██村并非与世隔绝的村庄。该村庄已经被电视和网络信号覆盖,与外界保持有畅通的交流与联络。然而,该村庄的SCP-CN-2983-1对于部分外界信息予以坚定的否认,并坚持SCP-CN-2983的真实性。这一现象长久以来被外来工作人员视为当地独有的民俗、文化及传说。

在相关报道被公开之后,SCP-CN-2983依照监督者议会的直接指令而被纳入收容,具体原因为[已编辑]。

SCP-CN-2983-1个体对这些事件的真实性深信不疑。然而,任何非SCP-CN-2983-1的人类个体,即使其本人为██村居民,也将否认这些传闻的真实性。值得注意的是,所有已知的SCP-CN-2983-1个体都从未在冬季之外的时间到访过海拔更低的地区;若一名SCP-CN-2983-1个体违反这一准则,则其将在一段时间后自行发生不可逆的无效化,并忘记SCP-CN-2983-1的内容。

附录:访谈记录

以下内容为对一名SCP-CN-2983-1个体(男性,85岁)关于SCP-CN-2983的访谈记录。采访者为伪装为民俗研究学者的Site-CN-20研究员Dr. Ikaite。原语音版本记录使用当地方言描述,此处的文字版本统一使用标准中文记录。

Dr. Ikaite:大爷,我们想详细了解一下您之前跟我们说的那些事情,关于太阳的……什么的?

SCP-CN-2983-1:其实就很简单嘛,太阳是只鸟啊。

Dr. Ikaite:呃,不好意思……我没听明白。

SCP-CN-2983-1:就是你现在看那个太阳,它是白白的一个圆球是吧。

Dr. Ikaite:没错。

SCP-CN-2983-1:以前这太阳可不长这样。以前啊,里面是有只鸟在飞的,红的,长着三只脚。它飞到哪,这个太阳就走到哪。

Dr. Ikaite:鸟?这是神话传说吧,您这应该有那个关于三足金乌的神话传说,您记混了吧,大爷。

SCP-CN-2983-1:哎呦,那神话传说都是从现实中来的。我跟你说啊,这鸟啊,它直到我出生刚有记忆那会,它还是只鸟。而且不光我这么看,我认识的其他人,我爹娘,他们也都知道这太阳是只鸟。

Dr. Ikaite:呃,太阳其实是一颗恒星……大爷我先给您解释一下这个恒星是什么……

SCP-CN-2983-1:我知道你们说的,村头的老三下山回来也这么跟我们说的,他走之前还跟我们在那聊那个鸟为什么消失了呢。那个啊,那是现在的太阳。可不是以前的。

Dr. Ikaite:那它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

SCP-CN-2983-1:我想想啊,我三四岁的时候吧。里面那只鸟突然一下子就消失了。就剩下一个球了。村里还有老人以为是有什么灾难的先兆,吓得躲进山里去的。但后来不是就真的开始打仗了嘛。

Dr. Ikaite:那当时有发生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SCP-CN-2983-1:哦对,真还有一个。以前啊这个天空也不长这样。现在这晚上的天空啊,都看不到远处的东西。以前这天上的星星可多了,密密麻麻的全是,到了晚上还会动还会串门,村里以前有见识的老人跟我们说这是神仙在办集市。现在都看不见什么星星了,都是黑的,就跟扣了个大碗上面挖了几个洞一样的。

Dr. Ikaite:您说的叫光污染。就是灯光太多了……不对啊,您这也没什么灯啊。晚上光污染不太严重吧。

SCP-CN-2983-1:那以前就更没灯了。就是有一天晚上突然就这样了,我们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我那阵子还在山上放牛呢。我印象很清楚,就是听见非常沉闷的咚的一声,天黑了几秒钟。然后那个鸟就不见了,就剩下个球了。

Dr. Ikaite:这可挺玄乎的,但星星从来都不会乱动,而且太阳一直都在那里啊,大爷。太阳的年龄可是比这山都大,几十亿年前太阳就已经是个球了,里面也没什么鸟。

SCP-CN-2983-1:这我都亲眼看见的,而且不止我一个人见过,你去问问外面那些老头老太太们,基本都记得。而且那阵子怪事儿还挺多的。你们年轻人可能是不知道了。

Dr. Ikaite:您说一个?

SCP-CN-2983-1:还有一个就是在我小时候,颜色和现在你们看到的颜色完全不一样。蓝色不是这种蓝色,绿色也不是这种绿色,当时的颜色要漂亮多了。

Dr. Ikaite:那您以前没见过现在这些颜色吗?

SCP-CN-2983-1:没有,这事情是后来才出现的,慢慢很多东西都变成了奇怪的颜色,我们当时其实都不知道那是什么。就是颜色完全都变掉了,变成我们以前完全没见过的颜色了。

Dr. Ikaite:您确定吗?您没在骗我或者跟我讲故事吧。

SCP-CN-2983-1:那我肯定没有,这我亲眼见过的。而且我也不喜欢现在这样,以前的颜色真的鲜艳多了。现在很多颜色都消失了,没有了,连在一起了。

Dr. Ikaite:呃,但这说不通啊。如果有这种现象的话,不是我们都应该有记录吗?

SCP-CN-2983-1:那我就不知道了。确实有很多人都不记得这些事情,尤其是之前,有人下山去了一趟成都那边,回来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明明走之前还在跟我们聊这事情,一转头俩月过去啥都不记得了。我们也挺纳闷的,所以我也想着把这怪事跟你们聊聊。

Dr. Ikaite:您是说,很多人下山回来就不记得了吗?

SCP-CN-2983-1:基本上所有人下山待个十来天再上来的都不记得了,大概我小时候,四五十年代那阵就这样了。不过冬天一般没事,就是夏天,他们一下去回来就啥都忘了。

SCP-CN-2983-1并无任何于基金会工作的经验,但其言谈中表现出对部分基金会收容项目的了解,且详细调查后认为其没有渠道知晓相关情报。因此,该SCP-CN-2983-1个体随后被请求下山抵达就近的设施进行进一步的采访。下列访谈记录于SCP-CN-2983-1抵达位于绵阳市的一处伪装成敬老院的基金会前台机构的约两周之后。

Dr. Ikaite:您觉得这儿怎么样,住着舒服吗?

SCP-CN-2983-1:挺舒服的,就是你们这儿的虫子怎么咬人啊?

Dr. Ikaite:什么虫子啊?

SCP-CN-2983-1:长尖嘴的那个。我一来这里那天就有了,还咬了我一口。这几天还有。你看我这包。

Dr. Ikaite:您是说蚊子吗?那个虫子叫蚊子,您那里没蚊子?

SCP-CN-2983-1:我没见过这种虫子,叫什么?

Dr. Ikaite:蚊子。

SCP-CN-2983-1:没见过,可能我们那边比较高,这虫子上不来。这嘴怎么长得跟注射器一样啊?

Dr. Ikaite:这东西啊,它会吸血,还会往您皮肤里注射麻醉的东西,被叮了就是会痒痒。没什么大问题,就是有点痒而已。我们这有驱蚊的东西,我给您拿点。对了,您能再给我们讲讲您之前说的那些关于太阳啊,颜色啊什么的事情吗?

SCP-CN-2983-1:什么事情?

Dr. Ikaite:就您之前跟我说的,什么太阳是只鸟啊,颜色不一样啊什么的?

SCP-CN-2983-1:我跟你说过这个吗?

Dr. Ikaite:太阳以前不是只鸟吗?

SCP-CN-2983-1:太阳不是一直就现在这个样子吗?你说什么呢,这年轻人怎么比我这老头还糊涂。

Dr. Ikaite:您之前不是跟我说,太阳以前是只鸟,然后咚地一声就变成一个球什么的。

SCP-CN-2983-1:太阳一直是个球啊?

后续测试确认该SCP-CN-2983-1个体已经失去对SCP-CN-2983的一切记忆,原因不明。个体随后被送回其原住址。正在考虑使用向██村投放蚊虫的方法无效化SCP-CN-2983。



本文存在更高权限版本迭代,需要CN-5/2983级权限阅读。

点此访问本文的高权限版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