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95
评分: +26+x

项目编号:SCP-CN-2995 4/2995级
项目等级:Safe 机密

panorama-3895551_1280.jpg

SCP-CN-2995收容区地表部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2995被储存于Site-CN-100内一间混凝土材质的物品收容间中。收容间应时刻保持光照,并维持通风。在以项目为中心的半径7米的区域内放置有多枚抗干扰设施,并设有多个摄像装置对项目周围继续监管。任何进入项目收容区域的人员均需装备Mta-6型抗干扰全身护具,并在2小时以内离开收容区。对收容区内部的打扫转由3级人员进行。

现由于在收容过程中,SCP-CN-2995曾出现小范围的磨损和破损。现已派遣专项维修小组负责SCP-CN-2995的维护和修整。维修工作已被叫停。

由于SCP-CN-2995在收容过程中曾广泛暴露于大众视野中,有关其的异常掩盖工作应长时间进行,以避免项目的暴露。现已对受影响主要人类定居点喷洒记忆删除药剂,并对外界继续舆论掩盖。基金会内部仅允许4级权限人员查看档案。

描述:SCP-CN-2995为一由各种未知材质的金属物品组成的不规则球形物体。项目表面覆盖有大量以未知方式连接的金属物体,并能通过移动其中一部分而使其余部分运动。项目的可观测部分已出现大面积锈蚀,并在不断扩展中,目前无法判断该种现象的来源。目前未发现有效手段观测项目内部具体结构,但可推测项目内部存在更复杂的构造。

在收容过程中,基金会曾遗失项目部分零件。而在收容过程中发现,使用不同于项目本身材质的物品代替其部分并不影响项目的异常性质。

自被发现以来,SCP-CN-2995曾出现或导致数起异常现象,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内容:

  • 项目表面部分自行运动,途中伴有微弱的震鸣声。在项目核心内发出淡蓝色的微光。该过程一般持续5至10分钟,且无法通过外力强行将该过程停止。
  • 项目收容间附近电子设施出现大范围失灵,并有概率作用附件的电子设备,使其显示出未知内容的字符串。目前已破译出其中少部分内容。该过程可被Mta抗干扰设施阻碍。
  • 周围收容工作人员出现未知原因的间歇性头痛,并伴有短暂的失眠症状,部分人员会出现呕吐甚至脱水等症状。上述情况在移离项目影响范围约一周后将消失。

SCP-CN-2995对外界时刻发出低威胁的异常影响波动,其以项目个体为中心辐射状放射,并涉及到半径17千米的区域。该精神影响波动会导致人员出现轻微的体温下降和食欲不振。对特定人员而言,项目对其造成的影响更为强烈。目前未发现易受影响人员的明显共同特征。

在SCP-CN-2995的上空,高空仪器会收到一特定信号。该信号于项目被收容复原后始终作用于各种电子设备上,根据可观测到的现象,该信号与项目存在明显联系,并可认为该信号系有项目导致。

附录CN-2995-001:以下内容为SCP-CN-2995收容过程记录:

文字记录


于2007/4/25日,基金会收到未知来源的讯息,该讯息表明于地球外层存在一特殊物体。在收到讯息后的3天之内,基金会不断收到外派站点人员报告存在收到同一内容讯息,及其在社会上广泛传播的的消息。同时基金会对有关信息在社会上的传播进行了管制,并调查信息来源。

2007/5/3,基金会再次收到未知来源的讯息,该讯息中明确提到项目所在位置及其特性。与此同时,基金会站点人员对于异常现象的报告持续增加。

基金会对该项目进行调查,并组织收容工作。项目收容工作由项目负责组进行,并负责对项目的研究。

2007/6/9,基金会组织了人员前往项目所在地对项目进行收容。在确定收容方式后,基金会决定委派Area-CN-07深空探索部对项目进行回收。基金会在将SCP-CN-2995拖入大气层内后,收容设施于空中出现异常爆炸,项目部分散落。在基金会回收其部分散落零件后,目前仍有部分零件遗落。

收容工作曾导致项目暴露于大众视野中,目前已开展掩盖工作。在喷洒大范围记忆删除药剂作为初步处理后,其余工作也已陆续展开。

2007/11/7,项目主体部分被临时就地收容,收容地被标记为Gmann-1。该收容地曾是一废弃矿坑,后转由基金会管理。

SCP-CN-2995收容于Gmann-1时期,曾有不明身份的人员试图闯入收容地,并带出项目。对已知的闯入人员,未发现任何生理上的异常,也无法得知该行为的原因。

2008/4/9,项目主体与其回收部分于Gmann-1组合拼接,并移至现收容地。在现收容地中,基金会开展与其有关的研究活动,并进行对项目的掩盖工作。

目前未发现SCP-CN-2995的来源及其对人类造成的具体影响,具体仍在调查中。


视频记录


前言:此为SCP-CN-2995部分收容过程视频记录。


喙-01:我们已经接近目标了,那玩意周围有些漂浮的铁片。

项目指挥部:好,请描述周边环境。

喙-01好的,目标周围漂浮着两个部分,不,是三个部分。我们的指示仪对它们都有显示,看来这三个东西都是我们的目标。

视野中有大量的金属物体和各种废弃物,所有物体围绕中心的最大的部分旋转。其中类似目标的物体发出淡蓝色的光,并以一未知规律变化明暗。

项目指挥部:将目标周围的所有物体都带回来。目标很可能已经碎成很多块了。

喙-01:好的,我们已经接触项目。马上可以进行采集工作。我们的仪器没有问题。

项目指挥部:保持镇静,我们仍不清楚我们面对的是什么。它可能很危险,不要掉以轻心。

喙-02:报告指挥部,我有点轻微的头晕。

项目指挥部:2号,穿上你的抗干扰护具。

喙-02:我已经穿上了,但我还是很难受。

项目指挥部:4号,现在由你代替2号进行采集。2号,你去一旁休息,到达地面后会有医护人员,不用担心。现在开始对目标的采集。

喙-04表现出头晕,恶心等症状,并不停地干呕。

目标在机械臂的带动下向飞船方向移动,后进入飞船的收容仓。该过程目标一直震动,其所被机械臂接触的部分出现缓慢位移。在此之后,其余部分陆续被收容。

项目指挥部:目标已完成,你们可以返航。

喙-01:收到,正在返航。

[无关内容略去]

喙-01:指挥部,我们出了点问题。目前看来,我们已经没有存活可能了。我会就可能的保证到达无人区,请地面做好准备。

项目指挥部:保持冷静,发生了什么?

喙-01:我们的设备出现了明显的损坏。我们发现目标对人的影响远比我们想的要强烈,距离刚才过了不到20分钟,我已经明显的视线模糊。

项目指挥部:收到,你还有话想说吗?

电子杂音,5分钟后彻底无声。


后记:收容飞船在返航途中异常爆炸。项目部分遗失,目前仍在进一步追回。

附录CN-2995-002:关于SCP-CN-2995的相关研究记录:

文字记录


SCP-CN-2995在受基金会收容以来一直受到议会的关注,经常会有专门的委派人员到站内询问项目的研究情况。说实话,我很不理解这种行为到底有什么意义,这个东西没有很强的对人类群体的干扰,更没有造成什么大灾难的能力。基金会中比它更有威胁的很多,但SCP-CN-2995居然得到了相同的重视程度,不得不让我重新思考它到底是什么。

实际上,在进度极其缓慢的研究中,我们对项目的知晓几乎没有进展。有的只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这玩意影响,失眠、腹泻什么的。还有时不时转动的不知道什么做的齿轮和杠杆。

最近对项目的修补有了不小的进展,这东西对外界的影响随着时间越来越大。看来没有必要也不会修补完它,继续修补不知道会怎么样,而到最后也不知道会不会超出我们的预想。

项目对我们造成的影响虽然被抗干扰仪器削弱了绝大部分,但还是会有微弱的波动泄露出来。我们对它的了解还是不够深入。

站点里又发了通告,说别的站点里有人叛乱了,各个地方也都有人响应,但我们这里却没有。很奇怪,我仔细看了人员分部,几乎每个站点都有人,而且人数都不少,但唯独我们这没有。这种现象的集中爆发到底预示着什么?

站内有人说,这不过是一次很普通的叛乱爆发,过了几个月就会变好。我不在乎这些,不在乎是不是真的。但愿早点结束便好。


对话记录


[记录开始]

|:你好,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

|:线下见面是第一次。

|:那也好,双方有一定的认识度对接下来的谈话非常有有利。我想你也知道我为什么回来找你,那我就不兜圈子。

|:是关于SCP-CN-2995的事?

|:没错,据我们所知,你是研究小组中对它最有好奇心的,也是整个小组受影响最大的,同时又身兼组长一职,所以我先来问你。那好,我先来第一个问题,你觉得它到底是什么?

|:很明显,一个很普通的异常,会不断影响周围的人,只需要简单的遮蔽措施就可以收容,这是很明显的事实。

|:但事实不是这样。它并不如你所预想,或你说的那样简单。

|:为什么?你没有证据。我早知道你对2995也抱有极高的兴趣,这种莫名的情感让我很好奇你对它的态度到底是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必须了解它,而你不必要,我们还是不要停留在这个话题。你刚才说我没有证据,是的,我是给不出证据。但你能找到否认我的证据吗?

|:不能,我不能。我们对它的掌握太少了。

|:不管你怎么认为,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它对我们的影响很大。确实,我们没有办法证明它到底是什么。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判断它会怎么样?它是什么不重要。

|:那它到底不普通到了什么地步以至于你来问我?你这种人不会因为这个普通的异常来找我。

|:你这么问我的话,我很难回答。我可以换一种方式让你理解我为什么要来找你。你知道最近集中出现的叛乱事件吗?

|:知道。这与2995也有关系?

|:是的。这也与它有关,但是这不能告诉你原因。大量的基金会人员从站内内部叛乱,但找不到他们这么做的目的。这很恐怖,他们很明显是异常影响之后而出现的异样,而我们对他们背后的东西并不知晓。

|:他们背后可能是2995?这太扯了。

|:有些东西需要时间的检验才能知道,我们是不能提前预知事物的。你要清楚这一点。我们现在的目的是停止叛乱。

|:那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按这样来说,我既没有组织能力,也不能消灭叛乱,那你为什么要找我?我在这中到底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你有必要说清楚。

|:你是解决2995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人,我对它的兴趣不足以达到这个目的。我也很想全盘托出,但形势不允许。不然我是很愿意告诉你的。

|:形势?指什么?叛乱吗?

|:是的,但这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情况不一样。我们面对的人不一样。

|:叛乱的都是些什么人?

|:与我们不同的人,但与我们又是相同的人。也许以后你会知道什么意思。我也不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在这之后会发生什么?这些要多久才会结束?

|:我不知道,我确实不知道。你该回去工作了。

[记录结束]

附录CN-2995-003:关于SCP-CN-2995及叛乱人员的相关记录:

视频记录


[16:43] 一名基金会人员进入SCP-CN-2995收容区。由于穿着Mta抗干扰护具,无法辨认其身份。该人员利用4级权限通过收容区权限管理。

[16:46] 该人员关闭收容区安保大门,并继续向前行走。其关闭周围抗干扰设施,仅留下一座继续运行。

[16:52] 该人员靠近SCP-CN-2995,俯下观察。

[16:59] 该人员无人员陪同进入SCP-CN-2995收容区被发现,数名基金会武装人员靠近收容区。收容站内响起广播,该名人员对此无反应。

[17:05] 该名人员离开SCP-CN-2995,到达收容区安保大门。其从包裹中取出一把改造枪支,其带有明显的异常改造痕迹。

[17:09] 该人员击中收容区门口的摄像机。该人员途径多项高危异常收容区。

[17:13] 该人员遇见第一支武装小队,该人员击杀其中一人,该人员被基金会人员击中腿部。

[17:15] 该人员试图逃离,随后腿部再次被击中。

[17:17] 该人员被抓捕,其异常改造枪支被夺。该名人员头部护具被摘下,图像显示其为收容区内一名普通的4级权限拥有者,其与SCP-CN-2995无直接联系。于此同时武装小队中出现混乱,其中两名人员开始射杀其他武装人员。

[17:21] 第二支武装小队赶到事发现场,枪杀两名叛变武装人员,逮捕闯入收容区的人员。

[17:34] SCP-CN-2995开始发出嗡鸣,在20分钟后停止。该人员试图咬舌自尽。后被武装人员制止。


Gmann-1区内语音记录


这里是Gmann的1区,今天有些不对劲,我会在下面慢慢说清楚为什么我会这么觉得。

首先,今天上面又派了人下来,要求对SCP-CN-2995之前的收容地进行重新检查。这个项目在半年以前就已经被搬走了,这里不过是作为可能有用的临时收容点而被保留下来。而2995则是在移开半年之后重新来检查,难道它在半年内一直被高度重视着吗?这对于收容是不常见的。

我们对派下来的人没有怀疑,所以让他们进去了。确乎来说,我到确实不应对他们产生怀疑,他们不过是来这里查看,然后把当时2995坠落的地方挖了一遍,然后拿了块铁片就走了。

但在他们走之后马上又来了一批人,也是上面派来的人,两边的权限都没有问题。我告诉他们这个情况后,他们马上就走了。神情很紧张,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无非是任务委派出了问题而已。这样着实令我费解。


这里是Gmann的1区,站点发生很大的变化。

我们的收容站点被人进攻了,我们事先对此毫不知情。事情是在晚上发生的,具体几点记不清了。我们虽然现在还保留着对收容区的控制权,但很可能在一瞬间就被击溃。

我们受到的攻击包括炮击,精神影响武器。这些装备系基金会内部配备的款式。我们这虽然是临时站点,还配备有武器,但根本不能抵挡攻势。

站点内的人员已经被消灭了接近一半,但对方似乎尽可能避免了主收容区,而只炮击了我们的人员密集区域,这让我们很费解。

在我们的防御设施就快被突破后,对方突然撤回了攻击,撤退了。我记得我说过他们使用的武器是基金会内部的配置,没错,这就意味着基金会内部叛乱了,我们得到的是来自背后的攻击。


对话记录


[记录开始]

O5-1:这次会议是有关目前的叛乱。我们面对的是什么人,你们有谁清楚吗?

O5-6:事实上,没有人确切知道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这也与普通的叛乱不同。他们给了我们完全不同的棘手的感觉,不明数目的人员直接在各个岗位上叛乱,令人防不胜防。

O5-3:这是事实,我们对他们的了解并不深。实际上,他们的主要领导人不过是基金会的原普通研究员。但他们确实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

O5-4:弄清楚他们是谁固然很重要,而知道怎么压制住这一切也很重要。我们的站点和掩盖工作都在他们的进攻下存在危险。

O5-7:确实,我们碰到的问题要从主要的开始解决,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很明确的方法,关于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

O5-1:我们对抗的人很可能已经不再是我们的同志了,制定应对方案时也应考虑这一点。

O5-2:知晓对方的立场和目的,是我们主要需要的,不管是如何知晓这一点。而只有知道了这些,我们才能制定方案,不然只会有更多的损失。

O5-10:但可以预见的是,这次事件不会轻易平息,我们丢失的可能比想象的更多。

O5-11:我们还是需要进一步了解对方。这决定了我们的对手到底是谁,对未知的了解会消除恐惧。

O5-5:说到底还是要先接触再做下一步操作,我们面对着什么需要确认。必要时我们也可以做出退让,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O5-9:总结而言,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接触他们,之后再做下一步计划。那我现在会着手开展与对方的接触工作,看清对方的态度后我们再开会

O5-1:那就交由9来处理和对方的接触。8和12,你们如果没有意见的话,那么就散会。

[记录结束]


事件记录


在叛乱规模扩大的同时,SCP-CN-2995受到了更高的关注度。而项目所在收容区仍遭到叛乱者的进攻,并持续试图突破收容措施。

2008/9/13,多名基金会内部人员闯入SCP-CN-2995收容区,并试图拆卸项目零件。闯入过程共导致4名人员死亡。在闯入过程中,其曾销毁除自身所着意外的Mta抗干扰护具。

在察觉到闯入后,站点内武装人员对闯入人员进行排查,并立刻前往SCP-CN-2995收容区。此时,闯入人员已将基金会用以维护的修补零件拆下,并利用随身携带的武器进行销毁。

在项目短暂地震动,并发出微弱的蓝光后,无异常现象出现。基金会在进入收容区时受到项目影响,呈现出明显的头晕症状。

闯入人员在发觉被发现后选择从原大门离开,途中射杀2名站点内人员,并于途中被击毙。

项目在闯入事件结束后重新被修补。

而在全球范围内,基金会各站点内均出现大量叛乱人员,且已有部分站点已被夺取支配权。对方的作战方式主要以突击站点管理人员,获得权限,并控制站点内部。途中会尽量避免破坏收容区和建筑。

目前发现叛乱人员在已被占领的站点内依然维持着收容措施,且并未发现有任何主动暴露于民众的情况。

在站点内部发现叛乱人员后,该站点通常会面临两种情况:一是站点主要管理人员叛变,二是没有,第二种的情况远多于第一种,这给了我们应对的时间。

我们无法发现是怎样的人员才会叛乱,这一过程似乎毫无征兆且无法判断。


谈话记录


各位基金会员工你们好,我们已经知道与叛乱方接触的方式。也许对我们来说他们只是叛徒,但我们确实需要与他们进行接触,这决定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我们需要的不是怒火,我们需要的是冷静和倾听。也许你的家人或者朋友也被列入叛乱者的一员,但不要过激,我们会妥善的处理这些事。

基金会已经在半个月前与对方达成了协定,可以注意到我们已经半个月没有交战了。这是个很好的开场。

也许我们会做出我们所不愿意的行动,来挽救局面。但一切都是不确定的,我们的未来还没有结束。请对任何行动保持耐心,我们的未来充斥着不确定性。


第一次接触对话记录


[记录开始]

项目负责人:你好,我该怎么称呼你?

叛乱人员-0:你可以叫我铃,我不在意别的名字,你喜欢都好。

项目负责人:那好吧,我们与你接触这件事,你的反应看起来这似乎很正常,一点都不惊讶。

叛乱人员-0:我不会惊讶的,我早就猜想到你们会这么做。

项目负责人:我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叛乱?

叛乱人员-0:我们的目的与你们一样。

项目负责人:一样?你们的目的如果和我们一样,那为什么要叛乱,为什么要占领站点,为什么要清除站点内的人?

叛乱人员-0:你对我们的身份似乎并没有了解,我们和你们不一样,我们只是有着同样的目的罢了。我们要收容异常,也要收容你们,我们要保护我们的“人类”。

项目负责人:你们的人类?

叛乱人员-0:是的,我们的人类。我早就告诉过你吧,我们与你们不一样,我们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我们来自另一片地方。

项目负责人:但你们应该是我们基金会的人员,是人类。你的脸,很明显的地告诉我,你就是一名人类,且你是基金会内网注册过的人员。

叛乱人员-0:这不一样,你明白吗,这不一样。我知道,你想了解我们,但可想而知的是,你还不理解我们在你们的世界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项目负责人:你的组织方式是什么?你是如何在短时间内与各站点的人员建立起联系?

叛乱人员-0:这不能告诉你,如果以后我们的立场发生了变化,我会告诉你是怎么进行的。

项目负责人:你的组织是为什么而运作?

叛乱人员-0:为了我们的目的,我们的责任,而且我们已经没有退路。我们是孤身来到这的,这是只有来路,没有归路的旅途。

项目负责人:为了收容异常,收容基金会?

叛乱人员-0:是的,虽然这会让我们的敌意加深,但我想说,就是这样。

项目负责人:你们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进攻基金会?

叛乱人员-0:等到一切完成,就是结束的时候。

[记录结束]


第二次接触对话记录


[记录开始]

项目负责人: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叛乱人员-0:是的。我想在过去的时间里,你们应该做出了选择。不然你们不会来找我。

项目负责人:你可以认为我们会接受你们,这是我们的通告文件。我们需要你们的资料,我们才会相信你们。

叛乱人员-0:我理解,我也认为这样的举措是难免的。我会回答你的问题。

项目负责人:你们与我们称之为“SCP-CN-2995”的物体有什么关系?

叛乱人员-0:怎么说呢,SCP-CN-2995是由我们研制和制造的一种探测器。它可以在很远的距离之外监视外界,达到掌握先机的目的。

项目负责人:那为什么你们会来到这里,它应该只是一个监视器,不具备将你们带到这里的能力。

叛乱人员-0:这应该是由于你们对SCP-CN-2995的改装,使得它具备了一些本不应该具备的特性,导致我们被它牵引到你们的世界,并附着在你们身上。但我们并不认为这就一定是最糟糕的结局。

项目负责人:你说过你们的目的和我们一样,为什么?

叛乱人员-0:每个世界都有基金会,每个世界都有异常,你们对我们,也是异常,也会干扰到我们的收容。

项目负责人:所以你们选择将错就错,决定要控制整个基金会?

叛乱人员-0:不,是控制整个地球,或者让它在我们的监视下。因为你们对SCP-CN-2995的改造使得我们已经来到,那么我们便选择了这条路径。而且由于你们一直在添加,修补,导致越来越多的我们来到这里,我们面临的形式也很严峻。

项目负责人:所以你们要控制收容区,拆掉它,让它没有能力继续。

叛乱人员-0:是的,你说的很对。但你们的抵抗十分强烈,我们并不容易取得控制权。

项目负责人:你们没有选择和谈。

叛乱人员-0:是我没有可能选择和谈,和谈只能是由你们开始。

项目负责人:为什么?

叛乱人员-0:因为我知道我们双方的立场是完全不同的,我不能提出来,我们甚至不是同一种生物。但你们不知道,你们没有顾虑,这会被看成是一种战术手段,而在我们这方则不然。

项目负责人:我们需要合作,而不是对抗。我们的目的可以统合,以至于满足我们的需要,同时满足你们。

叛乱人员-0:这是个很好的主意,我想我们以后会有时间继续讨论这件事。

[记录结束]

附录CN-2995-004:SCP-CN-2995的相关资料:


致“水月”权限获得者:

自监督者议会,

你好,如你所见,基金会已经停止了和叛乱者一方的相互攻击,并且两方已经整合在一起。但由于我们目前的记忆删除药剂无法彻底抹消这一段记忆,所以我们还在喷洒记忆删除药剂。这是我们在目前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和决定。这个方法不一定是最好的,但确实是我们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了。

你应该已经知道SCP-CN-2995是什么了。它是一个来自外世界的探测器,却在我们的收容中演化成了一场灾难。叛乱者从另一个世界来到这里,他们使得我们不得不做出退让,而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我们向他们妥协。

在我们了解他们的来历和目的之后,我们选择了整合他们,避免战斗,并在监督者议会中为他们增添一个名额。确如他们说的那样,每个世界都有基金会,基金会都会需要控制,收容,保护。他们选择接受这一结果,那么便拥有监视这个世界的能力,也就收容了整个地球,使得我们不会影响到他们的“人类”。

而我们让出一个名额,实际上也收容了他们这些来自遥远世界的生物,他们不会声张他们的身份,他们也会参与到收容工作中。我们也收容了他们。

我们控制的不仅只有他们,也有我们自己。我们会更仔细的行走,因为还有他们的存在。我们为自己带上了镣铐。

我们面临的问题不仅仅只有这一批来自遥远的生物,可能还有无数的探测器正在驶向地球,我们的选择未必真的可以解决问题,但这是我们目前能做到的最好。基金会内人员伤亡,还有各项事件的发生,已经使我们筋疲力竭,我们需要采取缓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容忍成为在所难免。

但事情真的结束了吗,我们真的已经消除了威胁了吗?他们真的甘心达到这样一个模糊的关系来控制我们,收容我们吗?我不清楚。也许这个问题应该问你自己,应该由你自己来回答。

也许我们做出的不一定是最好的决定,但究竟我们这艘航船会驶离港口多远,便只能看你们了。这是我们不定的未来。

――O5-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