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999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important;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19em;
        width: 17em;
        height: 10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0.3em 0.675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
 
    #side-bar:target {
        display: block;
        left: 0;
        width: 17em;
        margin: 0;
        z-index: 1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em;
        opacity: 0;
    }
}
评分: +553+x

项目编号:SCP-CN-2999 5/CN-2999级
项目等级:Thaumiel 最高机密
SCP-CN-2000-douglasliu.png

SCP-CN-2999运行示例(DEBUG=true,VERBOSE=0.02)

特殊收容措施:各SCP-CN-2999副本将归档于各地区分部主站点的档案室中,以电子版与胶片形式储存,采用最高级别存储规格。每年进行一次电子版归档数据同步及校验,确保各档案室中的存档完好无损。每二十年进行一次胶片状况检查,如有缺损,站点需立刻向Site-19申请重印胶片。

假若观测者阵列下线,各储存分部需在接收到Site-19的确认指示后,以各分部当前可实施的最快的方式将SCP-CN-2999副本发送至Site-19,以协助恢复或重建观测者阵列,目标时间为三十分钟内,以降低“失焦”事件发生的概率。同时各分部需立刻进入紧急状态,以备可能的“帷幕破碎”情景以及格尼美德协议的实施。

禁止5/CN-2999级以外的人员获取与SCP-CN-2999或观测者阵列相关的任何信息。

描述:SCP-CN-2999为当前观测者阵列内部分类器的设计文稿,包括完整人工神经网络设计以及神经元参数列表。其参与编辑者完整名单已不可考,最后编辑者为基金会中国分部Site-CN-25站点主任程玖章博士(-1相对迭代)。经专用算法无损压缩后的SCP-CN-2999的大小为162TB,当前应用于遍布全球共XX个观测者阵列。

实现SCP-CN-2999的OBSR-3型观测者阵列可于42ms内完成对一次观测内所有矢量影像点的完备语义分类,分类精确度达99.99963%,配合基金会全球监测系统以及已植入全体人类遗传物质的生物监测芯片,足以替代前任观测者,稳定当前共认现实。

SCP-CN-2999设计于上一迭代。根据黄石委员会的指示,所有已获取的文档原件均已封存,仅提供以下附录供基本查阅。

附录I - 观测者死亡事件:10/02/2021(-1相对迭代,下同),前任观测者于08:45:57在Site-19重症监护室内死亡。O5指挥部于三小时后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ZK级现实崩溃情景。11/02/2021,基金会宣布“帷幕破碎”。17/02/2021,基金会完成镇压所有反对武装力量,21座幸存人类聚居地建立完毕,基金会接管全球秩序。

音频记录 - 前任观测者临终遗言
Site-19, 10/02/2021


<记录开始>

O5-1:他怎么样了?

医护:差不多是时候了……他现在还能说话,但应该撑不过去今天……对不起,长官,(啜泣)我们已经竭尽全力了……

O5-1:不用抱歉,Sibyl,我们都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的,没有人会怪你。(停顿)他还能说话,对吧?

医护:嗯……他可以,您需要单独见他吗?

O5-1:是的,Sibyl,谢谢你,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医护:遵命,长官……

电动门开合的声音。

O5-1:您能看到我吗?

沉默。

观测者:沉重的呼吸声)我可以……孩子……一如既往……就像你刚出生的时候那样。

O5-1:)我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可折腾了她好一会儿。

观测者:是的,我看到。我看着你出生……看着你成长……看着你去爱,去恨,一步步走到今天这里,此时此刻……跟所有的人一样,跟所有的生命一样,跟所有的……所有……

咳嗽声。

O5-1:对不起……我们搞砸了,全都搞砸了,事情本来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的错……

观测者:打断)不要道歉,不要……说这样的话。

沉默。

O5-1:您现在还能看到吗?您看到什么?

观测者:我……我看见有一条鱼儿在海洋里游动。它……它的身子是蓝色的,红色的鱼鳍像扇子……它缓慢地吐出一个气泡……我看见一块指头大的磁铁在战栗……我看见了澄澈蓝天之下的圣彼得大教堂……我看见一颗柑橘树在结果,青色的果实在慢慢成熟……我看见三十四克的黄金融化……我看见亚马孙雨林里的一只蜘蛛在结网……我看见了玫瑰,玫瑰是玫瑰,是玫瑰……是玫瑰……

咳嗽声。

O5-1:不用了……不用再说了。

观测者:不用担心我,孩子……我会履行我的职责,直到我最后的一刻。

O5-1:我从不怀疑这一点。只是,我们总得处理这些,在您以后——而我们没有时间了。

观测者:我相信你能做到。

O5-1:但我们太慢了,我们需要更多时间。

观测者:不会马上的,这个世界不会那么快将我遗忘。

O5-1:不到两年……我怕我们来不及。

观测者:你在抛弃你的信念吗,Aaron?

O5-1:可能吧。我在这个位置已经很久了……这是我预感最糟糕的一次。

观测者:但你总能解决的,一直如此。相信你的手下,Aaron……他们需要你,需要那个雷厉风行的你……你们会找到替代我的办法的,世界会延续……世界会继续美丽。

O5-1:您真的这么觉得吗?

观测者:孩子,我不曾出错。

O5-1:如果错了呢?

沉默。

观测者:那世界早就结束了,孩子,不用等到现在。

<记录结束>

会议记录 - O5指挥部紧急会议
Site-19, 10/02/2021


<记录开始>

O5-1:诸位早上好,我想各位已经收到消息了,观测者在三小时前逝世。相关指示已经发给了所有的分部,非紧急工作全部暂停,全体MTF均已处于待命状态。我想我不需要强调,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需要应对观测者的死亡带来的ZK级现实崩溃情景,在今天这个会议上我们立刻就需要决定接下来的方向……

O5-2:打断)在这之前,Aaron,请先让我说明一件事。

O5-1:……当然可以,Sophia,什么事?

O5-2:我想辞去O5的职务,即刻生效。

O5-1:什么?

O5-2:我想这很明显,不是吗?这件事会发展成今天这样,我担全责。是我和我所领导的战略神学部犯下这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是我们……不,是我,是我一意孤行,打破圣殿的门,将观测者从他的王座上带下来。“不要试探主你的神”,是我将这句警世箴言置若罔闻,今后所有要流的血都要归到我这里来。就是这样,Aaron。我没有资格继续担当O5这个职位,我……我必须要离开,趁我还能做正确的事。

沉默。

O5-1:他从未责怪过你。

O5-2:他?

O5-1:观测者,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哪怕没有你,今天的事依旧会发生,最多晚个百来年而已,他在很久之前就告诉过我们了。

O5-2:但我们本可以有更充足的时间去准备……

O5-1:打断)我们永远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向来在紧迫的条件下运作良好,我不认为这次会是例外。Sophia……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要辞职的事,我们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如果没有你继续在你的岗位上发挥你的才华,我们不可能撑过去这一次。

O5-9:他是对的,Sophia,我们需要你。

O5-5:得得,我们搞砸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不算什么,Sophia,坚强一点。

沉默。

O5-1: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那我们恢复正常的流程。(停顿)Omar,我们有观察到“失焦”事件了吗?

O5-12:是的,很不幸,已经疑似有四起了。第一起在南极,阿蒙森-斯科特南极站,有一个科研人员发现他喝的咖啡变成了石油。第二起在巴西利亚,一个小孩刚从商场门口走到街上,他新买的足球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变成了一只横斑林鸮。第三起——这起有了人员伤亡——奥马哈一个14岁的小姑娘的牙齿矫正器变成了硝酸甘油,而且立刻爆炸,她没被救回来。第四起就在刚刚开会前,我的劳力士手表表盘变成了蓝莓味的过期果冻。可能还有更多,但发生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暂时还发现不了。

O5-1:我们能够确认它们确实属于“失焦”事件,而不是由别的异常引起的吗?

O5-12:暂时不能百分百,但直觉告诉我它们是。

O5-1:相信你的直觉。现在这些物体在哪?

O5-12:在转移,我第一时间叫红右手去回收了。我会把它们都移去Provisional-Area-3706,Donna提议的。

O5-9:那里在撒哈拉沙漠里头,渺无人烟,而且我们会用上最好的自适应收容间,最大型号。但如果真的是“失焦”事件,这也收不了它们多久,没有人知道它们中的某一个会不会突然变成一个等质量的黑洞之类的。

O5-1:不会变成黑洞的,观测者说过了,那是范围外。

O5-9:你明白我意思。范围内也有足够多的东西能够直接游戏结束。

O5-1:我知道。谢了,Omar,Donna。(停顿)现在的帷幕如何,Sam?

O5-11:暂时还没有问题。那四起事件也就是普通小菜一碟,随便一点掩盖故事,喷点雾就能过去。(停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Aaron,要担心的是之后。按照观测者生前给我们做的预测,以我现在手头的资源,我们只能瞒一到两年,最多两年半,到顶了。

O5-1:我不打算撑这么久,风险太大,也是在浪费资源。我提议立刻宣布“帷幕破碎”,有人有异议吗?

沉默。

O5-13:我们终究是走到这一步了吗,呵呵。

O5-7:这一直都是一个可能,早在十几年前我们就看清楚了。

O5-6:是这样。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也不是两手空空全无准备。

O5-2:会有反抗……会有人不愿意就这么让我们接管的。

O5-6: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请客吃饭”,不对这个语境好像不一样……算了不重要。我们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去保证没有任何问题。

O5-1:看来大家都有共识了。Jean,你知道要怎么做。

O5-4:知道了。会议结束了我就会给联合国打电话。

O5-1:不用太着急,但不要让他们琢磨太久,免得他们自以为自己能够搞得定。

O5-4:知道了。

O5-1:那下一个议题。(停顿)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资源,尽可能地推迟甚至消除它们的“失焦”。我们需要排个优先顺序。Diane,你有什么看法?

O5-10:你在明知故问,Aaron。

O5-1:我需要你的确认。

沉默。

O5-10:SCP-2000。这是最高优先级。如果它“失焦”了,我们做再多都没有用。

O5-8:我还以为你要说是我们呢。

O5-10:你自己清楚得很,Leeman。我们这几具肉身根本不重要。如果它没了,就算我们解决了观测者的问题,单靠我们也没有办法将常态恢复。况且只要有需要,黄石随时可以再造一批我们出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O5-8:行了行了别说了,Diane,这念头有时还是会让我夜不能寐。

O5-10:嗤。(停顿)唯一的问题是,要快,越快越好。

O5-1:跟我想的一样,谢了,Diane。Kid?你那边如何?替代观测者方面的进度如何?

O5-3:这个问题的答案跟我上星期给过你的一样:人工智能。没别的办法了。

O5-1:人体改造确认行不通了吗?

O5-3:两个星期前就确认走不通了,实验数据一箩筐。没有肉体能够承受得住这种级别的思维强度,这还是不考虑吃喝拉撒的情况。智人就不是往这个方向发展的。把一个活体人类改造成观测者不会比造一个符合需求的人工智能简单,甚至更难。

O5-5:那为啥咱们可爱的前任观测者会一点事都没有?

O5-3:傻吗?他又不是人。

O5-1:知道了,Kid,就按你的想法去做。首要目标是稳定SCP-2000,优先往这个方向去做开发。那是个非生物,开发针对它的观测者AI应该可以少一点限制。但我们最终还是得搞定所有事物的观测,包括我们自己。(停顿)我们必须得制作出新的观测者,就看你的了,Kid。

O5-3:Ack。

O5-1: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还有人需要补充吗?(停顿)好。我知道这是个艰难的时刻,而且现在只是个开始。就像Sam说的那样,我们最多能顶住“失焦”两年。趁现在观测者效应还没有彻底消散,我们得把握好这两年,不能浪费一分一秒。我需要各位拿出自己最佳的状态。去做该做的吧,希望诸位都能有好运气。散会。

<记录结束>

附录II - 资料收集:以下资料收集于上一迭代基金会站点与人类聚居地遗址,确信其记录了2021-2022年间,因观测者效应持续消散而出现的“失焦”事件以及基金会的运行状况。大多数资料的涉及人员已不可考。

类型:人类聚居地广播
HS-EU-01, 04/03/2021


[电子合成乐音]

聚居地内居民请注意,如果你发现身边的任何物体转变为另一物体,请立刻呼吁身边的人远离该物体,并立刻将此事告知基金会安保人员。经历“失焦”事件的物体可能有害,为了你和你的家人的安全,请及时向安保人员告知你的任何发现。感谢你的合作。

[电子合成乐音]

类型:通讯记录
HS-CN-03, 13/04/2021


男子A:刚收到了一个“失焦”报告。有个男的说他存在家里的十公斤米变成空气不见了。

男子B:多少公斤?

男子A:十公斤。

男子B:不大可能……目前有记录的“失焦”都没有超过两公斤。有证据吗?

男子A:没有,他自己一个人住。他现在在这里闹得很吵。

男子B:我觉得大概率是想骗物资。

男子A:我也觉得,别的聚居地里也有类似的事。我们跟他说基金会不会赔偿任何“失焦”造成的损失,有没有证据都一样。好像这个马上就会成为新措施全球广播了。

男子B:所以还是不能相信人性吗……

男子A:别这么想。现在状况确实糟,你不能怪人有点自保心理。

男子B:不过你还是会上报的吧?

男子A:那当然,以防万一。

类型:文字残篇
HS-US-01, 17/06/2021


今天我的Switch就在我的手上变成了一条金项链,一眨眼的事。想了想我还是上报了,他们拿走了金链子。我问他们能不能给回我一台Switch,他们说我没有证据证明它以前是一台Switch,就算能,他们也不会给我换。操他妈了,整个星期的宝可梦蛋白孵了。

快四个多月了,简直就像昨天一样,我还记得那天的日子。突然间所有的社交媒体都停了。网络上电视上全是那个大大的标志,三个箭头插进去一个圆圈里。那群自称是什么基金会的人,他们一瞬间就成了全世界的老大哥,所有试图反抗的人都被抹杀,听说干净得像是未曾在历史上出现过一样。阴谋论海了去了,说“失焦”就是他们弄的,说他们是什么共济会,或者共产党,或者大魔法师,目的就是为了消灭联合国和一切政体,掌管地球秩序。

虽然老实说在聚居地的生活倒也算不上很差,食物还可以,偶尔也有点娱乐,就是不能上网和晚上宵禁。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的Switch就这么没了,金链子也没了。真是超烂的一天。

类型:研究备忘
Site-RU-17, 24/10/2021


确信实验物体最开始为一本笔记本,送到实验室时为一只长度约6cm的浴室小黄鸭。目前它一共经历了六次的“失焦”事件,每次的间隔在四小时至十八天之间不等。它们分别是

  • 一张香港的八达通卡,内部金额为HK$53.8
  • 一支The Body Shop牌的护手霜,呈用了大概一半的模样
  • 一块边长8.2cm的立方体,表面是约5mm厚的紫色塑料,带有类似3D打印的纹路,中空
  • 约240ml的番石榴汁,用金属容器盛装
  • 一副美洲獾(Taxidea taxus)的骨骼
  • 一本西班牙语版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只有前12页

与之前一样,没有发现“失焦”事件前后事物之间的关联。

类型:基金会站点内部留言
Site-19, 14/02/2022


我的尤克里里变成了一把PPSh-41冲锋枪。保养得非常好的PPSh-41冲锋枪,简直像新的一样。但是它不是尤克里里,再好的“波波沙”都代替不了我的尤克里里哦操它现在变成了一个椰子味纸杯蛋糕!尤克里里没了!连冲锋枪都没了!

我得去找Konny,这日子没法过了。

附录III - OBSR-1型观测者分类器:10/2021,基金会人工智能部成功研发OBSR-1型观测者分类器。经专门数据集训练后的单台OBSR-1可在42ms内对一480p拍摄画面内的特定静态非生物完成语义分类,精确度达90.87%。采用集成学习策略,将多台分别训练的OBSR-1经Boosting,精确度可达98.438%,初步符合观测者需求。基金会立刻将其投入稳定SCP-2000的工作中。次月工作宣布完成,SCP-2000进入休眠状态。

随后OBSR-1被广泛应用于各基金会站点与人类聚居地。确信OBSR-1的存在使得各站点与聚居地遗址内的资料得以部分保留。

研究备忘 - 观测者分类器
Dr. Kacper Darlin, 20/03/2021


基本的研究方向已经确定了:人工智能观测者的主体会是一个分类器。合情合理,毕竟这就是观测者的责任:他的观测理解被观测之物的类别,从而稳定被观测之物的存在。具体的硬性条件方面,从O5-3提供的资料来看,前任观测者给了四条:

  1. 观测者需能理解被观测之物。
  2. 观测者需能实现完备语义分类。
  3. 观测者进行分类所花的时间不能多于42ms。
  4. 候选观测者需登上王座,时间不少于33min。

第三条是硬性时间要求,很好理解。在当前观测者效应彻底消散后,失去观测者的事物能够百分百稳定存在42ms,然后就会有概率因为“失焦”而转变成别的事物。我们可以搞定设计以后再优化,大不了硬件写死,现在还用不着担心。第四条不在我们权限之内了,那是O5-2负责的,我们只管把机器上交就行,上头会把登上“王座”的观测者交回给我们。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是弄清楚前两条。

第一条的“理解”方面,我们暂时还没能确立具体的参数。这似乎是在要求分类器具有“意识”,是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工智能”。这就很难办了,我们在人类意识方面的研究都举步维艰。而关于第二条提到的“完备语义”,O5-3给我们研究组解锁了SCP-1539的权限,感觉似乎是和“对事物的描述”相关,但混淆信息太多,又是个认知危害,我们还在尝试理解中。按照前任观测者的说法,这似乎是非常感性的东西,他也没有办法给出更好的解释了,这对他而言已经成了本能,而本能是很难解释的。

总而言之,我们也还得继续研究,要把这样的那样的很难用语言形容的感性理解,转化到理性的设计上来。希望时间来得及。

研究备忘 - 近期研究的发现
Dr. Kacper Darlin, 05/09/2021


有一个方向是绝对不行的:一个给不出别的分类的分类器。我们试过做一个会把所有它看到的东西都分类成“苹果”的机子,而且只让它看苹果。它们“失焦”的概率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其中一个变成了一只秋田犬,做了我两个星期的宠物)。我们最后发现,分类器模型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复杂性,肯定不能简单几层完事,而且必须要能够输出多于一个标签。如果按这个方向想的话,那说明只要分类器的输出是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和推理以后才得出的,它就算是在“理解”被观测物了。

我们对“语义”的理解也有所深入。我们成功制备了一台试作机,它能符合要求地输出“苹果”这个标签。它也确实能够稳定“苹果”,但它稳定的不是一个具体的苹果,而是一切能够与“苹果”搭上关系的东西。我们可以让它观测一个苹果,但这个苹果依旧会“失焦”,只是它会变成各种与“苹果”这个概念相关的东西,大部分时候是另一个苹果,更大的,更小的,青色的,有虫洞的,被啃了一半的,有些时候是另外的东西,比如画着苹果的油画,苹果汁,或者苹果红色的卡纸。

如果用同一台试作机去观测一个雪梨,它“失焦”的概率不会有任何变化。但是如果它“运气好”变成了苹果的话,那么它之后的表现和原生的苹果是一样的。基于这些的话我们可以下一个结论:错误的与不够完备的语义分类都会导致“失焦”事件的发生,错误的分类跟没有没什么区别,而不够完备的分类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转变的概率。但无论如何,我们的目标还是前任观测者所说的“完备语义分类”。苹果的例子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失焦”成苹果的雪梨与原生的苹果表现一致的这个结果这也更加确认了我们的认知:“失焦”并不是物体表象的改变,而是本质的改变。变了的就变了,以前是再也回不去了。

研究备忘 - OBSR-1型观测者试作机
Dr. Kacper Darlin, 01/10/2021


OBSR-1试作机的结果出来了,差强人意,但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了。现在分类器的输入是480p,网络有847层,里面有102层的卷积,光是解决误差反向传播的问题就折腾了我们几个月了。至于“完备语义”方面,我们暂时的处理方法是让输出的标签尽可能详细,用回我之前苹果的例子的话,就是得去到“一个质量多少多少的,表面颜色平均RGB值是巴拉巴拉的,而且用百乐牌油性笔画了个3cm大的基金会标志的苹果,还有巴拉巴拉”这种程度。不过我相信这是有优化空间的。现在标签都是我们自己写的,最长的那个好像有80KB,当下勉强够用,但肯定不是长久之计,我已经分出一个组去研究语义标签的GAN了,看他们了。

当然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要保证准确度,分类器支持的标签不能太多,最好是只有两个:A和非A。这就意味着我们当下没办法稳定活动的东西。一旦动起来,分类器给出来的结果就可能会出错,一旦出错,就有概率“失焦”。OBSR-1只能稳定死物,而且是完全不活动的死物。但我们必须得上了。前几天SCP-2000的一个SRA“失焦”了,变成了一大群塑料粉红火烈鸟。听说这是有记录以来质量最大的一次“失焦”。O5很担忧,怕前任的观测者效应消散得比预计的快,我们不能拖下去了。

我们已经开始准备稳定SCP-2000要用的训练集了。几乎得全手打,让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博士学位,昨日重现。所有人都在加班,不过没有人抱怨。也是,现在是末日进行时,就算不加班,我们又能去哪了?

研究备忘 - OBSR-1型观测者黄石号阵列
Dr. Kacper Darlin, 20/11/2021


yellowstone.png

我们最后的王牌

我们做到了。黄石号阵列,3500台OBSR-1,盯着SCP-2000的每一个角落。我们稳住了黄石,成功的第一步。

可惜我们也不得不将它关到休眠状态。只能稳定不活动的死物。所有人都不能再踏进黄石公园一步,直到稳定的问题解决,O5的命令。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用BZHR克隆出了50批基金会员工,以备将来可能的需要。他们现在休眠在Site-19新建的地下室里,负责它们的OBSR-1阵列已经在准备了。在休眠的人类其实不算死物,但是OBSR-1也能多少起点作用,有总比没有好。但昨天有一台休眠机里的储氧液“失焦”变成了玉米糊,工作人员在管道里掏了将近三个小时……

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要准备稳定站点和聚居地用的阵列,要投入研发OBSR-2,GAN那边进度还落后了……没时间休息了。

附录IV - 资料收集:2023-2024年,随着观测者效应的持续消散,“失焦”事件发生的概率与危害持续增加。以下资料收集于上一迭代基金会站点与人类聚居地遗址,大多数资料的涉及人员已不可考。

类型:人类聚居地广播
HS-CN-03, 18/05/2023


[电子合成乐音]

聚居地内居民请注意,请确保你的体重达到八十公斤以上,如有需要,可前往聚居地内的医疗中心,经确认后可向基金会人员申请专用高脂高碳水补给。过低的体重会提高发生“失焦”事件的概率。为了你和你的家人的安全,请积极配合。谢谢你的合作。

[电子合成乐音]

类型:文字残篇
Site-19, 02/09/2023


它“失焦”了……我们不知道它变成了什么。从和盐酸反应完了的混合物来看我们推测是金属之类的东西。

不同的人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认为它终于死了,有的人认为“失焦”不能被称作死亡,也有的人认为这是它自己策划的,这是它的出逃。

每天都能收到异常“失焦”的报告。大部分时候都可以看作是种“无效化”,还没试过“失焦”变成另一种异常。负责的员工大多是高兴的,因为少了件事要关心。但是这次……这次不一样。什么想法都好,我知道所有人的心里都感觉不是滋味。怎么说呢?那个你本来以为绝对不会死的东西“死”掉了,你总会感觉……这个世界开始有问题了。

而且这是质量非常大的“失焦”……它要冲我们而来了,或早或晚。

类型:人类聚居地录音
HS-BR-02, 30/11/2023


男子A:我的孩子在哪?

男子B:请冷静,先生。

玻璃制品被打碎的声音。

男子A:我非常冷静!我还不够冷静吗?我的孩子在哪?

男子B:我们告诉过你了,你的孩子一出生就“失焦”了。这是它变成的东西,如果你愿意的话……

物体被翻倒的声音,伴有数人的喊叫声。

男子A:大喊)谁他妈会信!你们几个……你们几个就进去这么一会儿,然后就出来告诉我,这个烂成一滩的浆糊是我的孩子?你们就是这么做医生的吗?啊?你们这群混账……婊子养的……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男子B:上帝啊!保安!

喊叫声,然后是殴打声。

男子A:呜咽)你们这群……你们这群混账……我的孩子……我的……我……

女子:天啊!看!

男子B:那是……那是只小羊羔?

男子A:那是……我的孩子,那是我的孩子!

物体被翻倒的声音,然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男子B:先生,这是第二次“失焦”,我们必须要上报……

男子A:嘘……不要说话,你吵到我孩子了……我要见我的妻子,我可以吗?我要给她好好看看我们的孩子,多么纯洁的孩子啊,我的孩子。

类型:通讯记录
HS-EU-01, 18/08/2024


女子:Mark!太好了终于连上了!这边信号太糟糕了,2号聚居地到底怎么了?

男子:别提了,Lisa,有一个员工在维修发电机的时候“失焦”成了不知道什么鬼腐蚀性的液体,直接把发电厂给炸了。有几台OBSR的备用电源没点着,然后有四栋房子“失焦”了,其中一栋是几乎等质量的水,直接冲垮了半个营地,然后又有几台OBSR没稳住……连锁反应。长话短说,我们勉强逃出来了。

女子:耶稣啊……

男子:别在这求神拜佛了……我们这里有两卡车的幸存者,便携式OBSR……操他妈了我去!

女子:Mark?Mark!

男子:呼……呼……没事,刚刚一头水牛突然冲了出来,它……它现在变成一个绿色电话亭了。总而言之,我们的OBSR快没电了。大概20分钟后到,你们赶紧把OBSR准备好,到大门了我叫你。

女子:知道了。一路平安啊,Mark。

男子:你也是,Lisa。挂了。

类型:文字残篇
HS-RU-02, 23/09/2024


我本以为这是一场审判。我本以为这一切冥冥之中有着逻辑。我错了。这一切都没有逻辑。每一天都有人消逝,而他们的结局全都是随机的闹剧。慈悲的修女可能会变成一个双头自慰杯,卑劣的罪犯可能会变成一尊镶金圣徒像。我曾自认是名虔诚的信徒,但一想到我可能变成的种种污秽,我实在不能认为这是我主的旨意。

我不能信任我睡的床,我不能信任我喝的酒,我不能信任我吃的面包。

我已在地狱之中。地狱是我主不再注视的地方。

附录V - OBSR-2型观测者分类器:据信于2024年,OBSR-2型观测者分类器的研发由于技术缺陷与资源不足陷入停滞,为此基金会将SCP-2000休眠前生产的备用员工个体投入使用,于Area-303建立了大型人工观测及训练场,用以辅助各OBSR-1β型观测者阵列稳定站点与人类聚居地,以及为研究提供训练数据。由于时间戳的缺失以及数据库的损坏,已无法于当前迭代定位Area-303的位置。

据信OBSR-2型观测者分类器在人工观测及训练场关闭后不久完成研发。单台OBSR-2可在42ms内对一4K拍摄画面内的物体完成语义分类,精确度达97.46%,但该物体必须处于固定的行为模式。由于时间戳的缺失,无法确认具体时间。

研究备忘 - OBSR-1β人工观测及训练场
Dr. Jesse Fang, 28/07/2024


人工观测及训练场设在了Area-303,目前有1500个OBSR操作台,我们预计会在三个月内增加到5000个。前期的测试结果并不好,稳定度提升只有37.2%,但我们给不出别的方案了。OBSR-2的研发需要海量的数据集,这还仅仅是研发阶段,到了正式训练阶段它要的量肯定还要再翻几个数量级。人类聚居地已经只剩下八个了,全球人口不足20万,我们迫切需要找到办法弥补OBSR-1到OBSR-2的鸿沟。

这是Dr. Darlin给出的方案。归根结底我们需要的是一个“人工智能”,而这个星球上最有智能的就是我们人类自己。人类的肉体承受不住观测者的思维强度,但我们可以将难的部分让渡给OBSR-1,用人的智能去给它做最后的提升。没有说起来的那么简单,难易只是相对,分配给人负责的工作依旧会给思维带来极其沉重的负担。他们会坐在操作台前,固定好营养输送液,戴好刺激与增强脑电波的电极帽,然后就是开工,每天二十小时,剩下的四小时用麻醉药物休息。他们要一直工作到自己“失焦”,或者我们在这之前将一切解决。我衷心希望是后者,但是现实的实验数据告诉我这是痴心妄想。

OBSR-1β是OBSR-1的一个很基础的提升,我们在模型的末尾加上了一个额外的模块,核心部分是一个RNN,可以接受额外的输入,结合旧的记录将输入扩展成序列,并以此来持续调整整个模型的参数。用RNN是因为人的处理速度再怎么快也不可能去到42ms,但我们可以用算法去做扩展和补足,就像根据一个单词预测后文一样。控制台装有手动标签器和一系列训练好的GAN,每个人负责50-100台的OBSR-1β,将它们的原始数据扩展、处理和标签,然后再送回去。这样OBSR-1β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根据观测到的实际情况修正自己的参数,稳定活动的物体,而不是给出固定的标签。同时这个过程里生成的数据也是良好的训练材料,我们会汇总起来做研发的数据集。但我写过了,结果根本就不好。

我们已经投入了第一批的备用员工。所有部门的人都要参与,无论等级。所有的员工都很配合,事先准备好的记忆删除药剂是多此一举。他们很清楚我们为什么而服务,也很清楚地记得那个我们在入职的第一天就已经烂熟于心的誓言。我因为是开发组的所以我可以豁免,但老实讲这让我很有负罪感。我见过他们,训练场启动的那一刻,他们一阵颤动,像是有人往池塘里扔进了一条几近窒息的鱼,操作台发着蓝盈盈的光。几天后我回去再看,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人的眼白能够有这么多的血丝对不起,我不该在研究备忘里写这些。

我太累了,抱歉,还有很多事要做。

研究备忘 - 纪念
Dr. Jesse Fang, TIMESTAMP MISSING


copper-sulphate.png

一小块Dr. Kacper Darlin

Kacper走了。最后的一个他。他现在是一簇两米高的硫酸铜结晶。我自作主张把它放在了训练场的最前面,在一块圆柱形的大理石上,用玻璃罩着,外加一个OBSR-1。没有人反对。他付出太多太多了。我都不记得他在参与到这一切之前的样子了。我有时会想那么多的Kacper现在都是些什么。我总会想到蜻蜓。Kacper以前很喜欢蜻蜓。但就算是,也不会是很久。

O5-2来了。我失态了。我抓着她问了很多东西。她没怪我。她都告诉了我,没有隐瞒。O5只剩下六个了。人类聚居地还有两个。我不是一开始那个Jesse Fang,我是第十六个。

每一天训练场里都有失焦。前天有八次,昨天有六次,今天有十二次。我们还剩九批备用员工。

我不想写这些东西了。

研究备忘 - OBSR-2
Dr. Jesse Fang, TIMESTAMP MISSING


OBSR-2弄完了,它的模型是没必要说了,看文档就行。准确率很好,但还不够。它的观测者效应可以稳定活动的物体,但它们只能有固定的行为模式。越界就会出错。不用再担心机器会失焦了,它在稳定机器方面表现良好。它也能保住我们,只要我们把自己当成机器人,只做参数有描述到的事,研究就能继续。Jacob昨晚有了点突破,喊了一句“Eureka”,参数外的行为,他失焦了。安保人员用一个OBSR-1稳住了他,那个曾经是他的东西,然后把他扫进了一个鞋盒子里。我不知道他们会把他带到哪。

没有人类聚居地了。训练场关闭了。如果OBSR-2能够早那么一点点做完,我们或许人手就能多一倍。但其实也没有什么所谓了,是快是慢都没有所谓了。

只剩下最后一批备用员工了。外面或许还有幸存者,运气极好的人,但不重要了。外面的世界与我们无关。

我们只需要完成OBSR-3。这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了。

附录VI - 资料收集:以下资料收集于上一迭代基金会站点与人类聚居地遗址,确信其记录了上一迭代末期各地的状况。由于时间戳的缺失与数据损坏,所有资料的具体时间与涉及人员身份已不可考。

类型:人类聚居地广播
HS-US-02, TIMESTAMP MISSING


[电子合成乐音]

幸存的人类请注意,如你能听到这条消息,请立刻随墙上的基金会标志指引,前往最近的庇护站。你将在那里找到经预训练的OBSR-2型稳定机,我们将安排(停顿)零(停顿)名医疗人员为你服务。请注意安全,我们需要你的存在,感谢你的配合。控制,收容,保护。本消息将继续重复……

[电子合成乐音]

幸存的人类请注意……[重复内容已略去]

类型:研究备忘
Site-DE-21, TIMESTAMP MISSING


柴油发电机,非洲狮,全套架子鼓,阿佛洛狄忒的雕像,公交车,钟乳石,三只骆驼挑一只,绿色粘液,天文钟,黑檀木棺材,西番莲树,雕花古典镜子,放映机在播《荒野猎人》,探照灯,生锈大炮,红色的液体,墓碑,奥雷里亚诺大街路牌,氧气。

喷泉,抽象油画,公园长椅,一大团蚯蚓挑一只,日本产钢笔,融化了的粉色的糖果,指甲钳,瓢虫,猫粮罐头日期在明天,黑色耳机,运动头带,水蛭,无色粘液,不明爆炸。

研究员,纸皮箱,大块LED屏幕,服装人偶,科摩多巨蜥,六条牛仔裤挑一条,PS5手柄,折叠台灯,42寸液晶电视,灌木,两块木头钉成的十字架,《半衰期3》操了想玩,没有封面的书,演讲台,可爱的猫,半边脸腐烂了的半截尸体,不规则黑曜石,压缩氢气,一簇玫瑰,一台SRA。

类型:视频记录
Site-104, TIMESTAMP MISSING


视频似乎来自一台头戴摄像机。可见拍摄者在站点内奔跑,来到站点大门的位置。一人背对镜头站在大门中央。可见门外的景色在不断变化,诸如一株灌木丛变成路灯,然后化作群鸟,有鸟变为泥土坠地,然后燃烧,然后变成一只海豹在挣扎。

疑似是拍摄者的女子开口朝那人说话。

女子:Misha……Misha!不要这样!

那人回头,可见其为一名光头男子,面容憔悴,身着连体工作服,遍布各种不明器械。男子脖颈处有一小型装置在不规律闪烁白光。

男子:Elina……不要再说了……

女子:不要这样,Misha,快回来!Desmond和Vera在拼命地稳住你!他们坚持不了太久的!不要站在那,快回来!快回来啊!

男子:不用麻烦了……你知道的,我帮不上忙了。

女子:啜泣)不是的……你能帮忙,我们需要你……求求你了,Misha,我求求你,不要放弃,没了你我们就又少了一个……(啜泣)我爱你,我爱你!求求你了,Misha,看在我的份上,不要这样,不要……

男子:可是我没有爱过你。

门外闪现出数个巨型白色立方体,随后一个立方体化作深红色液体,然后变成一只灰熊咆哮,然后变成了一个陶瓷花瓶。天空短暂下雨,然后迅速放晴。

女子:我不在乎……我不在乎,我不想你走,我不能看着……该死的,Misha!为什么?!

男子:我只是……做不下去了……我不是负责科研的,我在这只是累赘。为什么要把资源花在我身上?我看不下去了,而且……我累了,我真的很累,我想要休息,而休息很容易就能做到。

女子:不是的……Misha……(啜泣)不要……

一架客机坠落在大门外,燃起熊熊烈火。火焰化作飞散的纸片,部分变为蝴蝶,部分变为洒落一地的鹅卵石,有的开始开花,然后变成与高空相连的电线。

男子:不要再说了,Elina,我心意已决。(停顿)回去吧,别为了我冒险了,不要看。

女子:Misha……Misha……

男子抬起手按下了脖颈处的装置。白色闪光熄灭。男子微微颤抖,然后走出了门外。

男子:Eric,你看,甚至不会有痛……

男子变成了一张椅子,然后变成了一个喷泉,然后变成了一只长颈鹿,茫然地看着镜头,然后变成了浅绿色的火焰,然后变成了一条鳄鱼,然后变成了数个肥皂泡,泡沫碎裂。女子大声喊叫。

类型:通讯记录
Site-CN-04, TIMESTAMP MISSING


CN:IN站点,IN站点,这里是CN,收到请回复。

IN:[请求超时]

CN:IN站点,IN站点,这里是CN-04卢文光博士,收到请回复。

IN:[请求超时]

CN:Anu……求求你了,能听到吗?收到请尽快回复,已经有十三个站点下线了,我现在这里……

IN:[研究材料已接受。此为系统自动发出,请勿回复]

CN:……操!

类型:人类聚居地广播
HS-EU-02, TIMESTAMP MISSING


[电子杂音]

有人吗……这里有人吗,有人能告诉我……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有好多的记忆,好混乱……我出生了吗,我是出生的我吗……脑子有话……庞加莱回归……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词……我曾是男的……我也曾是女的,那我现在是什么……有人……有人吗……OBSR,它在看,我通不过测试,我不……我是谁……我是什么……我存在吗……啊……

[电子杂音]

类型:基金会站点内部留言
SCP-2000, TIMESTAMP MISSING


马上就要来了,黎明曙光之前最后的黑暗。所有的路的铺设好了,一切都将顺利进行,我对此毫不怀疑。只是还需要时间,最后的一点时间,但我们是有这样的时间的。一切会结束的,一切终究会结束的。

我来黄石这里做最后的安排,为了迎接曙光的到来。光OBSR-3是不够的,我们要让它看得见,在王座之上能够俯瞰这一整颗蓝色的星球,看到每一朵花的生长,每一个人的爱恨,每一片海的潮起潮落,每一颗果实的成熟,每一条琴弦的振动。一切都已准备就绪了,所有的步骤都已安排好,用OBSR-2加固。只要OBSR-3最后的资料传输进来,这里的观测者阵列就会稳定完成更新,然后搭载着阵列的火箭就会自动点火发射升空。BZHR控制单元的人体基因序列也已经植入好了生物芯片,能够遗传的植入体,这是我们自豪的发明,今后的所有人类都能领受大观测者的凝望。这一切都已打点好了,这是自动化的乐章,它终会奏响。

Aaron,我知道你会看到这里的。我可能撑不了多久了,在这里留言是在OBSR-2参数外。这是我最后的了,Aaron,我最后的赎罪。不要放弃希望,Aaron,我相信基金会,我相信亻

附录VII - Site-CN-25通信记录:以下通信记录回收于Site-CN-25的服务器备份中,确信其记录了迭代重建前,站点主任程玖章博士与O5-1有关OBSR-3型观测者分类器研发的对话。由于时间戳的缺失,通信的具体时间已不可考。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哈喽?这里是Site-CN-25程玖章博士,能收到吗?

能收到,程,非常清楚。这里是Aaron Siegel。

啊,监督者您好,很荣幸能够与您交流。

不用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了,程。叫我Aaron就好,我希望如此。

好的,明白。很高兴有您在这,Aaron。

OBSR-3的研究进度如何?

非常顺利。我已经收到了所有站点的研究数据,完好无损!准确来说是有损的地方都已经修复好了。我现在正在查看最新的研究文档。设计非常先进,架构也非常庞大,我初略一瞥就已经看到了好几个层层相套的模型聚合,甚至中间的几层里面还嵌进去了好几个完整的GAN。非常令人激动,我马上就会着手按计划继续后面的研究。

非常好,非常好……那你呢?

嗯?我没明白?

你还好吗?你在哪里?

我在Site-CN-25的实验室里。我很好,Aaron,谢谢关心。当然可以更好,我也不想接着导尿管,吃饭靠注射,睡觉就是药物轰的一下冲进来然后不省人事,任何操作都得小心翼翼,保证OBSR-2看得住我。但我想您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是的。不要用尊称了,程,我坚持。

好的没问题。不过……有件事我确实想要向你确认一下。我们两个是最后的人类,是吗?

是的,程,我们是最后的了。

果然如此……唉,我看收到的资料都是系统自动发出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预感了。

我很抱歉。

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专心做我们要做的事,没有任何别的干扰了。现在也不是悲伤的时候。更何况我们会成功的。OBSR-3的研究已经进入大后期了,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在那之后,SCP-2000会将我们带回到常态上去的。我看到留言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是吧?

是的。但你确定时间足够吗?

我非常确定。我这里都是最先进的设备。站点固若金汤,所有的OBSR都盯着我这个研究室,不会再出现之前站点的事故的。我一人独享一整座核发电厂的能源,维持我生命的补给够54个人用,我的OBSR-2的固件已经更新到了最新型号,研究工作和与你的通信不会受到任何阻碍。最重要的是——我能够和你说话,光凭这个就已经比我过去三年的日子好一百倍了。

我也这么觉得,程。我很高兴有你在。

谢谢。我想我要继续工作了,有什么事的话我会立刻与你联系。当然有什么事的话也请随意来找我,我很好聊的。

好的。去吧,孩子。

遵命,长官!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嗨,程,进展如何?

你好,Aaron!进度非常好!我已完成阅读最新的研究文档,要改动的地方我都已经罗列出来了。不过可能会比我预想的要慢一点,最新版本用到的汇编语言更新了,多了好几条新的指令,对整个模型的优化至关重要,我需要花一点时间去熟悉它们。但是不用担心,我们的计划安排了充足的时间,这点小事不算什么。

我对此不曾担心。你做得很好,程。

谢谢夸奖。哈哈,你要跟研究生时候的我说我以后要用汇编来写ML的话,我肯定会觉得你喝大了。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在用Python,最多写点CUDA。汇编真是想都不会想,更别提硬件写死了,那个时候我们根本就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们要把性能榨干,把所有东西都压到42ms内。时代的变化真是惊人。

向来如此,尤其是在基金会。掀开帷幕之后,没有了假象以后,一切的事物都在加速。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这听起来好耳熟……狄更斯?

是的。

令人怀念。等这一切结束了,我要找一个悠扬的日子,躺在沙滩椅上,边喝咖啡边读上一下午的书。

听起来很不错。

那你呢,Aaron?等这一切结束了,你会做什么?

我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或许也不会有什么空闲的时间。我需要重组议会,各个分部都需要重建,会有很多的文书工作,也会有很多的出差……我很久没有放过假了,我的身份不允许我有太多的个人时间。

那可太可惜了,那不如把现在当放假,如何?

什么意思?

你现在的主要工作也只是监督我的进度而已,不是吗?我也去不了什么地方,所以你大可以放松一下。

我又能做什么呢?

让大脑放松,这样就已经好很多了。让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值得一试哦。

Aaron?

好,我试试。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嘿Aaron,我在想一件事,找你确认一下。

什么事?

等模型编译的时候我查了不少失焦的记录。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失焦太完整了。每一次我们记录的都是一整个物体的失焦,一个人变成了一棵树,一朵花变成了两颗骰子,一部电视变成了三只鹦鹉。有几个人的手掌单独失焦之类的例子,但跟大数据比起来简直是凤毛麟角。

现在我们的模型也是这么处理的。虽然标签很长,但是我们一直都是针对着宏观的大物体做语义分类。效果很好所以我也不是在抱怨,就……为什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不会出现一颗颗原子失焦的现象呢?我想问一下,是确实没有,还是那些没被记录下来?你知道吗?

确实没有,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好吧……而且我们也没有看到有东西失焦变成别的什么更致命的东西。比如黑洞,比如反物质。按道理来说这些都应该是有概率的才对,这么多年过去了,一次都没出现过。

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这是范围外。

“范围外”?什么意思?这是谁说的?

前任观测者。但我其实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啊对!你见过前任观测者?

是的。

令人羡慕啊。他是怎么样的?

Aaron?

他有时会让我想起Sophia的父亲。

Sophia是?

O5-2。

哦哦。我好像见过她,是她负责将我们的分类器带上王座。

是。

这其实也是一个我想问的东西。到底什么是王座?我没有查到任何相关的资料。

我没有办法用语言给你描述王座。

我不是很明白……

我见过王座,我甚至短暂地触摸过它,用我的指尖。但它不是能够用语言描述的事物。我很抱歉,程,这次不是我有心要向你隐瞒什么,而是它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好吧……

基金会与很多远超人类理解之外的事物打过交道。观测者与王座,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我明白。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天啊,Aaron,我想我全都搞明白了。

什么事?

“语义分类”,我想了很久。我甚至看了ZK-001-Alpha收容协议。然后,我明白了。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那好像不在你的权限范围内吧?

哦得了,Aaron,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在意权限吗?

看情况。

跟我说说,你的发现。

我们过去一直在用错误的方式去理解世界……不,也不能说是错误,模型是正确的,分子,原子,夸克,这些物理模型是可以起作用的。但这并不能够真正触到事物的本质。事物的本质,是话语,是叙事。一切本是那么的明显,甚至前人已经直接告诉我们了。耶和华的一句“要有光”实现了创世,老子将终极的存在称为“道”,古希腊哲学里的λόγος。一切都是话语,叙事,故事,小说,风中的一首歌。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这是用话语形成的世界。所以前任观测者才会说这是“语义”分类,因为他看到的从来都是话语,他理解的,他的观测稳定的,是话语的语义。一句话里的字被颠倒,被修改,被剔除,语义发生了改变,于是体现在了事物的改变。所以我们不会看到分子原子夸克的失焦,因为话语并不描述它们!描述我们的话语改变了,这才是失焦!

还记得你之前说的王座吗。你说过你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述它。我现在明白了,这是因为它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它不是由话语构成的,自然无法用我们能够理解的语言来描述。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我很佩服,程。不过我想我得跟你说件事。

什么事?

ZK-001-Alpha收容协议未必是真的。

“未必”的意思是?

抱歉,这我不能告诉你。

好吧,但无论我的理解和真实的世界本质有没有出入都好,至少它现在都用到实处上了。

“实处”是指?

我在原训练集的基础上增加了人类语言的资料,我把所有我能找到的语料都填充进了训练集之中。模型需要理解语言,需要理解话语。这是最后的一块拼图,语料数据跟模型契合得天衣无缝,仿佛就是在等待着这最后的顿悟一样。我已经有一些基础的测试结果了。这么说吧,它们比过往所有的测试结果加起来都要好。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

我也是,Aaron。OBSR-3已经近在咫尺了。而且我还有一个想法。

说来听听?

你之前说过,失焦不会产生黑洞、反物质这种东西,因为它们是“范围外”。如果事物的本质确实是话语,假如整个世界就是一场宏大叙事,而“失焦变成黑洞然后直接结束”这种事情是这场叙事不允许的话,那我们必然会成功。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会喜欢一番艰辛血泪,却又戛然而止的故事。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程,你还在吗?

我在。

好。你没事就行。有一段时间没有收到你的消息了,我有点担心。

一切都好。我在准备最后的训练集,纯体力活。模型在编译。我另外分了一个模块去做形式验证,有了语料训练以后它就跑通了。一切安好。

真的没事吗?你听起来没有之前那么开朗。

没什么,Aaron,我只是在想这一切发生的那一天。

说来听听。

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我是BZHR的备用员工,我不是真的经历了那一天的程玖章博士,所以我其实并不记得。但那个时候其实是中国的春节。我只是在想……如果什么都没发生的话,我们站点应该会放长假,留守加班的人也会开热闹的晚会,可能会坐在电视面前一起吐槽一年比一年看不下去的春晚。我应该也会回一趟家。

我听说你们会有非常热闹的庆祝活动。

我家其实不会。也就简单地和住在一个城市里的亲戚吃一下饭。不过最麻烦的是亲戚问这问那的。我爸妈一直不知道我具体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当然第二天全世界都知道了。

K级情景不会看着人类的历法办事。

我知道,所以我也就想想而已。

你很怀念这些吗?

说不怀念那是假的。不过它们都是很遥远的事了。太遥远了,以至于它们已经模糊地像一张失焦了的照片。

啊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说这个相关语的……

没事,很契合。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可以选择在那一天重新开始,在黄石。我们可以打点好必要的历史,保证你,你的朋友,和你的家人可以没有担忧地度过你们的节日。

嗯……这不是我能决定的吧。

现在也没有别人来决定了,我也没有什么所谓。总得挑一天。那么,你想要这样吗。

程?你还在吗?

我在。我只是在思考……好吧,那听起来很棒。

那就这么决定了。

谢谢你,Aaron。

这没什么。你付出够多了。你们都付出够多了。这是你们应得的,只要是我能做的。

通信记录
TIMESTAMP MISSING


Aaron,成功了。OBSR-3完成了。

太棒了!它现在怎么样?

我拿到了最后的形式验证,已经证明了,它的观测结果是完备的语义分类,真正完备的,这是真正的理解。我现在在做最后的模拟测试,数据非常漂亮,太漂亮了,就像是你拆开机械手表的表盘,看到里面的每一个齿轮,每一根发条,每一个部件,严丝合缝地互相交织,那么的顺畅,那么的精准,那么的高效……

测试结果出来了,42ms,这还是软运行压力测试的结果,太完美。等它实装了,这个速度还能更快。我们做到了,Aaron,这一切要结束了。

你做得非常棒,程。

是啊……虽然我一直相信我们会成功的,但直到我真正看到的那一刻,我还是被震撼到了……难以想象,这段时间里我们将机器学习推到了前人无法想象的地步。输入也是全新的规格,我们抛弃了像素的处理,而是直接拿矢量影像点来分析。还有硬件的提升,次纳米级别的精度……难以想象我居然有幸接触如此震撼的机器。等常态恢复了,人类的科技真的是要猛增几个数量级了。

我想不会。我们得保护历史进程,这些科技不会一下子公之于众的。

哈哈也是,没有关系啦,毕竟这些技术还是掌握在基金会手里的,这就足够好了。

是的。好了,程,把数据发送给我吧,剩下的由我来做就行了。不用太久,然后你就能好好休息了,我保证。

事实上,Aaron,我也是来向你告别的。

……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我这部操作台没有办法将OBSR-3发送给你。

为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缺了一个固件。我得把我的操作台物理连接到另一个传输器上。

不用担心,它不远,它其实就在我隔壁,也不是很复杂的事,我只需要拉根线而已。

……但是这并不在你的OBSR-2的参数上,对吧?

是啊……

这听起来像是不该出现的纰漏。为什么会这样?

是啊……当时事情来得太快,那天失焦波及得很快,我没来得及训练,就得固定住了……数据传输应该不会有问题,我也能够赶在效应消失之前把线连上,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但是在那之后,失焦应该是不会放过我了。

……我很抱歉,程。

用不着,头儿。我在基金会上的班,我很清楚我自己面对的是什么。

事实上,我这边的情况也是一样的。

什么一样?

我也会失焦。我需要把OBSR-3带上王座,这也是我的OBSR-2的参数外。

这听起来像是不该出现的纰漏,开个玩笑。也是来不及?

不是。没办法训练,这不是OBSR-2能理解的。可能-3也不能。这是必须我亲自去做的事。

这样啊……

那看来我们俩都看不到黎明的曙光了。

你需要再等等吗?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不用了,Aaron,这一切的终结已经在我们手上了,没必要在这演内心戏了。不对,稍等……

给我几分钟,我给自己找一剂肾上腺素。毕竟这是拼手速的时候了。

不用着急。

好了。我准备好了。那就这样吧,很高兴认识你,Aaron。

我也是,程,我也是。

你也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那我们来吧,你和我。我会把OBSR-3的数据发送给你,然后你会将它带上王座。

然后世界会继续美丽。


所以,他们成功了?

是的。现在观测者完全处于基金会的控制之下。

也就是说,他们可以监控这个世界的一切,没有任何秘密能够逃脱,是这样吗?

原则上是的。

为什么是“原则上”?

取决于他们能不能够抵挡住诱惑。

那他们能吗?

从历史上来看,不能。

多少有点可惜。

没必要,道格,你自己清楚得很。这一开始就是他们犯的罪,而罪将生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