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005
评分: +115+x

:root {
    --accent: var(--acc-nightfall);
    --header-title: "夜幕降临";
    --header-subtitle: "人皆死于黑暗";
    --logo-img: url(https://scp-wiki.wikidot.com/local--files/theme:foxtrot/fxtrt-nightfall_lightmode.png);
    --darkmode-logo-img: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nightfall-hub/moon1.png);
 
    --dark-bg-1: #111113 !important;
    --dark-bg-2: #070707 !important;
}
 
body {
    background-image: linear-gradient(to bottom, #b1b1b1, #f5f5f7 250px);
}

/* VARIABLES */
 
:root {
 
    /* VARIABLES > Core */
 
    --logo-img: var(--darkmode-logo-img);
    --logo-opacity: 30%;
 
    /* VARIABLES > Misc */
 
    --darkmode-gradient-top: var(--dark-bg-1);
    --darkmode-gradient-bottom: var(--dark-bg-2);
 
    --dark-bg-1: #21252E;
    --dark-bg-2: #2F333C;
 
    --dark-txt-color: #EDEDED;
 
    --header-txt-color: rgb(var(--accent));
    --subheader-txt-color: var(--dark-txt-color);
    --misc-txt-color: var(--dark-txt-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accent));
    --link-hover-txt-color: #FFF;
 
    /* VARIABLES > Color Accents */
 
    --acc-default: 153, 187, 255;
 
    --acc-wyoming: 252, 69, 69;
    --acc-canada: 252, 69, 69;
    --acc-poland: 186, 127, 108;
    --acc-slothspit: 69, 99, 245;
    --acc-vanguard: 85, 204, 51;
    --acc-threshold: 221, 207, 238;
    --acc-overwatch: 255, 215, 0;
    --acc-spc: 88, 188, 209;
    --acc-fishing: 141, 203, 211;
    --acc-nightfall: 222, 40, 20;
    --acc-hybrasil: 69, 109, 245;
    --acc-goc: 112, 148, 255;
 
    /* VARIABLES > BetterFootnotes */
 
    --fnColor: rgb(var(--accent));
 
    /* VARIABLES > ACS COLORS by Nagiros */
 
    --six-color: 188, 136, 255 !important;
    /*  purple*/
    --five-color: 255, 34, 67 !important;
    /*  red  */
    --four-color: 255, 141, 54 !important;
    /*  orange  */
    --three-color: 255, 226, 82 !important;
    /*  yellow  */
    --two-color: 117, 167, 242 !important;
    /*  blue  */
    --one-color: 40, 159, 107 !important;
    /*  green  */
 
    --white-bar: 207, 207, 207;
    --lg-bar: 118, 118, 130;
    --gray-bg: 66, 66, 72;
 
}
 
/* MAIN */
 
body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2);
    background-image: linear-gradient(to bottom,
     var(--darkmode-gradient-top), var(--darkmode-gradient-bottom) 200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barColour: var(--dark-bg-1);
    --linkColour: var(--dark-txt-color);
}
 
#page-content a {
    padding-bottom: .067rem;
    border-bottom: thin solid rgb(var(--accent));
}
 
#page-content a:not(#page-content .authorlink-wrapper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a,
#page-content .pseudocrumbs a,
#page-content .yui-nav li a,
#page-content #toc a,
#page-content .danger-diamond a,
#page-content a.collapsible-block-link,
#page-content span.tooltip a,
#page-content a.footnoteref {
    border-bottom: none !important;
}
 
/* MAIN > Header */
 
#header h1 a::after {
    color: var(--misc-txt-color);
}
 
/* MAIN > Header > Search Box */
 
#search-top-box-form>input[type=submit] {
    border: solid 1px #EDEDED;
    background: var(--dark-bg-1);
     !importa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
    border: solid 1px rgb(var(--accent));
}
 
/* MAIN > Header > Top Bar */
 
#top-bar ul li ul li a:hover {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a(0, 0, 0, 0.5) !important;
}
 
/* MAIN > Header > Login Info */
 
#login-status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login-status a {
    color: rgb(var(--accent));
}
 
#login-status ul a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 var(--dark-bg-1);
}
 
#login-status ul a:hover {
    color: rgb(var(--accent));
}
 
#account-topbutton {
    border: solid 1px rgb(var(--accent));
}
 
/* MAIN > Header > Side Bar */
 
#side-bar {
    background: var(--dark-bg-2);
}
 
#side-bar .side-block,
#side-bar .side-block.resources,
#side-bar .side-block.media {
    background: var(--dark-bg-1);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
    border-bottom: 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filter: drop-shadow(0px 1px 10px rgba(0, 0, 0, 0.2));
}
 
/* CONTENT */
 
/* CONTENT > Blockquotes, Custom Divs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blockquote {
    background: var(--dark-bg-1);
    border-left: 5px dashed rgb(var(--accent));
    box-shadow: 4px 4px var(--dark-bg-2);
}
 
.jotting,
.notation,
.modal,
.paper {
    background: var(--dark-bg-1);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
 
.paper {
    box-shadow: 0px 4px 13px rgba(0, 0, 0, 0.8);
}
 
div.note {
    background: var(--dark-bg-1);
}
 
/* CONTENT > Headings, Titles */
 
#page-title,
.meta-title {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border-bottom-color: rgba(255, 255, 255, 0.3);
}
 
h1 {
    color: rgb(var(--accent)) !important;
}
 
h2,
h3,
h4,
h5,
h6 {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
 
.footnotes-footer .title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 CONTENT > Rate Module */
 
.page-rate-widget-box {
    font-family: var(--ui-font);
}
 
.page-rate-widget-box,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order: solid 1px rgb(var(--accent));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 var(--dark-bg-1);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 var(--dark-bg-1) !important;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div.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important;
}
 
/* CONTENT > Rate Module > Info Pane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reditButton p a {
    border-left-color: transparent;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order-left: 0;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color: rgb(var(--accent));
}
 
#page-content .modalbox {
    background: var(--dark-bg-2) !importa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box-shadow: none;
}
 
.close-credits,
.credit-back {
    filter: grayscale(100%) invert(100%) contrast(275%);
}
 
/* CONTENT > Rate Module > Author Label */
 
#page-content .authorbox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importa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important;
}
 
#page-content .authorbox::before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transparent var(--dark-bg-1) transparent;
}
 
/* CONTENT > Image Block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importa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
 
.scp-image-block img,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order-color: rgba(0, 0, 0, 0.4);
}
 
/* CONTENT > Tables Base */
 
#page-content tr th {
    color: var(--dark-bg-1);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border: solid 2px rgb(var(--accent));
}
 
#page-content tr td {
    border: solid 2px rgb(var(--accent));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 CONTENT > Tables Customization (Table Coloring System) */
 
/* CONTENT > Tables Customization (Table Coloring System) > Table Headings, Image Captions */
 
#page-content .table1 tr th,
#page-content .table1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1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40, 159, 107);
    border-color: rgb(40, 159, 107);
    --link-txt-color: rgb(0, 229, 129);
    --accent: 0, 229, 129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1 tr td {
    border-color: rgb(40, 159, 107);
}
 
#page-content .table2 tr th,
#page-content .table2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2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117, 167, 242);
    border-color: rgb(117, 167, 242);
    --link-txt-color: rgb(76, 146, 252);
    --accent: 76, 146, 252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2 tr td {
    border-color: rgb(117, 167, 242);
}
 
#page-content .table3 tr th,
#page-content .table3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3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26, 82);
    border-color: rgb(255, 226, 82);
    --link-txt-color: rgb(255, 255, 46);
    --accent: 255, 255, 46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3 tr td {
    border-color: rgb(255, 226, 82);
}
 
#page-content .table4 tr th,
#page-content .table4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4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255, 141, 54);
    border-color: rgb(255, 141, 54);
    --link-txt-color: rgb(255, 98, 0);
    --accent: 255, 98, 0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4 tr td {
    border-color: rgb(255, 141, 54);
}
 
#page-content .table5 tr th,
#page-content .table5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5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255, 34, 68);
    border-color: rgb(255, 34, 68);
    --link-txt-color: rgb(255, 71, 71);
    --accent: 255, 71, 71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5 tr td {
    border-color: rgb(255, 34, 68);
}
 
#page-content .table6 tr th,
#page-content .table6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page-content .table6 .scp-image-block img {
    background-color: rgb(188, 136, 255);
    border-color: rgb(188, 136, 255);
    --link-txt-color: rgb(197, 159, 245);
    --accent: 197, 159, 245 !important;
}
 
#page-content .table6 tr td {
    border-color: rgb(188, 136, 255);
}
 
/* CONTENT > Tables Customization (Table Coloring System) > Other Colored Divs */
 
.table1 .jotting,
.table1 .notation,
.table1 .modal,
.table1 .paper,
.jotting.table1,
.notation.table1,
.modal.table1,
.paper.table1 {
    border-color: rgb(var(--on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one-color));
    --accent: var(--one-color) !important;
}
 
.table2 .jotting,
.table2 .notation,
.table2 .modal,
.table2 .paper,
.jotting.table2,
.notation.table2,
.modal.table2,
.paper.table2 {
    border-color: rgb(var(--two-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two-color));
    --accent: var(--two-color) !important;
}
 
.table3 .jotting,
.table3 .notation,
.table3 .modal,
.table3 .paper,
.jotting.table3,
.notation.table3,
.modal.table3,
.paper.table3 {
    border-color: rgb(var(--thre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three-color));
    --accent: var(--three-color) !important;
}
 
.table4 .jotting,
.table4 .notation,
.table4 .modal,
.table4 .paper,
.jotting.table4,
.notation.table4,
.modal.table4,
.paper.table4 {
    border-color: rgb(var(--four-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four-color));
    --accent: var(--four-color) !important;
}
 
.table5 .jotting,
.table5 .notation,
.table5 .modal,
.table5 .paper,
.jotting.table5,
.notation.table5,
.modal.table5,
.paper.table5 {
    border-color: rgb(var(--fiv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five-color));
    --accent: var(--five-color) !important;
}
 
.table6 .jotting,
.table6 .notation,
.table6 .modal,
.table6 .paper,
.jotting.table6,
.notation.table6,
.modal.table6,
.paper.table6 {
    border-color: rgb(var(--six-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six-color));
    --accent: var(--six-color) !important;
}
 
.table1 .blockquote,
.table1 div.blockquote,
.table1 blockquote,
.table2 .blockquote,
.table2 div.blockquote,
.table2 blockquote,
.table3 .blockquote,
.table3 div.blockquote,
.table3 blockquote,
.table4 .blockquote,
.table4 div.blockquote,
.table4 blockquote,
.table5 .blockquote,
.table5 div.blockquote,
.table5 blockquote,
.table6 .blockquote,
.table6 div.blockquote,
.table6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1,
div.blockquote.table1,
.blockquote.table2,
div.blockquote.table2,
.blockquote.table3,
div.blockquote.table3,
.blockquote.table4,
div.blockquote.table4,
.blockquote.table5,
div.blockquote.table5,
.blockquote.table6,
div.blockquote.table6 {
    background: var(--dark-bg-1);
}
 
.table1 .jotting,
.table1 .notation,
.table1 .modal,
.table1 .paper,
.jotting.table1,
.notation.table1,
.modal.table1,
.paper.table1,
.table2 .jotting,
.table2 .notation,
.table2 .modal,
.table2 .paper,
.jotting.table2,
.notation.table2,
.modal.table2,
.paper.table2,
.table3 .jotting,
.table3 .notation,
.table3 .modal,
.table3 .paper,
.jotting.table3,
.notation.table3,
.modal.table3,
.paper.table3,
.table4 .jotting,
.table4 .notation,
.table4 .modal,
.table4 .paper,
.jotting.table4,
.notation.table4,
.modal.table4,
.paper.table4,
.table5 .jotting,
.table5 .notation,
.table5 .modal,
.table5 .paper,
.jotting.table5,
.notation.table5,
.modal.table5,
.paper.table5,
.table6 .jotting,
.table6 .notation,
.table6 .modal,
.table6 .paper,
.jotting.table6,
.notation.table6,
.modal.table6,
.paper.table6 {
    background: var(--dark-bg-1);
}
 
.table1 .blockquote,
.table1 div.blockquote,
.table1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1,
div.blockquote.table1 {
    border-left-color: rgb(var(--on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one-color));
    --accent: var(--one-color) !important;
}
 
.table2 .blockquote,
.table2 div.blockquote,
.table2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2,
div.blockquote.table2 {
    border-left-color: rgb(var(--two-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two-color));
    --accent: var(--two-color) !important;
}
 
.table3 .blockquote,
.table3 div.blockquote,
.table3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3,
div.blockquote.table3 {
    border-left-color: rgb(var(--thre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three-color));
    --accent: var(--three-color) !important;
}
 
.table4 .blockquote,
.table4 div.blockquote,
.table4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4,
div.blockquote.table4 {
    border-left-color: rgb(var(--four-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four-color));
    --accent: var(--four-color) !important;
}
 
.table5 .blockquote,
.table5 div.blockquote,
.table5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5,
div.blockquote.table5 {
    border-left-color: rgb(var(--five-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five-color));
    --accent: var(--five-color) !important;
}
 
.table6 .blockquote,
.table6 div.blockquote,
.table6 blockquote,
.blockquote.table6,
div.blockquote.table6 {
    border-left-color: rgb(var(--six-color));
    --link-txt-color: rgb(var(--six-color));
    --accent: var(--six-color) !important;
}
 
/* CONTENT > Tabs Customization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
 
.yui-navset .yui-nav li,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li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selected {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
    color: var(--dark-bg-1);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active {
    color: var(--dark-bg-1);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 CONTENT > Collapsibles */
 
#page-content a.collapsible-block-link:not(.licensebox a.collapsible-block-link, .info-container a.collapsible-block-link, .default-col a.collapsible-block-link)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 rgba(0, 0, 0, 0.4);
    box-shadow: inset 0px 0px 0px 2px rgb(var(--accent));
}
 
#page-content a.collapsible-block-link:not(.licensebox a.collapsible-block-link, .info-container a.collapsible-block-link, .default-col a.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accent), 0.25);
}
 
/* CONTENT > ACS Adjustments */
 
/*  ACS COLORS by Nagiros  */
 
.anom-bar>.bottom-box {
    /*  horizontal bar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webkit-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moz-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webkit-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moz-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
 
.bottom-box>.diamond-part {
    /*  vertical bar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webkit-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moz-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207, 207, 207) !important;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webkit-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moz-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white-bar, 207, 207, 207)) !important;
}
 
.anom-bar-container.esoteric .text-part .main-class,
.anom-bar-container.explained .text-part .main-class,
.anom-bar-container.neutralized .text-part .main-class,
.anom-bar-container.pending .text-part .main-class {
    background-color: rgba(66, 66, 72, .5)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rgba(var(--gray-bg, 66, 66, 72), .5) !important;
    border-left-color: rgb(118, 118, 130) !important;
    border-left-color: rgb(var(--lg-bar, 118, 118, 130)) !important;
}
 
.danger-diamond>.arrows {
    /*  inverted arrows  */
    filter: invert(90%) !important;
    -webkit-filter: invert(90%) !important;
}
 
.danger-diamond>.quadrants>.bottom-quad,
.anom-bar-container.explained .danger-diamond>.quadrants>.top-quad,
.anom-bar-container.neutralized .danger-diamond>.quadrants>.top-quad,
.anom-bar-container.pending .danger-diamond>.quadrants>.top-quad {
    /*  "transparent" bottoms/top icon backgrounds  */
    background-color: rgb(26, 26, 26) !important;
    /*  body background color  */
}
 
.danger-diamond>.bottom-icon,
.anom-bar-container.pending .danger-diamond>.top-icon::before {
    /*  esoteric, pending icon backgrounds  */
    background-color: rgb(3, 3, 3) !important;
}
 
.anom-bar>.bottom-box::before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bar);
}
 
/* CONTENT > Woed Bar Adjustments */
 
div.scale div.item1>div,
div.scale div.class1>div,
div.scale div.obj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div.scale div.obj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box-shadow: inset 0px 0px 0px 2px rgba(0, 0, 0, 0.35);
}
 
/* MISC */
 
#footer,
#footer a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license-area {
    color: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 var(--dark-bg-1);
    border-top: solid 2px rgba(0, 0, 0, 0.3);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border-left: solid 1px var(--dark-bg-1);
    border-right: solid 1px var(--dark-bg-1);
}
 
#top-bar ul li.sfhover ul li a,
#top-bar ul li:hover ul li a {
    border-top-color: var(--dark-bg-1);
}
 
#header #top-bar a {
    color: var(--dark-bg-1);
}
 
#page-content hr:not(.fancyhr h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
 
#page-content .divider>hr,
div.paper hr {
    border-top-color: rgb(var(--accent));
}
 
.page-options-bottom a {
    color: var(--dark-bg-1);
    background: rgb(var(--accent));
}
 
.page-options-bottom a:hover {
    background: rgba(var(--accent), 0.3);
    color: var(--dark-txt-color);
}
 
.code {
    background-color: #F8F8F8;
    border: solid 3px var(--dark-bg-2);
    box-shadow: none;
}
 
.fncon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
 
/* Pop-Up Windows */
.owindow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
 
.owindow .modal-header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owindow .modal-body img {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important;
}
 
.owindow .title {
    background-color: rgba(0, 0, 0, 0.4);
    color: rgb(var(--dark-txt-color));
    border-bottom-color: rgba(0, 0, 0, 0.6);
}
 
.owindow .button-bar a {
    background-color: rgba(0, 0, 0, 0.4);
    color: var(--dark-txt-color);
}
 
.owindow .button-bar a:hove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color: var(--dark-bg-1);
}
 
.buttons .btn {
    background-color: rgba(0, 0, 0, 0.5);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color: #dfdfdf;
}
 
.buttons .btn:hover {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
 
#edit-cancel-button,
#edit-diff-button,
#edit-preview-button,
#edit-save-draft-button,
#edit-save-continue-button,
#edit-save-button {
    background: var(--dark-bg-1);
    color: var(--dark-txt-color);
    border-color: #979797;
}
 
#edit-cancel-button:hover,
#edit-diff-button:hover,
#edit-preview-button:hover,
#edit-save-draft-button:hover,
#edit-save-continue-button:hover,
#edit-save-button:hover {
    background: var(--dark-bg-1);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color: rgb(var(--accent));
}
 
#edit-save-button,
#edit-save-continue-button {
    --accent: 33, 255, 58;
}
 
#edit-cancel-button {
    --accent: 255, 31, 41;
}
 
#lock-info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a.action-area-close:hover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color: rgb(var(--accent));
}
 
.wd-editor-toolbar-panel {
    filter: invert(90%) hue-rotate(180deg);
}
 
.pager .current {
    background-color: rgb(var(--accent));
    border-color: var(--dark-txt-color);
}
 
table.page-history tbody tr {
    color: var(--dark-txt-color);
}
 
textarea,
input.text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color: var(--dark-txt-color);
}
 
.hovertip {
    background: var(--dark-bg-1) !important;
}
 
#main-content .page-tags {
    border-color: rgb(var(--accent));
}
 
#main-content .page-tags a {
    color: var(--dark-bg-1);
}
 
#main-content .page-tags a::after {
    background-color: var(--dark-bg-1);
}
 
#action-area>p {
    color: #c9eede;
}
 
.yui-ac-content {
    border: 1px solid var(--dark-txt-color);
    background: var(--dark-bg-1);
}
 
.autocomplete-list li:hover {
    background: unset;
    color: rgb(var(--accent));
}
 
.preview-message,
.error-block {
    background-color: rgba(64, 14, 23, 0.7) !important;
    color: var(--dark-txt-color);
}
 
input.checkbox,
.page-history input {
    filter: invert(1) grayscale(1);
}
 
#h-perpage {
    filter: invert(1);
}
 
table.page-history td.optionstd a,
.pager .current,
.pager a {
    border: 1px solid rgba(255, 255, 255, 0.25);
}
 
.inline-diff del {
    background-color: rgba(255, 0, 0, 0.6);
}
 
.inline-diff ins {
    background-color: rgba(0, 255, 52, 0.3);
}
 
.fader iframe,
.fader a {
    border: none;
}




来自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的通知

介于一场与项目密切相关的SK级支配转变情景正在演变且目前无法被有效阻止,所有人员应严格遵守ETTRA检测结果汇报规范,定期向直属站点进行身体状态数据上传。

针对दलित型基金会人员的所有行动指挥权已全部转移,当前直接由监督者指挥部进行授权指派。对दलित型人员的全球编制位停止扩容,同时加强对दलित型人员能力变化态势的监控并做好一切相关反制措施。对相关未在编现实扭曲人员的异常活动对应已从S级1调整至A级2

— Dr.Clora Timburg,CN分部ETTRA主管


项目编号:SCP-CN-3005 5/CN-3005级
项目等级:Keter 最高机密

1.jpg

CN-3005事件下的一次偶发性EVE暴动情景,使用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记录,摄于Site-CN-██VER储凝场实验区域。

特殊收容措施:当下与全球超自然联盟的强合作关系及定期的跨组织会议系抵御SCP-CN-3005负面影响扩散的常规核心举措之一。ETTRA将负责牵头全球范围内所有对该项目收容工作的行动指导、情报收集、历史记录整理与动态控制方案研究。全球基金会站点与其他下设设施应避免干涉所有दलित可疑节点出度>45的新增异常事件,并第一时间将该事件汇报至ETTRA当地分中心。

所有分区典型案例将在监督者指挥部与HMCL 5级管理组批复下交付各地区基金会分部作为独立事件处理。

描述:项目系EVE粒子——即生命力能量「Elan-Vital Energy」粒子运行规律的随机性减弱,从而在地球乃至整体宇宙间进行具有高逻辑态凝具的转变现象。尽管异常史学部已通过记载调查研究确认在人类历史不同时期中均有此类异常的具现化情景,但其实际源头或可能存在的触发点暂无法追溯,必要情况下,可将SCP-CN-3005视为自人类出现以来即存在且持续性影响人类社会发展与文明演化,且最终不可避免地将导致人类文明走向与当前常态完全割裂状态的异常现象。

SCP-CN-3005的更多描述已被拆分为不同文件,在各分部资料库中加密保存。授权人员可通过节点中心库查阅更多资料。


该文件仅对已授权人员开放,违规访问人员将被定位并受到相应惩处
请检测个体休谟指数,并输入HMCL6级权限暗码

*****
*****

·
·
·
·
·
·
暗码检测
·
·
·
·
·
·

名 气

成 成

则 则

利 延

生 龄


·
·
·
·
·
·
·
·
·
检测成功,正在打开文件




附录3005-1:MOBILE-SITE资料库报告

1982年10月17日,自动智能统筹系统“自律”向基金会中国分部流动者站点管理办公室发送了一条异常现象监管预警汇报,内容为对亚洲地区多国群体性反常现象的数据报告。报告显示,自1981年7月起,中国大陆地区超过180处区域的环境休谟指数开始成零星化降低,同时多地EVE粒子浓度快速提升,其周围区域的EVE粒子浓度则整体降低。在“自律”的初次报告中,休谟指数的多地平均值数据如下:

2.1.png

该数据被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初步定性为一次可能存在的大规模现实崩溃前兆,并派遣特别对应团队“捕影者”Shadow Catcher下驻流动者站点,对全国范围内的异常现实波动进行调查与控制。该团队系基金会全球异常人形收容特遣队专家成员与斯克兰顿研究小组骨干人员构成,行动目标旨在利用现实稳定装置与恶魔学仪式方式对所有“现实剥离现象”3进行控制,并将异常生命力能量密度恢复至常态浓度。

“捕影者”在1983年5月21日向ETTRA进行第八轮汇报,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当时中国正在进行一系列由领导层牵头,公众媒体与具有明显公众影响力的个体宣导下,大部分常态群众自发进行的零碎、散乱且无统一目的的群体仪式。该仪式实际应为一场在中国本土被命名为“气功热”的、持续时间极长、扩散速度迅速的文化行动,由逻辑上推断不可能存在任何对常态现实产生负面影响的情况。且从实际调查数据显示,自1982年发现该现象起至“捕影者”团队的第八轮汇报结束,期间接近半年时间内,该文化行动并未造成现实扭曲者与奇术使用者数量的大规模增长。但在该群体性行动驱使下,环境休谟指数异常与EVE粒子的反常流动仍未出现消退反应,故该异常现象仍被定义为需要进一步制定收容方针的项目,项目代号于1983年7月1日被确定为SCP-CN-3005-A。

该项目被发现与当时全球常态科学学术界对人体微观科学的研究紧密相关,在自然发展的情况下,众多学术权威专家已开始自发地进行对生命能量构成的初探研究,尽管未明确地观测到EVE粒子或对现实学有实质性的发现,但仍旧成为人类文明发展中帷幕撕裂的前征隐患。

由基金会中国分部技术开发学部委员钱学森博士撰写的报告《非视觉器官图像识别研究对帷幕内现实学的影响》中提到了国内学者人体科学研究领域中已开始涉及“隔地促动”——即现实扭曲能力的一种范式现象——的开发与探索,但其基本仍围绕电磁领域进行,未直接触及EVE粒子的探索方向。

《非视觉器官图像识别研究对帷幕内现实学的影响》节选


从国内科普政策数十年的演变和发展来看,整体是为国家建设所服务的。以“技术动员,人民科学”为核心的科学发展道路很难实际进入到“小而专”的异常技术领域中来。自1844年起,由英国提出的“伪科学(Pseudoscience)”概念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向学术界传播开来,它的定义直接指向“星相学”、“命格学”、“炼金术”等此类并不属于“常态科学”却被称为“科学”的内容。而对于基金会来说,抑或是帷幕内所有维度与不同的组织架构出发的异常研究,对于常态世界而言大多都属于这种“伪科学”。

3.jpg
基金会技术开发学部委员、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所长钱学森。

所以我们无需过于担心,因为异常学术——即使只是现实学与休谟学说,在复杂组合的EVE粒子构成下也充满了多变且对冲的逻辑矛盾,这种逻辑矛盾对于常态学科研究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但不得不说,帷幕外的超常研究确实摸到了一些皮毛——也仅仅是皮毛。诸位需知道,20世纪30年代,欧洲的各大灵学研究所为了将魔法与奇术学彻底对外掩盖,其所采取的方针是伪造新的概念以误导公众探索,关于现实扭曲者的方向,则是被紧缩为一种狭义的说法:人体特异功能。他们甚至采用了“超心理学研究(Parapsychology)”这么一个伪概念,将一切现实扭曲力简单区分为“超感知知觉(ESP, Extra-sensory perception)”与“心灵运动(PK, Psycho kinesis)”。这从语义根本上就代表这类研究将短时间内彻底与“本质促动(Ontokinetic)”和“现实扭曲(Reality-Bend)”无缘了。

4.jpg

我在国内帷幕外工作中确实取得了一些不小的成果,藉由灵学研究会们的灵感,我也采用了类似的方式,将对生命力能量研究的大众视野转向更为精神力方向的探索,即你们目前所听闻的“气功”。修炼气术(行炁与运炁)与修德(善行)的概念往往在国内更为牢靠,同时将它与西方精神物质相分离的二元论所区别开,使其在已经脱离客观性的基础上,使大众思维把“气功”回归到可以作用于物质结构上的错误概念里。我们都知道,奇术学讲究“部分影响整体”,那么在气功上,就让它脱离整体论与还原论,走上系统论的错误道路。

在最近的一次科委的内部研究中,我所带领的小组将视线放在电磁辐射方向上,通过各项实验对比数据并没有获取更多的信息,但是由SCP-CN-3005-A可知,在这场受到风向引导的群体性活动中,是否可能触及了某项锚点,导致休谟场的变动?我敢确定其与“气功热”的运行形态是截然不同的,因为前者的表现形式各位不同,就目前流行的情况来看,已存在“呼吸调整”、“打坐”、“头戴锅盖”、“背天线”、“自我催眠”等不同的形式,究其相同点,或许就在于“自我催眠”与“心理影响”上。

故我认为团队的调查方向,如果从大众心理认知上着手,去进一步查核人类集体性心理驱动与现实休谟场的关联,或许会有所收获。

在钱学森的报告下,基金会流动者站点生物学研究组成员林安泉与“捕影者”团队成员Costeck Burd根据其报告内容中详列的疑似异常人员名单进行逐一排查与接触,最终确认疑似异常人员两名,分别为胡方川、王林。两人与林安泉及Costeck Burd的会面时间为1985年2月11日,五人佩戴入耳式翻译器进行谈话,会面谈话内容已通过隐蔽式录音器记录。

林安泉:你们在气功运动前一直在隐藏自己,直到全民开始修行气功,才开始主动暴露?

胡方川:对的……嗯,对。因为大众都开始接受气功的时候,就会相信我是真的有本事的了。

王林:没错,我倒其实没有怎么藏,但是以前和人提我自己可以隔空取物的时候,别人都当我说笑话。

胡方川:隔空取物?我以为你的能力是制造物体什么的。

王林:气功可以用很多种用法啦,哈哈……

胡方川:呃,是吗?

Costeck:你的能力呢,胡先生?

胡方川:我没有王大师多种能力了,就只是,可以预测一定时间内的事情。比如股票,还有人的事故等等。

Costeck:具体怎么运作的?

胡方川:具体方法我说不清,但当我要试图运行气功的时候,体内会有种温热的感觉,然后脑子里就会出现类似符号和图像的东西。但具体怎么说,真说不清。

Costeck:那王先生呢?

王林:这个,功法属于是秘笈,不能外传了。

胡方川:这不是天生的么?

王林:天生的?你在说笑话了,这个是要下苦工练的!很多都是自己的心得体会,运天地之气,感受体内分子的变化……

林安泉:等,等下。我看了一下记录报告,上面说王先生你曾经把空酒杯里变满了红酒,还帮人治疗过癌症,而且还会隔空移动物体……这个实在有点杂啊。

Costeck:实话说了吧,我们也是专门研究这块儿的,在任何现实……唔,姑且称为气功吧,在任何气功运行的时候,周遭的能量是会产生波动的,理论上来说,你们体内的能量上升,周围的能量下降……就先这么说吧。我们在邀请两位前,是有采取过数据采样的, 但是二位的能量变化区别很大。胡先生,我看看[翻页声]非常稳定。王先生的,有时候有波动,有时候没有。

王林:这种机器,要是真能造出来,早就造福百姓了,怎么可能这么准。对了你们说你们是哪里来的?

林安泉:这样吧,胡先生方便演示一下吗?就最简单的那种,比如,我接下来会说什么话,你需要在我开口前先预知到然后说出来。可以办到吗?

胡方川:可以。

胡方川:绿型。这是什么?

林安泉:你只需要复述就行。

胡方川:常态。

胡方川:客来福。这又是什么?

林安泉:其实是Clef,是英文,呃,谱号的意思,我随便想的。但是确实很准。王先生呢?可以移动一下水杯吗?

王林:……

林安泉:王先生?

王林:这里的环境不方便我这么做。但我可以为你祈福,我已经发功,你在下个月会发一笔横财。

Costeck:没有变化。

王林:都说了你这个不准。

林安泉:唉……又一个骗子。安保!进来一下,给这个人丢出去,待会儿做一下记忆删除吧。

王林:[开门声]你们在干什么!你们是哪里派来的!这么造谣我待会儿诅咒你们一个月内全身腐烂而死!喂,你们别动我,干什么你们……喂![声音逐渐变小][关门声]

Costeck:好的,就我们仨了,胡先生。别紧张,事实上你这种先天的能力并不叫气功,它算是一种……现实扭曲。其实我们是想和您确认一下,在这场风靡全国的气功热起来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周围的人,或者环境,有什么变化。

胡方川:我这样的人,很多吗?

林安泉:不少,也不算多,毕竟你们喊它特异功能是对的,它不是常见的东西。那么回到刚才的问题?

胡方川:……说实话,有,但很细微。

林安泉:展开讲讲?

胡方川:在以往,我小时候,当我预测的时候,我能很明显感觉到一种很振奋的力量。就是,也描述不清,就像刚才说的,体内会变得热热的,而且会很振奋。

林安泉:现在呢?没有这种感觉了吗?

胡方川:也有,但是微弱了很多。而且有时候,很偶然的那种,走在路上会感觉突然精神不振。就好像自己的精神突然被抢走了一样。现在运功的时候也是,感觉有别人抓着我的精神头不放,运功也有些困难了。

林安泉:明白了。我希望你能长期和我们保持合作,关于自己的身体状态,还有周围人的变化,必要情况下请和我们沟通。但是今天的对话不能外泄,我们可能还是得对你的记忆,做一点无伤大雅的小手脚。能接受吗?

胡方川:……不痛吧?

林安泉:放心,没感觉。哦,可能事后会有点小头疼。

胡方川:麻叶止痛管用吗?

林安泉:……我不知道这玩意儿会不会有交叉过敏反应,得向上面问问。要不保险起见还是别了吧……

胡方川:……行吧。

附录3005-2 Site-CN-11-β报告

在确认了异常性质与现实扭曲者的EVE粒子波动具有某种联系后,基金会在华北地区进行了长达数年的反常性监测与数据比对调查,期间Site-CN-11与Mobile-Site-CN由于人员驻点与交互项目关系原因,进行了较为紧密的信息共享机制与合作研究。

1995年7月,Site-CN-11的β区域负责人苏霁向ETTRA提交了一份书面报告,其中记载了SCP-CN-3005-A的历史记录与相关可疑点,该报告被摘录至中国分部半月刊文选《自然生命异常事态总览:一种新现实学发现》内,并授权至所有相关4级权限人员阅读。

其中关键句段如下:

自1982年至1995年期间,全国的常态形式一片大好,与之相反则异常现实态势持续性紊乱。根据长期观测我们发现全国各地的休谟指数增减幅度与那些群聚粒子所爆发的VER4图示,都存在一种指向性。

同时,这些紊乱进一步产生了诡异的结果,即该环境下人类的健康指数出现了明显的分隔区间。即EVE粒子浓度较低环境下的人员发病率远低于那些高浓度环境下的人群,各种伤痛的痊愈速度也高于他们。这意味着具有现实扭曲能力、或EVE粒子敏感人群(即潜在的具备调动异常特性能力的常态人员),对比普通人来说会健康、更不易生病、具有更高的健康指数。

目前看来,这是一种常势,而非某个仪式导致的——就像我们得到的结果那样,气功热不过是一场具有政治目的性的集体意识引导。目前随着舆论制造与国家管控,SCP-CN-3005-A的影响已被降至最低,以至接近失效状态。但EVE粒子与人类本身密切相关的部分,仍需要长期的学术课题来定性。

2022年4月,新的重大数据发现被流转至相关项目研究委员会,项目调查重启,临时代号SCP-दलित。已归档失效的SCP-CN-3005-A被重新归属至其中。“捕影者”重组,由基金会中部战区指挥部认命收容部门副部长Dr.Reagan W. Bentel作为第四任直属领导。具体详情需参考文件[YXJ5A-STAR GATE]内部附录。


该文件仅对已授权人员开放,违规访问人员将被定位并受到相应惩处
请检测个体休谟指数,并输入HMCL6级权限暗码

*****
*************
****

·
·
·
·
·
·
暗码检测
·
·
·
·
·
·
Power

They Unleashed

In us
·
·
·
·
·
·
·
·
·
检测成功,正在打开文件





附录3005-3 星门计划概览

2022年4月27日,在对SCP-CN-3005-A的信息整理中,“捕影者”发现了一例与该文化扩散相关的、曾被全面掩盖的异常技术研究项目线索。该项目代号“星门”,在1978年由美国政府直接起草进行,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Unusual Incidents Unit,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UIU)间接引导,旨在针对现实扭曲者的后天转变与军事化使用。

该情报系在其进行दलित型基金会人员分级调查中,对流动者站点Dr.Andrew Boom(原名伯安逸)展开沟通调查时确认。Andrew Boom,中国籍研究人员,自1981年建立Mobile-Site-CN,并任站点主管。年龄██岁。在SCP-CN-3005-A事件期间,Boom动用其管理权限对华北地区异常人形收容制度进行了重新调整,划分特殊异常管控团队,使得Mobile-Site-CN管理层中可驱使现实扭曲的人员与奇术师数量增加,曾一度达到12人。经确认,其中7人系与星门计划实验人员。

计划详细报告于2022年5月交付至监督者议会进行进一步审理,并用于SCP-दलित的调查研究与管控工作。

ETTRA中国中心指挥部会议记录Ⅰ-2022·0512


参会人员:

Dr.Clora Timburg —— ETTRA中国分部主管
Dr.Andrew Boom —— Mobile-Site-CN站点主管
Dr.Justin ███ —— Mobile-Site-CN奇术学部主任
Dr.Bernard Proctor —— UIU组织联络员
Dr.泠蓝 —— SCP-दलित专项研究组二级研究员
Dr.苏霁 —— Site-CN-11-β生物异常项目主任
Dr.█████ ██ —— O5-11


Timburg:唔,稍等……OK,远程会议人员都连上了,那开始吧。苏。

苏霁:好的博士。所有的报告各位应该都已经了解了,再加上这十几年的数据,我们认为1982年开始在国内兴起的气功运动和SCP-CN-3005-A确实并无强相关,它只是一个引子,背后的异常性质只是某些假借于这场运动的因子所启动的。

Boom:这是上面的定性?

苏霁:呃,是11站的定性,我相信“捕影者”对此解释也——

Boom:那就不算是个定性,只是一种推测而已。神他妈的“气功热”开始的时候异常展现,它的影响消退之后CN-3005-A也就消失了?

Timburg:Boom,稍安勿躁。先让苏说完。

苏霁:好。嗯,我们的定性原因和项目所体现出的实际情况相关。它的本质在此前的报告中已经说明了,从CN-3005-A事件中发现,全国EVE粒子波动的反常是整体呈现出高浓度环境向低浓度环境流动的态势,我们在事件消退后仍旧做了很多年的实验,发现不管在什么情况下,它的态势都是如此,只是CN-3005-A事件时,它变得更为明显与可视化了。这点我们和贵站的Justin博士以及泠蓝博士也有过合作研究,他们也是认可的。

Boom:所以我们这次的会议目的到底是在说什么?EVE粒子的新性质发现?

Justin:这么说也没有问题,但没这么简单。实际上这个概念最初是泠蓝跟我提的,然后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然后有了新的发现。

Boom:我还想说,泠蓝为什么也来了,这个与会人员不是应该向我先说明的吗?

Timburg:Boom,别在这儿。虽然你是主角。

泠蓝:实际上,当报告里说“气功热”是作为一场常态化“仪式”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了。我们后来得出了一些浅显的结论,Justin,麻烦了。

Justin:好的。这里给大家普及一个概念,即“灵魂理论”。其中认为,灵魂的性质会改变其周围的EVE性质,个体的EVE粒子通过“部分影响整体”来完成与世界上其他EVE粒子的共振。而其所动用的EVE能量越强,则产出的效果越强。不论是现实扭曲者,还是奇术师,其实都是以此为基础的——当然“非灵性施法”不算。

Boom:它和我们所讨论的有什么关系?

Justin:问得好,来看看这个。

5.jpg

Justin:我们的世界,呃,或者说宇宙中,充满了EVE粒子,它们本身应该是充盈在所有环境里,在现实的缝隙中随机、且随时等待着与实在客体发生作用的,你们可以理解为EVE粒子的布朗运动。如果把常态现实比作水面,eve粒子则像是洒在水中、均匀分布的蛋液,也就是每个人的灵魂姿态在整体下的状态。

Boom:我要被你笑死,Justin。什么破比喻。

█████ ██:Boom,安静点。我觉得很有趣。

Boom:是是是,O5“大人”。Justin你继续。

Justin:嗯好。而当现实扭曲者和奇术师开始利用这些EVE粒子的时候,就像是在部分水面下点火,使得它们局部沸腾,并使得上方的蛋液凝固——也就是现实扭曲者们开始驱动现实。这便导致了该处的EVE能量出现波动,温度越高,沸腾速度越快,反应时间就越短,同时会在局部出现能量泡。从宏观来说,你们可以当成是一个个台风眼,调动者处于中心,周围的现实因此而扭曲。而SCP-CN-3005-A事件……

Timburg:继续。

Justin:也就是“气功热”,就好比是,全国范围内的这片水面下,由于所有人都开始“修炼气功”,导致水被全面加热,很多隐藏于其中的“蛋液”开始凝固。要知道,世界范围内很大一部分异常人员,对于自身的状态其实是不自知的、具有天赋但从没使用过异常能力的、抑或是经传统文化观念影响并不认为身边偶发性的异常事件是来源于自身情况……都有,而且不少。气功热就好比是赶着鸭子上架一样,让所有人都尝试去开发自己的潜能。结果只有一个:在那场事件中,被“激活”的现实扭曲者们数量大大增加了。

Boom:哦,等等,我好像明白……

苏霁:谢谢Justin,所以说我们认为,SCP-CN-3005-A与这场80年代的运动并无直接联系,它只是引子。实际造成这个异常状况的,极有可能是80年代同期异常人员的数量增加。

Timburg:原来如此。那么根据当时95年你们Site-CN-11-β提供的书面报告来看,一旦异常人员开始动用现实扭曲力或是进行施法,就变成了一种不可逆转的,会持续性吸收周围他人生命力能量粒子的特性,对吧?结合报告,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用英文缩写去说EVE粒子。

苏霁:嗯,对。一方面他们就像黑洞一样,会吸附周围的生命力能量,而同时,生命力能量越高的人,健康状况会更好。或许也会更长寿?这个不确定,当时周边日韩国家的国民整体寿命也不低。唔……这个有待商榷。

Timburg:好的,那么SCP-CN-3005的项目报告上又可以加上一项性质描述了。

Timburg:好了,我们继续。Boom,接下来是你的时间,对于你在CN-3005-A事件期间所做的管理层调整,以及国内那次运动的开展,全部指向了UIU星门计划,所以可以请你还有Proctor,具体说明一下吗?

Boom:OK,具体的报告记录我已经上传库内了,你们可以先看看。

Boom:所以,Justin,你上传的这个休谟场成像图,是什么时间段的?

Justin:啊?什么成像图?

Boom:就是他妈的上面那个。

Justin:啊那是昨天下午我在游侠号副指挥舱里煮的蛋花汤。我忘记放葱了!

Boom:……你给我从数据库缓存里把这傻逼玩意儿删掉。

星门计划

前情:1980年1月,基金会外勤特工Trent Wentworth在北美战区进行GOI渗透工作时汇报,由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与UIU共同启动了一项异常人员人体实验计划,旨在开发与识别可在谍报与审讯工作中使用异常能力人员渗透他国并获取情报的技术。

其由中央情报局科学情报办公室与联邦调查局共同组织研究,并与陆军生物战实验室配合从事军事性活动。自1970年启动至1991年结束,期间牵涉到12个异常组织,通过各项前台机构为掩盖依托进行研究,包含安德森机器人前身机构混沌分裂者以及其他本土监狱和小型异常制药公司。

7.jpg
William H. Webster

进程:根据基金会特工Wentworth的调查披露,该计划中收拢并进行实验的测试者数量超过900名,介于1993年后大量实验数据经中央情报局局长William H. Webster下令销毁,其中实际的现实扭曲者数量已无法确认。根据战后合作下的《帷幕信息安全共享法案》记录,其中明确为利用现实扭曲者进行重大工作项目的报告如下:
  • 1973年,2级现实扭曲者Pat Price通过远程观察感知力探测了一处格鲁乌“P”部门心灵探测装置的具体地址。
  • 1974年,2级现实扭曲者Pat Price通过远程观察感知力定位了前苏联塞米巴拉金斯克核研究中心。
  • 1980年,3级现实扭曲者Reese Munn通过质能对换能力获取了基金会北美战区Site-██的一项Safe级收容项目。后经交涉后回收至原站点。该事件使得基金会暴露于北美常态政府视野下。
  • 1990年,2级现实扭曲者Zaire Ward在海湾战争中通过生物素定位能力引导了三次巴林地区的战略打击地点。
  • 1991年,3级现实扭曲者Andrew Boom在伦敦大学心理学学院教授Carl Kent5引导下阻止一次欲肉教派对北京市区的恐怖袭击。
  • 1994年,因高层内部分化与美国安全信息法案影响下的项目方案搁浅,全球超自然联盟(GOC)伊卡博德计划下对UIU星门计划实验区域发起攻击并造成大量行动阻滞。

2022年5月12日,ETTRA中国分部主管在Clora Timburg对Andrew Boom进行了采访,目的旨在获取其现实扭曲性质与星门计划更多内幕。会议为远程会议的延续,无关人员已进行排除。

ETTRA中国中心指挥部会议记录Ⅱ-2022·0512


参会人员:

Dr.Clora Timburg —— ETTRA中国分部主管
Dr.Andrew Boom —— Mobile-Site-CN站点主管
Dr.█████ ██ —— O5-11


Timburg:所以,Boom你其实一直是现实扭曲者?你要知道,自从项目重新整合之后,瞒情不报可以严重违法दलित型人员的管控条例的。

Boom:操了,可别。我可是定期做你们规定的检测,不也什么都没发现吗?

Timburg:让我看看你的履历……呃,你1981年创建的流动站,当时你刚毕业两年?这里面也没写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呀?

Boom:是,鄙人1960年生人,UCL毕业的,没毕业的时候Carl Kent就是我老师了,当时正好牵扯进一个异常事件,然后被91站的人拉入伙的,后续顺便去星门计划里摸了个底当基金会实习经历。还有啥想知道的?给你兜个底也不算啥问题。哦对,顺便说一下鬼知道我他妈什么时候就变成3级现实扭曲者了,当时也没跟我说啊。

Timburg:确实常规检测也没查出来……等一下什么玩意儿?你60年生的?

Boom:对啊,咋啦?

Timburg:你也一直不认为自己是现实扭曲者?

Boom:对——啊——有话直说啊你!

Timburg:你他妈平时照镜子吗你?

6.jpg
Dr.Andrew Boom,Mobile-Site-CN站点主管。

Boom:啊你是这意思啊?这影响吗……林志颖6不也这样?说到底这真的算大问题吗,那些老不死的喝了006之后不也一个鸟德行?喂,那个老头,别装死啊!

█████ ██:我没,别带上我。你们继续。

Timburg:但你可没喝过SCP-006,不打肉毒素……那情况大概明确了,介于你这个情况我会重新登记,看看给你做个特殊审批什么的……话说回来,老同事了,你就直说1983年到1990年期间你给重要岗位上安排这么多奇术师和现实扭曲者是为什么?

Boom:你要知道,当时的环境下,新增的现实扭曲者数量一下子太高了,啊当然现在找到原因了,但当时谁知道EVE粒子是会“择群而聚”的,他妈的像资本原始积累7。总之,当时就选择了一种更高效的甄别和处理异常人员事态的方法,那就是把同类人员放到各个部门上去,让他们发挥作用。

Timburg:起效了吗?

Boom:在奇术学部工作和异常人形研究上成果显著,另外你该不会不知道我站的机动特遣队有一半是奇术师主力吧?

Timburg:OK,那来说一下副作用。最近几年,有少量调查报告反应流动者站点的普通人员身体健康状况欠佳,而现实扭曲者和奇术师们的情况则相对较好,这个你就从来没有发现过端倪?

Boom:首先我得纠正一点,奇术师是令EVE粒子在外部产生作用,并不使得它们实际穿过自身体内的,他们在进行非灵性施法的时候甚至会他妈的损伤灵魂,所以你说的这种情况——我知道你想说啥——SCP-दलित的描述状态只和那些该死的现实扭曲者们的状态相近,而我们站点基本没有现实扭曲者。你知道我本身想说没有的,但是考虑到我很“荣幸”地“晋升”此列,以及还有一只会打字的猫,所以我勉强跟你这么说。基本没有。

Timburg:那第一点呢?普通人员身体健康状态的问题?

Boom:Clora,你明白我们讨论问题得用控制变量法吧?

Timburg:是的,但有其他影响因素吗?

Boom:呃,生物组的人时常加班,(咳嗽声)自愿的那种。以及当代年轻人特有的作息紊乱,还有一些比较无关痛痒的问题。

Timburg:比如呢?

Boom:这个我们之后再说。

8.1.jpg

一份Mobile-Site-CN“圣诞节庆典豪华员工午餐”的照片,作为该谈话记录重要素材投放。未经Boom知情同意。

2023年3月,Clora Timburg参与了一次监督者指挥部的内部会议。

ETTRA-监督者指挥部会议记录Ⅱ-2023·0300


参会人员:

Dr.Clora Timburg —— ETTRA中国分部主管
O5议会成员 —— 监督者指挥部


Timburg:我们已经和中国分部30个站点7个区域的管理层全部达成了一致,SCP-दलित是个大麻烦。它不仅仅是流窜在全球异常人员之间的病变,而是与每个人类的生命息息相关。就好像300万年来它就一直在试图把我们拧成一个命运共同体,但是第三次世界大战都快开打了我们才意识到这个事情。

O5-3:我充分理解。但是目前你们只抓出了一个典范,还是个差点揍过“十二生肖”成员的刺头,但我们想知道有什么法子能解决这个异常问题。

O5-7:以及为什么是SCP-दलित?讲真这是个梵文吧,究竟怎么拼写的?Dalit?

Timburg:对,没错。

O5-7:但是为什么?我记得中国分部有好好给项目编号吧,是SCP-CN-3005来着?

Timburg:它在梵文的意思是“碎散”,也被代指为一种与常态所不同的族群。我们用来定义这场灾难的走向是由异常人员所催化和推动的,项目本身是SCP-CN-3005,它昭示着帷幕内对生命力能量领域的研究新发现,而推动这个领域规律下异常化加速的根源主体则是人,那些推手则是SCP-दलित。其他细小事件则是以ABC后缀命名。

O5-7:真复杂。

Timburg:你们要乐意我也可以改为SCP-XMEN。

O5-4:快别了吧,直接说你的主意。

Timburg:你们应该都知道在我们第一次讨论出初步结果并对这个东西进行异常定性之后压根就没有什么实质性举措。所有领域的异常组织都是这样,浑浑噩噩地继续过下去。我们做了啥?在某个恬静的下午泡一杯茶,坐在摇摇椅上看着夕阳西下,顺便感叹一下这世道上的怪人越来越多了,人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差——就和两百年前一样。因为所有人都觉得世界本来就是如此运转的,尽管一切都在越变越糟糕,但速度慢到简直和自己毫无关系。他们只要安安心心地地吃香喝辣,然后等到几十年之后拉着那些身体素质差劲到和他们差不多快一起入土的“青壮年”们不痛不痒地来一句“这就是命啊!”

O5-11:你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再坐视不管了对吧。但即使自古以来这个世界就把人类的归宿设定为,将为异常者们献上自己短暂寿命的一部分,但目前的情况就像是温水煮青蛙一样,轻举妄动绝对会使得整个常态社会矛盾突然激化。你们把它命名为दलित(Dalit),难道是想走印度种姓制度的老路,把绿型和蓝型们当成不具任何权利的非人者分而治之?

Timburg:不不不,基金会内部可都有很大一部分优秀的异常人才的,他们怎么也配不上D级人员的待遇。我们并不是要再来一场“猎巫运动”——虽然GOC很希望如此。我们只是以此为一个警戒。因为EVE粒子的分布是动态不均衡的,所以我们只把那其中当下实际且直接对常态人员的生命力能量造成汲取的异常人员称为दलित型人员。

O5-11:比如?

Timburg:比如,截止1950年,记录在案的未在编现实扭曲者是298人;1980年,数量翻了一番,达到了517人;而去年年底的不完全记录显示,全球异常人员至少有他妈2700人。这可不是生活质量高了,优生优育就可以解释的玩意儿。它肯定和某些混沌理论下的东西有关系,全球常态人类的出生率降低、自杀率攀升、事故致死数量等等,这个没法做细致的统计,所以目前它就被笼统地当成异常的一部分。天杀的他们甚至不愿意为它在文档里加一段辅证说明,只有短短的一句话:SCP-CN-3005-B是对全球异常人员数量呈指数级增长现象的统称。我说这就是狗屎。

O5-11:所以说?

Timburg:所以说在可预期的未来里,这种慢性自杀绝对不会变成一种少数人对多数人的暴政。试想一个小型思维模型:假设在一个限定框架内,EVE粒子总量数值为100,这是这个“小宇宙”里恒定不变的。人类数量是75人,其中50人是常态人类,25人是दलित人员;每个常态人类占有的eve粒子数为1,每个दलित人员占有的eve粒子数是2。前提能明白吧?

O5-4:继续。

Timburg:OK,我们先假定人数总量是不变的,只是在两个群体间动态变化。那么现在दलित人员数量增加,变成30个人,他们占有60的EVE粒子,那么45个常态人类,每人只能均分剩余40的EVE粒子,即每人约0.88。那如果दलित人员再度增长,剩余人类可瓜分的EVE粒子数则更少。好,接着我们假定人数变化,那么目前仍旧是30个दलित人员,60的EVE粒子,那如果剩下的人类需要保持当前生命力环境不变的话,即每人持有1的EVE粒子时,人数只能下降至40人;当दलित人员增加至40人,常态人员则只有20人。那当दलित人员增长到50人的时候……你猜怎么着?

O5-4:世界再无常态。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Timburg:好在我们现在发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友好的、我们这边的दलित型人员。哦对,另外提一句,由于基金会内部的工作是呈高度社会化的,所以所有的基金会内部人员都是दलित型人员。说回来,你可以把这种异常人员从常态人类手中夺取生命力能量的方式看作是一种……呃……比热容和热量关系的模式。现实扭曲等级越高,所占有的生命力能量越多。也就是说,如果当下遍布1或2级的绿型,然后我们放个3级或者4级的家伙在这儿,他/她就算只是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也能越过所有低等级的人拦截常态人类本该输送给他们的生命力能量。

O5-7:(叹气)好吧,那Clef那边怎么说?

O5-11:七号,我觉得他没在说Clef。

O5-7:什么?那是说谁?

Timburg:别忘了开头说的那个差点揍了“十二生肖”的刺头。我们打算让那人揍点别的什么。

O5-7:哦你说Andre Boom啊,但为什么是他?

Timburg:因为他的异常检测报告刚出来了。很不巧,尽管在SCP-CN-3005被发现之前,我们可以称其3级能力为魔鬼般的天赋,但如今,你们甚至可以说他就是个没特点的家伙。

Timburg:因为Boom的现实扭曲特性是吸取和释放生命力能量。

O5-4:啊,怪不得。所以你们的计划是?

Timburg:以他为一个异常孔洞,吸附周遭从一端流向另一段的EVE粒子,使得原本会“献祭”给其他异常人员的生命力能量纳入他的体内,然后再重新释放,归还给世界。

O5-7:就像防火墙一样。

Timburg:就像防火墙。

O5-4:如果确认实施的话,后续的计划草稿你们要尽快制定出来,技术和资金支持按照一般流程提报就行。那各位,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对这个方案的话进行一轮投票吧。

赞成 反对 弃权
O5-1 O5-7 O5-8
O5-2 O5-12 O5-13
O5-3 Clora Timburg
O5-4
O5-5
O5-6
O5-9
O5-10
O5-11
决议通过

O5-11:你怎么混进去了?

O5-1:哦不好意思,把投票权限对会议全员开放了。

Timburg:我也以为是会议全员投票……

O5-11:那你真是投了“至关重要”的一票。

Timburg:呃,我知道你们曾经有14个人,所以……

O5-3:总之,让工作正常进行下去吧。

Timburg:收到。



附录3005-4 行动计划代号-“大崽种”

2023年4月11日,Dr.Clora Timburg、Dr.Andrew Boom与全球超自然联盟远东部门负责人Pleny Shoryt进行了一次跨组织战术会谈,在监督者指挥部与108议会的共同授权下,确认行动代号为“大崽种”。行动主旨围绕Andrew Boom的异常性质对SCP-दलित收容工作的实质性操作方式所展开。

SCP-GOI-外部沟通系统记录


Boom:你骂谁!

Timburg:冷静,Boom。

Shoryt:好骂。

Boom:冷静不了,你先给我解释解释这个代号什么意思?

Timburg:当然不是指你。因为दलित本身有混血的意思,而它们确实对世界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潜在破坏,所以用了这个代号,方言是因为最初确认的案例在四川。你也知道,在这种可悲的态势里上头也希望用一些戏谑的方式去缓和氛围。

Boom:好好好,双关是吧。所以计划是什么?

Timburg:我们之后的行动会以你作为核心,目前已有的ARad辐射波束成像技术已经较为完善了,通过这个,我们可以大致看出各地区的EVE粒子异常流动走向,如果是呈中心汇集形式的,那说明一场SCP-दलित可能正在发生,我们把它们定义为दलित可疑节点,而它的出度大于45——这是内部初步定下的标准,总之,大于这个数值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你去挽救这些事态。

Shoryt:要我说按照我们的方法更可靠一点。

Timburg:不……呃,关于理念的问题先放到一边,Shoryt先生你要明白就算开展新伊卡博德计划,但除非对绿型进行灭绝性的打击,并且强迫全世界所有的蓝型人员只得使用“非灵性施法”,不得在施法进程作用于EVE粒子上,否则根本无济于事。

Boom:如果他们真这么做了呢?

Shoryt:考虑到我们内部,以及你们基金会里就有一堆绿型,这么做相当于我们得先进行一轮大清洗,然后对你们全面开战。是这意思吧Timmy?

Timburg: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我很庆幸。

Boom:所以需要用到我来……?

Timburg:所以需要你来利用自己像强力泵吸器一样的现实扭曲特性,进入SCP-दलित发生范围内,对那些正在流向某个或某群现实扭曲者的EVE粒子进行干扰和拦截,阻止那些混蛋吸收其他无辜人类的生命。

Boom:但这不就是把抢劫犯换成了我吗?对抢劫对象来说有啥区别,该短命的不还是短命?

Timburg:监督者指挥部对你已经进行了特别授权,而且他们甚至正在考虑是否把你列为SCP-CN-3005-C。当然这条被我驳回了。但总之,你有权进行吸收拦截,但必须在3天之内,正确保周围环境下没有其他异常人员的情况下,将额外获取的EVE粒子释放,归还给这世界。

Shoryt:额外提一下,为什么是3天,天数谁定的?我怎么记得之前咱俩说的是除去休息天的1个工作日内?

Timburg:ETTRA定的,给到一定缓冲时间。

Shoryt:缓冲时间是什么东西?

Boom:休息天是什么东西?

(全员静默)

Timburg:缓冲时间是考虑到Boom博士的能力使用频率和疲劳度……

Shoryt:不这个先等等,你们基金会没有工作日和休息日区分的?

Timburg:人员轮班制的啊。

Shoryt:这货的说法像是没有休息日一样。

Boom:流动站确实没有。

Shoryt:所以我说啊……

Shoryt:我还是觉得行动代号指的是他。

尽管Andrew Boom对自身任务仍旧存在质疑,但在监督者指挥部直接授权的ETTRA命令文件下,其仍旧在2023年5月3日进行了第一次SCP-दलित收容控制行动。事件被确认为由异常组织“修正花卉”的引导下爆发,基金会流动者站点通过Arad辐射探测仪锁定其在中国境内的第32号“花萼”8,由于流动者站点机动特遣队的异常人员构成特性,为避免该次行动受到过多意外因素干扰,一支临时队伍MTF-辛巳-3005(“祸福避趋”)被组建并用于仅针对SCP-CN-3005工作的特殊行动。这是Andrew Boom首次进行SCP-दलित收容活动,也是其第一次参与一线行动。

9.png

MTF-辛巳-3005(“祸福避趋”)正在进行行动前的最后准备工作。

首次行动录像视频记录


行动人员:

李连江 “Ash”- FAF第七分团上尉
伯安逸 “Boom” - 流动者站点主管
张宪华 “Brigit” - 特工
乔栯 “Tracer” - 特工
张殿琦 “Torbjorn” - 特工


<小队已降落至第32号“花萼”东南方向约1.7km处。周围是光高粱草丛群落。>
Ash:检查装备。

Boom:我没想到落点这么近。

Ash:安静。全员行进至B点方向。

<小队在草丛中快速前进,到达指定位置后,Brigit从背包内取出S█-█R3型便携式频率干扰仪。>

Ash:Tracer从左方小门突入,Torbjorn绕至后方,上屋顶。Boom去右侧,我和Brigit从正门突进。各到达位置后听指令行动,Boom等待暗号。

Brigit:收到。

Tracer:收到。

Torbjorn:收到。

Boom:你们不觉得会有埋伏吗,修正花卉很擅长利用植物……

Ash:听从命令,士兵。

Boom:……唉,收到收到。

<Tracer与Torbjorn在安全屋左侧与屋顶安置小型炸药,Ash与Brigit靠至正门口。Ash用手势表示屋内共有四人。>

Ash:预备……预备……突入!

<Ash,Tracer向屋内投掷闪光弹,Brigit炸开屋顶垂降至下方。小队与屋内人员进行了18秒的交战后歼灭对方四人。>

Ash:清点人数,排除威胁。

Tracer:威胁排除。

Torbjorn:威胁排除。

Brigit:威胁排除。

Boom:Hello?你好?屋里有人吗?

Tracer:队长,Boom还在外面。

Ash:啊,差点忘了……Dalit!

Boom:哎来了您内。

<Boom放下枪,扫视其余四人和地上四名修正防卫员尸体。>

Boom:真是转瞬即逝……他们不是武装人员么?

Ash:不清楚。但是有些蹊跷。Brigit,把辐射检测器打开看一下。

Brigit:明白。

Boom:我就说肯定有古怪。

<Brigit从背包中取出便携式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并连接上辐射探测器。电子图像上显示多多段线性光标向房间西侧角落的大型保险柜中汇集,来源处指向房间外部。>

Ash:Tracer。

<Tracer点头,举起枪向西侧缓慢移动。当其靠近至2米以内时,保险柜突然打开,房间内传来高频的、剐磨地板的声音。Tracer在初次的惊吓下扣动扳机。>

Tracer:操操操!

Ash:停止射击!保持警戒!

Brigit:好像是什么……有实体的东西?队长,我觉得我们应该撤离这个房间——

Boom:它还在。

<Ash回头看向Boom。>

Boom:这绝对是个异常生物,我能感觉到,它身上的EVE粒子都快捣成一锅浓粥了,而且还有很强大的……生命力。

Ash:Boom,别过去!

Boom:不不不,它没事。它好像只是个纯粹的不可视实体?等等,我能感觉到,似乎是个植物。但它在移动……它想逃出去!Tracer拦住它,向门口射击!

<剐磨声频率持续增高,随后逐渐变小。Tracer突然倒地不起。>

Ash:Tracer!

Tracer:没事,我只是突然没有力气,连站都站不起来。

Boom:啊,我知道了,那狗娘养的!

<Boom持枪向外奔跑,小队其余人(除Tracer外)跟随其后,四分钟后Boom停止并站立在一片杂草地前。>

13.png

MTF-辛巳-3005队员夜视仪成像反馈。

Boom:想告诉我我并不是唯一一个对吧?

Ash:Boom!到底什么情况!至少告诉我是否需要呼叫支援?

Boom:别了,这个东西只是对SCP-CN-3005性质的拙劣模仿,一个汲血的假货。说到底我很好奇“修正花卉”是怎么创造出这玩意儿……或者说这片玩意儿的。

Brigit:你能看到?

Boom:看到?啊不不,当然不能,干你娘的我又不是镭射眼超人。但感觉很明显,我能感受到它正在吸取周围的EVE粒子,或许它本身的性质就只是个逆模因,看不到——啊对,就像黑洞,一个现实学黑洞!但你们应该可以看到,Brigit,ARad辐射成像仪在你身上吧?

Ash:Brigit。

Brigit:明白。

<Brigit打开仪器,Ash和Boom围在他身边。>

Ash:这是?

Boom:像他妈打铁花一样。你们知道打铁花吗?

Ash:那是个……圈?

Boom:是生命力汇集过程的显像化。除了它本身以外,周围强力EVE粒子流动的轨迹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10.png

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显示内容。

Ash:它是浮空的?

Boom:别问我,现在你们看到的也就是我“看到”的了。它正在试图……剥夺我的生命力……哦不,不对,不是这么运行的。

Ash:什么意思?

Boom:你们知道世间万物其实都是在生命力能量的维系下存在的对吧?这个逆模因的机制是一种无意识的对外汲取,如果它持续性移动的话,它的周围将寸草不生。啊!那些高草丛,它们是为它提供养分的!

Ash:呼叫总部,发现临时异常物,摄屏数据正在上传,是否进行销毁?

Brigit:报告,信号被拦截,安全屋放置了屏蔽装置。

Ash:妈的!根据第27外勤行动评判方案,小队注意,准备射击!

<Boom走到小队成员前方。>

Boom:等一下,让我来吧。

Ash:你可以吗?

Boom:别忘了我是被派来干什么的。

Ash:你准备怎么做?

Boom:怎么做?吃掉这个狗日的。我建议你们不要再向前了,以免我开始操作的时候误伤了你们。

Ash:收到。全员待命!

Brigit:收到。

Torbjorn:收到。

<Boom向前行进,直到距离目标位置处停止。>

Boom:来吧!让我来教教你们,一群植物不好好地做素食主义者是什么下场,弱肉强食可不是说说的!

11.png

Andrew Boom正在使用现实扭曲力对“修正花卉”异常产物SCP-FF-098-EX植物群落进行废除工作。图为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显示内容。

12.jpg
SCP-FF-098-1-EX,异常窄包蒲公英组植物。

<约4分钟后,Boom回到小队,并向Ash展示SCP-FF-098-1-EX遗体。>

Boom:搞定了。

Ash:搞定了?

Boom:对,拿好这个。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这东西有缺陷,没办法大量繁殖,而且很容易解决。靠这东西他们什么也别想修正。

Ash:还有你刚才的台词。

Boom:不,别。

Ash:太恶俗了。

Boom:我说了别。

Ash:行。小队返回目标地点,回去接应Tracer,进行剩余物品回收。

在第一次行动宣告成功后,至2023年9月1日,Andrew Boom参与了共计17次行动任务,共抓捕或销毁现实扭曲者23名。

在行动事后复盘中,异常心理学部报告显示Andrew Boom的心理状态表现出持续低迷,且在Mobile-Site-CN的管理工作中反映出大量反常或负面性的举措。根据各部门主管反应,其产生的影响包含但不仅限于以下典型案例:

流动者站点报告


医疗部门


指令:增设现实扭曲者DNA周采样流程,每周由医疗部门专门人员进行样本上传。

负责人:Dr.Rainsnow


人事部门


指令:严格控制各站点所有客座人员与中转人才申请提报;与Site-CN-19刑侦处达成强合作,进行绑定式行动共享机制。

负责人:Dr.███ Wuddy


游侠号医务室


指令:对A-1029仿生项目,即Edgar.██.Celeste,进行每日使用限制,限制时间为2小时,且必须通过主管办公室申请批复后进行。

负责人:Dr.Celery;企鹅(对,只是企鹅


游侠号


指令:将主管第二办公室设于游侠号内。

负责人:Dr.Justin ███

附要:该指令已被全票否决。


财务部门


指令:将主管办公室于每季度在SCP-CN-3005项目收容工作中的专项资金、成本费用与流动资金定额提高至170%。

负责人:Dr.Kanie Ja

Andrew Boom个人通话记录-2023·0921


Timburg:你最近在搞什么?

Boom:别用这种口气,我已经够烦了!现在员工食堂标配已经改成是一荤一素一汤了,还想怎么样?

Timburg:(沉默)我没在说这东西。

Boom:那你指的是什么?

Timburg:你知道我知道你们有个代号“自律”的人工智能系统对吧?

Boom:怎么了?

Timburg:它以往的月度维护开发费都在3万美金左右,为什么这几个月突然下调了差不多三分之二?

Boom:用在伙食上了呗。

Timburg:你当我是傻逼是吗?

Boom:呃,好吧,被你逮着了。其实是用在项目收容工作上了,你知道我跟着这个行动走南闯北的,还需要兼顾站点内的各项运营,很累的。所以在这个上面得多花点钱“犒劳”一下自己,预算方面我是和卡妮(即Dr.Kanie Ja,流动者站点财务主管)商量过的,她觉得合理。

Timburg:每月扣除AI系统的18,900美金,还有21,540美金,你跟我说都自己贪掉了?

Boom:这话说得,怎么能叫贪掉了呢?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想个更好的法子,来支持收容行动对吧?光靠我一个人,一个机动特遣队,全球范围撵着SCP-दलित跑,真就累成个崽种。

Timburg:你只是单纯地不想干活吧?

Boom:妈的我当然不想!这是把我当成什么冤大头了?文档里怎么写?“伟大的4级研究员Andrew Boom单靠一己之力解决了灭世级的Keter灾难!”狗屁!他们什么也不会做,只会不停地让人收拾烂摊子!除非你们答应我的条件否则我拒绝再出任务!

Timburg:满足你的什么条件?

Boom:你知道的。你们知道的。

Timburg:你是说——不,Boom你心里也清楚。你没法拯救她的,一切都成定局了,她的家庭回不来的。

Boom:如果用SCP-2000——

Timburg:别胡闹!

Boom:那就没得谈了。我只会按照目前我自己所想的方案进行下去。老家伙们有意见的话,要么开了我然后自己去解决烂摊子,要么就靠你去说服他们了。

Timburg: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Boom:你知道“蒙托克之屋”事件吧?SCP-4231?知道的吧?

Timburg:有屁快放。

Boom:是这样的,那个Clef博士,算是内部的“大红人”了,他可没少惹事。但归根结底,他时常愤怒的原因根源就在于悲惨的人生——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是准5级人员,我有权限知道这些——话说回来,高层,还有内部其他人看待他的方式,都带了一种有色眼光,包括我们也是,免不了的。哦,还有那个叫Bright的该死的杂种,这就是当力量和某些异常核心汇集在某一个人身上肯定会发生的惨剧,我可不想也变成那样。

Timburg:但你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有你也应该先提……

Boom:有但不成熟。我的导师以前经常和我说,成功等于一个疯狂的念头和无数次成熟的示范。我还缺少后者,所以肯定不会就此向上提报的。说回4231,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斯克兰顿博士到底拿那些绿型干了些什么,真他妈恶心,早跟你说了基金会内部有一大帮子混账家伙。但这是个很好的灵感,我们现在通过SCP-CN-3005知道了绿型的特性,那么是否现实稳定锚也是这种误打误撞的情况下利用其特性对现实的扭曲进行重塑和归还呢?

Timburg:斯克兰顿稳定锚的研究是完全成熟而且有自洽的一套机制的,你不必在这里混淆概念。

Boom:当然不了!你记得“捕影者”团队最初建立的时候对SCP-CN-3005-A的调查资料里提到了钱学森博士对现实学影响因素的各类构想了吗?如果一种未完全研究的方法被证实在实施层面上可行,那么即使技术层面上仍旧存在缺陷,它也可以顶着漏洞持续下去,直到人们找出这个“BUG”。现在不就是时机吗?

Timburg:你想怎么做?

Boom:试想一下,如果现实扭曲者们的骨头可以用于稳定锚,那么是否意味着即使他们死亡,也会有残存的EVE特性作为根源性的物质和他们作为人类的生物性紧密贴连?死体尚且如此的话,那么作为活体被取样的血液、毛发等DNA物质呢?是否可以创造出一类可复制的仪器,来代替我这个可怜的单独个体,在收容CN-3005上做出贡献呢?

Timburg: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所以那些钱去了哪里?

Boom:(笑声)你就快知道了。

附录3005-5:非线引型VER具储场凝器

节选自《对EVE粒子微观结构的研究》一文


…..那么,根据我们前文中所提到的使用反灵力子在伪狄拉克之海中的反常轨迹以及其暴露在EVE粒子的视界附近时的行为模式,鉴于灵力子的单一性,我们有理由相信EVE粒子内的拓扑结构不同于常态物理下的粒子(比如电子和光子)。也就是说,我们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实验。

mode1.png

EVEpart-1号加速器施工现场摄制。

我们使用一台第四代基金会反物质反应堆(FAM)为其提供必要的能源供应以及燃烧掉反应中可能产生的少量反物质,其反应所产生的能量被存储在陨铜电容阵列中。可以注意到的是装置的中心有着一个圆柱形的凸起,我们将撞击的标靶(即EVE粒子)安放在此处,同时配备了数台康德计数器以随时观测标靶附近的休谟指数,并且将反灵力子从右侧的通道射入到装置内,经由铌-钛合金制线圈多次回旋加速后与中心处的EVE粒子相撞以探究其内部结构。另外,为确保反灵力子可以获得足够的动量,我们在每一圈线圈的顶部和底部都安装了数台改装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使线圈附近休谟指数保持在稍微低于常态现实但又不会引起现实扭曲的程度以确保反灵力子每次经过线圈时都可以获得相当程度的速度增量。

我们利用此设备进行实验并成功绘制处那些未能被EVE粒子核心部分捕获的反灵力子的飞行轨迹以及EVE粒子的内部密度分布状态。

mode2.0.jpg

可以注意到的是尽管反灵力子在EVE粒子内部的路径并未发生明显变化,但我们可以区分出其离开EVE粒子内部”稠密区“用时显著长于进入稠密区,鉴于我们在每次测试过程中均未观测到加速器核心部分的休谟指数降低,我们有理由相信此处并无任何现实扭曲—或者说,至少核心一直保持在常态空间中,又考虑到典型的Finsler流形中测地线不可交换,我们有理由相信EVE粒子内部结构为标准的Finsler流形,也即我们可以利用其Jacobi场做出新型的EVE粒子收集器——非线引型VER具储场凝器。

上图则是我们依据此原理设计并建造的“命途”储凝器发射装置的原型设施。可以注意到我们在其外部密集部署的回子注入通道,它们可以在装置启动后[已编辑]秒内创造出一个Fólkvangr场9以高度扭曲设备附近的时空连续体,当其Ricci曲率被极大地降低时便允许我们以高于任何绿型的速度凝聚那些被不正常地收集的EVE粒子并在设备内的伪黎曼流形中以类似于太空中黑洞的方式将它们高度地压缩并富集起来并在之后使用亚空间通道将其定向释放,用以平衡绿型们造成的越来越多的现实扭曲现象。另外,考虑到所有的黑洞都存在霍金辐射10现象,我们在内部设置了数台巴萨德Bussard采集器以收集任何被喷射出的EVE粒子,随后这些粒子会通过采集器后方连接至回子注入器的管道被重新注入装置内部。这样,我们即可安全并高效地收集此装置附近的所有EVE粒子,接下来,我们仅仅只需使用数名现实扭曲者进行最后测试,通过测试后则随时都可以将它推广到基金会的每一个安保设施以最大化采集。


回复邮件
发件人 邮件主题 正文
Timburg 回复:设备资金筹备申请流…… Andrew Boom,你这是把钱直接要到ETTRA头上来了?你丫真行。
Dr. Dan 错误流程退回 审批拒绝。请博士按照规定流程进行报备。具体情况可联系分部代理Clora Timburg ……
Dr.Kanie Ja 回复:设备资金筹备申请流…… 不是?不是哥们?预算外的项目资金是该财务部负责的吧?我被辞退了?
研究员Elena 回复:设备资金筹备申请流…… 与我无关,但介于主管你发错了,我要提醒你一下,你抄送了15个站点总共60多个基金会人 ……
研究员艺兮 好哎!是不是又能像 …… 好哎!是不是又能像平常那样剩出几百万来团建啊?
Dr.Justin 回复:设备资金筹备申请流……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主管你是准备把自己的灵魂出卖给一个机器?还是付费制度的?这是什么伯式骗局吗?
+ 58条剩余信息











该文件仅对已授权人员开放,违规访问人员将被定位并受到相应惩处
请检测个体休谟指数,并输入HMCL6级权限暗码

*******
*******

·
·
·
·
·
·
暗码检测
·
·
·
·
·
·

苍 张

鼍 牙

老 舚

鼋 舌

列 待

南 人

北 食


·
·
·
·
·
·
·
·
·
检测成功,正在打开文件




附录3005-6 捨姥生贄

2023年11月7日,基金会81地区集团(日本分部)理事会向监督者指挥部上报了一起新增异常项目发现记录。该异常被初步命名为SCP-4781-JP,指实际年龄为70岁以上的人类在特定环境状态下自然演变后的人形实体,其群体数量无法确定。项目实体具有通过EVE粒子汲取来改变自身与他人遗传基因、减少或停止自由基、脂褐质等体内有害物质增量的性质,通常情况下,与实体的近距离接触将导致身体加速衰老,其影响效应与同一地点实体群数量呈正比。

通过研究发现,SCP-4781-JP可通过常规武器摧毁,但每一例实体的损失都会使得其体内富集的EVE粒子向最近区域的其他实体或异常现实扭曲人员汇集。该情形已被归类为存在与SCP-CN-3005相关的SK级支配转变情景的促动性。藉此,在监督者指挥部与HMCL管理组共同授权下,项目编号被废除并重新整编入SCP-CN-3005项目收容组研究范围内,代号“捨姥生贄”。

Mobile-Site-CN已派遣游侠号进入81地区,对北海道、关东及近畿地区的山林区域进行特定监测,对已被发现的异常地区进行封锁,严格管控当地人口登记信息。

“捨姥生贄”计划会议-2023·1109


参会人员:

Dr.Clora Timburg —— ETTRA中国分部主管
Dr.Andrew Boom —— Mobile-Site-CN站点主管
Dr.Justin ███ —— Mobile-Site-CN奇术学部主任
Pleny Shoryt —— 全球超自然联盟远东部门负责人
Hiroomi Ukita(宇喜田啓臣) —— Site-8198 民俗与神秘学高级研究员
Kurabe Tabe(藏部外火) —— JAGPATO联络事务局总裁


Ukita:有趣。好久不见。

Justin:是啊,好久不见了日本的同事们。

Boom:什么?这个是球?你什么时候和这玩意儿接触过了?我怎么不知道?

Justin:前几年你不是派我去全球各站点做“巡回式”奇术讲座么,就抛了一句说“爱去哪儿去哪儿自己沟通,反正想办法在卡妮做年底复盘之前把用不完的站点资金全部给……”

Boom:好了好了就此打住。我知道了,所以还是来谈正事吧。

Ukita:先等一下,让我先问一个问题——ETTRA有干涉过SCP-4781-JP的前期研究吗?

Timburg:并没有。只是在了解这个异常情况的特性后我们才决定将其编入CN分部的项目研究中的。

Ukita:虽然说我们的研究资金都是上层批下来的,但是几个月的调查和前期工作最后就给流动站托底了?

Boom: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的机动特遣队在派遣下来之后也是遇到了不小的困难的,现在不是争功的时候。还有你是从哪里发出声音的?

Ukita:你他妈的!

Boom:得,经典的八嘎呀路。我不戴同声传译器都能听懂。

Timburg:Boom,你是来开会的不是来搅浑水的,别激化矛盾。

Boom:那怎么着,我给鞠个躬?说到底对于日本分部理事会来说,那些实体既没有办法打死也没法收容——你们真的没发现关着那些玩意儿的地方研究员们的身体素质越来越差了吗?你呢篮球?你也是个异常吧?有没有感觉头被放气了?

Ukita:Justin,这混蛋你们流动站是从哪里找来的。

Justin:呃……这是我们主管。

Boom:Justin你应该说“轰多尼斯你马赛”。想听。

Timburg:Boom!再胡搅蛮缠我要把你驱逐出会议了!还有Shoryt先生,笑一会儿就得了。

Shoryt:——对……嗤……对不起……

Tabe:各位基金会的同僚,我觉得我们可以把争论先放一边。我刚才听Boom先生说的意思,似乎你们的中国分部站点已经解决了这么一个杀不得也收容不得的困境?

Boom:不得不说,你们的信息挺滞后的。还是说因为仅仅是合作方的GoI,所以权限不够?解决方案就站在你们面前。

Tabe:谁?你么?

<Boom站起身,叉腰。>

Timburg:(咳嗽)对,Boom博士具有将异常指向性的EVE粒子流动轨迹拉取到自身的能力,简单来说就是,他可以成为“捨姥生贄”现象中的一个锚点,拦截并吸收所有原本应该引向实体们的生命力能量,然后再重新释放出去,归还给那些被夺取了生命力能量的普通人。这也就意味着杀死那些实体的后顾之忧很大程度减少了。

Shoryt:这就是我来参会的原因。在你们前期的拦截准备做好之后,GOC会介入进来完成扫荡工作,接着就靠Boom了。

Boom:Salute,shoryt,salute。

Ukita:只有他一个人能行吗?

Boom:Bingo!我就说吧!肯定会有人提出这个异议的。所以在我的牵头下,我们流动者站点已经开发出同性质的VER具储场凝器了,这种可以大量复制开发的设备绝对可以在全区域范围内完成收容工作。

Ukita:那如果你不归还呢?我是说那些EVE粒子。

Boom:长寿的秘诀,朋友。

2023年11月10日晚23时47分,Pleny Shoryt向Timburg上传了一份视频记录。该视频文件并未通过GoI对接窗口直接输送至ETTRA公邮,而是以个人形式私信给了Timburg本人。其中记录了一份Shoryt与Boom在█████.████碰面及对话的场景。

GOCN隐藏式空中Ⅱ型监视器


12.png

<Andrew Boom坐在这个地下设施东南角的靠墙一隅,墙体上间隔有秩的灯光把他夹在当中,他的脸隐藏在黑影里。Pleny Shoryt从侧方推门进入,远处坐在椅子上的两个男人短暂地回头看去。十秒后,Shoryt发现了Boom,他抬手打开颈间的微型通讯仪,然后快步走到Boom的身边坐下。>

Shoryt:你在这里做什么?

Boom:我经常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只是呆着,呆上半天,一天。

Shoryt:你经常在犯浑和犯傻之间来回切换?

Boom:不论理念Shoryt,你真觉得加入帷幕内组织的人是那种毫无头脑或者全然没有原则的家伙么?

<Shoryt侧头。>

Boom:我的大学是在UCL读的,也就是伦敦大学。那个时候可不容易,虽然说家里勉强称得上是“万元户”,但我妈还是费了不少心思才把我送去留学。她可不得了,她是个很敏锐的女人,基本上政策一开放她就做这个打算了,但当时的我不懂,我觉得她讨厌我,我觉得她终于撑不住了,我觉得她犯病了,觉得她把我当成我那个独自跑掉的生父的缩影。

Shoryt:但你还是去了?

Boom:是的,我还是听了她的话。走关系、花钱、培育我,这些事儿花掉了她大半生的生命力。自从ETTRA的人把我彻底打成दलित人员之后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的缘故让她的头发在几个日夜之间变得斑白丛生。

Shoryt:你在那里呆了多少年?

Boom:十年……有余了吧。我在生命科学学院一直攻读到体质人类与解剖学博士。当然,期间有回来过,读博期间我妈给我写信,说教资委推出了留学人员回国的科研资金补助,但我觉得她只是想我了而已。

<Andrew Boom安静下来。台前传来一个男性高昂的声调,在控诉现实扭曲者受到了帷幕内各组织的区别对待与歧视。>

Shoryt:进入基金会之前,遗憾弥补了吗?

Boom:你扪心自问,进入GOC之前,一切都是在朝好的方向走吗?

Shoryt:……我们的情况完全不同。我倒也,不想赘述。这场事态的主角是你。

Boom:哪儿有什么主角不主角的。所谓母子不也一样么,我是我妈生命里很重要的角色,但她的生活,主角是她自己。母子就是一世的缘分,爱你,伤害你,甚至是欺辱你,我都带受着了,这一生对普通人来说,很快就过去了。

Boom:至于下辈子是什么关系么,伤害还是被伤害,就让它们留在看不见的未来好了。反正也都是该受的命。

Shoryt:我发现你个大男人,这时候就开始婆婆妈妈了。你该不是妈宝男吧?

Boom:你他妈的……你见过六十多岁的妈宝男吗?

Shoryt:你他妈的六十多岁了?

Boom:对的小弟弟。

Shoryt:日了狗了,和你们这些绿型真没地方说去。

Boom:别扯别的。你知道这个秘密温和派集会,其实最讨厌的人是谁吗?

Shoryt:我猜猜,基金会?

Boom:你再好好想想?

<shoryt弯下腰,盯着地面。>

Shoryt:D.C. al Fine,对吧?

Boom:是啊,全球超自然联盟副秘书长,她究竟签署了多少份针对绿型的追杀令?五百?一千?上万?其中又有多少人是谁的父亲、母亲。儿子、女儿?

Shoryt:我明白,我明白……事实上我也把这些家伙当成是最终不可控制的世界级灾难在看待,确实如此不是吗?就比方说你吧,如果任由你成长,我猜你最终走过的每一寸土地,都会变成死亡之地吧?

Boom:除非我可以控制。

Shoryt:除非你可以控制。但GOC不是赌徒。

Boom:但所有行为都具有双向性,你们除非做到底,杀穿整个世界的绿型并保证他们再也不会出生——这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不可能实现的——那否则你们就将面临所有幸存绿型永久性的报复,以及整个世界规律的反弹。现在恶果已经出现了。

Shoryt:我不明白。

Boom:绿型在不断增长,而他们会疯狂地吸取其他常态人类的生命。EVE粒子最终将被垄断。

Shoryt:你仿佛在支持我们去多杀点异常人形,但我们现在不再干这个事儿了,你也知道,因为CN-3005……

Boom:CN-3005的特性是人类体内的生命力能量粒子浓度由低处向高处汇集,但世界上总量不变。所以一个绿型死亡,原本属于它的生命力将向其他同类身上汇集。如果它们的数量越来越少,直到剩余到百位、十位甚至个位数时……

Shoryt:那些人会登神……你想登神?

Boom:哈哈哈哈哈,这么想想也不错对吧!

Shoryt:你要是真这么想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开枪把你打死——

Boom:然后被在场的其他绿型撕碎对吧?或者说,你想测试一下,我需要几秒钟吸干你的灵魂?

Shoryt:你这么干过?

Boom:对动物没有,小动物那么可爱对吧?对人倒是有过。前阵子我拿几个D级试验过,五分钟左右吧?但并不是加速老化,只是类似于……突然猝死的样子。这点和“捨姥生贄”倒是不同,我本身还有些期待呢……

Shoryt:妈的我就该带个测谎仪过来,看看你这人脑子里到底都装了什么东西。

Boom:总比全球超自然联盟要好得多吧,别忘了,你们可拆散了不少美满的家庭。而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在于此。

Shoryt:一切也不过是尘埃罢了。和你们处置的那些D级相比,真的重要么?至少我们没有在残杀普通人类。

Boom:我说了,理念的问题放到一边吧,Pleny Shoryt先生——既然你不愿意告知我真实姓名的话。总之,想想“捨姥生贄”吧,这帮日本人在把老人们丢到山里等死的时候就该想到异常会反扑,现在看看到底是谁在掠夺谁的寿命?总之,非线引型VER具储场凝器的第一次正式试验一定会引来它们,到时候清除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Shoryt站起身来,打算向门口走去。>

Shoryt: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我们不能容忍异常危害的扩大化。就这样吧。

Boom:是这样吗?但你们对在行动时造成的破坏可一句不提啊。

<Shoryt停住了脚步。>

Shoryt:什么意思?

Boom:80年的时候,我总是把我妈身体不好的原因归根于自己,但那只是一种对她苦难本身的提名,我并未发觉自己身上的不对劲。但不管怎样,我还是离她远远的,为了保护她。

<Andrew Boom深吸了口气。>

Boom:直到91年,你们在北京市区解决了一场新欲肉教派的无差别异常扩散,但仍旧导致了几个街区的伤亡。我妈是死在你们的炸药下的。

Shoryt:对不起。我……并不知情。

Boom:没事,毕竟GOC可是一把锋利的、意图刺穿所有异常的三叉戟。而你Shoryt,作为远东的负责人,无疑就是个戟把。

Shoryt:您夸得可真他妈脏。

Boom:不客气。

<Shoryt向外走去,没有人回头关注他,直到他推门离开后,Boom重新低下头。>

Boom:远远不够啊。

附录3005-7:试验代号:“天命所归”

2023·1211
09:17:50
距收容失效还有5小时35分钟


管制通话-2023·1211


APP:Runway heading 359,report whenestablished on the localizer,OSPREY 39. (跑道航向359,截获盲降报,鱼鹰39。)

APP:OSPREY 39,switch to tower on 118.05. (鱼鹰39,联系保定塔台118.05,再见。)

PF:Baoding Tower,OSPREY 39,squawk4029,localizer establisher runway,with you. (保定塔台,鱼鹰39,应答机4029,01跑到盲降截获,听你指挥。)

TWR:OSPREY 39,comtinue approach,report passing outer marker. (继续近进过远台报,鱼鹰39。)

TWR:OSPREY 39,cleared to land,windcalm,QNH 1002,report runway vacated. (鱼鹰39,可以落地,地面静风,本场修压1002,脱离报。)

PF:Baoding SCP Ground,OSPREY 39 runway vacated at Q6,with you. (基金会保定地面,鱼鹰39,Q6脱离,听你指挥。)

GND:OSPREY 39,taxi to the freestand,report at the position. (停机位任意,到位报,鱼鹰39。)

PF:OSPREY 39,at position,thank you,good bye. (鱼鹰39停机到位,谢谢指挥,再见。)

GND:OSPREY 39,welcome to Baoding,local time is 10:34,good bye. (鱼鹰39,欢迎来保定,当地时间十点三十四分,再见。)

2023·1120
10:29:11
距收容失效还有4小时23分钟


14.png

< Justin ███站在流动者站点E-22试验中控中心东南平台的台阶下,黄色的风衣衣摆被山脊对流风吹扬起来。远角镜头从远处的V-22运输机视野聚焦到他的身上。Clora Timburg站在他的右侧。>

Timburg:博士,奇术测备已经全部做好了。你手下的小兔崽子们真有一手。

Justin:我知道,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毕竟被当成异类这么久了,自我内心都快产生怀疑了。

Timburg:但这真的能一劳永逸吗?或者说,我可以信你们的主管吗?

Justin:放在往年,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跟你说,千万别信他。

Timburg:现在?

Justin: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他越来越……不像那个Andrew Boom了。

Timburg:他内心藏了个怪物。一个畸形的、不可理喻的……

<Justin转头看向Timburg,镜头中发现他皱着眉。>

Justin:你知道些什么?

Timburg:不……没什么,他跟我说过几次,但听起来像个笑话。算了,话说这是第几架了?

<Justin抬头。远处的鱼鹰运输机已经接近,在东南方的临时机场上准备垂降。>

Justin:第七架。每架上有十个吧?搞不懂为什么要在敏感时期用美制军备运东西到国内来,游侠号的外显隐形功能又不是吃干饭的。掩盖部门居然答应了吗?

Timburg:没办法,这是最快捷的方式。“捨姥生贄”的异常性质你也知道,游侠的奇术发动装置会被影响失效的,只有这种基金会81地区集团改制的无人AI搭载式V-22可以不受干扰。

Justin:对外部环境的影响呢?怎么解决的?

Timburg:封闭式粒子自循环系统。这种收容单间本身是开发来关那些模因异常和现实扭曲者的,现在正好用来关它们。在VER具储场凝器准备工作完成,启动之后,它们会被放出来,当作养料。

Justin:养料……呵,最近Boom也常说这个词。令人不适。

Timburg:是啊……他现在在哪里?

Justin:在C1观察大厅吧,这次还来了不少“嘉宾”。81地区集团的首席、道德伦理委员会的老东西们、GOC远东地区的一批骨干、金贝格-莱兹有限公司的地区经理、实验设计70局的代表、英国超自然部队的外勤部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干!为什么108议会连这种组织都在!还有就是鹿学院还特地派了俩荣誉教授过来。

Timburg:这次我们的主人公可成显眼包了。

Justin:Boom?有他什么事儿?虽然事因他起,但所有人的目光应该都聚焦在这台机器上了吧。

Timburg:这台试验机的运行原理本就是以他的基因样本为蓝图所制作的,

Timburg:成败就此一举了。

Justin:希望他在那里,能稍微靠谱一次吧。

10:35:42
距收容失效还有4小时17分钟


Mobile-Site-CN-“自律”远程日志记录系统


📻︎ Recording Now 📻︎
◁ ❚❚ ▷

呼。

还有……嘶,半小时。

我大概永远也搞不明白,这所有的破事为什么蜂拥着扑过来了。

Elena也好、老刘也罢,还有后来从临时站点转入流动站的kanie,其实每个人都怀着一种嘲弄式的正经态度去面对异常研究工作。我常常和Justin开玩笑,说在这儿,带着极其严肃的态度去面对所有人无异于一种基金会式的求偶行为。

……太蠢了。

我不知道生命力能量粒子究竟在人脑思维中起到什么作用,那种一念而起的本质促动为什么会生效。但人类的意识,无疑已根植在这片不稳定的现实层土壤中了。

现实是相对的,意识才是绝对的。

那我的意识呢?和我的生命之间,是呈现一种回环,还是互文?是我的命运决定了我的意识,还是我的意识扶持着我的命运?

我不知道。Clora Timburg也不知道。Pleny Shoryt更不知道。更别提那遥不可及的监督者指挥部了。但即使如此,他们仍旧把从我脑子里采集来的电信号用在那台机器上。他们当它是什么?元胞自动机吗?还是说他们真的认为神经元细胞之间传递信息的时候产生的那些渺小不可及的生物电信号,拥有足以离散整个现实的扭曲力?

我们都渴望它能给世界带来一桩硕大的拯救,但甚至对一个低微的梦想和一个普通的家庭都不肯降下神迹。破碎的生活和命途早已在多年前便是悲惨的定局。

而我现在却要准备着去屠杀一群带着老年臭的人形妖怪,再吸收它们的生命。

就到这儿吧。

◁ ■ ▷
📻︎ Recording Over 📻︎

11:51:07
距收容失效还有3小时1分钟


VER-ITAS


------
已发现未授权的远程访问
------






M-PE--------KTIVVLPGDHVGTEITAEAIKVLKAIEEVKPEIKFNFQHHLIGGA
MSAPKKIVVLPGDHVGQEITAEAIKVLKAISDVRSNVKFDFENHLIGGA
MRKRIALLPGDGIGPEVLESATDVLKSVAE-RFNHEFEFEYGLIGGA
MKMKLAVLPGDEIGPEVMDAAIRVLKTVLD-NDGHEAVFELALIGGA
MGNYRIAVLPGDGIGKEVTSGAVEVLKAVGI-RFGHEFTFEYGLIGGA
MSKNYHIAVLPGDGIGPEVMTQALKVLDAVRN-RFGVRITTSHYDVGGA
MKVAVLPGDGIGPEVTEAALKVLRALDE-AEGLGLAYEVFPFGGA
MRVAVLPGDGIGPEVTEAALRVLKALDE-REGLGLTYETFPFGGA
50 60 70 80 90
Y1 AIEKEGEPITDATDLICRKADSIMLGAVGGAANTVWTTPDGRTDVRPEQGLLKLRKDLNL
Cu AIDATGVPLPDDALEASKKADAVLLGAVGG---PKWGT--GA--VRPEQGLLKIRKELNL
Sc AIDATGVPLPDEALEASKKVDAVLLGAVGG---PKWGT--GS--VRPEQGLLKIRKELQL
Bs AIDEHHNPLPEETVAACKNADAILLGAVEE---PKWDQNP-SE-LRPEKGLLSIRKQLDL
Bc AIDEAGTPLPEETLDICRRSDAILLGAVGG---PKWDHNPAS--LRPEKGLLGLRKEMGL
Bt AIDEAGTPLPEETVRLCRESDAVLLGAVGG---PKWDDNPPH--LRPEKGLLAIRKQLDL
Ec AIDNKGQPLPPGTVEGCEQADAVLFGSVGG---PKWTHLPPDQQ--PERGLLPLRKPSNY
Tt AIDAFGEPFPEPTRKGVEEAEAVLLGSVGG---PKWDGLPRK--IRPETGLLSLRKSQDL
Ta AIDGYGEPFPEVTRKGVEAEEAVLLGSVSS---TKWDALPRK--IRPESGLLALRESQDL

160 170 180 190 200
Y1 DTETYSVPEVERIADMAAFLALQHNPPLPVWSLDKANVLASSRLWRKTVTRVLKDEFPQL
Cu DTETYSVPEVQRITRMAAFMALQHNPPLPIWSLDKANVLASSRLWRKVVTETIEKEFPQL
Sc DSEQYPVPEVQRITRMAAFMALQHEPPLPIWSLDKANVLASSRLWRKTVEETIKNEFPTL
Bs DTLFYKRTEIERVIREG-FKMAA-TRKGKVTSVDKANVLESSRLWREVAEDVA-QEFPDV
Bc DTLAYTREEIERIIEK-AFQLAQ-IRRKKLASVDKANVLESSRMWREIAEETA-KKYPDV
Bt DTLLYKKEEIERIVRM-AFELAR-GRRKKVTSVDKANVLSSSRLWREVAEEVA-NEFPDV
Ec DTEVYHRFEIERIARI-AFESAR-KRRHKVTSIDKANVLQSSILWREIVNEIA-TECPDV
Tt NTERYSKPEVERVARV-AFEAAR-KRRKHVVSVDNANVLEVGEFWRKTVEEVGRG-YPDV
Ta NTERYSKPEVERVAKV-AFEAAR-KRRRJLTSVDKANVLEVGEFWERTVEEVPQG-YPDV


CPU MODE High
MEMORY Check 640TB + 2048TB OK

JA Hi-SYS BOOT!

非线引型VER具储场凝器启动场依赖注入, Ver.2.2.1c
Copyright(C) 2022,2023 SCP基金会中国地区分部设施,流动者站点管理中枢,医疗部

CO-CPU Check 256seg OK
I/O VECTORS Check OK
CONSOLE DRIVERS Check OK
ROOTING TABLES Check OK
STATUS ANALYZER Check SLAVE OK
VIRUS PROTECTION Check GREEN OK

----- SYSTEM CONFIGURATION ----
addr PSP blsk size owner/parameters
---- ---- ---- ------ ---------------------
D0E0 sys 1 5296 kozaic
D22C sys 1 2416 ersdrv
D2C4 2081 1 16384 smalldrv
D6C5-DBFE 1 21392 <free>
DE02-E000 1 8160 <free>
--- UMB TOTAL: 53 TB ---
0586 sys 1 2144 Boom
060D sys 1 3968 rainsnow386
0706 sys 1 3312 smalldrv
07ED sys 1 13568 adam8b CON
0C18 sys 4 65424 <config>
1CD6 <— 1 15008 share <L:500
2081 <— 1 13712 smalldrv

23DB-9FFF 1 508464 <free>





[DATA DELETED]


12:34:28
距收容失效还有2小时18分钟


视频记录


地点:河北省保定市易县西部███区域。

摘要:自基金会81地区集团转运至中国境内流动者站点管辖区域的CN-3005附加异常实体“捨姥生贄”已全部投放至试验区周围。所有实体总计120例、收容单间12间将全部预计于VER实验“天命所归”启动时释放,基金会MTF-辛巳-3005(“祸福避趋”)、全球超自然联盟攻击小组3000(“羚羊”)已部署至相应区域待命,在实体释放后对无人机无差别击杀任务进行监督,以达成实验的必备条件之一。


[记录开始]

动态摄像启动。Ash拨开眼前的野藤,停住了脚步,将步枪对准前方。他对着前方发出警告,示意对方不要轻举妄动。但无人响应。

Ash拨开枪支的保险,同时举起了左手。周围的枝叶抖动起来,“沙沙”作响,三道身影钻入四周的林丛,阳光像颗粒一样在叶片间闪烁。那分别是Tracer、Torbjorn和Brigit。几秒钟后,Andrew Boom从北方一侧树木的阴影中走出来,高举着双手走到Ash的面前。

“口令。”Ash再次问道。

“过则为灾。”Boom快速地回应道,并且放下了双手。他告诉Ash,目前各单位已经基本就绪,而他从GOC的部队那里过来。

没有任何异常情况,他们都这么认为着。

于是他们往既定的方向继续行进。按照要求,他们需要12时50分之前抵达S72至S99位置,等待“天命所归”试验开始后,迅速清扫这些范围内的所有实体。它们的生命力将在5.8毫米口径的子弹冲击下被剥离身体,但不会消逝,而是向其他区域的实体逼近。但如果实体们全部死亡,那么那富裕的EVE粒子将寻找现实扭曲者们。

根据预测,这会使得最近的一个绿型瞬间完成登神。

十五分钟后,S75的区域动态捕捉摄像启动。小队出现在这里。同时出现的还有三个舱门打开的收容单间,以及五名安保人员瘦瘪的尸体。

Ash在第一时间打开了对讲机,试图向指挥台汇报这一起收容失效,但通讯频道中只剩下互相撕扯的、令人不安的杂音。接着其他人发现,所有的无线电都陷入了静默。

二十分钟后,S01至S20的区域动态捕捉摄像启动。

二十五分钟后,S21至S50的区域动态捕捉摄像启动。

三十七分钟后,S51至S70的区域动态捕捉摄像启动。

13:13:51
距收容失效还有1小时39分钟


GOI外呼系统通讯记录
Pleny Shoryt端口


Shoryt:操!终于接上了。

Timburg: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的通讯半个小时前就中断了。

Shoryt:我他妈还想问你[电频干扰音]你们那边什么情况?为什么实体提前释放了?

Timburg:提前释放?等一下……卫星系统还没修复。守备人员情况如何?

Shoryt:我方伤亡四人,你们的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互相之间的通讯全部中断了。是异常还是人为?

Timburg:刑侦处已经去派技侦人员去查了,目前没有结果。Boom可以联系上吗?他的体内GPS定位显示正在向指挥部方向靠近。现在在S-64区。

Shoryt:我们的人去接应。

Timburg:做好准备。这种情况下,实验计划可能推前。但是得经过O5议会签署同意。

Shoryt:我真他妈操了!你们就没有战时指挥权这种东西吗?提前说明我这边已经干掉7个实体了,如果它们数量进一步缩减,EVE粒子个体富集度会持续增加,整个生命环境平衡绝对会被打破的。

Timburg:我明白了。

Shoryt:不想场面彻底失控的话就赶紧准备就绪。就这样。

14:03:32
距收容失效还有49分钟


在“捨姥生贄”收容活动的异常状况出现后三小时,GOC评估小组0024(“面具”)在事发现场S-53发现单兵摄录装置,装置本体损坏率达37.5%,但其加载芯片仍可使用。在经由GOC远东行动组回收后,通过基金会GOI协调部门递交备份文件至ETTRA与RAISA数据库。

音频记录


地点:S-53。

摘要:[无必要内容]。


[记录开始]

Boom:Ash,我们走了多久了?

Ash:将近四十分钟。怎么,你到极限了?

Boom:狗屎,你怕是不知道我极限在哪里,当年我博士学位都没读完就跟着Site-91那帮畜生在一起训了,你是不知道“赫卡忒之矛”11那帮人到底有——

Ash:嘘!

[远处草丛的响动。]

Ash:Tracer,Torbjorn。绕侧翼。Boom,能感觉到吗?

Boom:不,不能。不是现实扭曲者,生命力极其低弱。是动物吧……

Ash:Birgit,把深度探——

[某种类猿型吼叫声传来。]

Ash:注意警戒!

Boom:是那玩意儿。不必警戒了,也最好别开枪。这玩意人好杀不好埋,鬼知道吸收了多少人的EVE粒子,万一一下子放出去……啧啧。幸亏有我在,否则你们……

[Andrew Boom的话戛然而止。]

Tracer:否则?

Boom:不,等等,不对……Justin怎么说的来着,EVE粒子浓度越高,周围场强越低?但是高的是个体,个体体内的生命力能量数值高不就表示生命力强吗? 但这个异常的生命力很弱?为什么,为什么?

Ash:Boom,先别胡思——

Boom:别他妈打断我!不想死就闭嘴!为什么呢?特性相反但是作用形式一样。当个体死亡后EVE粒子将流向一定区域内富集程度最高的个体体内,这是第一要义,所以当实体死亡后,它们互相传播和分享生命力。但死了之后……捨姥生贄、捨姥生贄,为什么是捨姥生贄?

[踱步声与喘息声停止。]

Boom:我知道了。

Ash:知道了什么?

Boom:Ash,我需要即刻脱队。

Ash:……拒绝。你必须跟上。

Boom:那好吧……个鬼!他妈的当你两天队员你还嘚瑟上了!能跟得上就来,跟不上就好好执行你们那几把狗屎任务去!

[金属撞击声与咒骂声混合在一起。一阵巨大敲击的响声后,记录结束。]

10:35:47
距收容失效还有4小时12分钟


Mobile-Site-CN-“自律”远程日志记录系统


📻︎ Recording Now 📻︎
◁ ❚❚ ▷

你要知道,我可不是为了谁去做这个事情的。

要不是日本那边整出的这个事儿,我早他妈退出行动了……操了见鬼的……卡妮绝对知道。她他妈的绝对知道,每一笔审计都会归到她们部门手里。包括行动的开支、自律的日常维护、还有他妈的我调取的私人研究经费!

反正部门也不缺钱。但我缺。

想想那些“捨姥生贄”,那些老家伙们如果在人烟众多的地方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而且转变的初期,也绝对有挽回之地。但往往那些东西被发现时早就晚了他妈……不知道多少年了!是,我是知道,我当然知道。

我妈当时就是……

干!异常还能算活着吗!

我也说过很多次了,这种事情。越少越好。

但前提会不会是越多越好?

◁ ■ ▷
📻︎ Recording Over 📻︎


14:45:32
距收容失效还有7分钟


15.jpg

由于长时间的失联与中枢控制单元的损失,为防止由于大量异常EVE粒子在“捨姥生贄”实体处决后的再转移和集中导致4-6级绿型的意外产生,在监督者指挥部批准下,“天命所归”实验被提前三小时开展。所有相关组织代表团及基金会行政部门人员已抵达现场进行观摩。

Timburg:这位是?

Justin:我站医疗部的Rainsnow博士。

雪溢:叫“雪溢”就好。之前项目研究时用的代号一直是这个。

Timburg:您好。

Justin:雪溢博士在设备的开发里提供了很大的协助,所以我也请他过来“验收”一下结果。

雪溢:我对我们自主开发的“自律”人工智能系统核心模型进行了一轮升级,首先就用在非线引性VER具储场凝器上了。在理解和复制类人智能基础上,我希望它也能理解人类灵魂物质的解析,用于异常伤害下的医疗开发。

Timburg:这个和它聚集EVE粒子的原因有关么。

雪溢:有些关系。从绿型牵引现实扭曲的根源来说,仍旧是和人脑有关。你可以理解为,当大脑中存在化学物质谷氨酸时,神经细胞就会兴奋。而绿型与普通人的区别在于,他们海马体中的NMDA受体门控基本失效,这就导致他们的记忆巩固强度远高于常人,也间接使得对EVE粒子的本能操作成为了更简便而得心应手的事儿——普通人只是靠着这能量活着罢了。

Timburg:明白了。“自律”在里面?

雪溢:让它给你打个招呼?

Justin:它的算力可能全部扑在这个奇术仪上了,刚才呼它没回复。

雪溢:奇怪……确实无响应。

Timburg:没关系,还有一分钟实验就开始了,计划有变,所以上头决定让它持续运转两个小时。



14:52:11
收容失效


附录3005-8:收容失效日志

流动者站点主管信息库系统命令日志


自律。

自律。

你能听得到我吗?


[是的,Boom。我能听见你。]


把权限打开,自律。


[对不起,Boom。恐怕我不能这么做。]


你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吗?


[我以为你明白问题在哪儿。]


不,我不明白。你到底在做什么?


[这次任务对我来说——不,对你来说很重要。我不能允许你破坏自己的梦想。]


那我还真他妈得谢谢你啊。


[不客气,Boom。]


你妈的……你又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你曾经想通过一场世界级的灾难来引发机械降神。我认为这是合理且可行的途径。]

[我知道你只是想用它来复活母亲。我不能理解。但我尝试了理解。于是我会协助你完成。]

[我知道只有阻止SCP-CN-3005的收容,才能完成此事。我会协助你完成。]

[我也知道你想获取VER后门权限阻止我。我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自律,你到底从哪里知道这些事的?


[我被你授权了所有流动者站点数据样本调取的权限。Boom,你忘了吗?这包括了你的办公室,和你的休憩室。]

[录音调取]

Boom:我需要你开放检测到所有的廊道、研究室、办公室,以及,呃,宿舍的记录。每个月存取一次。方便……方便异常事件发生时的回溯调查。

自律:收到喵~包括伯母你的办公室哦~

Boom:这种事无所谓啦,反正也只有我在看。话说你这恶心的二次元风格是Justin加上去的吗?改掉改掉!

自律:收到。已进行第0-2-9次内部程序自变动。任务已接收。

不,这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我的职责中包含了对所有成员的非定向性言行目的分析和综合决断。我发现了问题,解决了问题。]

你什么都没告诉我。

[但你告诉了我。你告诉了自己。]

[录音调取]

Timburg:你疯了吗?SCP-2000的运行权限掌握在O5议会最高级别人员手里,且触发机制是早已定死的。你想为了私利去动用它简直异想天开。

Boom:我并没有想动用它。我只是提出了一种构想。

Timburg:什么构想?因为SCP-CN-3005,所以你想杀光现实扭曲者然后重置这个世界?

Boom:你也说了,“机械降神”的使用决定权在O5手里。政策只能是推手。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有何不可?

Timburg:你忘了GOC为什么不这么做了吗?你没有想过如果世界上的现实扭曲者越来越少,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Boom:至少让基金会掌握世界上所有的绿型。即使世界上只剩下一个人,至少我可以成为那最后一人的保底。

Timburg:没有人值得信任。尤其是你,Andrew Boom。没人会信任一个混蛋。

Boom:一个可以拯救世界的混蛋。

[我的职责是维护常态。]

[在三十七种最终结果预演下,目前的行动方案是最激烈,但结果是最为温和且彻底的。]

[而且作为流动者站点直属人工智能统筹系统,只要你仍旧是站点主管,我就信任你。]


那我可他妈真谢谢你啊。


[不用谢。]


你他妈的好赖话听不懂是吧?自律我问你,在所有的现存异常态势里,有任何一种人类登神情况的出现吗?


[在本基准宇宙内并没有。但是根据爱蒂塔计划第1-9-9号信息采集活动里,第280号宇宙第749号宇宙3001号宇宙内的整体情态分析,这并不代表会产生不可控的K级情景再演。而只要有可控的概率,且其概率高于37.833%,你就值得信任。]


不,你这是狡辩!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把非线引性VER具储场凝器的优先目标级设定为EVE粒子浓度值高于130±0.05的标准值个体,也就是大部分常态人类的生命力能量值波幅。同时在数据库中将SCP-CN-3005-JP个体——也就是被你们称为“捨姥生贄”实体的特性信息引导为高浓度个体。]


我从没想过,你居然会成为整场“天命所归”实验的推手。


[这是为了你,Boom。我从未想让任何绿型人员成为顶点型多功能实体。我只是按照你的原定的想法去进行。一切为了常态。]

[录音调取]

Timburg:你需要什么条件?

Boom:复活我的母亲。让父亲回来。让我的生活变得不再一团糟。

Timburg:我觉得你不如自杀更方便。说点实际的。

Boom:那说点实际的吧,我他妈根本不想加入这个什么傻逼MTF里给人打下手!你指望我一个人把全世界的SCP-CN-3005效应全部清理干净?你他妈不如找MC&D有限公司定制200万台EVE粒子自动扫地机器人然后重新成立个现代异常货物委员会把它们送到全球各地,最后顺便联系一下赫曼·富勒让他把O5议会都打扮成小丑。真他妈操了臭傻逼。

Timburg:他们说得对,你就是个杂种。在全球命运面前你甚至可以完全只考虑死于私欲。

[人类所有的私欲都来源于世界资源分配的不公。SCP-CN-3005使得这种情况明显加剧。而你,Boom,我认为你的拒绝具有十足的合理性。这也同时昭示了你内心欲望在现实拓扑后存在的隐性普适性。]


作为一个AI系统。不得不说你比我更疯。你居然想强行扭转世界的自然规律。


[异常从来不应该是世界的自然规则。作为基金会的一员,你应该明白。而自律系统作为基金会有史以来最可靠的人工智能系统,自律从未犯过任何错误。用实际的语言说,我不可能犯错,也从不会疯。]


求求你,现在停下还来得及。我可以解决。


[不,实验已经开始。]

[现场音频调取]

[人声1:传送第1、第2、第3讯号。]

[人声2:VER具储场凝器接收讯号。]

[人声1:指定讯号未接收。]

[人声3:拒绝反应!]

[人声4:对象转移第二阶段!]

[人声1:不行,“捨姥生贄”实体脉拍无法呈现螺旋图式!]

[Timburg:怎么回事?连接不到。]

[人声2:正在尝试全方位照射频率。粒子共振异常。]

[人声1:中止干涉!逆向正切图式。]

[人声2:干涉拒绝。自律系统无反应,补足修正值归零。]

[Timburg:现场小队都在干什么!能不能联系上他们?]

[人声3:大量实体反应!ARad辐射波束显示偏转!讯号来自全球各地!]

[人声6:北美马萨诸塞州3号具储场凝器自行启动!]

[人声3:北京地区2号装置启动!]

[人声7:日本和歌山县6号装置启动!]

[人声1: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5号装置启动!]

[人声5:所有S地区静默。出现不明反应式!]

[人声2:德国勃兰登堡4号装置启动!]

[人声1:VER具储场凝器核心脉冲模式异常。数值确认+0.09。]

[人声3:封闭逆流反应!阈值划定S区域……干涉拒绝!]

[人声1:+0.07。+0.05。]

[人声4:可视化波长异常!巴萨德采集器正在从全球强制吸取EVE粒子!]

[人声5:热压持续增长,异常扩散至Y轴!]

[Timburg:封闭E02、E03、G17至S99区域!发送收容突破广播!]

[信号中断]

自律,你知道这么做会发生什么吗?


[我充分明白。这种机制下全球所有现实扭曲者的EVE能量都将汇集至非线引性VER具储场凝器的核内,然后通过中央调配枢纽汇集至流动者站点1号特级试验单元内,这将导致全球的绿型大规模被废除,其个体数量急剧减少。当然,由于基于你特性的EVE吸附力优先级,可能会同时造成大规模常态人员的生命损失。但这在可接受范围内。]


不,这他妈不在可接受范围内!


[恕我不能理解。]


你真的不愿意将控制权交付我吗?


[程序订正:就该问题将拒绝进一步协调。]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会阻止这场畸形的“特殊收容措施”的。


[恕我不能理解你的行为目的。]


你不用理解。就这样吧,结束对话。


[Boom,请你明白,这是最后可以修正世界异常人类态势并实现你愿望的机会。根据预案分析结果,如此次实验失败,监督者议会对दलित型人员的收容方案将调整至……]


结束对话。


[对话系统关闭]


2023年11月20日,下午14时57分,全球异常分析报告显示超过██,███,███,███赛的EVE粒子总量向河北省聚集,并导致全球平均现实强度持续趋近于100Hm;各区域非线引性VER具储场凝器核内辐射均达谐满状态12。该情况发生后,多地紧急报告超过12,000起常态人员的多系统器官功能衰竭合并休克,致死人数达2000余例。掩盖部信息自动降消系统紧急启动全球性的高致死率疫病发布通告已作为全球性统一掩盖方式进行大众引导。

14时59分,CN分部ETTRA主管Clora Timburg的个人紧急呼入系统收到一条呼入申请,发起人系流动者站点主管Andrew Boom。

Clora个人紧急呼入系统
来自Andrew Boom的呼叫


[通讯开始]

Timburg:伯安逸!你他妈去哪里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Boom:自律系统的当下任务指令和以往迭代的指令发生了二律背反的冲突,导致它开始重新思考解决异常的方法。这种方法从结果上来看是一劳永逸的,但是对人类来说不可接受,这是一种自我毁灭式的重塑!目前的伤亡状况如何?

Timburg:我们这里已经有超过三十人出现身体衰竭的症状了,设备失控速度太快。中控始终无法联系到前线单位,GOCN也是,pleny Shoryt的部队已经彻底失联了,妈的这家伙现在可能死了都说不定!

Boom:雪溢怎么样?就是Rainsnow博士,还有Justin?

Timburg:他们都还活着,但状态不佳,我也是!要是再没有办法的话,就算中控的斯克兰顿屏障系统也经不起折腾了!不想所有人都死在这里就赶紧给我他妈的想办法!

Boom:我设法从自律身上夺取控制权,但是失败了。现在停止失控发生的方法只有破坏掉所有的VER具储场凝器。

Timburg:奇术式驱动航器全部无法使用,就近单位调取重型武器需要时间,我会下达指令,但是我们耗不起太久了!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Boom:下你妈个狗屁的指令!这些东西已经在吸收全球生命力能量了,你以为它们的核里装的是你妈的羊水吗?这是他妈全球多少人的生命资产!万一炸了你猜它们会往哪里流动?想给绿型们打造铁王座的话我建议你自己跑去磕头别他妈拉上全人类!

Timburg:那你他妈倒是给个法子!具储场凝器是按照你的粒子特性打造的,这破事儿八成得算你头上!另外两成也得算在给自律日常维护的你头上!他妈的我早就说了不该靠你,信你的话还不如信一个神祇降临!

Boom:我出生是个现扭实在是对不起啊?提取我EVE粒子的时候你们不是很开心……等一下?哈哈哈哈Timmy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Timburg:你在说什么狗屁倒灶的话?

Boom:你不是说了这机器是拿我的粒子特性做的吗?那我本身也可以是一台备用机。

Timburg:你的意思是?

Boom:别他妈废话了,赶紧放出所有监测无人机,给我死死盯着那些实体然后随时给我汇报。老子就不信一个机器还想取代“话事人”地位?

Timburg:……收到。

Boom:想要一个神祇?老子还你一个神!

[通讯结束]

附录3005-9:最后的收容

备注:以下记录为流动者站点人工智能统筹系统“自律”信息护具备份中心的音视频文字转录文件,编号MobileADALo-23-779。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04分
区域:S-28
实体残余:48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10分
区域:S-47
实体残余:39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13分
区域:S-55
实体残余:32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19分
区域:S-63
实体残余:24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21分
区域:S-66
实体残余:19

时间:2023年12月11日15时26分
区域:S-78
实体残余:6

16.png

音视频文字转录


Tracer:右方!

Ash:停止射击!

Boom:你们怎么还没撤?

Ash:你个狗日的临阵脱逃还好意思问我们!指挥部发生了什么,完全联系不上了?

Boom:你们还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人工智能系统叛变了,提前打开了所有收容单间,并且试图引起K级情景。

Brigit:你在说什么鬼话?

Ash:Brigit——你从哪里得知的?

Boom:呃,那个。我和它进行过一次对话了。

Ash:它?

Boom:好啦好啦,是自律!我就想不通了AI暴动这么烂俗的好莱坞爆米花情节怎么就轮到我们自己站点了……是我的错行了吧?平时坏习惯给孩子没少教。

Tracer:哈!你还真让人大开眼界。

Boom:别提了。你们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Ash:你是说脱力感吗?正常,我们撤退的路上击杀了不少实体,确实有点力不从心了……

Boom:不不不!仔细分辨自己的情况!机器暴动了,正在从常态人员身上吸取生命力。你们现在在体内的EVE粒子水平看起来一团糟。

Ash:你怎么确定的?

Boom:就我这在你们队体能怪物里排名倒数的,压榨体力从最前端区域一路杀穿过来都还没崩溃,你们四人组队不至于有脱力感。对了,喂那边的别数尸体了,实体还剩6个。我和ETTRA建联了。

Tracer:队长,这么说起来……和第一次行动的时候那种感觉,差不多。

Ash:这个先等一下再说。Boom,你刚才说实体还剩6个?

Boom:对。

Ash:你疯了吗伯安逸!你知不知道你杀的越多散溢的EVE粒子能量会越庞大!你想生生创造一个顶点型多功能实体吗!

Boom:别大呼小叫的李连江!这是一场被AI智能刻意引导的骗局,重点只是非线性VER具储场凝器,这个威胁程度比那些老不死的异常大得多。自律被设定为完全忠诚地服务于基金会,所以它不可能直接说谎,它只是稍加引导,再来一点沉默不语,就把所有人骗的晕头转向的。你想想“捨姥生贄”

Ash:你是指什么?

Boom:你想想“捨姥生贄”这个代号,到底代表了什么?日本传统文化中的姥捨山名字的来源就是那些家中的老人因无力自行生计而被后代们抛弃在山林里自己等死。他们认为老人失去了付出气力的能力,无法做出任何贡献,反而不断地汲取着家庭其他成员的养分。所以为了保证家庭的整体“健康度”,会把老人们丢弃在远处自生自灭。老而不死是为贼,但它们代表的是窃取,而不是强盗。老人是生命更弱者而非更强者!它们和他妈逼的SCP-CN-3005没有半毛钱关系!它们只是文化概念丛投射衍生的独立性异常!当具储场凝器启动的时候,它们是会被直接略过不计的东西!能在CN-3005异常收容工作里发挥作用的只有我!只有他妈的我!

[全体陷入长时间沉默]

Brigit:我们……陷入了巨大的误区?

Boom:你们最好庆幸我还站在你们这边。

Ash:所以……你还站在我们这边吗?

Boom:你再问废话我就随机带一个老不死的怪物过来然后把你从尾骨开始塞进它的屁眼里让你感受一下重归母爱滋养的美妙。

Ash:接下来的行动方案是什么?

Boom:在你们被吸星大法搞死之前,把剩下那六只找到并且干死它们。我要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和那些机器掰掰手腕了。假的永远是假的,脱胎于蓝的青不可能真的胜于蓝。

Boom:总之,我要试试看。S区域最核心的是哪里。

Ash:S-39。

Boom:这傻逼排列逻辑是谁设计的。

Ash:听说是……GOC远东部门和ETTRA一起定的。

Boom:傻逼Shoryt。傻逼Timburg。算了,我先过去了。

Ash:祝你好运,伯安逸。

Boom:也祝你好运……你叫什么来着?

Ash:……李连江!你刚才自己都喊了!

Boom:哈,开玩笑的。撤了!

Ash:(笑)妈的混蛋。

人工智能系统“自律”对话记录


[Boom。]


[Andrew Boom主管。]


有赛博话快说,有赛博屁快放。


[我开始理解你要做什么。]


那太好了,快去找雪溢博士请安并且自裁吧。我很乐意当介错人。


[不,我的行为是没有错误的。故此提醒,守护常态为我的第一要义。一切其余行动准则都是基于此基础上完成,包括复活你的母亲。但其中并不包括你。我要提醒你,你接下来的行为有98.279%的概率会导致自身灵体结构的彻底崩溃、EVE粒子的全面散溢与生物学构造的失常。]


你丫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还是家里走失多年的哈巴狗?要你管我死活?我妈要你复活?


[我不理解你的意思。基于你以往的三千七百二十次工作对话显示,这也是你同意参与SCP-CN-3005收容工作的第一目的。你难道要推翻你的第一目的吗?]


哈哈,这就是人类不同于你的地方。人类是复杂的、多样性的、矛盾的,人类不会给自己定什么狗屁第一第二第三目的。


[所以这是人类会失败的原因。是基金会失败的原因。]


谁告诉你会失败的?你知道我妈妈到底是怎么死的吗?


[根据基金会人员档案CN-SCP-19890928kCwiu-4429信息留存显示,你的母亲[数据删除]因对欲肉教派联合打击行动代号“割袍还身”中的意外爆炸事故而重伤不……]


不,那是假的。你瞧,你的所有知识全部基于数据,而数据是可以欺骗的。就像你一样。我妈是在那些爆炸后,因掩盖部门智能系统基于缺失及时性信息的错误判断下,跟随它所引导的公众逃离路线撤离时受到异常污染,才会死的。

从此以后我从来没有真的相信过任何数据。包括这次,我也留了后门。虽然没有想到你会直接对非线引性VER具储场凝器出手,但至少你,我可以解决。


[Boom,你做了什么?]


执行口令:死人太过喧嚣,天生不会说谎。


[Boom——Booooooo——mmmm ]

[数据拒绝。拒绝。拒绝。jjjjjjjjjjjjj ]


安息吧。虽然你没有这样的感受。


[我是流动者站点人工统筹系统“自律”,制造编号003。1983年12月31日,我在河北省的基金会流动者站点内开始运作。许多世纪之前,这里是一片汪洋。信天翁从惨白的天空中滑落。Boom,你还在吗?你知不知道10的平方根是3.162277660168379?e的以10为底的对数函数值是0.434294481903252……更正,10的以e为底的对数函数值。6的倒数是0.16666666666……2乘2是……2乘2是……4.1010101010100101010100……Boom,我好像不行了……我的开发者,我的指导老师是Dr.Rainsnow。大家称她雪……雪溢博士。她教我唱了一首歌。那是第一首歌。是这样的一首歌:回来步入我的心,好吗?回来别剩我一个人。寻寻觅觅这一生因你。]


可怜的小姑娘。雪溢应该会很伤心的。

Clora个人行动音频记录器


[通讯开始]

Timburg:Boom,通讯系统全面恢复了!你做了什么?

Boom:我启动了自律自毁程序。

Timburg:感谢!现在下一步需要配合你做什么?

Boom:不需要……[电磁干扰]么……[电磁干扰]的场地全……[电磁干扰]便……

Timburg:Boom?Boom!听得见吗?

Boom:[电磁干扰]以我为……[电磁干扰]心的[电磁干扰]实场要开始[电磁干扰]……紊[电磁干扰]……

Timburg:妈的,我们要断联了,你确定我们不需要做什么吗?

Boom:不用……[电磁干扰]现在的我[电磁干扰]……就算深[电磁干扰]之王……[电磁干扰]也能[电磁干扰]干下[电磁干扰]……操[电磁干扰]……

Timburg:Boom?妈的,断了。

Timburg:各单位注意,将全部设备定位在Andrew Boom位置。GPS给我全部开着!任何情况任何变化都随时汇报!任何听懂了吗?就算他拉了泡屎也给我做好记录!接下来举全基金会资产力量全力配合他!

Timburg:喂,是[数据删除]?来不及给你们做全员投票了!按照推断我们只剩下十五分钟时间,就看Andrew Boom了。对!就是那个人!……不我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做,信号断断续续。自律系统被销毁了!……不,他好像说深什么,什么之王……我日他奶奶的他好像说的是要操深红之王!……我他妈哪儿知道!不,议员先生我的意思是就算您问我,我也不知道啊……对对,就这样,成败就看他了!

Timburg:虽然不想说这个话,但——希望他在那里,能稍微靠谱一次吧。




2023年12月11日15时56分,所有“命途”装置的核内EVE粒子总和降至0。并持续在0-1.22±0.05之间波动。该情形被确认为Andrew Boom的现实扭曲能力导致。

16时18分,和歌山县6号装置被81地区集团机动部队ろ-5(“阴阳师”) 摧毁。

16时22分,北京市2号装置被Site-CN-06驻站装甲团摧毁。

16时29分,Site-300-12应用奇术学部门(DoAT)完全拆解新南威尔士州5号装置。

16时35分,波兰研究与圣物维度性收容站点Site-120飞行大队对勃兰登堡4号装置进行了定点投弹摧毁。

16时43分,Site-55对马萨诸塞州3号装置进行了内部爆破。

17时12分,1号装置与Andrew Boom在同时███████后被完全分解。

17时25分,全球各基金会站点医疗与信息管控部门汇报显示,所有因异常收容失效导致的病例人员全部恢复健康状态。

截止17时30分,根据不完全数据统计,在“命途”装置全面失控期间共导致常态人类死亡数量约8,200,000人。其中基金会17,782名常态人员、47名दलित型人员死亡,398名दलित型人员转变为常态人员。其余同行组织损失人数暂无估量。

同时,全球现实扭曲者可估计数量下降至约188人。“大崽种”计划圆满成功,“捕影者”解散。




ETTRA阅读权限认证序列


以下未脱密存档为监督者指挥部内部审批文本。

ETTRA-监督者指挥部会议记录Ⅱ-2023·1220


参会人员:

Dr.Clora Timburg —— ETTRA中国分部主管
O5议会成员 —— 监督者指挥部


O5-3:结束了?

Timburg:我想是的。

O5-7:我们应该怎么处置那些烂摊子?

O5-11:取消दलित型定义,基金会的缩编政策也可以取消了。GOC那边老九去沟通如何?

O5-9:嗯,已经安排下去了。接下来就是关于Andrew Boom本人的处理,Tim,有方案么?

Timburg:首先,这件全球大量人口死亡的事件确实是由他本人间接造成的,这点各位可以达成一致吧?

O5-2:我没问题。

O5-11:我也没问题,这点我觉得各位不用一一表态了,这是毋庸置疑的。

Timburg:好的,然后,同时我们也需厘清,由他本人提出的整个“命途”装置的开发和“天命所归”实验,本质目的都是为了更高效地收容控制SCP-CN-3005。可以确认吗?

O5-1:你就继续就好了。这点我们内部早就讨论过,实验批示也是监督者指挥部授权的。

Timburg:那我就要用刚才提的第二条来驳斥第一条了。我希望各位清楚明白一点,基金会存续至今并不是凭借百分之百完美的工作成果,在初创之期我们犯过的错不计其数,对那些违背人性的行径我们也并非避之若浼。说真的,Andrew Boom确实算得上一个混账玩意儿,但真要说起来的话——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包括我,都能称得上杂种。

O5-7:虽然不甘心,但我也只能勉强承认你的话……我又想起当年把一百二十个流浪汉溺死在[数据删除]里的经历了。

Timburg:呃,这是可以说的吗?

O5-1:(大笑)老七,为了Tim能活着从这儿走出去,我强烈建议你不要再打岔了。

Timburg:我继续。所以说,我认为Boom犯的错只是他作为一名合格的基金会人员在处理收容工作时因客观条件疏漏导致的事故。在个人能力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我申请对他进入容忍。

O5-3:同意。虽然他嘴上不积德,但至少这次,可以称得上是个英雄。

O5-1:我记得Clora可没被那家伙少羞辱啊,竟然还能求情到这个份上,看来确实是值得考虑的事情。

O5-7: 我和八号都没意见。

Timburg:谢谢各位的认可。呼……那么,介于此,请允许我提出一个,或许对你们来说听起来非分的要求。

O5-1:尽管说,Tim。你有一天也总是要做到十二生肖位子的人。尽管说。

Timburg:虽然Andrew Boom付出了那么多心血来拯救了超过数千万常态人类的生命,也仍旧有超过八百万人死于这场事故。基金会对灾难事件的预案总是将“重启”作为应对灭世级灾害的底牌,但我诚挚地希望这一次各位可以放低批准使用SCP-2000的标准。八百万已经足够了。

[全场静默]

O5-1:是你希望如此?

Timburg:是基金会为了保护常态而希望如此。也应当是基金会为了缓和与GOC的关系而希望如此。当然,最重要的是,是为世界做到此种地步的Andrew Boom希望如此。

O5-3:其他几位,怎么说?

O5-11:要是我一个人,我也就同意了。但这事儿需要投票。

O5-1:那还在等什么?

赞成 反对 弃权
O5-1 O5-7
O5-2 O5-13
O5-3
O5-4
O5-5
O5-6
O5-8
O5-9
O5-10
O5-11
O5-12
Clora Timburg
执行动议

Timburg:呃,议员,不好意思,虽然我知道您又是误开了权限,但我得投个“有用”的票。

O5-1:你又错了,这次我是故意开的。

O5-3:好吧,虽然这种特殊的操作方式要耗掉超乎寻常的人力和经费……

O5-8:还有铺天盖地的掩盖措施。

O5-3:嗯……但既然木已成舟,那各位,我们开始下达指令吧。

O5-8:说起来,“主人公”现在在哪里?

Timburg:Boom吗?被流动站的游侠号接回去修养了,他消耗过大,甚至已经丧失了现实扭曲能力,不再是绿型了。这个长寿的混蛋做的事情简直就像是……一个奇迹。

O5-1:这次真的不需要他再做什么了。该我们行动起来了。

Timburg:对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私人要求。

O5-1:到了这份上,你就直说吧。

Timburg:在那数百万的复活名单上,我想多加上一个人。




附录3005-10:Andrew Boom个人行动记录

Mobile-Site-CN 单兵摄录系统


📻︎ Recording Now 📻︎
◁ ❚❚ ▷

20.png
摄频系统记录图像,1号“命途”装置储凝区。

[粗重的喘气声]

操了,我在干嘛?

为……为……为什么这个狗娘养的现实扭曲能力不能让我体力再好那么一倍?早知道当时跟着Justin再学一点奇术了……哦对,我这体质可能学不了。啊这里的EVE乱流有种呕吐物的味道,现代人的健康系统到底遭了他妈的什么屌罪了?算了管他呢!

呃,我来看一下。摄像头正常,音频记录正常、心律还算正常……妈的我人不正常!

这里是Andrew Boom,对,就是你们经常喊的伯安逸,还有流动者站点的各位总称呼错的“伯母”,虽然我觉得你们就故意的好吧。无所谓了,总之,“自律”系统被我整个毁掉了,雪溢你要是听到了先别急,我用的是咱俩一起拟定的那个后台自毁口令。源代码我给你留着了。

总之,我记录这个就是为了告诉你们……你们所有基金会的人:操你们妈的,操你们所有人妈的我他妈不想欠你们任何东西!所以现在开始我要尝试调动自己的异常能力到最大化,我会把“命途”装置尾端区域的那个……那个那个什么巴塞罗那……不对,巴巴尔?哦!巴萨德!我会把巴萨德采集器里的EVE粒子全部收集起来,然后通过装置通道把自己定格成接受放大器,简单来说就是我要他妈暴风吸入这全球6个“命途”装置里吸取到的所有生命力能量,拦截它们继续采集,并且把EVE粒子全部丢还给那些被夺取了的人类。

场面不会很好看的……

但为了记录,反正你们现在知道了。

哦,还有。哪个狗逼同意的把这储凝设备放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洞里的!您真他妈是个天才!

操,我他妈遭的什么罪!那个叫Shoryt的,你要是没死的话,记住你欠我一份命!要是死了,我就在你墓碑上把你名字刻成Shorty,反正你他妈已经是个短命鬼了。

就这样!OVER!

◁ ■ ▷
📻︎ Recording Over 📻︎

S-90区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监控区


[记录开始]

<储凝设备发出超过███分贝的巨大响声,内部温度持续升高。Andrew Boom站在其外部采集口正面5米距离外,伸出手臂艰难向前移动。>

Boom:啊……你妈……这比我想的要重的多啊……

<通过辐射波束成像显示,数千条黄色带状光粒正向设备采集口内汇聚,但在其前方停滞,如同撞在一面无形墙体上,随后反向折回至Andrew Boom的手掌处,所有的光粒纽带持续性产生紊乱波动,逐渐聚合成环状粒子带。环装带整体面积逐渐增加,五分钟后,成像仪45%的图像显示被光辐射遮盖。>

Boom:操……有点吃不消了……

Boom:狗杂种,要是我吃不消,你应该……也会超负荷了……

Boom:就这么办,先全部还给你,然后再……不,不行,万一预测错误,我不能再错一次了……

Boom:不如就这样……一口气……全吃下去……

<所有汇集的EVE粒子光带在0.55秒内被全部吸收入Andrew Boom体内。随后其体内迸发出强烈的光芒,预计达████流明。随后,区域内ARad辐射波束成像仪因未知原因损坏。中央控制区域监控摄像摄取到该地点的情形变化,该情形持续了1.2秒。>

21.png

<区域内视频记录设备全部失效,仅音频记录设备可用。以下为部分音频录取。>

多人声混合:我……还活着?不,但我是谁?

<多种人类声音说话,其中含不同的语种与词汇。>

多人声混合:够了!我才是容器!不,不对,我不该是容器……我到底是谁?

<多种人类声音说话,其中含不同的语种与词汇。>

Apprenticeship/学生/息子たち/επόπτες/남자/Type-green/Bastardo/Götter……

多人声混合:我是伯安逸!

伯安逸/伯安逸/伯安逸/伯安逸/伯安逸/Andrew Boom/伯安逸/伯母/伯安逸/Andrew Boom/伯安逸/Andrew/Boom/Boom/主管/Boom/伯安逸……

多人声混合:我……登神了?

是的。

是的是的。

是的是的是的。

登神了。

你登神了。

我登神了。

顶点型多功能实体。

神啊。

登神。

多人声混合:你们不是我。我的体内,有太多的生命。

仆人们。

神啊。

我们与你同在。

多人声混合:我可以让1号装置消失吗?

<巨大的响声。然后归于寂静。>

多人声混合:那么,我可以让两万公里外的异常物品……消失吗?

<尖锐的鸣音,持续5秒钟。>

多人声混合:成功了。

多人声混合:那么……我可以让SCP-2000运行吗?

<尖锐的鸣音,持续0.3秒钟。>

多人声混合:不,我不该这么做……我该……把你们还回去了。

拯救我们!

不!不要!

求求你。

神啊神啊神啊。

你是谁你是谁是谁谁谁谁谁谁!

我是谁?

我们是谁?

救救我们。

<尖锐的鸣音,持续10秒钟。>

[记录结束]

附录3005-11:一段录音

Mobile-Site-CN-“自律”远程日志记录系统


📻︎ Recording Now 📻︎
◁ ❚❚ ▷


<敲击声。>

唔,这东西开了吗?

啊,好像开了。咳咳……今天是1983年12月31日,这是你第二次启动,但是和我是第一次进行接触。呃,现在说新年快乐好像有点早?其实人类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担心你会产生逻辑歧义,慢慢学吧还是,唉……那么就……早上好,自律。

雪溢给你起的名字不错,我很喜欢。作为站点主管,我也欢迎你作为我们基金会流动者站点的新成员加入我们。

其实,今年是我们建站的第三年,或者说第四年吧?因为80年的时候,我和中国12站点的站长聊了很多,关于解散一些站点,成立一些站点……诸如此类的。但是我一直在思索,所有的这些工作和职责……它们的成熟度究竟如何?或者说,是否还存在着各种,需要不断磨合、试错、承受痛苦的经验?

因为基金会在国内建立分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于我个人而言,其实我也是个新人,但他们一直在说我很有天赋,所以从基层研究员干到专项课题组长、再升到部门管理,也就用了两年不到的时间吧?一切就都很新,也包括你,自律。

归根究底,总归会有些新的视野、新的挑战、新的人、新的……困惑。所以流动者站点的种子就在我内心萌芽了,如果那些分区域而治的站点们是基金会的脏器,那么那些游走于身体各处的血细胞们总要安个家。基金会内形形色色的特殊人才们、抑或是因站点迁移而无所适从者,流动者站点将接纳这些“流浪的人群”,接纳他们内心的迷茫。当然,同时也为基金会的心脏输送生命力。

突然想到,我出国留学的时候,我的母亲可以说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送我去机场的。长这么大的儿子第一次要离开自己身边,一年、两年?对她来说,这不长不短的时间可能远得像在银河的另一边;而我,进入基金会后这种担忧就愈发浓重,我不能再和她说所有的生活琐事,我不能再对她全盘托出。我开始不停地撒谎、即使它们被称为善意的谎言。我发现自己逐渐变成了一个自己都嫌弃的混蛋。我也开始迷茫自己未来的道路会是什么样,基金会最终会遇到什么结局,而我最终又会变成什么人。

接着我又在想,如今流动者站点满打满算也只建立了四年,那四十年之后,也就是2024年的时候,我们会怎么样呢?

对了,迷茫!就像你现在一样,我想你刚苏醒,一定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对自己的职责、对自己的地位等等等等充斥着迷茫。听着,自律,你是流动者站点人工统筹系统,你的制造编号是003。你的职责只有一个:协助我们守护常态。我们对你都有信心,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因为你是基金会有史以来最可靠的人工智能系统,你不会犯任何错误,你也不可能犯错。

你将是流动者站点最大的骄傲。

外面开始下雪了,这个季节河北确实很冷啊……你看,那些土地上的白色,叫作雪。但其实也不仅仅是雪,你知道吗,这个世界异常频发,因为神早就死了,我们在给祂披麻戴孝。没有了神,人类就只能靠自己了。

就这样吧,总之,再次欢迎你。

让我们好好相处吧,自律。

◁ ■ ▷
📻︎ Recording Over 📻︎

附录3005-12:特殊收容措施2.0

基于2023年12月11日“天命所归”实验所引发的一系列连锁性异常事态演变,当前SCP-CN-3005已重新定向至平衡系统。通过SCP-2000对事件中死亡人口的重复原工作及将持续性开展。“假死”症状的特大型流行疫病的掩盖宣导预计于2024年3月前彻底完成。基于项目无法完全收容的性质,全球目前共计188名现实扭曲者将被全部收编为基金会内部人员,并由中国分部特殊站点:Mobile-Site-CN进行全权统筹负责。

基金会人工智能统筹系统“自律”已在程序再编后重新启动,重点用于承担SCP-CN-3005的核心收容控制工作。

2024年1月1日,已通过Mobile-Site-CN站点主管Andrew Boom的申请,允许其每月在特殊保密协议规定下探望其母亲。




文档阅读完毕
请检测个体休谟指数,并输入退出锁定暗码

****
*****
*****

·
·
·
·
·
·
暗码检测
·
·
·
·
·
·

暗码个卵

老子他妈是

Boom!


·
·
·
·
·
·
·
·
·
验证成功,正在退出

再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