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05
评分: +21+x

项目编号:SCP-CN-30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05被收容于Site-CN-75-C7的标准类人个体收容单间内,除常规的交流外禁止与项目进行接触。项目被批准每天有一小时的时间送往Site-CN-75-C7的户外环境模拟室内活动以取得项目的配合。

IMG_20180807_222632.jpg
背对着特工Caramel的SCP-CN-305

描述:SCP-CN-305是一具高度腐烂状态的男性人类尸体,项目的姿势固定为双手张开状,其穿着破烂的衣物被捆绑在木杆上且身体被稻草完全遮挡住,其形象符合常规农用稻草人偶的形象。SCP-CN-305的身体因未知原因被固定在木杆上无法使用常规手段分离,其身上的衣物和稻草亦无法被分开。虽SCP-CN-305为一具尸体,但其心脏处仍会有未知来源的常规血液填充并因心跳运动而泵向全身的血管,血液会一直因心脏泵压从血管末端处溅出,其机制不明。

SCP-CN-305的心脏位置嵌有一株正处于花苞状态的苗条太阳兰花(Thelymitra pauciflora),通过X光检查确认该植株的根部连接着项目的左心房上侧部分,据分析得知该植株确实通过吸收项目心脏处的血液进行正常的营养供给,任何移植该植株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且会引起项目的敌意,并导致项目对基金会日常工作的不配合。

SCP-CN-305能够熟练地使用普通话和英语进行常规交流,并能够使周围的鸟类受到异常效应,受此影响的鸟类极大程度上会靠近SCP-CN-305并表现出亲近,其选择在项目周围或直接在项目的身上进行筑巢,且会攻击任何尝试接触项目心脏处植株的个体。

附录:访谈记录

采访者:Yoghurt博士

受访者:SCP-CN-305

前言:此次访谈进行于初次收容后。


<记录开始>

Yoghurt博士:你好,我是Yoghurt博士。请问你怎么称呼?

SCP-CN-305:稻草人。

Yoghurt博士:这是你的名字吗?

SCP-CN-305:我是稻草人,我不需要名字。

Yoghurt博士:那我们以后会用SCP-CN-305来称呼你,好吗?

<SCP-CN-305低下头轻声呢喃几声。>

Yoghurt博士:SCP-CN-305?

SCP-CN-305:今天也没有风。

Yoghurt博士:好吧,请问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SCP-CN-305:好。

Yoghurt博士:请问你来自哪里?

SCP-CN-305:风吹过的地方。

Yoghurt博士:这是什么意思?可以更具体一些吗?

SCP-CN-305:<摇摇头>我也记不清了。

Yoghurt博士: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吗?

SCP-CN-305:这是它的恩赐。

Yoghurt博士:它?请更加详细地描述。

SCP-CN-305:它就是它,是从风里传来的耳语,是阳光及其所到之处,是空气与湿度的重量,是一朵即将盛开的兰花……祂以肥沃的土地、沤烂的叶、新鲜的粪便和思绪饲我,而我便以血肉饲它,一直如此。当缄默如期降临之时,便是它花开之日。

Yoghurt博士:呃……你可以描述一下关于你胸前的这朵花吗?

SCP-CN-305:这亦是它的恩赐,是畏惧阳光之人将它种植在我的血肉之中,它们身着野兽般的外衣,并为泰坦尼亚献出心脏,只为等待花开之日的到临,但它们也使我得以沐浴阳光,在阳光所及之处。

Yoghurt博士:好吧……请你描述一下你自己吧。

SCP-CN-305:我是一个稻草人,职责便是看护着它。

<SCP-CN-305缓缓抬起头看向左侧并低声呢喃了几句,此时,一只银喉长尾山雀停在其肩上。>

SCP-CN-305:而现在,我只想和我的朋友待一会儿。

Yoghurt博士:只要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会给你时间的,否则的话我们不排除使用强硬手段让你配合我的工作。

<之后访谈僵持了半个小时,直到银喉长尾山雀离开了SCP-CN-305的身旁,SCP-CN-305看向Yoghurt博士。>

SCP-CN-305:我来自一个不知名的小地方,从小便跟随我的父亲在外巡游,依靠着一些陌生人的旁观维生。直至13岁那年,父亲将我送往了一个马戏团,我在那儿看见了著名的Icky和“拇指将军”,而此后便一直跟随他们一起表演。他们让我穿上军装向观众吠叫并以此获得掌声,他们称我是“人与犬的后代”,我依着照办了。后来,我的身体越发的弱了,但我没有能够获得足够的时间去医治,导致了后来我在希腊那场的演出事故。

<SCP-CN-305忽然晃动了一下身体。>

SCP-CN-305:我找到了先生,想结束此行的演出后便辞去这份工作,我早已厌烦了每天七点开始的表演和一成不变的那句“欢迎来到不安马戏团”,也受够了人们异样的目光和私语,那是锋利的真实的伤痛。他愤怒地训斥了我并称我为“异类”,我们争执不休,然后他将匕首刺入我的肺……<剧烈咳嗽了一阵>……当我醒来时,我看见了那个人,他称我为“一个有趣的相”并将我制成了现在这幅模样,他用稻草遮蔽住我的样貌,使言语不伤及我身,建立支柱使我得以在暴雨劲风中安身立命,而此后我便一直伫立在风中。

Yoghurt博士:你还记得那个人的外貌吗?

SCP-CN-305:<摇摇头>没有人Nobody能够记住他的样貌。

Yoghurt博士:从那以后你就一直维持着现在这副模样吗?

SCP-CN-305:我一直等待着它的盛开。

Yoghurt博士:这期间你就没有其它想法吗?不会感受到孤独吗?

<SCP-CN-305吹了一声口哨,一只白鸦飞到SCP-CN-305的头上。>

SCP-CN-305:我伫立在风中,还有鸟儿与我作伴。

<记录结束>


后续:由于项目有意或无意地对提问不配合,对项目的来源以及其目标的探知需要进一步的访谈和讨论分析。项目与可能涉及的异常组织或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待进一步调查确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