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140
评分: +100+x

您阅读的版本为2009年12月25日的归档信息
要阅读新版本
请联网获取更新
CN-3140

项目编号:SCP-CN-314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ite-CN-██已经围绕着SCP-CN-3140-1的旧建筑建立起来,该站点被命令建立以SCP-CN-3140-1为中心,半径█km的隔离区。未接触过该项目的人员应在进入前接受为期30天的SCP-CN-3140-1 SOP培训。

网络监察单位应密切监控SCP-CN-3140-2对外上传流量去向,并加强对其发送讯息终点监视,在必要时联络当地执法部门对相关受影响人员进行处理。需强调:除非其效应对当地基金会站点产生严重影响(如站点在公众视野下被曝光),严禁动用任意MTF对受影响人员进行镇压。

基金会其他站点应密切关注SCP-CN-3140-3相关消息,并要求其他分部配合相关稽查。

描述:SCP-CN-3140-1于1991年因多起异常化学品泄漏事故被基金会确认存在,其公开法人身份为[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总部。由于该地点显然曾被用于生产和贮存数种异常化学品,基金会批准将其编号为SCP-CN-3140-1,根据仅存记录,基金会函询十九局后,十九局回复该工厂正处于其监控之下,遂分部按惯例不进行进一步工作。

SCP-CN-3140-1在其投入生产后,其广播系统会不定期在无相关操作情况下进行异常工作。内容多数不可辨识。少数可辨识词段亦几乎不具有词义相关性。但基金会当时未接到任何相关报告。由于该现象虽具有异常性质但目前尚未观察到其异常效应,故不对其进行单独编号。

该建筑物与该公司的历史和运营状态相关的记录文件除一严重污损之工厂宣传册之外均未能寻获,该宣传册归档为SCP-CN-3140-A。基金会特工正在通过基层走访进行进一步调查。

因200█年,其内发现大量自运作的广播服务器(下称SCP-CN-3140-2),且其影响已造成中国区域站点财产损失8██.██万元。基金会介入后,项目移交基金会进行收容。十九局尚未对此情况做出反应。

SCP-CN-3140-2是在SCP-CN-3140-1地下层原仓储区发现的多组直接固定于地下仓储区地板结构上的广播服务器的总称,其生产时间为2000年,生产厂家因铭牌磨损已不可考据,十九局对该工厂的监控记录中未发现任何和该服务器机组有关的记录。基金会基层走访中发现与项目相关的口述资料,该资料归档后编号为SCP-CN-3140-B。

该组广播服务器未与厂区内扩音设备连接。其异常性质在于,尽管无电力供应,其仍旧具有向互联网传输信息的能力,且运行功率与同计算能力服务器相等。已确定SCP-CN-3140-2与SCP-CN-3140-1的广播异常行为无关。

SCP-CN-3140-2运行时会以4±6小时20±10分钟为间隔对外发送信息。在30%的情景下该信息在任意接收端均显示为乱码,64%的情景该信息为虚假的新闻,多有意耸人听闻,并煽动推翻当地地方政府。6%的情景为对当地异常相关组织的信息泄露,同时其广播信息具有异常精神影响效应。目前其异常行为仅造成██起地方局势动荡,█起结果失败的政变活动,和███次异常社区的曝光行动(均被当地基金会组织或GOC行动小组镇压)。

任何对SCP-CN-3140-2的破坏性行为均会导致其广播频率的极快增加,详见事故报告SCP-CN-3140-C,由于该事故,禁止任何移动SCP-CN-3140-2的尝试。

对原工厂员工访谈得知,SCP-CN-3140-1原本生产一具有局部逆模因效应的异常化合物,但用途尚不明确,且其他联络人员回报称市场上无此物质流通。该物质暂编号为SCP-CN-3140-3。对其的调查仍在持续进行中。

附录1:SCP-CN-3140-A

摘自宣传册扉页“工厂介绍”一栏,书页严重污损破碎。

[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市147化工厂,成立于196█年。为解决中苏关系破裂导致的基本化学品供应缺乏而建立,并做出了重要贡献。十年动乱期间,厂区受冲击影响,生产全线崩溃。乙烯,甲苯及████████1的生产也大幅下跌,造成了国家经济方面以及政治方面的巨大损失。1989年,面对公司财政的巨大缺口,时任总经理邓██2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以收购的方式承担了工厂的所有债务,并正式改名为[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1992年,公司扭亏为盈,并成为██市纳税大户,为经济发展作出重大贡献。□□□□□3

附录2:SCP-CN-3140-B

由于基金会特工未能在██市档案中找到任何关于[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具体状况的详细书面记录,根据基金会人员对厂区员工的基层走访,整理到的口述材料中,有价值材料汇总如下。

受访者-1901:罗安定,男,籍贯广东,曾任[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安全工程师,由于对话双方主要使用粤语四邑片进行交流,故书面归档记录中相关记录均以普通话转写。

(无关信息省略)

受访者-1901:所以说,这次你们安监局派你来,还是来问91年我们厂化工品泄露的事情?

采访者:不全是。一方面,当年的事故调查似乎很草率,现在看是出了不少纰漏,上级要求我们重新调查。另一方面,周边居民举报老化学厂厂址有广播扰民,上头怀疑你们是不是私底下复产,所以还得找你们这些老职工,把这些事情重问一遍。

受访者-1901:好吧,老化学厂,0█年化学厂被关停以后我也没回去过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虽然我记得也不是很清楚。

采访者:你知道91年前化学厂生产的产品都是什么吗?我们这边的记录里只说泄露过对二甲苯还有硫化氢。你实话说,之前你们厂里是不是还生产过或者贮藏过别的化学产品?

受访者-1901:您看,我也不是技术岗的,具体当年生产的是什么我也记不清。只依稀的记得……生产……生产一个一个一个……什么来着……您看我这记性,话到嘴边了,就是说不出来。

采访者:不着急,你且慢慢说。

受访者-1901:我也真是老了,记性不行了。现在一回想,光记得当时厂长说,那玩意是我们工厂的命根子,虽然卖不上多少价,市场要的也少,但那玩意儿除了咱们厂,别的厂都没有。要这产品的都只能找我们定,所以是厂里保底的一点利润。

采访者:好吧,谢谢你的配合,一种由[已编辑]化学厂独有的化工产品……这段我们先记下了。除此之外,厂里有什么怪事发生吗?我想可能厂长的一些决定和91年化工泄露或者最近的这些举报有关系。我们要调查一下厂长有没有可能对此负有责任。

受访者-1901:你要说和厂长有关系的怪事……我印象里似乎有一次,大概是00年?

采访者:怎么回事?

受访者-1901:厂长说他去了一趟外国考察,说要向外国人看齐,搞什么智慧工厂,于是就让人弄了几十台大电脑放进厂房的地下室锁起来,叫什么服务器啥的,那玩意可是他的宝贝疙瘩。放机器那片除了他谁也进不去。

采访者:搬来这些电脑以后,发生什么了吗?

受访者-1901:搬进来以后也没见起啥效果,就是有人说这厂房里闹鬼。大半夜的广播会自己叫,他们说的是有鼻子有眼的,但反正我是一次没见过广播自己叫唤。

受访者-1898:赵建国,男,籍贯江西,曾任[已编辑]化学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操作工,由于其汉语普通话受赣方言影响严重,故书面归档记录中以普通话转写。

(无关信息省略)

受访者-1898:你如果要问我们生产的那个化学品具体学名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单记得流水线上我们都叫这玩意它的产品名,似乎是叫什么……[已编辑]。

采访者:你确定是叫[已编辑]吗?我们的记录里没有老化学厂生产这玩意的记录。

受访者-1898:我保证肯定叫这个,我干了那么多年,还能忘了不成?

(无关信息省略)

受访者-1898:您要是问我们厂里闹鬼的事情啊……我还真见过,好几回呢!

受访者-1898:那个闹鬼啊,就是一到晚上,厂里的那些喇叭就会有那么几个中了邪一样,絮絮叨叨的,也不知道是在念什么经。你还别不信,我亲眼见过,最近的一回我就在那喇叭底下听得清清楚楚。

受访者-1898:那时候我在上夜班的路上,走着走着,走到大概一个喇叭底下的时候,突然听见喇叭“吱——呜——”叫了一声,当时我真是腿都吓软了。那喇叭就在我头顶上,咕叽咕叽的念念有词。和他妈电视剧里跳大神的鬼上身了一样,我跑都跑不动,两条腿软的面条似的。硬生生听了少说一刻钟才有力气逃跑,真是吓死我了。

采访者:您……靠的那么近,有没有听清楚那个广播在说什么?

受访者-1898:我哪知道呀,那广播咕叽咕叽讲的不清不楚,说话还文绉绉的,我当时又怕得腿肚子转筋直打哆嗦,啥也记不清了,光记得那广播就是什么“火”呀,“复仇”呀之类的话。我觉得估计是哪个有冤情被烧死的孤魂野鬼在喊冤吧,政府要重新调查的话。我觉得最好查查看,是不是有什么冤案啥的……我是觉得这片地要是没出过事的话,咱厂子咋就能招到这样絮絮叨叨,还满嘴喊冤的鬼?

采访者:除了闹鬼喊冤以外,广播还有什么怪事吗?

受访者-1898:听我一离职同事说,他听见过广播里似乎有我们老厂长的训话……声音跟坟头底下爬出来一样……他形容的挺渗人的。

附录3:事故报告SCP-CN-3140-C

200█年,由于0█财年预算削减造成的网络安全部门与心理安全部门的运作压力,基金会决定裁撤Site-CN-██,将SCP-CN-3140-2切断电源后移动至Site-CN-65的附属建筑内加以存放。站点工作人员撤出后,受过危化物环境下电子设备维护工作训练的机动特遣队-██-██“苯佐卡因”被派遣入SCP-CN-3140-1地下室对SCP-CN-3140-2进行回收工作。

1000时,“苯佐卡因”小队全队进入SCP-CN-3140-1地下,并进行对SCP-CN-3140-2的拆卸工作,此时项目内部广播系统仍无异常。

██-██-01:指挥部,我队已经到达地下仓储区,已按照要求完成危险品贮藏桶标记。你们派人下来搬服务机组的时候告诉他们一声。

指挥部:收到,按原定计划开始拆卸作业,拆除完毕后我们就让搬运人员进去回收这些化学品。你们把拆解目标的基板带走就行。

██-██-01:好,小子们,开始干活吧,检查防护装备。

██-██-02到-06:已就位。防护装置工作正常。等候指示中。

██-██-01:我们六个人分组行动。02和03跟我把地上这些固定螺栓拆掉,04和06去处理那些机架。千万别搞坏那些铁桶。

随着“苯佐卡因”小队开始拆除SCP-CN-3140-2,多个设置于SCP-CN-3140-1厂区内的监听麦克风检测到反常广播。由于广播异常性质仍未判明,指挥部命令行动继续。

██-██-01:指挥部,能听见吗?那是什么声音?

指挥部:无需在意,项目在对外输出广播信号。非紧要事项,请继续拆卸项目。

项目的异常广播音响仍在扩散,SCP-CN-3140-1之地下广播系统也被启动,机动特遣队仍在拆卸项目。此时站点外突然出现一暴力倾向人群,规模30人左右,指挥部命令站点安保人员进行拦截。该段通讯记录已损毁,仅监控录像表明安保人员与人群产生武力冲突,致该人群中1人重伤,15人轻伤。站点安保人员无伤亡。此时██-██-01要求停止作业。

██-██-01:指挥部,作业对象活跃度加大,我请求停止任务!重复,我请求停止任务!

指挥部:请保持冷静。刚才有平民袭击了我们,可能是其他敌对组织伪装。站点推测已暴露,今天必须完成项目撤离。

1025时,项目初步拆解完成,项目主电闸断开。此时SCP-CN-3140-2之异常性质完全激活,同时外部等候的基金会搬运小组出现骚动后失联。现场指挥部决定让基金会行动人员撤出广播之影响区。

指挥部:“苯佐卡因”,事态紧急,你们把那点基板拿起来,立刻撤退!搬运小组突然断联了!

此时在SCP-CN-3140-1中之基金会行动人员开始互相攻击,同时数个加密的异常广播信号被接入当地互联网及电视广播系统中。

██-██-01:[脏话],老叶,老汪,咱们是来拆机器的,你们要干什么!

(██-██-01发出惨叫)

██-██-02:杀……杀鞑子……杀……汉奸……

██-██-04:你这狗贼,真他妈该死啊!

(钝器打击声)

自200█年█月██日1030时起,由于SCP-CN-3140-2产生之精神影响突破基金会常规相应手段,██市内出现大规模针对外国人和常态维护组织的大规模骚乱,在基金会调动其他分部武装力量镇压后,该群体事件在一周后消退。SCP-CN-3140-1范围内参与SCP-CN-3140-2拆卸行动的基金会人员全部失踪。此次事故以“恐怖组织袭击”对外界掩盖。由于项目此后在互联网上进行异常广播的频率加快至当前水平,基金会不得不增调更多人力资源以压制项目对外广播。

收容失效时,SCP-CN-3140-2产生之异常广播的部分语句抄录于下。

……是我们[杂音]来的[模糊音]象征
每个[模糊音]的心中,都有三把[杂音]
一曰希望,一曰温暖,一曰热血……

……对那凌辱我们的人
以牙还牙,以血洗血!
扫千年之霾,破万年之痈,
令我神州万里无尘……

……悬乃以肠之高梁兮,
裂尔首乎慰[杂音]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