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21
评分: +51+x

项目编号:SCP-CN-32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项目当前被收容于基金会中国地区异常动物研究中心,以特制大型鸟笼安置。按各个体营养所需不同稳定提供所需饮食,视要求给予可提供的配合收容奖励,每周对各个体采取单独与一同访谈以记录其与检测心理状态。
每周许可项目开展一次娱乐活动以保持其心情稳定,娱乐活动开始时提供习性温驯的三十只小型鸟类参与,并在此之后将小型鸟带离收容间。

描述:项目是三只思考能力与八岁儿童相近的雄性鸟类,分别是:

  • SCP-CN-321-1:黑伯劳(Lanius fuscatus),可使用普通话与人交流,相较一般伯劳更为温和且缺乏捕猎技巧,感性,自称想要学习室内设计,乐于收集大量闪闪发光或色彩鲜艳的事物串于枝条等物件之上以此“营造气氛”;
  • SCP-CN-321-2:家麻雀(Passer domesticus),缺失左眼,可使用粤语与人交流,能够简单识别常用汉字,识字率与小学三年级学生一致,其嗉囊疑似具备空间异常,可吞吐收纳重量与其相当的物体,且以此制作“适合鸟类的酒饮”,相较一般麻雀更安静且无太大好奇心,沉稳,对人友好,喜欢翻阅有关酒类的书籍(推测本身并不能够理解内容);
  • SCP-CN-321-3:啄羊鹦鹉(Nestor notabilis),无法如前二者那般灵活使用人类语言。但可自喉头以未知方式发出澳大利亚歌手希雅·富勒(Sia Furler)的所有带伴奏单曲,且每当如此,则周边所有能听见该歌曲的翼展5至50厘米之间鸟类都将聚集在其身旁重复各种类似舞蹈的动作如随节奏旋转、跳跃、展开翅膀、晃动头部等等直至其不再发声。其更喜好播放节奏感强烈的歌曲。当其展开并高举翅膀,其翅膀内侧覆羽将投射出色彩斑斓的晃动光束。据称曾旅居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与地区。

项目收容于广东某高校校园,遭潜伏特工发现时正处夜间,大量鸟类正聚集于一棵光秃但被贴有大量闪烁装饰的新植行道树上以SCP-CN-321-3为中心在做出规律有节奏的动作,SCP-CN-321-3翅膀内部所发出晃动光束和装饰的反光使得树与大群鸟类极为显眼。这一景象遭大量学生目击且拍摄,特工立即联系了临近站点以请求派遣收容小队和记忆删除小组。

当项目与所有一同参与进该次异常的鸟类被收容之后,研究人员发现三只项目个体具备异常性质,其他鸟类仅是遭异常影响而不具异常。在访谈中项目表示它们(按编号前后)分别负责场地挑选与布置、酒水供应与制作、音乐播放与灯光。项目对聚会都表现出强烈的喜爱和痴迷,表示曾多次前往各地邀请鸟类一同聚会和舞蹈。-1与-2的语言发音近似于儿童但更急促与尖细。

在收容后曾对项目多次访谈,提供收容后首次访谈记录见下:

访谈人员:异常动物专项研究员Kea Taylor
受访项目:SCP-CN-321-1、-2、-3

[研究员进入项目收容间,-1与-2正在鸟笼食盒附近讨论之前由人员提供的食物是否可口。]

研究员:早安。

SCP-CN-321-1:你是谁啊?

研究员:我是被安排负责照料你们的工作人员。

[-1愤怒地原地跳动旋转。]

SCP-CN-321-1:为什么带我们来这?快放了我们!

研究员:带你们来这里是因为你们比起其他鸟类要更特别,至于能否放了你们,这不是由我能决定的。我现在来是为了向你们询问一些问题,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SCP-CN-321-1:你怎么可以抓了我们然后又问我们问题呢!

[-2用脚拍打-1的背,似乎是劝其冷静。]

SCP-CN-321-2:你想问咩你就先问啦。1

研究员:……你们一只说普通话,一只说粤语。这是怎么交流的?

SCP-CN-321-1:(迟疑)因为……我们……都是鸟?

研究员:但你们明显品种不同而且相差很大。

SCP-CN-321-1: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有偏见的话来呢!在我看来这是歧视!每只鸟都是一样的,都有生存在这世界上的权力,都能够彼此和谐交流,我们应该努力做到让所有鸟都平——

研究员:我想你可能稍微有些误解了我的意思,我不是有意说出这样让你觉得有歧视意味的话来,如果你们觉得受到冒犯,我为此表示歉意。

[-2晃动脖颈。]

研究员:我发现这位(指-3)一直都不发言呢,为什么?

SCP-CN-321-2:佢系新西兰雀仔,唔识得讲呢边嘅话。2

研究员:那么它使用英语或毛利语吗?

[项目一同歪头沉默,似乎表示不理解。]

研究员:看来不是这样。让我们换个话题,你们当时在树上干什么?为什么要在那棵树上?

SCP-CN-321-1:我们在开派对。

研究员:那么其他的小鸟是你们邀请的客人?

SCP-CN-321-1:对呀,他们一听见我们的歌声就绝对会情不自禁过来加入我们。

研究员:你们似乎都很喜欢这么做。

[所有项目兴奋地上下跳动。]

研究员:你们是怎么认识并且走到一起的?

SCP-CN-321-1:我和他(指-2)是老朋友,这位(指-3)则是来华旅游跟团走丢了迫不得已留下来然后认识到我们的。因为志趣相投所以我们就在一起生活了。我们本想一起开一个酒吧,我做装潢,他调酒,他唱歌,多美好啊。可是因为条件不允许,所以我们有了一个想法,游历各个地方,在各地举办派对和各地鸟一起狂欢。

SCP-CN-321-2:查实我只系想做一个调酒师。3

研究员:这真好。那有没有其他小鸟和你们一样呢?有各种各样的梦想,能像你们一样和我交流。

SCP-CN-321-2:梗系有啦。4

SCP-CN-321-1:我们曾遇见过一只想要为鸟类权益发声的鹧鸪,养殖场的同伴都不理解他,但他很坚持。听说他后来被做成了鹧鸪炖盅。

研究员:对此我很遗憾……——从你刚刚所说,倒是让我对你们的身世有了兴趣,能就此讲讲吗?

SCP-CN-321-1:我和其他伯劳很不一样……家人都认为我不够凶猛,我的妈妈因为我生来软弱感到很无奈。在我们兄弟姐妹们都出飞后,我依然恋家不想离开。一天我的妈妈在家附近串完腊肉5离开后就再也没回来,我怀疑她遭遇不测,在附近的腊肉都吃光后终于出飞离开家想要寻找她,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始终没有找到她……从此只好自己独自生活。姑娘们因为我抓不到猎物不愿意和我来往,为此我想通过装饰品代替猎物插在周边吸引女孩,但没有效果。后来我认识了他(指-2),本来麻雀都怕我们,可他不仅不怕,还对我家的装潢感兴趣,想要我为他打造自己的酒吧。因为这不容易办到,在尝试过又失败后,我们设想在各地举办聚会,从此就结伴而行了。

SCP-CN-321-2:我曾经系我嗰片地方嘅地头蛇,同埋一班兄弟经常去楼下米店收保,我杀人如麻就连猫都惊我,人人都话我系个冇感情嘅杀手。直到有日我条女背叛我同我马仔喺埋一起、我被佢打伤冇咗一只眼。我终于改悔,喺大学城周边嘅酒吧学识咗调酒,自此决定做个好人,开间酒吧,从此平平淡淡过生活。唉……往事不堪回首,呢啲唔开心嘅嘢就唔讲了。呢位姊姊仔我睇你人都几好,不如请你饮杯我自己整嘅酒啦。6

[-2朝桌面呕吐出一颗未知液体构成的水珠,随后抬头观察研究员,据研究员描述液体具有浓烈柑橘与米酒气味。]

研究员:嗯……谢谢……可我觉得我现在不太适合喝酒……

SCP-CN-321-1:你没看见人家现在正在工作吗。

SCP-CN-321-2:对唔住,我——7

SCP-CN-321-1:抱歉,他实在很想得到肯定,因为大多数鸟在喝了他的酒后都不予评价。

研究员:……我相信它一定很可口。

SCP-CN-321-2:多谢。

研究员:让我们来谈谈这位……昨晚树上的焦点吧。它又有什么故事呢?

SCP-CN-321-1:它来自新西兰,曾经旅居世界各地,喜欢歌唱和舞蹈。

[-3发出鸣叫声。]

那些歌是怎么播放出来的?

[-3张开喙部,自其口腔中传出希雅·富勒的歌曲Cheap Thrills。-1与-2随之舞动。]

[-3闭合喙部,音乐消失。]

研究员:原来如此。除了这一首,它还能播放什么,或者发出什么别的声音呢?

SCP-CN-321-1:他能播放所有Sia的歌。

研究员:你们呢?你们能不能这样做?

SCP-CN-321-1:不能,每只鸟的天赋都是不一样的。

研究员:用人的话语交流是你们与生俱来的条件么?

SCP-CN-321-1:是这样没错。

研究员:你们还真是各有特长呢。所有和你们一样的鸟都是如此吗?

SCP-CN-321-1:这我也并不清楚。

研究员:你们对于现状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1与-2、-3眼神对视。]

SCP-CN-321-1:我希望你能把我们放了,如果不能,希望你不会伤害我们。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其他想法了。

研究员:我知道了。和你们聊天很愉快。这次访谈到这里就先结束吧,也许我们可以再见面。

访谈笔记:在访谈过后,修订了新的收容措施以使项目配合收容。以“为你们打造一个酒吧”为由制作了一适于项目生活的大型鸟笼,并对-1与-2稳定提供色彩鲜艳的安全装饰品和制作“酒饮”的植物材料,每周放入经驯养的小型鸟类作为“顾客”进入鸟笼,在规定时间过后从鸟笼带离。项目以此对收容环境表示接受且逐渐适应。推测当前应能对项目做出稳定收容。据访谈提到内容,或许仍有和项目性质近似的具异常鸟类存在,各站点异常动物管理与关注应加强监测力度以避免该类异常暴露于公众。 ——Kea Taylor

事件记录:在收容项目的月余后,SCP-CN-321-1对每月提供的鸟类中的一只雌性虎皮鹦鹉表现出好感,且在每周访谈中向研究员表示“想要和每周都来的常客表达爱意,让她留下来和我一起经营酒吧。”由于其对该虎皮鹦鹉逐渐产生的痴迷不利于收容的稳定,当前正在考虑每周更换所选择的鸟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