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210
评分: +29+x

天已有些蒙蒙亮了。

天空仍是一片凄惨的黄。大地被撕裂,成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鸿沟。无数建筑物倒塌在地,徒留下一片片残骸。到处都是这幅残墟败景。我漫无目的地走着。血腥味和腐烂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四处硝烟弥漫,还伴随着呛人的灰尘。

世界已经彻底毁灭了,不再有任何希望和未来。我感到自己正在迟缓地死去。讽刺的是,在这无人之地,心跳声在没有尽头的死寂中却愈加显得鲜活,每一下跳动都带着沉重的回音。

这里没有活人。

这里没有希望。

这里什么都没有。

真是窒息。

这里仿若世界的尽头,遗忘之角。在大多数时候,黑暗总是长久地笼罩着大地,偶有天亮时,也是一副颓败的惨黄色。没有阳光和熙,没有花香鸟语,没有人潮汹涌,有的只是空气中无处不弥漫的死亡气息。

废墟之上,依旧堆积着废墟。破碎之中,继续出现着新的破碎。昔日的一切辉煌都被无情地摧毁,只留下黯淡无光的残破。

活着真是不幸啊。

想回家哦。

唯一能稍稍宽慰我的,便是仰望星空时,在没有光污染的城市中,满天星辰终于也能重新变得璀璨。无数的它们在黑暗中闪耀,尽情散发着迷人的荧光。我运气不错,还看到了流星,是孤零零的一颗落下。我效仿零碎记忆中的做法,许下了让一切重新来过的祈愿。

我数了一夜的星星。

这些星辰在黑夜中燃起,仿佛孤独的旅人,与我同行于时间的长河。它们闪烁着微弱却坚韧的光芒,似乎述说着宇宙的秘密。

可是混沌终将在这平静中让一切湮灭。

我想起了她,她的笑容也如同流星般美好而短暂。我们曾经拥有过美好的时光,但如今也她已经随着世界一起离我而去。

我该怎么做……





当您阅读到这段文字时,您已成为“黄昏故人”的执行者,密令为:

暮色世界皆混沌,黄昏时分无故人

SCP基金会


5/CN-3210 LEVEL 5/CN-3210

CLASSIFIED

classified-lv5.png

项目编号: SCP-CN-3210

项目等级: KETER

项目编号:SCP-CN-3210

威胁级别:黑色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仅限拥有4级及以上级别权限的人员可以获悉SCP-CN-3210的存在。3级人员需要至少两名4级人员的书面允许,且已完成Omega-03型精神针对性强化训练后方可进行访问。

一支专职情报小组负责对全球范围内疑似发生SCP-CN-3210事件的地点进行密切关注,派遣先遣小队进行潜入、渗透和间谍工作。一支全职控制小队负责调查、收集并处理SCP-CN-3000的相关信息和SCP-CN-3210-1的收容及清除工作。

在确认SCP-CN-3210出现后,情报小组应尽快与先遣小队确定SCP-CN-3210的感染范围及SCP-CN-3210-1的具体人数,并在确定后立即调派遣配备了SCRAMBLE目镜和特制隔音耳塞的控制小队对周边区域进行封锁后开始SCP-CN-3210-1的收容工作。在事态无法控制时,应联系附近站点请求武装支援。

对所有已发现的SCP-CN-3210-1应及时进行控制、收容和反模因药物治疗,必要时可以予以清除,以防止可能的威胁。任何SCP-CN-3210的相关信息都应按照基金会标准信息压制程序实行抑制。

当SCP-CN-3210的感染人数达到15,000基准时,应立即在感染区域进行大范围反模因药剂投放。

当SCP-CN-3210的感染人数达到75,000基准时,应放弃对SCP-CN-3210-1的收容而转为清除,尽可能快且彻底地清除所有SCP-CN-3210-1。

当SCP-CN-3210的感染人数达到150,000基准时,应立即启动蒙太奇方程式Montage equation对所有SCP-CN-3210-1进行定位和模因即时抹杀。

当SCP-CN-3210的感染人数达到450,000基准时,应立即联系GOC与其分享SCP-CN-3210的相关资料,请求合作共同应对。

当SCP-CN-3210的感染人数达到1,000,000预定峰值时,应立即按照CN-3210-3预案进行AK级世界末日情景应对,同时向全球广播SCP-CN-3210的相关信息,积极同友好、中立组织合作并分享SCP-CN-3210的所有相关资料以求保全人类文明。

任何时候都应极力避免SCP-CN-3210-1与SCP-2440感染者接触,如已经发生接触,应立即启动蒙太奇方程式进行模因即时抹杀。

描述:SCP-CN-3210为一种针对人类 高等智能生物大脑的思维病毒,感染SCP-CN-3210将导致宿主发生思维转化,其异常效应的强度与感染人数和感染时间呈正比。SCP-CN-3210具有模因效应,必须借助物质载体进行传播,可被通过口语、手写文字、手绘图画、听觉刺激进行传播。反模因药物及F级 (Fugue)记忆删除被确定可以消除E型分支以外的所有SCP-CN-3210病毒分支的异常效应。

SCP-CN-3210目前共有五种病毒分支,将SCP-CN-3210感染者称为SCP-CN-3210-1。通常情况下,SCP-CN-3210-1无法意识到自身转化,对其症状的告知会被其下意识否认,此类否定心理可能为SCP-CN-3210的自我保护措施。已有的病毒分支中,仅有E型感染体能够清晰意识到自身转化。

已确定的 五种SCP-CN-3210病毒分支:


SCP-CN-3210将不定期出现于世界各地,出现原因未知,出现方式不知。有关SCP-CN-3210的记载最早可追溯到唐朝奇术师吴筠所编纂的《大秦秘宗》。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有记载里,在公元前134年以前,SCP-CN-3210的发生多局限于中国范围内。自公元715年起,SCP-CN-3210在较短时间内在日本、印度、朝鲜、东罗马、波斯、伊朗及部分非洲国家相继出现。在7世纪中期的中亚、东亚地区出现了第一次SCP-CN-3210大规模爆发。在此之后的十四个世纪里,SCP-CN-3210开始陆续出现于世界各地,并分别于1825年、1914年、1929年、1931年、1973年、1980年、1991年、2008年、2019年均出现了大规模爆发。

音频记录001


(记录开始)

(开门声,接着是一段沉闷的脚步声,一个类似老年男性的声音随即响起)

POI-30225:哟,你来啦?

(脚步声停止,一个类似中年男性的声音响起)

POI-29124:抱歉,我们认识吗?你知道我是谁?

POI-30225:(笑了一声)我们从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是很好的朋友,在我进来这条线之前我记得大概有,(停顿)583年?先坐下吧,不用这么拘谨,我想你应该有很多疑问?

(记录到椅子在地面挪动的摩擦和碰撞声)

POI-29124:告诉我,我的名字,我的身份。

POI-30225:(笑了几声)你会知道。放心,我们还有时间。

POI-29124:什么时间?你为什么不能直接告诉我?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只有你和我还活着?其他的人呢?你到底是谁!

(持续几分钟的轻微环境杂音)

POI-30225:不用那么紧张。我知道你走了很久的路,现在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会了。如你所见,人类文明已经毁灭了。至于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

POI-29124:你是说四凶?我在一些穿白大褂的尸体那儿找到了一些资料,报纸上也全都是人类发疯的报道,还有整个城市的混乱涂鸦。整个世界就跟他妈疯了一样。

POI-30225:他确实疯了。

(记录结束)


音频记录002


(记录开始)

POI-29124:所以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你又是谁?为什么只有你还活着?

POI-30225:你应该看到了那些文件吧?说说你的疑惑?

POI-29124:少来这套,你不能总是这么轻飘飘把话题盖过去。

POI-30225:好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确实有你想要的答案,等时间到了自然会告诉你。有些东西我现在不说有我自己的考虑,你不要问。如果你想知道所有的事,想要解决掉这个大麻烦,你必须得听我的。

POI-29124:……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

POI-30225:你的失忆是我做的,这8天里你的所有行踪我也都了如指掌。我知道你在3月31号的时候进入了一个地下室,里面有一个男孩的遗体,你也是通过这个孩子才拿到了那些文件。

(持续几分钟的轻微环境杂音)

POI-29124:……你一直在监视我。这样做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POI-30225:我有我自己的道理,你不要过问。

POI-29124:好吧,我是有些疑问 。为什么基金会和GOC已经做足了准备,协同战线也已经组织起来,为什么人类最后还是失败了,甚至还是在3个月以内?

POI-30225:因为有人在积极将SCP-CN-3210传播于世界各地,使得到处都有叛乱兴起。联合战线难以招架,疲于应付,人心惶惶,弄得内部人员也军心不稳,彼此猜疑,不信任的种子逐渐萌发。然后,嘭!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各种问题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战争四起。而相比于守护,人类更擅长破坏。

POI-29124:这些都是你口中的那些E型干的?

POI-30225:病毒的传播的确是E型感染体的功劳,确切的说,主要推动者是一群被培养为间谍的E型感染体。他们中的一部分负责将将携带了SCP-CN-3210的媒介物运送到全球,另一部分则负责潜入各个组织中,与本就潜伏在组织内部的接头人里应外合,一起把SCP-CN-3210传染给组织成员,尤其以那些位高权重者为重点目标。

POI-29124:那群E型是你培养的?你是怎么安排人潜伏进那些组织里的?

POI-30225:(笑了几声)哈哈哈,你还是那么聪明嘛。E型出现的历史已经有很久了,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一群E型在秘密谋划着,鼓动国家间的战争,引发一个又一个矛盾。我只是掌握了控制他们的能力。

POI-29124:你真是个疯子!别用那种熟人的语气和我说话。

POI-30225:那么多次的轮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早就疯了。我只问你,看着现在的世界,你是什么感受?

POI-29124:一个没有希望的世界,充满了窒息和死亡。

POI-30225:(叹气)这样的世界不算是最糟糕,我亲眼见证过上百个世界的灭亡。红衣国王降临现实,妖精随意行走人间,工厂重新运作,憎恶血肉涌现,这些都要比这条线上的故事凄惨的多。

POI-29124: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但这不是你毁掉人类文明的借口。

POI-30225:你还是老样子嘛,但我不认为这个世界。那我要是告诉你,这个世界还有救,你会怎么想?

POI-29124:想说什么直说,你想让我帮你?把这个世界复原然后再让你毁灭一遍?抱歉,我没这个闲情陪你继续。

POI-30225:不用那么激动,你先看看这个——(抽屉被打开的声音)

POI-29124:一张照片?是一个女人——

(持续几分钟的轻微环境杂音)

POI-30225:很熟悉对吧?

POI-29124:……她是谁?

POI-30225:你的爱人,在我们的时间线里,你失去了她。

POI-29124: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看她的照片?你到底想干什么?

POI-30225:就像我说的,我想救下这个世界。不只是这个世界,每条时间线上的,我都想救下来。在我们的时间线上,你失去了她,但在这条乃至其他的子时间线上,我们还有机会。

POI-29124:我凭什么相信你?你夺走了我的记忆!

POI-30225:记忆删除只是为了让你用另一个视角重新看一次世界,我想改变你的想法。我们都太固执。

POI-29124:无所谓了,你想怎么做?

POI-30225:你愿意帮我?

POI-29124:别混为一谈,我先听听再说。

(一阵打开抽屉的声音响起,记录到几声类似金属和玻璃的碰撞声,接着是一小会某物被组装的声音)

POI-30225:把手伸过来,随便哪只。

POI-29124:那是什么?一个注射器?那个标有“人-606”的玻璃管里的液体又是什么?

POI-30225:我让科研部门针对阿难陀舍沙的化合物进行了逆向工程,将“Y-909”进行提纯后重新设计的一种萃取剂。可以恢复使用者被删除的和被篡改的记忆。(停顿)真是一项很伟大的发明呢!我们经过了多次测试,它的功效堪称完美。基金会在记忆领域真是领先于这个时代很多呢。

POI-29124:我不在乎。(衣物的摩擦声)来吧。

(持续几分钟的轻微环境杂音后,POI-29124发出了哽咽声,过了一小会后开始干呕,记录到物体撞地的声音,推测为POI-29124摔倒在地时发出的碰撞声)

POI-30225:放轻松,头晕和犯恶心是正常的,估计还会有一些痉挛反应。

(在几分钟时间里POI-29124多次发出了闷哼声和干呕声)

POI-30225: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我想你应该想起来了吧?乔。

O5-5:去你妈的,一号,你这个该死的独裁者。

O5-1:你的旅途已经结束了,是时候该干正事了。现在还有很多麻烦等着我们呢,CN-1000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们。

(记录结束)


音频记录003


(记录开始)

O5-5:所以,你的计划是什么?传播SCP-CN-3210毁灭人类就是你在这条时间线的研究方向?

O5-1:你猜的不错,在这条时间线上我想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或许可以帮助我们跨过CN-1000这道密不透风的网。

O5-5:网?有趣的说法。你继续说,我听听看。

O5-1:我尝试换了一种思路,你我都知道,在时间线来到2300年1月1日时,该时间线会进入CN-1000的进程。我们一直在试图穿过这张网,为世界觅得一线生机。但是我突然想到,有没有可能是我们走进死胡同了?

O5-1:我们一直在尝试如何能安然无恙的穿过网,努力地企图保住时间线上的现实,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毁了它?

O5-5:你果然疯了?一号,你终于打算堕入深渊来拉所有人下地狱——

O5-1:(大声)不!我是在救我们所有人!

O5-5:(停顿)你说什么?

O5-1:SCP-CN-1968。上一代的基金会留给我们的模拟超算系统,你还记得它吗?

O5-5:你想用SCP-CN-1968来模拟现实?想法不错,但是等到了2300年这个坎,我们还是逃不过它。

O5-1:SCP-CN-1968能够完美还原所在时间线上的世界,这是你早就知道的,它能将模拟现实投影到基准现实,为什么我们不能用CN-1968上的现实来代替基准现实?

O5-5:(短暂沉默)你仔细说说,我听听你的具体想法。

O5-1:4年前,我提出了一个想法,放弃与主时间轴的平行关系,主动折断时间线,使其垂直于主时间轴。通过SCP-CN-1968模拟出一个类似的世界,在时间线被折断那瞬间将它接上,取代时间线上湮灭的基准现实而延伸出新的故事,

O5-5:(急促的呼吸声)这,这是不可能的!你从哪儿来这样疯狂的想法?我们的科技水准根本没法——(长久的沉默)你是想让我们效仿你对这条时间线的做法,把所有完整时间线分裂成无数条子时间线?

O5-1:和你想的一样,不过用不着无数条。就像我现在所做的,用真随机数生成装置把一条完整时间线分裂到足够被时间跃迁装置折断的数量。再在每条子时间线用收信器,也就是我在信里面提到的那个按键式计数器,在SCP-CN-1968启动清算的瞬间向时间跃迁装置发送折断请求。

O5-5:(沉默)你有多大把握?

O5-1:我和时间异常部的人谈了很久,使用了这条时间线最先进的超级计算机进行了无数次模拟,但是还是得不到答案。目前的猜测有两种,要么是成功代替湮灭的现实成为新的基准现实,要么是面临ZK末日情景,迎来真正的死亡。

O5-5:抱歉,我无法相信如此莽撞的做法。

O5-1:(长叹了口气)8999那一次,我们扛过来了,是因为那群α3-03-AADAF时间线的幸存者带来了他们的技术资料,让我们得以找到打败毁灭之女的办法。如果没有那次奇迹,我们的文明甚至可能连2300年都等不到。(短暂停顿)卡尔文森和伯伦希尔无法做到的事,我们做到了。我们这个尚且孱弱的文明,做到了。

O5-5:(叹了一口气)你到底想说什么?

O5-1:我们人类还有希望。命运就是个婊子,她一次次使用各种把戏来戏耍我们,却又从未彻底夺走我们的希望。现在,这个可以拯救所有时间线的机会就摆在我们眼前!

O5-5:你为什么一定就觉得自己能成功?为什么这个计划非得拉上我?

O5-1:你有足够的阅历和经验,而且你自己就是时间异常部出身,也是议会里唯二在这条子时间线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心还在鲜活跳动。只靠我无法完成这个计划,算我求你了乔,帮帮我。

O5-1:这个机会无论如何我也不能放弃,这也许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或许你觉得我太冒进,但是这个风险我们必须要冒,无论是为你,为我,为了全人类,还是为了所有时间线的未来,我们都必须要搏一次!

O5-5:(长久的沉默)所以你想怎么做?告诉我你的计划。

O5-1:借助概念利用发展部的这台主机,我们能够完美模拟出子时间线上的基准现实。尽管我们还无法完全理解1968的构造原理,但好在我们能够利用它。有关于这个计划的具体内容,我已经全部输入到了SCP-CN-3210文档的隐性部分。穿过我身后这道门,就可以通往列阵的入口。

O5-5:我明白了。这个计划你告诉议会了吗?

O5-1:还没有。我会在启动真随机数生成装置前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他们。还有就是——在你走之前,可不可以再讲一次你给她讲过的那个土味情话?太多年没有听到了,怪怀念的。

O5-5:一号,你年纪已经不小了。

O5-1:我心态年轻!给个面子,我们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O5-5:(短暂沉默)我发誓你要是敢录下这段就算是下地狱我也要宰了你。

O5-1:答应我,朋友间能不能多点信任。

O5-5:(沉默)你知道世界上最浪漫的四个字是什么?是东南西北。知道为什么嘛?因为east、south、west、north的首字母组合起来就是ESWN——一生为你。

O5-1:(大笑了一会)嘿嘿嘿,行了,你先走吧。

O5-5:无聊。

O5-1:祝你好运,乔,你一定能再见到她。

O5-5:(椅子的挪动声)也许吧。(停顿)也祝你好运,诺亚。再见了。

O5-1:再见了。

(记录到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后,类似门被推开的声音响起,几秒后又是一阵杂音)

O5-1:现在,一切靠你了。

(记录结束)


以下内容仅对“黄昏故人”执行者开放
请进行权限认证以继续

致伙伴们


致乔,也致噎鸣-01——最初的O5,

伙伴们,还记得我们当初创立噎鸣协议和SAP工程的初衷吗?还记得我们的时间线消逝时失去挚爱和亲人朋友的痛苦吗?我们是β3-03-ACDA2最后的十三个幸存者,我们承担着无数时间线的希望。没人想要再重蹈覆辙。是的,关于SCP-CN-1000,我的确知道很多,但我不能,也无法告诉你们。乔说的很对,我是一个自私的独裁者。所以我必须一意孤行,用试错来为我们的文明觅得一线生机。

无论是乔,十二,零八,零三还是我和无数个自己的复制体,亦或是其他几个伙伴,议会的每个人都太累了。我们疲于奔命,为了研究应对SCP-CN-1000我们付出了太多。十二已经几乎快要崩溃,乔也为了找出答案自愿离职来到一条子时间线。

382条时间线,95393年。

永生于我们实在是一种折磨。我厌倦了按下那个该死的计数器,我厌倦了保守那些过于沉重的秘密,我厌倦了一个人孤独的等待末日终至。无数个轮回将我的身心折磨得迟钝,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求生还是求死。

暮色世界皆混沌,黄昏时分无故人。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383条时间线,至多再牺牲一条子时间线就好了。十二,我在基金会中国分部数据库的SCP-CN-3210项目文档里把所有东西都留给了议会。就像拟定庚辰-3"噎鸣"协议时我们一起作出的誓言。

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过去,但依然能改变他们的未来。

Let is start all over again.

一切都靠你们了。

再见了,乔。再见了,十二。再见了,伙伴们。

能与你们共事是我的荣幸。

后会无期。

曾经的伙伴


O5-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