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24
评分: +37+x

项目编号:SCP-CN-32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我们现在让SCP-CN-324住在位于Site-CN-79的一个标准人形实体收容间里。考虑到他的心情时常处于低落状态,如果他想在收容间内使用通讯设备解闷,我们当然是乐意允许的。至于设备的品牌、型号与配置,则全由他个人喜好而决定,并适当更新换代;另外,收容间内须覆盖高速无线局域网,卡顿的网络连接可不会有利于他的心理健康。

为了更好地帮助SCP-CN-324摆脱异常的心理问题,Site-CN-79驻站心理学家Frank Tomori主动请缨,定期与他进行一对一的促膝长谈。1我们鼓励于Site-CN-79任职的人员在路过他的房间时,透过窗户向他友好地挥挥手或是问候一声,这一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很可能会极大地改善他的心情。

若有人员发现自己无法完全遵守以上收容措施,此为正常现象,无需过多担心。虽然他的心灵比较脆弱,但是已经有足够多的人在安慰他了。

描述:SCP-CN-324是基金会对原名为██████ ████的亚裔青年男子的编号。这名男子显得较为健康,生理年龄为16岁,各项生物体征均正常,但据他自己所说,“没有人喜欢我”。

他说的没有错:每当人们接触到SCP-CN-324,或暴露于有关于他的信息2时,都会表现出对他遭遇的极度同情和怜悯。大部分人此时会尽力安慰他,比如询问SCP-CN-324“发生了什么事”,“我能帮上什么忙”,等等。可惜的是,这种同情心会随着上述接触或暴露的时间增加而逐渐减弱。出于某种异常的原因,人们对于他的态度会慢慢转变,该转变过程目前可通过大量先例概括为以下的几个状态:

  • 对于SCP-CN-324表示极度同情(初态)
  • 认为SCP-CN-324应该更加坚强
  • 质疑他的个人经历,并看低他所遭受的困难
  • 不愿意听他说话,或拒绝接受其任何表达自我的方式
  • 完全忽略SCP-CN-324(终态)。

因此,SCP-CN-324大多数时候会显得情绪低落。然而有实验表明,给项目提供虚拟社交工具能够使其日均显现健康情绪的时间增多,尽管其不足以完全抵消SCP-CN-324的负面情绪。

<附录1 CN-324.2019/2/9>:SCP-CN-324于20██年██月██日初次引起基金会注意。之前一天,██省██市警方接到一名心理医生报案,称一个“很讨厌的家伙”一直在他的诊所门前逗留,对他的工作造成了影响。警方赶到现场后发现,项目一边拍打诊所门,一边哭喊,具体内容未知。来自警方的记录显示,SCP-CN-324被带至警察局后,表示报案者曾是“唯一理解我的人”。

第二天,安插于██市精神病院的基金会特工报告,一名疑似异常人形实体于该日入院,且办理入院手续者出示了警方证件。情报称,他在入院后不久便获得了护士与病友的额外照顾,但晚餐时却被孤立在单独一桌。Site-CN-79人员起先认定该实体为非异常,但后续情报中不断出现的矛盾表述逐渐引起了重视。SCP-CN-324被运送至Site-CN-79,并编以当前编号。

<附录2 CN-324.2019/3/24>:调查发现,SCP-CN-324在社会中未有任何成型的人际关系网。相关记录表明,他在3个月大时便被父母遗弃,在一所孤儿院中长大。项目声称在该时期遭受了来自同龄人的歧视与虐待,但据推测,项目很可能在潜意识中扭曲了幼时和同龄人玩闹的场景,从而形成了变形记忆。

值得注意的是,项目声称其在义务教育阶段内同样没有友人,且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敌意。鉴于项目的脑部没有任何受损迹象,推测这一陈述要么体现了项目的异常性质,要么表明了项目受某种精神疾病影响,如受迫害妄想症。

<附录3 CN-324.2019/8/19>:供职于Site-CN-79的心理学家Frank Tomori于今日对SCP-CN-324进行例行采访,以下为采访记录。

[记录开始]

Tomori:嘿,██████!

SCP-CN-324:你好。

Tomori:最近还好吗?感觉有没有好一些?

SCP-CN-324:说实话,不好,没有。但你们对我这样,其实我还是挺感谢的,毕竟之前从来没有人……

Tomori:不用谢我,小█。这是我们份内的事。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进一步了解你,这样基金会才能想办法让你恢复正常。在这之后,你就可以不用一直待在这里了,就可以自由了!振作点啦!

SCP-CN-324:你上个月也是这么说的。

Tomori:唔,心情不好吗?还在因为上次的事情闹情绪?

[SCP-CN-324沉默。]

Tomori:诶,我说啊,不至于的嘛。你是个男人,男人要学会担当,整天因为小事情愁眉苦脸可不像话,你说呢?我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觉得你应该……

SCP-CN-324:我以为你懂我。我以为你在乎我怎么想。结果呢?我说着说着,你就不耐烦了。我上次是不是和你讲过我五年级的时候,被人用圆规扎大腿这件事?是不是?[SCP-CN-324卷起右侧裤腿]是不是?你他妈当时在干什么?抖腿。嗯,抖腿。有条没受过伤的腿很了不起,对吧。

Tomori:不,我没……

SCP-CN-324:这我也忍了。但是你之后还跟我扯那些屁话,说什么,是我不注意礼貌,才惹人欺负的。

Tomori:其实[声音颤抖],每个人小时候都难免不懂事,你我都一样的——

SCP-CN-324:我就活该被所有人讨厌?我不明白我怎么就惹到了██,本来他可是打开诊所大门,我进来坐坐的!还有那群狗屁的条子,刚见着我一副人模狗样,我在警察局里睡了一觉起来,你知道他们怎么看我?跟看垃圾一样。我懂了,你们都是一路货色,你们——

[响亮的拍桌声。沉默数秒。]

Tomori:SCP-CN-324,我奉劝你别给脸不要脸。

[沉默]

SCP-CN-324:果然还是……

Tomori:你就不找找自己的原因?亏我每次来这里之前都把心态调整的这么好,就为了和你在这扯皮。你敢说你没有一点问题?就这么喜欢把所有事情往别人身上一推当甩手掌柜?

SCP-CN-324:[提高嗓音]没有!只是…只是他们都不喜欢我……

Tomori:啧啧,真好意思说出口。知道我小时候怎么过来的吗?算了不跟你说,说了你又要废话。我作为一个心理学家,本不该和你粘上半点关系,但我出于职责所在还是要正告你:你不是什么独特的雪花,天底下比你倒霉的人多的是。少扯他妈有的没的。

SCP-CN-324:[无力]但你们说要帮我的。

Tomori:我六点钟有个会——

SCP-CN-324:我的充电器坏了。

Tomori:采访结束。

[记录结束]

<附录4 CN-324.2019/11/27>:由Site-CN-79人员进行的进一步研究表明,SCP-CN-324所表现的异常性质无法使用现有分类法分类。这表明:

  • 它的异常性质可以自成一类,或
  • 它并无异常性质。

经Site-CN-79管理层研究决定,上述的第二种推论更为可信。目前,已向总部提交将现SCP-CN-324重分级为Explained的提案;若提案通过,现SCP-CN-324收容间将被清空,留待收容其他人形实体,Frank Tomori的职责也将另行分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