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309-J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博士的消息


为保证该项目叙述的隐蔽性,其文字内容中已灌注叙事性模因。请确认您已接种相关疫苗后解除该项目描述的闭锁并进行访问。

评分: +32+x

项目编号:SCP-CN-3309-J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作为同在开发当中的“朗基努斯计划”之辅助,应确保其开发完成后,及时与当前叙事平面完全脱离,而后借助多条叙事层间通路将其传播至上层叙事的电子网络中。

SCP-CN-3309-J的传播视为一次对swn001-1实体的侧面打击,其结果应由确认能够正常工作的超形上探针原型机“Element Zero”进行记录并转写至本叙事层。

描述:SCP-CN-3309-J是一段由基金会超形上学部研发的跨叙事层计算机病毒程序。其作用机理如下:

  • 若SCP-CN-3309-J成功借助叙事通路流入上层叙事,则其会散布大量“信息分子马达”,在不被该叙事层地球文明中的反病毒程序探查到的前提下,侵入临近的电子信息流,并自我植入、复制、扩散,直到侵染整个互联网的所有服务器。
  • 侵染成功后,各信息分子马达会反向检索SCP-CN-3309-J在该层叙事的概念域的具体方位,读取项目主程序的信息并复制出其拷贝文件,然后在已感染的服务器中隐蔽运行。
  • 成功运行的时间被标定后,SCP-CN-3309-J的主程序将标记全部此时刻之后的写入请求并将其拦截、改造。虚假的“写入完成”反馈将传递给之前写入请求的发出者。但是,由于该发出者并没有真正地完成数据写入,所以后续的访问者将无法查阅到写入内容。
  • SCP-CN-3309-J将因此而蓄意积压大量的处理请求;在此之上,这些处理请求还会一次或多次复制。以上过程所消耗的计算量将转嫁给服务器终端,增加其压力直至过载。

来自超形上学部主管 Penelope Panagiotopolous 博士的消息


根据之前我们对自己所在叙事塔的探索,深刻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的我们应当意识到这样一点,那就是:互联网是一个重要的信息载体——对于每一个完善发展的叙事层均大抵如此。既然我们知道,我们上一层的swn001-1实体们正进行着丧心病狂(又或者是充满爱与希望,随便了)的接力式文学创作,那么我们可以相信,相当一部分的创作数据应当是在网络上共享的。而这正是我们可以进行攻击的突破口之一。

“朗基努斯计划”的最终目标是弑神,通过杀死作者的方式让我们得到解脱;那么我们现在的这个计划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切入的——亦即破坏作者们进行创作的手段和载体。一旦作者们发现自己的叙事压印死活无法成功,自己的创作被埋在了数据库的深处就是生不出来,那么就会造成两方面的影响:从作者来看,作者自身失去了创作的热情或耐心,对网络的卡顿与无响应大发雷霆;从叙事压印来看,作者们描述的我们的故事,全部到某个时间节点停下,之后我们的未来便不再受任何足够强的叙事压印引导。它们导向同一个结果:我们的未来与发展被完全解放。

不可否认,上层叙事的创作手段多种多样:纸笔记录,口口相传,甚至包括机器自动生成;但是只要最普遍的流传形式——网络记载与共享——被阻断,对于他们的创作打击将会是决定性的。

附录:通过SCP-CN-3309-J的传播,超形上学部已经进行了一轮试探性的跨叙事打击。根据探针原型机的转录数据可以判断出,基金会对swn001-1实体所在互联网的打击行动并没有成功。究其原因,项目在处理服务器请求时并未能完全将其拦截,而是出现了严重的疏漏:每当一条请求被成功拦截,且目标地址相同的第二条请求也发送到位时,SCP-CN-3309-J便没有能力持续阻隔这两个请求,被迫将它们放行。所以对于上层叙事,SCP-CN-3309-J的效果变成:访问者无法看到写入者刚发送的消息,但如果有另一写入者(可以和上个写入者相同)在同一母链接下再次发送消息时,两条消息就会同时显示给访问者。这被上层叙事的swn001-1实体认为是一种恼人但完全可接受的网络故障,因此第一轮SCP-CN-3309-J的打击并未成功。

通过Element Zero探针收集上层叙事网络结构数据后,超形上学部拟将项目主程序部分进行进一步优化,以进行下一次正式打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