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363
评分: +56+x

项目编号:SCP-CN-336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363当前被放置于Site-CN-10086的冷藏间中,在调查结束前,除调查员顾嘉一以外的任何人不应进入此间。

描述:SCP-CN-3363是在2021年3月14日自杀的真桑友佳梨的尸体。该人员生前为Site-CN-10086内勤部的员工,曾具有多种异常性质:

  • 其似乎具有某种心灵感应能力与念动力。据部门中的成员声称,该人员从未被观测到过言语,而且在一天中的绝大多数时候,都会完全静止在自己的工位上,不进行任何动作,只在部门主管邀请其一同进行某事时才出现反应,但其总能按时完成其所属的工作,同时,部门内的所有人员都能在此前提下理解该人员想要表达的意愿或想法。
  • 该人员从未被该部门以外的人员观测到;因内勤部内部监控损坏已久且未能及时维修,其也未留有任何影像记录。部门人员声称,该人员每天会在部门主管胡俊泽的邀请下与其一同下班,并在转天早上与其一同进入公司。但在胡俊泽离开站点后,后续监控中无法发现任何有关于该人员的行踪信息。其他部门的人员造访该部门时,该人员则总会因各种巧合原因(例如,如厕,进行工作报告等)而于公共场合中缺席,尽管这些描述与上述异常性质矛盾。
  • 部门人员声称该人员每天与前一天相比,脸或身体上都会出现新的,或大或小的瘀伤,且这些瘀伤不会消退。
  • 该人员所在的岗位设立于2003年,所有上岗的员工均具有上述异常性质。
  • 部门人员声称,曾经听到部门主管提起项目并非人类,而是某种具有复杂学名的物种的进化种。当前未知这一信息的真伪。

其死亡亦具有多处异常:

  • 该人员死于就职后的第7个月零23天,而在此前,其所在岗位的前就职员工均死于上岗后的11个月零7天,期间误差不超过1天。且所有前就职员工在工作以外的场合因不同意外身亡,而非自杀。
  • 与该岗位的前就职人员不同,该部门的员工在项目死后,依然记得项目生前的名字和相貌。
  • 项目死亡后,其尸体即刻呈现出较为严重的腐烂状态。由于无法找到任何前就职员工的尸体,目前未知这一异常性质是否为其共有。
  • 该人员被报告的死因为上吊自杀。此类事故的通用流程为一份对员工人际网络的分析、一份对其自杀原因的分析、以及对现场的留档拍照。然而,内勤部却迟迟未能执行此流程,不符合常理。

由于上述异常性质产生的信任危机,一次针对真桑友佳梨真实死因的调查被提上日程。内勤部部门主管胡俊泽对此的反应较为怪异,其同意进行调查,也表示愿意积极配合,但要求:

  • 该项目不能被移出部门之外,不能对其进行任何解剖、破坏性调查作业,也不能进行接触。
  • 调查只能由部门内成员进行,且不能与部门成员以外的人员交流以获得线索或资料。
  • 调查期间,不能留有任何有关该项目本身的影像资料,也不能进行任何摄影尝试。

以上条件被允许。调查人员最终被指定为一名名为顾嘉一的内勤部员工,因其表现出了对这一作业超出常人的渴望与狂热。

调查结果如下:

  • 项目,及其岗位前就职人员,均不具有任何人际网络,也未能寻找到任何上述人员的曾住处和行动路线。考虑到此次调查的深度与广度,可以认为上述人员在内勤部以外的世界不存在。
  • 项目生前用于领取每月工资的银行账户实际上位于部门主管胡俊泽名下,此账户仅用于接收这些工资。在每年的1月27日,这些工资会被用于购买化妆品、奢侈品(通常是高档皮包或钱夹),以及女性衣物,并全部寄往特定地址。对该地址的调查显示其曾经是部门主管胡俊泽女儿的住处,但在其女儿因意外去世后再无人居住,所有邮寄的上述物品均堆积在院中。
  • 未得出任何有关项目自杀动机的结论。然而,其死亡形态与被报告的死因矛盾。调查者声称,真桑友佳梨的尸体被沿身体中心均匀地分割成了八块,且内脏、头部和臀部被以不规则的切割手法移除身体,这些身体部件最终在Site-CN-10086站点食堂的垃圾桶中被发现。然而,若假定为他杀,则未能找到任何具有谋杀动机和除部门主管外可能在场的人员。
  • 调查者声称还有更多调查结果,但希望进行一次单独访谈。

附录1:访谈

访谈者:那么,访谈开始了。首先来说一说你还有什么其他调查结果吧?

顾嘉一:……很复杂。一定要要求访谈其实是因为这个报告我也不知道怎么写了。不管是内容,还是我的态度,都很矛盾。

访谈者:慢慢说,一个一个来。

顾嘉一:嗯。

顾嘉一:最先需要说的也许是,我在真桑友佳梨的尸体周围提取到了奇术仪式#716的痕迹。

访谈者:716?没记错的话这个版本被废弃很久了吧。最起码十年以前就淘汰了。

顾嘉一:是啊,是啊。就算是它完善版的完善版也已经问世三年了。现在它的功能已经变成了施加一个指定内容的认知偏移,而不是最初无法指定内容,也不具有强制力,只会造成一个心理暗示的版本。这个最初版本甚至需要被影响者服下某些介质才能生效。但是你不觉得这个最初版本的功能和真桑的情况有点像吗?

访谈者:我只是来访谈的,不太了解你们这个项目,你具体解释一下。

顾嘉一:算了。总而言之,这是一个突破点。这意味着“真桑不是人类”这个说法是真的。因为我们眼中的“她”是一个经由716号仪式,基于她的本体,对我们产生心理暗示后,产生的拟像。

访谈者:但这并不能说明她的本体不是人类,我曾经见到过很多716仪式产生的拟像是同物种甚至和本人没什么区别的情况。

顾嘉一:这只是一个开始。关键问题是,在知道了这件事后,我立刻理解了主管那三条禁制的道理了。不能接触尸体,不能问部门以外的人,不能留下影像记录,因为部门以外的人能看到真桑的本体,机器的记录也会露馅,只靠部门里的人是参不透真桑非人的真相的。我现在有点怀疑主管是故意不修部门里的监控的;因为大概,作用于真桑身上的716号仪式的暗示对象正是整个内勤部,一个人不多,一个人不少。主管有绝对的信心不会暴露,所以在这三条限制下允许我调查。

访谈者:但你意识到了。

顾嘉一:是啊。因为我在实际看到尸体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惨烈的分尸,主管会将她对外声称是自杀?到底是谁,为了什么才用这么可怕的手段杀了她?我始终想不通这一点,直到我在和我们部门管人力资源的那位聊天时才意识到整件事中存在一个几乎是完全透明的人。

顾嘉一:他们说,真桑死的那天早上本应该有一个新人来部门报到的。他们连欢迎酒都摆好了,但人最终还是没有来,最后他们自己把酒喝了。当时听完这话,我化验了一下他们的酒杯,发现杯底有残存的716仪式需要服用的介质,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测。每个内勤部成员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716仪式的影响,因为他们在加入这里时服下了介质,而部门以外的人不会受影响,因为他们没有喝过这里的欢迎酒。

顾嘉一:但后来我想,如果说这个人并不是没有来呢?如果他来得很早,比所有其他人都早,或者至少比主管以外的所有人都早,那他完全是有作案时间的,至于动机暂且未知,但终于有一个嫌疑人了。

访谈者:为什么这个嫌疑人不会是主管呢?我倒是看过一点你们这个项目,不是说这个真桑经常和主管回家,还被他家暴吗?

顾嘉一:一种直觉吧。说实话,不管是家暴还是跟主管回家都是没有证据的。我一开始确实觉得真桑是主管的小情妇;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觉得,所以我申请调查的最初目的也是为了揭露主管的丑恶嘴脸。但越调查我越觉得不对劲,横跨几年,每天一次家暴到有瘀伤,未免太过于稳定了。这种稳定更让我觉得他不会激情杀人分尸……但我说不好,这只是我的调查方向。

顾嘉一:总之我后来找到了这个人,准确来说,是站点里,部门外,监控里的他。看着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确实像是新人。他在当天很早很早就进了部门,然后主管来了,然后没隔多长时间,这个人就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看起来很迷糊。

访谈者:迷糊?

顾嘉一:就是迷糊。典型的吃了73号记忆删除药的症状。记忆里的一些东西被模糊了,但没忘干净。

访谈者:你们部门哪里来的73号药?

顾嘉一:……我们部门有个习惯。如果部门里有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死了,我们都要集体喝送别酒纪念一下。但内勤部哪来这么多人死?具体而言就是,真桑在的这个岗位,每一届的职员死后,我们都会一起喝一杯。就在喝酒那天的前一天,主管会申请适量的,常规情况下能申请的最强效的记忆删除药,也就是73号。药量刚好够我们一人一份,还有些剩。

访谈者:所以你们部门没人记得之前的人长什么样……

顾嘉一:我想主管当时大概是把这些药里剩余的一些喂给那个人了吧,让他忘记内勤部和他在这里做了什么。但通过这种药模糊的记忆是能够通过特殊手段恢复的,前提是能知道自己吃过这个药。

顾嘉一:于是我后来找到了这个人,这次是本人,恢复了他的记忆……但他其实还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对我说的唯一一句有用的话是,“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削了主管放在桌子上的梨,他的眼睛就充血了。”

顾嘉一:事情走到这一步,所有线索就都能合上了。所以真桑友佳梨的死本身是一个意外。在没有受到716仪式影响的那个人眼里,真桑友佳梨只是一个,梨。不管是出于献殷勤还是纯手快的因素,他削掉了梨的头尾,去核切块,但在主管,或者任何一个内勤部员工眼里,他是在分尸一个女性。我猜主管最终上报为自杀也是因为这点,如果放任此事发酵,部门内的员工会认为这是一次严重的杀人案件,这种程度的案件一旦报上去,就不是部门内部能解决的了。主管做的小手段会暴露,作为杀人案的嫌疑人,那个年轻人的前途也会尽毁。我很难说主管到底是出于私心还是更多考量,他这事最终做的也不是很漂亮,毕竟我还是看到了尸体。

访谈者:等等,我还是很混沌。所以真桑友佳梨是一个,梨?

顾嘉一:对。不是人类,是梨。大概是所谓的“进化种”吧,至于一长串的复杂学名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了。

访谈者:但是,你们主管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了那一个月不到两千块的工资吗?

顾嘉一:可能吧,但我猜也有别的原因。你如果知道真桑友佳梨长什么样子,又知道主管死掉的女儿长什么样子,也许就理解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培育了这种品种,但考虑到716仪式的特性,我更倾向于是一种巧合。不过具体的原因,等你们找到他时,你们可以再问他。

访谈者:明白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对这次调查抱有这么高的热情呢?

顾嘉一:……

顾嘉一:因为我一直爱着真桑友佳梨啊。

顾嘉一:我一直很仇视主管,因为他“和真桑回家”,“家暴她”,而真桑很坚强,从来没在我们面前表现出过什么。我一直很喜欢她的坚强,也仇恨主管不珍惜这样的人。

访谈者:额……那你现在怎么想?

顾嘉一:迷茫吧,很迷茫。知道她是梨后,曾经的一切都不再神秘了。她的瘀伤大概是普通梨也会出现的氧化斑,家暴完全是无稽之谈,而她的安静……知道曾经吸引我的特质只是因为她本来就没有这样的功能,我也无所适从了。我现在甚至不知道我曾经对真桑的爱是否能比得上主管对她的爱。我们对她的爱甚至都不是同一种爱,但是……

顾嘉一:我只是很好奇,主管他有没有骗过自己。




















项目编号:SCP-CN-336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363的植株被收容于Site-CN-10086的植物园区,应与其他植物被一同照料。收获的SCP-CN-3363果实已不具有研究价值,可用作员工福利。

描述:SCP-CN-3363是一种日本水晶梨(Pyrus pyrifolia var. culta (Makino) Nakai)的变种。其主要异常性质在于其果实具有比一般品种慢得多的腐坏速率。通常而言,其被收获后,置于常温环境中,完全腐坏的时间约为11个月零7天,误差不超过3天。

可能是由于培育过程和研发资金,项目的对外销售价格较为昂贵,这导致其除了原本的开发者外,几乎完全没有在市场上流通。在被收容前,其最大的客户是Site-CN-10086内勤部主管胡俊泽。

原本被记录为SCP-CN-3363的项目已在内勤部主管胡俊泽和调查员顾嘉一的申请下,被埋葬在曾用于纪念其生前所在岗位的所有前就职者的简易坟墓中。该岗位被撤除。部门主管胡俊泽因长期造成基金会财产无意义流失被追责,考虑到其情可悯,在此次事件后,其应被停薪留职一年。

尚未知是否存在未收容的SCP-CN-3363个体。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