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43

评分: +54+x

发件人:俞 南雪(pcs.noitadnuof|2891uY#pcs.noitadnuof|2891uY
收件人:项目负责人 吕博士(pcs.noitadnuof|DJS_vL#pcs.noitadnuof|DJS_vL

您好,我是新加入项目组的研究员俞南雪。我已按照您的要求阅读了所有SCP-CN-343的文件,但依然有许多疑问,因此冒昧地向您提出。

SCP-CN-343-1毕竟具有危害,而我们似乎很快就能制造收容它的材料和抵挡它的护目镜了。如果相关材料和研究资料全都是从ORIA站点获取的,那么我们未免太过幸运;如果是基金会研发的,那……难道没有记录吗?没有任何牺牲吗?此外,我无意显得冒犯,但是……第四次实验被否决,教法顾问纳斯鲁拉的解释也很牵强。毕竟,在复活日,安拉的惩罚降临于世人的时候,虔诚者是可以得到赦免的。他们应该无所畏惧才对。

说到客座顾问纳斯鲁拉,他似乎在实验中很有发言权。您也告诉我,纳斯鲁拉是直接参与项目的,而且所有进度都要向他汇报。我对这一做法很困惑。我明白SCP-CN-343-1在伊斯兰教中具有相当的神学意义,但这依然很难解释一个客座宗教顾问为何能有这么高的权限。毕竟,基金会是独立的,也不服务于任何组织,更不论说宗教了。

此外,我发现纳斯鲁拉是在2014年之后才来到基金会的。我们也是在2014年突袭ORIA并发现SCP-CN-343-1的。这两件事可有联系吗?尽管我不知晓项目的具体位置,可它的影响似乎是世界性的,而且原先的黑色事件似乎也都是基金会总部在处理。那为什么这一项目现在会放在中国分部呢?

我明白我可能在探听不属于自己权限内的信息。但想到您在我入职时强调过,如果有问题就问您,所以我便发送了此封邮件。我为我的莽撞和冒昧道歉,如果问了不该问的话,希望您能够原谅。


发件人:项目负责人 吕博士(pcs.noitadnuof|DJS_vL#pcs.noitadnuof|DJS_vL
收件人:俞 南雪(pcs.noitadnuof|2891uY#pcs.noitadnuof|2891uY

首先,祝贺你通过了入职的最后一道测试。你说,“基金会不服务于任何宗教”,这很好。在以后的工作中,你很可能要时刻铭记这一点。同时,你已能够从文字中分辨出异常之处,也许还隐隐地发现了真相。这说明你已经具备了能够在核心项目组工作的观察力与分辨力。事实上,假如你没有致件发问,那么你会被取消相应权限,并且实行B级记忆消除。

让我这么解释吧。你也明白SCP-CN-343-1是什么东西:复活日的烟雾。想想复活日是什么:PATMOS XK神学世界末日情境。这样的物质,即使在ORIA,恐怕也将是最高机密。它又怎么可能被基金会特工发现,还“碰巧”能用来遏制SCP-CN-343呢?而且你成功发现了纳斯鲁拉和ORIA的联系……你的怀疑是正确的。这很好。

SCP基金会是一个守护人类的组织。为了人类文明的存续,我们可以付出许多代价。110-蒙托克程序,D级人员实验……比起这些,和同行组织合作,似乎算不上是很大的罪过。基金会在无法遏制SCP-CN-343后,便联系了ORIA,双方达成了“叛逆者”协议。我们因此获得了少量的ORIA项目 001,代号为“我们自愿而来”——不错,正是出自《古兰经》中安拉用烟雾造天的那段。作为回报,项目组中需要有一名ORIA特工,他需要直接参与项目的研究,并拥有对研究进度的全部知情权。他会定期向ORIA汇报,报告需要经我们审查;但一旦ORIA认为报告经过篡改,或是该名特工的心智被控制,就会“采取行动”。

当然,我们也心知肚明,并且需要警惕——纳斯鲁拉显然不会完全遵守原先的协议,而仅仅向ORIA汇报SCP-CN-343项目的内容。在他的办公室里,在你们与他的日常交谈中,他必然在悄悄刺探着基金会更多的底细,然后深藏在他报告的某处暗示之中,从我们的眼皮底下寄给ORIA。

这是一个烫手山芋。ORIA不信任位于美国的基金会总部,而总部以“该伊朗籍人员被美国拒签”,而且“中伊两国关系良好”为借口,把项目转交给了中国分部。我们都明白真实的原因:总部所持有的信息比起中国分部来说,更加不能被泄露。你或许会感到愤慨,但希望你理解,在项目已不活跃的情况下,这是风险最小化的做法。

你和其他项目组成员的工作:审查他的报告,观察他的举动。你将需要在平铺直叙的语言中寻找一切可能露出马脚的地方,挖掘文字中深藏的秘密。

你已被授予CN-4/343权限。密钥是“你应当等待烟雾漫天的日子。”欢迎加入。

祝你好运,一旦发现任何问题,请继续联络我。


发件人:俞 南雪(pcs.noitadnuof|2891uY#pcs.noitadnuof|2891uY
收件人:项目负责人 吕博士(pcs.noitadnuof|DJS_vL#pcs.noitadnuof|DJS_vL

感谢您的赏识与厚爱,能在核心项目组工作,我非常荣幸。我仍有一些疑惑,可能十分欠考虑,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您能够解答。

我十分赞同基金会的做法,因为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敌人。我能理解项目组为何不向大众公布纳斯鲁拉的真实身份;但也许,我们依然可以对他采取一点……限制?毕竟,基金会已经得到了需要的东西,维系“叛逆者”协议的必要性似乎不大。在这种考量下,我们为什么不边缘化纳斯鲁拉呢?或者向他隐瞒部分研究进度?

感谢您的关注!


发件人:项目负责人 吕博士(pcs.noitadnuof|DJS_vL#pcs.noitadnuof|DJS_vL
收件人:俞 南雪(pcs.noitadnuof|2891uY#pcs.noitadnuof|2891uY

我很欣赏你的发问。这些问题,项目组也做过商讨。请相信,我们现在的做法,是风险最小化的。

先前已经提到,SCP-CN-343-1在理论上具有PATMOS XK末日威胁。除此以外,我们对它的性质仍然知之甚少。然而,纳斯鲁拉向我们暗示,SCP-CN-343-1可以被人为塑形和武器化,也可以引发气象灾害(这一点得到了《古兰经》的证实);并且,我们不知道ORIA到底拥有多少此物质,又已经取得了多少研究成果。在摸清对手底细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另一理由,则是基金会的外交信誉。SCP-1411SCP-2688……这不是我们第一次与ORIA合作,也必然不会是最后一次。项目的威胁仍存,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当然,我们也在保持着有限的隐瞒,而如今,那些隐瞒的内容也成了我们的王牌。SCP-CN-343真的被完全遏制了吗?它究竟为何如此强大?我们和它进行过多少交流?这些他不得而知,也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不过话虽如此,我依然很欣赏你的关注,也希望你在将来能继续发掘潜藏的秘密与不合理之处——无论是这一项目,还是纳斯鲁拉的信件,甚至是……这个世界本身

祝你好运。


Exit

您已退出收件箱。

俞 南雪 | 收件箱(0未读)

欢迎使用SCP基金会数据库查询终端。
请键入您的指令…

access scp-cn-343 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