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65
评分: +37+x

项目编号:SCP-CN-36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收容中的SCP-CN-365-a宿主被收容于Site-CN-29的标准人形项目收容间内,稳定提供人类每日膳食所需的果蔬与肉类,视情况由SCP-CN-365-a或收容间内特制辅助设备喂食宿主。对这类SCP-CN-365-a宿主应将基金会伪装为政府为处理相关情况而建立的特殊医疗机构。

未收容个体的收容与周边异常传播掩盖由临近站点派出特工小队执行,收容后统一运往Site-CN-29以上述手段处置。任何人员试图完成项目都应被阻止,若发现公众或无权知晓项目具体描述的基金会人员知晓完成项目的步骤,应立即采取记忆删除措施。基金会人员在知晓项目的情况下不得擅自完成项目或将其传播。

切除受影响肢体可令SCP-CN-365-a死亡进而使宿主恢复正常,当前“为SCP-CN-365-a宿主切除受影响肢体并移植假记忆使其回到社会”的新收容措施提议正在审核是否可行。

描述:SCP-CN-365是一个需双手完成的动作,其具体描述如下:

当完成动作,一SCP-CN-365-a个体将出现在完成动作者的双手上。

SCP-CN-365-a是借由人体将自身呈现于现实的异常实体,具自主意识。完成上述动作后,完成动作者(下称宿主)的双手将保持该动作并作为SCP-CN-365-a的头颅被其占有,失去双手及双臂的控制。

SCP-CN-365-a部分行为表现近似于非洲鸵鸟(Struthio camelus),宿主的拇指和中指构成SCP-CN-365-a的喙部、食指是其眼眶、无名指露出的指头是其眼球、尾指据观察作为其听觉器官而存在;宿主的双臂将成为SCP-CN-365-a的颈部。SCP-CN-365-a会视宿主的身体为其自身的一部分,使用“喙”对其身体上的毛发进行梳理、将自己的“头”置于其肩膀睡眠、以“喙”啄击各类吸引其注意的事物并试图将某些琐碎物件用“喙”碾碎。

SCP-CN-365-a宿主将因SCP-CN-365-a出现产生诸多困扰。由于项目异常性质,大部分情况下SCP-CN-365-a所做行为会被旁人认为皆是宿主自身的举动。

当宿主死亡,SCP-CN-365-a亦将消失。未知是否出于这一原因,SCP-CN-365-a会抓取周边可见的草、叶、根茎、种子、果实与昆虫、小型哺乳动物塞入宿主口中逼迫其进食。

在双手被SCP-CN-365-a占有的情况下,倘若宿主双腿任意一腿向后踏一步,将使得SCP-CN-365-a进而占有宿主的双腿,且双腿获得与非洲鸵鸟一致的奔跑速度,宿主身体不会因此遭到伤害。SCP-CN-365-a将利用双腿使宿主行走或奔跑以使其能够自主控制所在位置,其操纵双腿的前进方向与宿主脚跟所指方向一致,亦即SCP-CN-365-a将操控宿主以和寻常行走方式相反的倒行方式移动。观察显示,SCP-CN-365-a会刻意在出现于宿主双手之初试图以啄击宿主身体或惊吓宿主的方式逼迫宿主后退,使其获得占有双腿的条件。

一般SCP-CN-365-a相遇,会相互之间保持约5米或以上距离。但偶见两个SCP-CN-365-a试图与对方靠近的情况,若如此,据观察其大多会出现以下三类互动:

  1. 彼此交好,摩擦对方头部,互相梳理彼此宿主体毛和喂食彼此宿主;
  2. 彼此示恶,通过刮擦宿主头发使其蓬松或视觉上有更大体积,若一方试图拉近距离,则另一方将以喙啄击对方宿主两肋及腋窝直至对方宿主试图离开,这往往导致前者的反击;
  3. 一方(通常是宿主体重较重的一方)会迫使宿主跪地蜷缩,另一方则使自身宿主跨坐在前者宿主的背上。这期间以项目为圆心的半径180米球形范围内的人类个体将知悉完成项目的步骤。期间若未有打扰二者会相互凝视不做其他举动,在约二十分钟后各自离开。

未知是本身如此亦或是遭受项目某方面异常性质影响,大部分SCP-CN-365-a宿主在基金会心理调查中都显示出了自身消极处事、意志力薄弱、轻微乃至强烈厌世等的品质特征。经由时间推移,SCP-CN-365-a宿主对外界一切都将给予更少反馈,逐渐封闭自我甚至出现抑郁性木僵的临床表现,仅依靠SCP-CN-365-a操纵身体觅食维生。

在发现项目异常以来陆续收容了大量SCP-CN-365-a及其宿主,多为尝试完成项目导致引发异常的单独或2-6个个体,未有较为密集的集中爆发事件出现。无法调查出这些个体从何得知该如何完成项目,推测大部分是两个SCP-CN-365-a执行互动三导致。最初完成项目的个体是何人、其为何完成该动作已不得而知,但由于项目的复杂程度不可能轻易完成,推测最初知晓项目的个体有意图地将其传播于他人。因项目复杂程度,项目异常虽易于传播,但仍在可简单控制的范围内,且基金会对其异常方面的遮掩十分顺利。

于2004年12月21日,在对失去监视多月的敌对异常艺术家███(PoI-14158)的搜查中,于其在香城的居所内找到了一只头部埋入混凝土地板内的已死亡雄性鸵鸟,PoI-14158则不知所踪。其桌上有多张疑似动物手影动作的手部速写与素描,在其中找到了一张所绘内容和SCP-CN-365-a外形大致相同的八开线性素描。

未知PoI-14158与项目的关联,对此有待更多调查。雄性鸵鸟尸体已在破坏地板后被取出,并交由中国分部异常动物研究机构调查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