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84
评分: +35+x
liangzifoxue.png

D-5419在实验-47中带入SCP-CN-384所在收容室的书籍经转化后的封面。

项目编号: SCP-CN-384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384目前被收容于Site-CN-91的标准人形收容间中。任何情况下均仅允许D级人员与SCP-CN-384进行直接接触。一旦发生收容突破事件,安保人员应尽快对SCP-CN-384进行射击以使其失去行动能力,必要时可击毙。

严禁将SCP-CN-384带离其所在收容间,所有实验与访谈均需在其收容室内进行。若原收容间不可用,需转移SCP-CN-384时,需保证其收容间离收容设施边缘距离至少50米,以保证一旦SCP-CN-384对任意人员造成影响时,其作用范围局限在收容设施内。

所有与SCP-CN-384相关的实验均需通过实时视频转播进行监视。在实验前需仔细审定实验议题并评估可能出现的异常后果。在实验-52后,实验前需评估参与实验D级人员在议题相关领域上的教育程度,以尽量减少受过高等教育D级人员参与此类实验的可能性。在实验过程中需时刻保持有第三人位于SCP-CN-384所在收容间旁的监视室对实验进程进行监视,一旦出现异常情况需立即通知MTF-丁酉-17“哀江南赋”处理。

如有必要对SCP-CN-384进行非实验类访谈时,需通过视频对其进行访谈。若基金会员工在非视频通话状态下受到SCP-CN-384影响,需马上向SCP-CN-384让步并接受相关治疗,以免造成更严重后果。

除实验目的外,禁止向SCP-CN-384提供任何类型的手写文本与印刷文本,经SCP-CN-384影响过的文本需妥善收集并统一销毁。任何情况下均禁止向SCP-CN-384提供书写工具与书写载体。

基金会特工需定期对的各种媒体中的“民间科学家”进行筛查,一旦出现与SCP-CN-384类似个体,需立即介入并将该个体回收。此外,基金会需尽可能多收集非学术界特定领域观点以预测SCP-CN-384可能提出论点。

描述: SCP-CN-384为一名蒙古利亚人种男性,其外貌与生物学特征与现有数据库中个人均不符合,其生物年龄约为32岁。在SCP-CN-384的右侧大腿内侧发现一处纹身“民科先生,反大麻玩家™(中国)出品”。SCP-CN-384能流利运用汉语普通话、英语以及包括汉语吴方言上海话在内的多种汉语方言。SCP-CN-384可运用标准日语和朝鲜语,但不流利。

当一名非文盲或半文盲人员在同一空间内1以SCP-CN-384可运用的语言对SCP-CN-384发起谈话时,SCP-CN-384的异常性质显现。SCP-CN-384首先会以相对较为熟络的语气向交流对象打招呼,随后会就二者正在讨论的话题提出一个不同于该话题相关领域的传统学术认知或主流学术认知的观点,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观点会被有一定该领域教育背景者认为“完全错误”。在SCP-CN-384提出观点时,若正在与项目谈话的对象(下称SCP-CN-384-1)拥有该领域相关知识,则除非SCP-CN-384-1有意引开话题或谈话过程被打断,否则其将会开始与SCP-CN-384就该观点的正确性展开争论。若SCP-CN-384-1有意引开话题,SCP-CN-384有一定概率会以打断SCP-CN-384-1说话并多次挑衅的方式将话题回引。若SCP-CN-384-1持续引开话题,SCP-CN-384会就新的话题提出一个观点。SCP-CN-384在单次或多次实验中提出的不同的观点之间无法互相影响。

在开始争论约1-5分钟后,SCP-CN-384-1会开始出现类似于早期偏执狂的症状,此时进入α阶段。此时任何试图打断SCP-CN-384与SCP-CN-384-1谈话的语言尝试都会被SCP-CN-384-1粗暴地打断,若强制带离SCP-CN-384或SCP-CN-384-1,则会被SCP-CN-384-1攻击。对本阶段D级人员源SCP-CN-384-1的实验表明,相比于正常情况下,处于α阶段的SCP-CN-384-1的反应速度会大幅度降低。

在开始争论约4-10分钟后,SCP-CN-384与SCP-CN-384-1之间的争论会由纯语言争论改为实验争论,此时进入β阶段。此时在SCP-CN-384周围一定范围内2,除SCP-CN-384本身及其附件外,所有与SCP-CN-384论点相关的物体或概念会发生变化以符合SCP-CN-384相关论点。尤其需注意的是,本阶段SCP-CN-384可显著影响位于其作用范围内的任意无关手写或印刷文本以及数据存储器,导致其上信息重新组合并形成符合SCP-CN-384预设观点的文本。这一阶段通常以SCP-CN-384-1表示让步结束,此时,除被改变的文本外,所有发生改变的物体恢复正常。对本阶段D级人员源SCP-CN-384-1的实验表明,相比于正常情况下,处于β阶段的SCP-CN-384-1的反应速度会进一步降低,同时多种智力测试表明,与未实验时相比,本阶段SCP-CN-384-1的离差智商大幅度降低。

当SCP-CN-384-1脱离β阶段后,其会进入γ阶段。本阶段中,SCP-CN-384-1的离差智商、反应速度以及攻击性会逐渐恢复至未受到SCP-CN-384影响时的数值,但SCP-CN-384-1对与SCP-CN-384交流时话题的认知会发生改变,认知改变结果通常与SCP-CN-384-1提供的论点保持一致。已观测到的γ阶段时长由0.5小时至3小时不等,大体与β阶段时长呈正相关,但无法归纳出明显数学关系。

在γ阶段末期,SCP-CN-384-1的认知会逐渐恢复正常,进入δ阶段3。SCP-CN-384-1通常会声称与其认知危害相关事物“如同褪色一般”恢复正常。本阶段持续时间一般为5分钟左右。

现有观测记录表示,通过摄像及即时通信工具进行的交流中,虽然SCP-CN-384仍会提出不同于传统认知的论点,但其交流对象并不会受SCP-CN-384影响。以双目失明的D级人员作为交流对象或在实验前事先在SCP-CN-384与交流对象之间布上视觉障碍物时,SCP-CN-384仍可对交流对象造成影响。推测SCP-CN-384的影响与视觉无关。SCP-CN-384书写的有意义文本可为阅读者带来与α阶段类似的早期偏执狂类似症状,但并不能进一步发展。SCP-CN-384自称不会绘画,因而拒绝绘画。

目前的观测记录表明,SCP-CN-384似乎只会提出理论性论点,且SCP-CN-384提出论点的专业程度似乎与SCP-CN-384-1受该领域教育或训练程度相关。目前实验中所观测到的SCP-CN-384提出的论点绝大部分都可以在社会上找到类似论点。

目前的观测记录并未表明SCP-CN-384的异常效应有明显的计时或计次累加性。在β阶段结束后,SCP-CN-384并不会试图与δ阶段结束前的SCP-CN-384-1展开进一步交流。

在进入α阶段后,若强行分离开SCP-CN-384与SCP-CN-384-1,则SCP-CN-384-1的早期偏执狂症状会在1小时内消失,且不会有后续发展;在进入β阶段后,若强行分离开SCP-CN-384与SCP-CN-384-1,则被改变的相关物体会在1小时内恢复原状,此时SCP-CN-384-1进入γ阶段;在进入γ阶段或δ阶段后,强行分开SCP-CN-384与SCP-CN-384-1不会带来任何影响。

绝大部分情况下,在β阶段内改变的相关物体都不会影响SCP-CN-384影响范围内包括SCP-CN-384-1在内人员的生命状态。已确认在有心脏病或其他易猝死患者在场时,SCP-CN-384会提出刺激性较小的观点。推断这与反大麻玩家的宗旨有关。

当发起谈话的交流对象为文盲或半文盲时,SCP-CN-384会拒绝继续对话,由于其并不配合,其如何分辨交流对象学历水平目前仍未知。此外,若交流对象发起谈话时使用SCP-CN-384不可使用的语言时,SCP-CN-384会拒绝继续对话。SCP-CN-384拒绝讨论其自身或反大麻玩家相关话题,并会试图引导话题转换,若被强行就该话题进行对话,SCP-CN-384不会给出任何观点。

值得注意的是,若SCP-CN-384-1在α阶段即向SCP-CN-384表明让步,则SCP-CN-384会立即停止谈话,此时SCP-CN-384-1直接进入γ阶段。

据观测,若SCP-CN-384-1非文盲或半文盲且完全未经受讨论话题相关领域训练时,SCP-CN-384有概率引导话题转换至SCP-CN-384-1有了解的领域。

β阶段由SCP-CN-384影响形成的文本经分析没有异常性质,但与普通学术著作相比,其错别字率明显偏高。

更多细节参见实验记录

文件-CN-384-1为在SCP-CN-384被发现时身着的一件人造革夹克衫内侧口袋内发现的一张写有铅笔字的皱纹纸。与普通皱纹纸相比,该皱纹纸硬度及延展性显著较高,接近于铜版纸的硬度及延展性。更多细节参见文件-CN-384-1

发现: 2015年12月██日,一段名为“浙江██世界末日”的视频被上传到互联网上。基金会特工及时在该视频未大规模扩散前将其删除,并通过IP地址找到并控制了视频上传者李██以及本次事件的SCP-CN-384-1王██,进一步找到并回收SCP-CN-384。经过审讯后,李██及所有其他目击者被实施B级记忆删除,所有目击者留下的相关记录被销毁。

实验记录: 自从2016年1月11日起,Dr. Ch'in领导的研究小组即开始对SCP-CN-384进行多次实验。

访谈记录CN-384-2

文件-CN-384-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