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935

评分: +25+x

30年前,我们的圣殿坐落于这片受咒的土地。那时,我们见到的是反复无常的神话,深林翳影中隐匿的狂暴,残酷封建猎巫下血腥的争端。伽洛里斯,曾是千年流传以来,人在地上所建的最宏伟的奇迹。在它之后,一切牢不可破的事物都将悄然消逝。

——军团书记员Alexander Tignus,1564年


权限信息检测中…
























自动化权限检测完成,文件解锁。欢迎访问。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3935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iamat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IMG_6750.jpeg

霍亚森林,位于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SCP-CN-3935活跃地点。


指派站点 站点主任 研究领队 指派特遣队
Site-228 Adrian Celene Alejandro Caparrós CTF-Kresnik-01(“放血者”)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抓获的SCP-CN-3935个体都应被封锁于收容区域内。所有SCP-CN-3935个体的收容间都应长期处于Exorcismus-476通用仪式性收容程序的保护下,若收容程序失效,站点应启用应急响应预案疏散人员,同时大型联合特遣队CTF-Kresnik-01(“放血者”)应通过奇术门径快速抵达收容现场。

在收容程序内,项目收容间外壁须嵌入由单质银组成的夹层,且须设置安全观察窗由研究员全天候观察。因项目自身高度活跃性,批准在收容区域内安装奇术焚化装置与二氰乙炔-氟化铝紧急饱和系统(DAESS)以在紧急情况下销毁个体。为迫使项目个体配合收容,允许其在收容区域内自由活动,一旦对站点工作人员表现出敌意或有突破收容的倾向,应由快速反应小组使用特制神经毒素予以麻痹或者使用银弹处决。因项目个体特殊的饮食需求,所有抓获的活体项目个体,需按周给予由自动化血液制品生产线生产的血液制品配给作为替代食品以维持其正常生命体征。

本文档仅限拥有4/CN-3935级权限的人员查阅。违反权限的访问者将受到定位并施记忆删除的处理。

[1999/3/27 来自高级外交部]修订收容措施:已与GoI-844(“军团”)取得联系。基金会高级外交部派遣外交使团访问了位于███境内██森林中的军团圣所,且双方达成协议共同对SCP-CN-3935展开收容工作。基金会依据GoI-844针对SCP-CN-3935对仪式性反正措施将原Exorcismus-476调整为Exorcismus-844特异化仪式性收容程序。任何员工不得与SCP-CN-3935个体发生直接接触,一旦表现出受污染迹象则按Exorcismus-476程序内的仪式化去污染措施处理。因对项目种群的进一步接触导致掌握反制措施的武装人员不足,因此基金会购置了多套电子奇术计算机用以补充。

[2000/4/15 来自收容部门]修订收容措施:自2000/4/6日起,所有处于收容中的SCP-CN-3935均表现出躁动、狂暴的反常表现,许多个体表现出欲突破收容的迹象。结合外部环境,为防止出现大规模收容突破事故,基金会已于2000/4/15对所有收容中的SCP-CN-3935个体施仪式性处决。自2000/4/15起,基金会全站进入一级战略戒备状态,且针对外部SCP-CN-3935活动状况实时检测。

[2000/12/11 来自收容部门]收容措施:在对局面作综合考虑后,结合基金会当前大量站点的重大损失,对SCP-CN-3935残余势力的收容被认为可暂时搁置。在损失情况恢复后,可对血族残余个体作进一步抓捕行动。确信GoI-844对个体的猎杀行动仍在进行。


描述:SCP-CN-3935广义上泛指一类食血种haemovore1类人族群,通称血族(Homo sapiens strigois),现数量不明。SCP-CN-3935通常由现代智人转化而来,转化后仍具备高等智能,且细胞修复能力与抗衰老能力将均被强化。因其独特的生理学机理,SCP-CN-3935个体可免疫大多数常规武备的攻击,且自身寿命极长,现未发现该族群自然死亡案例。

由正常个体转化为SCP-CN-3935个体后一般会发生以下体征变化:

  • 体表由较少至无色素沉着,呈苍白肤色,毛发呈银灰色、黑色,少数呈红色。项目眼眶外周呈暗红色,且拥有漏斗状耳;
  • 部分个体全身遍布腐化迹象,表皮出现不明紫红色印记,且体表分布大量斑纹及未知秘传符号;
  • 多数个体手部及足部经历了针对指(趾)甲的异常增生,形成致密爪状结构;
  • 口腔内形成细长犬齿,其口腔分泌腺分泌物中也能提取出远强于正常水平的消化酶与激素,现未查明作用机理。
  • 项目体表会自然分泌一类神经毒素,通常集中于其爪部及口腔。此类毒素可快速令成年人类个体麻痹并死于呼吸中断。
  • 根据对抓获个体的解剖学数据,项目消化系统经异常调节后足以消化并吸收远超正常人类消化水平的摄入物,且其新陈代谢进程极缓慢令其可长时间不摄食;
  • 部分血族支系种群在转化后其脏器发生了结构变化,如脏器异位或脏器增长(典型案例为生长出第二颗心脏)。

除项目自身体质异常外,项目个体也具有明显的依附于外质体Ectomorph的异常属性。在一些观测案例中,一些血族成员表现出可以自由令其外质体离体运动的异能,或依靠一秘传仪行对自由外质体进行操控的异能。与至今发现的所有其余异常种族不同的是,研究人员尚未在项目灵魂结构中发现任何支持基本生命力的EVE能量或基元EVE粒子的运动踪迹(详见附录CN-3935-01),表明血族个体依靠一目前未知的异常能量以支持其生命活动。另外,血族个体通常具备调用“反奇术”2作为攻击手段的异能,推测与其异常灵魂结构相关。

[1999/1/7 来自人类学部]修订描述:已确信SCP-CN-3935族群广泛分布于中欧大部分片区 欧洲全境全球。血族族群在全球各地维持庞大的基数且保持高度隐秘性。SCP-CN-3935巨大的规模令其足以引发一次LK级种族变异情景或SK级支配地位转变情景。先分析部门正依据近日收集到的数据对其做整体军事水平评估,并提出有效防御预案。

血族作为广泛分布于全球各地的种族,其内部可分为诸多氏族,不同氏族分布在不同界域。血族氏族间呈平行关系,不同氏族间存在贸易往与军事往来,在过往军事活动中,血族氏族表现出频繁的联合行动。而在氏族内部通常存在阶级结构,阶级越往上的氏族成员拥有越强的权能。

[2000/4/6 来自应用武力部、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修订描述:全世界的“污浊之风”出现猛烈的变动。多地侦测数值飙升,其能流强度已高于一般巫术所用水平。现推测血族氏族正动员各地族群组建军事部队并于各地据点中集结,但由于血族据点的高度隐秘性,具体情形尚且未知。基金会多支外派侦查小组已被派往各地血族据点临近地域。

[2000/12/11 来自人类学部]修订描述:在事件CN-3935-1211后,血族的扰动等级由Ekhi重划归为Amida。现确信大部分血族成员流散至外维口袋空间自由港FP-740(“纯血位面”),当前位面中尚且存在少量残余氏族,正在作进一步调查。


历史: 在基金会正式确定血族存在前,基金会已处理过多件与血族相关的异常事项3,然而此前未能发现此类事件的关联性及背后的血族氏族结构。因血族与欲肉教派的高度关联,基金会档案部、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对过往欲肉教派相关交涉案例回顾后也从中分析出血族的活动痕迹。

基金会首次于1997年发现血族的存在,此前其隐匿于世界范围内各林地及荒野中。1997年11月15日,一支血族突击小队袭击了Site-91,造成了数次收容突破事故,因常规武备对其无效而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事件结束后,其余站点派遣数支激动特遣队至Site-91检查站点,此时已有数个异常项目被血族夺取。此后,世界范围内的基金会各站点均介入了对血族的调查。

依据考证到的文献资料与文物资料,血族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4世纪中期,而在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大量针对血族的猎杀组织,在诸多组织中有两势力强大的历史组织留下大量记述,编为GoI-977(“王冠”)与GoI-844(“军团”)。现确信GoI-977为一存在于中世纪末期的官方成立组织,旨在对势力范围内的血族成员进行灭杀。历史学部的研究表明,在15世纪末,GoI-977与血族爆发了一场规模波及全世界的大型战争(史称“血种战争”),这场战争导致血族族群的一次大流散以及GoI-977的灭亡。

更多信息详见附录CN-3935-04。


附录CN-3935-01:APDT部门对SCP-CN-3935个体未知异能的探究

因血族表现出的不明特殊异能,基金会联合了四个部门并组建为APDT联合部门对其全面展开理论性工作。自当前状态不明的关注组织GoI-844(“军团”)在各地隐蔽活动地点留下的文物上回收的数据及文献资料均被送至APDT中分析。1999/11/17日研究项目取得较大进展后,项目负责人Dr. Adeptus Alkimia编写了下文内容以简要呈现其研究内容。更多信息详见技术文献#CN-3935-APDT-1453,3至17篇。


附录CN-3935-02:对项目族群的系统性考证与人类学研究

1999/1/7基金会确认了SCP-CN-3935内部的氏族结构。为进一步明确血族的族群特征,基金会外派人员考证了多个SCP-CN-3935的过往出没地点及GoI-844文献记录地点的遗址。经考古学部与人类学部的研究后,基金会确定了七个现存的主要大型氏族。下文中将按历史时间顺序简述。


附录CN-3935-03:血族现存主要氏族明细








附录CN-3935-04:对大型历史驱魔团体的概览(一)


GoI-977“王冠”


Kyrie eleison.
神佑世人。

IMG_6573.png

王冠纹章,常见于盾面与军旗。

历史团体: 内萨-艾克希之冠皇家驱魔团Nessa-Akche's Crown Royal Exorcism Group,“王冠”

编号:GoI-977

状态:不再活动

活动区域:

  • 伽洛里斯城(首府)
  • 全世界(所有“王冠”据点)

威胁等级

概览: “王冠”为一封建时期的大型联合宫廷驱魔集团,由贵族阶层管理,掌有大量军备与战争器械。其建立时间可追溯至1348年伦敦鼠疫,且于英法百年战争第一阶段结束后(1362年)开始规模扩张17。王冠的成立伴随欧洲黑死病的爆发,但其根本成立原因为血族入侵。自纳赫泽雷尔氏族与芭万·希氏族开始在英格兰境内扩张,因缺乏体系化、规模化的驱魔武装力量,血族曾一度推进到王室主要居住地,周遭游荡的血族氏族对王室贵族成员发动多次袭击,大量贵族成员被同化为血族,普通军备难以对这类生物体进行灭除。

因此于1348年,内萨家族House of Nessa主导成立了英格兰王国皇家驱魔机关“王冠”,构成了自身的经济与管理体制,但新成立的王冠军事实力、经济实力、驱魔技术都较为匮乏,于是早期王冠与民间驱魔团、术士团展开合作。

而同期,法兰西王国诸公国、伯国也正遭血族侵扰,于是德·艾克希家族House of D'Akchy主导成立了法兰西驱魔团。德·艾克希家族先于内萨家族开始规模扩张,且于2年后(1350年)开始与内萨家族的“王冠”交涉。因双方对驱魔技术研究尚浅,而境内有大量难以管控的民间驱魔团活跃,因此于同年,德·艾克希家族与内萨家族签订了《科隆尼协议》Traité de Couronne,双方联合为一英法共主的大型驱魔团,同时将双方境内众多拥有私人武装力量的民间驱魔团纳入规模。

自王冠成立后,其建立讯息立即传播至整个超常社会,部分地区也开始兴起建立大型驱魔组织的运动,但多以政府打压、血族中断而失败。与此同时,因对新生大型敌对势力的畏惧,血族加强了在各地的入侵力度并尽可能扩充更多的人员与领地。王冠很快打探到血族于全世界的分布情况,因此王冠在快速稳定英法境内血族入侵及附带的社会动乱后开始向外部发展。随着各地政府对血族的入侵进程深感无力及愈发激化的社会问题,许多国家派遣外交使团至“王冠”请求军事支援18。“王冠”很快在欧洲全局内建立反血族同盟,此后便沿海上航线抵达其它大洲进行提议谈判及武力扩张。

在十五世纪,王冠的体量达到了高峰,在当时全世界几乎每座城镇都设有“王冠”的驻扎点并在其社会内部渗透有“王冠”特派人员。因血族的据点通常原理人类居住地,因此“王冠”在各地山谷及森林中设置瞭望塔,可借助奇术传信快速报告血族动向。而在血种战争中,血族集结了所有残余武装力量对“王冠”首府展开袭击且成功击溃其外城防线,而后迅速收拢队形向内城合围,最终爆发了血种战争中规模最大的战役——伽洛里斯围城战Siege of Carollisus。虽这场战役以所有参与会战的血族成员被驱散而结束,但王冠也因在长期阵地战中过量的消耗及管理层的冲突,最终未能恢复原先规模并走向衰落与溃散。而在遗留历史文献中提及:早年血族袭击王室居住地,在其中俘获的贵族在后来往往都成为了血族联军的统领,因其对“王冠”的熟知而运用了更加有效地战术以击溃防线。而后来的“军团”历史学者将之分析为“迦洛里斯人的血液天生适应血族的黑暗仪行”,这一点导致了血种战争末期发生的内城叛乱,进一步加快了王冠的消亡。

王冠的陨落给后来包括军团在内的诸多猎物组织留下大量的遗物,包括“迦洛里斯之辉”Ex Carollisus Lux——坐落于迦洛里斯古城遗址的灯塔,在血种战争后其残余能量依然在持续放EVE能量场涤净血族。

下列文件中是关于考证到的GoI-977组织详情的信息。



附录CN-3935-05:对大型历史驱魔团体的概览(二)


GoI-844“军团”


Impela sentra demon terra.
驱除地上的魔。

IMG_6768.png

军团17世纪纹章。

关注团体: 珀列汀根、上卡尔科瓦及库尔·玛那斯的魔杖人联合驱魔团The United Exorcist Legion of Poretingen, Haute-Carlhcois, and Kul-Manas Wandsmen,“军团”

编号:GoI-844

状况:未知

活动区域:分散活动于原“王冠”所属地

威胁等级:

概览: “军团”是一由民兵、雇佣军与驱魔人组成的高度军事化大型反血族组织。早先在人类注意到血族活动时,各地便出现诸多打击血族的秘密结社、密教与地下教团,而血种战争令人类最大的反血族力量“王冠”灭亡,各地驱魔组织也在体量上受到重大打击。血族战后这些幸存的驱魔人在对抗血族袭击的过程中逐渐集结,形成混杂的联合体,也就是军团的雏形。

16世纪初期宗教改革时期,于1534年,英格兰国教会分立出罗马教廷同期,在超常社会中以原英格兰“王冠”成立处发为中心生了秘密结社混战。因信仰纠纷导致这一时期军团的建设进度停滞,而内部的分裂导致了“去宗教化”运动的兴起。为挽住局面,于1535年,各组织最高领导人赶赴伽洛里斯旧址,开展了伽洛里斯公会议以统一军团的组织教义与最终目标。

在这场会议后,于法兰西王国、瑞士邦联、神圣罗马帝国交界地带,安息河下游支流-洛瑟兰河沿岸的珀列汀根、上卡尔科瓦的秘密结社开始联合,而为应对血族所携的超纬度侵蚀性能量——污浊之风及研究“纯血位面”的本质,库尔-玛那斯的魔杖人及当地雇佣军团体随后也加入其中,最终组成了三社同盟。联合后的组织定名为“军团”The Legion并致力于组建更大型的国际同盟,最终独立出各国政治体系。

16世纪卡那封会战后,军团与血族签订了派尔凯协议Pylke Agreement以要求血族归还于卡那封会战卡马森会战亚开龙攻势中夺得的领地并释放所有战俘,同时双方不得再以武力方式进行干涉。这期间,军团不断扩张领地与势力,直至17世纪,赫莱尔伯爵上任血族统领,上任后破坏了协议并对军团发起新一轮会战(即17世纪血族大反攻)。这场战役最终结果为血族遭镇压,但也对军团在规模上造成了严重打击,军团再度破碎为由大大小小分散的驱魔团组成的隐匿联合组织。此后军团不再出现于公众视野,对超自然社会也保持隐秘以避免任何血族再度截获信息的可能,直到19世纪末该组织的所有记录消失。



附录CN-3935-6:对伽洛里斯遗址的初步探索日志记录

1999年2月17日,基金会组织了首次对伽洛里斯遗址的实地探索。在此之前,基金会致力于通过分析GoI-977及GoI-844文献确定其方位。该此行动主要执行者为MTF-Kresnik-02(“长柄镰”),总人数25人。于2月14日,该特遣队已提前赶赴伽洛里斯所在区域内的武装站点,为确保行动最简便、高效,行动路线定为由指挥站穿过魔纹峡谷直达伽洛里斯东部入口。该此行动主要目的为地形考察与文物考证,因此未投入大量资源。


附录CN-3935-7:对异常坐标地址的定位行动记录

自1999/2/17,基金会于伽洛里斯旧址外城寻获一异常指示坐标。该信息被送回分析部门并与近年血族活动地址结合,以更准确地确定该坐标指向的血族活动区域。研究人员现得出一精确值,位于罗马尼亚东北部,积浊深丛西部。

47°25′16.32″ N
27°12′47.16″ E

该地址偏离出不朽氏族的中心活动范围,但距GoI-844最近的圣所较远。在确定该地址后,基金会学界内对该地址所代表的特殊位置有广泛争议,同时留坐标者的动机、目的、现状依旧未知。现认可度较高的三种观点为:

  • GoI-844人员活动(如潜伏、侦查)地点,或GoI-844人员被俘地点;
  • GoI-844重要物件遗失地点;
  • “圣人”Pathius Kresnyx的遗骨所在地。

因该地址特殊的地理特性、与GoI-844的高度关联性,基金会认为有必要组织对该地址的外出考察,以推进对GoI-844组织的进一步研究。自完成准确定位起,基金会特遣队部门、应用武力部、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便开始策划对该地址的联合行动。因该地点过于临近血族聚集地,基金会旨在加强人员武装,维持有效反血族力量,开始组建一大型联合特签队。

2月23日,以位于匈牙利的站点Site-228为临时外派总部,特遣队部门开始调度相邻站点/军事驻扎地的特遣队人员并在各站内进行动员。2月27日,CTF-Kresnik-01(“放血者”)确立,初始成员46人,均来自Site-228。3月2日,Site-228已集结至108人,为来自Site-75(罗马尼亚)、Site-67(乌克兰切尔尼戈夫地区)、Site-138(瑞士) 、Site-37(奥地利阿尔卑斯山脉地区)、Area-21(奥地利多瑙河畔)等站常备外派人员的增员。所有人员都具备一定程度的反血族经验,或具备相关理论知识基础。3月14日,最后一批参与过反血族任务的作战成员入编并抵达Site-228,此时特遣队增员至128人,同时一支突击特遣队ATF-Zduhac-04(“松木尖桩”)被调往Site-228与CTF-Kresnik-01联合行动。一支辎重小队被引入作战体系以负责后勤,此时总人数158人。

在整合所有作战单位后,联队在Site-228所属地域内进行了为期10天的特种训练以进一步提高面临血族群体的应对能力,而于3月24日,联队开始整理所有的军用器材及设备,并对所有载具做临时检查。在确保一切无误后,行动人员决定于次日上午开始行动。


附录CN-3935-09:事故报告- Site-228-3935

事故报告- Site-228-3935

事故文本报告

增补:在事件结束后,一支快速反应小组迅速对逃离的血族大部队进行追击以尽可能地获取情报。在途径一反能量富集区域时,几名血族巫术师合力召唤一形似欲肉教派血肉构造体体的巨型吸血生物向基金会人员攻击,导致小组追击进程受阻。而在约半分钟后,从东侧树林中瞬间冲出大量潜伏在此地的不明人员,使用经异常火力改造的枪械对该生物射击并导致其解体。残余血族成员被迅速击毙,而后其全员向西部转移。因原血族目标全部丢失,快速反应小组迅速上前交涉并设法扣押了三名人员。


附录CN-3935-10:对扣押人员的采访记录


附录CN-3935-11:外派人员与军团领导人会谈记录

在与军团驱魔人谈话后,基金会将所有扣押人员释放并请求其向圣所汇报基金会的外交决策。3月27日,在基金会高级外交部的决策下,由新任特遣队部门联合指挥官、特种反血族专家、高级外交官、奇术与炼金术理论研究学者,阿莱斯特·萨彻尔为代表组建的大使团访问了位于███境内██森林中的军团圣所。在此次外交活动中,基金会获取了关于血族现状的重要情报,同时确立了基金会与GoI-844统一的反血族阵营。以下为会谈的简要记录,次要谈话内容已删去。


附录CN-3935-12:自军团文献馆获取的新一批文献

自1999/3/27外交访问后,基金会屡次派遣外交人员与GoI-844方面交流。在这一过程中,GoI-844已向基金会开放其文献馆,因此基金会获取了大量可供查阅的文献资料,以此强化基金会的驱魔体系并多历史做进一步的还原。大部分关于GoI-844、GoI-977与SCP-CN-3935的基金会档案库卷宗已修改,部分详细记述当时历史现状的文献则保留原始文本。

以下为新获取的GoI-977相关信笺案例,该文献记载于血种战争末期(约1480年1月),书写地点推测为亚开龙沿岸王冠营地与伽洛里斯内城。


附录CN-3935-13:自军团传声塔截获的情报

在基金会与GoI-844结为反血族同盟后,基金会开始依GoI-844的“传声塔”观测网系统持续监测血族的动向。直至2000/4/14,基金会于GoI-844总部传声中枢截获了一条涉及血族大型集会的语音信息,地址位于罗马尼亚血族活跃带。以下为翻译后的文本:

在基金会与GoI-844获得该信息后,双方都开始了紧急备战行动,同时令所有武装人员进入全天候戒备状态。基金会已于主要应对SCP-CN-3935的站点设置大量驻军,而于三天后,基金会借军团传声系统接收到了以下信息。

追随信仰的人们,你们在可朽的壁垒里集结军势,在边界筑起防线。尽管这将会徒增牺牲,但我们乐于一战。

斯瑞克斯36在夜间嚎叫,我们在破晓前穿过深林。

撤军,否则鲜血将濡染大地。

此后,基金会与GoI-844再次派遣人员至伽洛里斯遗址以查明状况并建立防线。


附录CN-3935-14:事件CN-3935-1211始末


附录CN-3935-15:事件CN-3935-1211后结果

事件CN-3935-1211作为一场自2000/6/7持续至2000/12/9的世界性战争,其造成了如下损失:

  • 基金会方面多支特遣队大量减员,战略物遭受受到严重的超额消耗;
  • GoI-844方面其驱魔军在规模上受到严重打击,统领路德维希牺牲;
  • “伽洛里斯之辉”因反应核爆炸无法再次使用。

同时,本次行动也成功阻止了血族自FP-24(“纯血位面”)发动第二次大规模入侵的计划,现确信95%以上的残余血族目前已经借助各地自然门径回到FP-24避难,血族不再对基金会造成战略级威胁。基金会历史学部将此次事件定名为第二次血族大流散

战后记录

后勤人员们在伽洛里斯南清出了一片墓地,一具具冰冷的遗体自大门口运来,风中多了几分血腥味。应军团的请求,战士们被埋葬在他们的圣城,信众的朝圣所。日光随日升而明亮,将那暗夜驱逐,战争离我们远去。

我自知:战士们在那里无法安睡。历经烈火与长剑的战争的洗礼者,也终将在烈火中安息。破晓时,我在那块高台上我沉默地伫立:统领的躯体因过度地调用纯净之风而破碎成片,飘散至下方那片他满怀期望的城市,也终将在那里零落成尘。

久陷圣战中的人常在各各他山行走。在那里眺望可见血族对大地的宣战,与大地经受的战争之殇:其上遍布污痕与血迹,再难愈合的伤口,止不住的泪水。

抬头天空明朗,没有云气抑或是星辰,喻示那破晓前暗淡而又不凡的夜晚。在血族离开大地后,这些夜将逐渐淡褪,苦难将会隐去,宿命将会消解。在此之后,还有何人再对此事存忆?

我们仍然铭记黑夜。

特种反血族小组,阿莱斯特·萨彻尔
2000年12月11日

于12月11日,基金会外勤人员最后一次借助军团的传声系统进行检测,接受到一条存储信息。该奇术信息推测于16世纪所留,通过与遗文近似的原理显现,内容如下。

增补:12月11日后的战后整理中,研究员于文物贮藏室,标记为“所属者-菲斯图斯”的单手剑文物上发现了一段自发出现的异常文字。经翻译后确信其为拉丁语遗文:

他随圣城离去:

此人不再归来。












































附加文件已调取。

于2000/12/14,一份音频文件被发现于基金会血族相关项目数据库。其内容为一段二人对话,均为男性,其余信息不明。因其内容与SCP-CN-3935相关而附于此文文尾,基金会将做进一步调查。

[未知]:过来吧,驱魔人。这里再无他者。讲讲你所心忧之事。

[未知]:军团人人皆知,狱卒。伽洛里斯之辉并不能抹杀所有血族,在世界的一些角落,血族依旧存在。这也是在两次宏大的圣辉之后,军团依旧存续的原因。

[未知]:但也能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了。

[未知]:是啊。上一次是五百年,那么在五百年之后我们又当何如呢?

[未知]: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自然会有应对之法。我们所需做的仅是传承,将猎杀血族的命运延续下去。毕竟对于与魔怪相抗之人,这种宿命将是必然。

[未知]:基金会将尝试将这座巨型装置复原,或者改进。这或许需要军团的帮助。

[未知]:那么纯净之风呢?

[未知]:如你们先祖所行,我们会将足以再度启动的EVE能量灌注其中。至于获取之法——我相信在以后长久的研究当中,基金会将找到对策。

[未知]:等到下一次启用之时,便是数百年后的遥远将来。

[未知]:我们在这个时代已付出足够多,驱魔人。这一年已经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历史是一个回环,我们以曾为王冠所用的重复之法击退了血族的大敌,我想虽驱魔的宿命仍在,但军团驱魔人的命运也将在将来的千年之中得到改写。

[未知]:蒙承祝福,狱卒。

[未知]:翻阅声)不过,在这本军团史上,你们打算如何记录这一年?

[未知]:奇迹迭出之年。annus mirabilis.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