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3997
评分: +111+x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3997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SCP-CN-3997应被分别收容在Site-CN-██的四个标准人形异常收容间内,并提供基本的生活设施。同时,SCP-CN-3997允许存在2小时的放风时间,期间每个SCP-CN-3997个体须有2名警卫陪同,并至少有2名警卫在监控室实施监控,以防SCP-CN-3997出现自杀自残行为。放风区域须限定在Site-CN-██的人形异常专供娱乐室与人形异常专供操场。

基金会人体医学部须每周为所有个体进行一次例行医学检查并将体检报告保密封存。所有接触SCP-CN-3997任一个体或项目体检报告的行为应得到本项目具有4级及以上权限负责人员的授权,并通过安装内部通话系统与负责人员实时交流。

SCP-CN-3997所提出的合理请求可在4级及以上权限负责人员同意后批准。目前为止,SCP-CN-3997要求了以下物品:

  • 笔记本、自动铅笔(包括替换芯)与橡皮 (被批准)
  • SCP-CN-3997所有个体的互相见面时间 (被批准,时长为1小时)
  • 与外界的指定人员见面 (被拒绝,改为线上通话)
  • 伯爵红茶 (被批准,与午餐同时供应)
  • 各自使用的乐器 (被批准,但均放置在放风区域)
  • 使用互联网 (被拒绝)(被批准,仅在放风区域内使用且内容被严格监控1
  • 在站点内举行摇滚乐演出 (审批中)

描述:SCP-CN-3997由具有相同异常特性的4名平均外表年龄16岁2的亚裔女性组成。其异常效应在于项目存在一种无法解明,且无法与现今基金会所接触过的所有相关异常有所联系的不死和极速再生特质。
譬如:

  • SCP-CN-3997与接触了SCP-006的高级灵长类相比,具有相似的生理学异常,但项目在实验中表现出了其肉体在某种程度上具有功能形式的不朽。
  • SCP-CN-3997再生速度超越了SCP-682的再生速度,让SCP-CN-3997允许在与SCP-682收容措施一致的环境下依然存活。并且在该环境下,相比SCP-682可被环境延缓进度的再生,SCP-CN-3997的再生时长3都在2.98秒4及以内。
  • 所有SCP-CN-3997个体的身上不存在具有与项目的异常特性相近功能的异常仪器、宗教赐福、扭曲现实、神迹、因果修改。
  • SCP-CN-3997超形上学特性的解构结果详见附录3997-2。

附录3997-1:对SCP-CN-3997再生/不死特质测试的实验记录(部分)

以下实验征得了当事人的允许,并使用不影响实验结果的药物/奇术/其他异常项目屏蔽实验对象的痛觉后才执行实验。

实验对象:SCP-CN-3997-M2

流程:实验员使用刺剑刺穿实验对象的心脏部位,并将刺剑保留在实验对象的身体里。

结果:实验对象迅速死亡。死亡后对象开始再生并成功复活,用时1.44s。对象再生时将体内的刺剑从刺入时的反方向排斥了出去,并且因为加速度过快,被排斥出去的刺剑砸坏了实验场地的设备。

附录:我猜如果是子弹这种与之类似的贯穿伤也会这样复活,所以出于安全考虑,今后禁止枪械类的实验。——Dr.Ninth

实验对象:SCP-CN-3997-M1

流程:实验员操控吊机将净重1t的物品吊起,在物品处于实验对象正上方后切断吊绳。

结果:实验对象迅速死亡。死亡后对象开始再生并成功在物品底部复活,用时2.07s;随后对象因肉体无法支撑物品1t的重量而再度被挤压死亡,并在1.75s后复活。对象陷入重复上述状态变化的循环,直到对象从被物品挤压爆出的消化组织物中进行再生复活。

附录:似乎目标的复活并不依赖空间坐标,而是死后的尸体……我们需要换一种测试方式。——Dr.Ninth

实验对象:SCP-CN-3997-M4

流程:实验员将实验对象切割成两部分。

结果:实验对象迅速死亡。死亡后对象从被切开的部分中质量更大的那部分组织开始再生并成功复活。实验员进行了多次对比测试,对象的复活过程无明显差异,最后该实验因为无法将对象切成质量完全一致的两部分而告终。

附录:看来确实是从尸体中最大的那一块开始复活……然后每次复活便会多出来一块剩下的尸块,所以项目的异常效应存在反熵的性质。
以及项目跟我吐槽骨头被锯开时的感觉根本不舒服,所以今后此类流程已无必要继续进行对照实验。——Dr.Ninth

实验对象:SCP-CN-3997-M3

流程:实验员对实验对象使用具有高强度现实扭曲效应的奇术,效果为“将指定对象的一切存在从世界中抹除”。

结果:奇术施展成功,实验对象从实验员和记录员的面前消失;但在大约3秒后,实验对象重新出现在所有记录中,该奇术所施加的效应也被卷回。

附录:这个结果都让我差点怀疑自己的奇术水平了……看起来,似乎是在世界之外的“什么”记录了她们的信息,所以才能让她们被抹除后再度复活。——Dr.Desiree

实验对象:SCP-CN-3997-M2

流程:实验员随机选出一名D级人员,并使用大脑交换手术/效果为“意识交换”的奇术各一次,将实验对象与D级人员进行意识转移。

结果:无论哪种方法,实验对象均在意识转移成功后的2.17秒内重新在原本的身体上苏醒自己的意识,而作为转移对象的D级人员则死亡。

附录:值得注意的是在大脑交换手术中,实验对象交换缝入颅骨的大脑组织被迅速转变成了自己原装的大脑,看来手术本身没有将项目置于死地……——Dr.Ninth
我要丧失作为奇术师的自信了,玖昊。别让我对她们用奇术了成不?——Dr.Desiree

实验对象:SCP-CN-3997-M4

流程:对实验对象施行“锥形长矛Tapered Spear”程序。

结果:实验对象在锥形长矛程序启动后出现了身形模糊的现象,但未能消失。后续经超形上学部确认,项目所在叙事的作品已确实删除,唯一可能性系实验对象相关的叙事在非基金会叙事层中同时存在。

附录:多平台同步上线?!我怎么就想不到这种鬼点子!——Dr.Ninth

实验对象:SCP-CN-3997-M3

流程:实验对象与SCP-035进行交互。

结果:实验对象受SCP-035的异常效应影响将其戴上,但在SCP-035使对象脑死亡的1.79秒后,实验对象复活,并终止且恢复了SCP-035异常效应导致的腐烂变化。随后SCP-035从对象脸上剥落,对象也不再被SCP-035的异常心灵感应影响。

附录:我就知道异常交互实验也改变不了结果……我服了,SCP-049的药弄不死,SCP-008感染死亡后连丧尸的模样都没见到,而那些概念性的异常就更别说了,那复活的方法千奇百怪简直就像针对那个异常一样……异常交互这块我不做了,你们其他人也别做了,没用,真没用,知道吗。毕竟她们又不是SCP-682,值得我们用杀掉她们的方式来收容。——Dr.Ninth

实验记录仅节选,更多实验记录请查询SCP-CN-3997再生/不死特质测试实验记录合集。

附录3997-2:对SCP-CN-3997的超形上学特性进行解构结果的说明,由基金会超形上学部研究员Dr.Desiree在会议中讲解。

我的建议是……基金会最好放弃研究SCP-CN-3997,去研究一些别的什么更有研究价值东西比较好。不然你们的沉没成本会变得越来越大。
哦是的,我知道你们根据O5的要求,试图复刻她们四个人的不死和急速复生能力,这样O5也能享受一下永生的感觉,好去完成基金会永恒不变的使命。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在我和我的朋友对着她们用超形上学部的方式解构了三天两夜后,我们只能将这种不死性归结于一种我们叙事里的——奇迹。我认真的。它……[脏话屏蔽],她们的能力就是无法被我们复刻。不,上帝来了也不行。

我简单解释一下吧。
如果我们去尝试拆解一篇故事,在我们无比细致地解剖咀嚼完这篇故事的每一个要素后,我们会发现仅限于文本的解构总会在某个设定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前停下。为了方便理解,这个东西我们暂且称之为故事的“第一动机”;它是作者在创作这个故事时所立下的基点,也是推动整个故事发生的最初的动机。听起来很耳熟对么?把它当做上帝和祂的第一推动力就好。

我暂且在这里下个定论:凡故事必有动机,且动机不证自明。就像我们不会因为哈利波特的世界和我们的不一样,就认为这个故事失去了根基。它是我们这篇故事里指一切事物的最终目的和运动的最终原因。如果非要给她们的异常特性下一个结论的话,她们的异常特性就是我们这个故事的第一动机——事实上,不止我们,在整个基金会不同分部加起来近万的条目里,有相当一部分的条目皆是如此:异常性质即第一动机。

额,讲得不清楚……?我已经尽量不用什么大词或者术语了。早知道让Ninth来了,可惜她要睡懒觉。

这个所谓第一动机的特性就好比数理逻辑中的公理一样,它不证自明。就拿我们最熟悉的公理系统——欧氏几何——来举个例子吧:我们最初在面对勾股定理时并不是默认其为真,而是经过了演绎推导后证明其为真后,才将其称之为定理。但在面对公理“两点一线”时,我们不会,也不能在欧氏几何的范畴内证明它。如果它被证明了,那它就不是公理。

用最容易理解,但是不太科学的说法就是:她们的复活能力,就是这整个宇宙,乃至所有叙事叠层的公理之一。也就是:“她们将永远活下去。”之于我们的叙事和“两点之间线段最短”之于欧氏几何,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是等价的——它们是奠定这个系统的公设,是不可撼动的公理……她们将不证自明地永远活在这个世界上。

篡改公理本身?这当然没什么问题,这在“一无二随”的基金会中很常见。就像在修改了欧氏几何中的平行公理后我们可以得到非欧几何一样,但篡改后的故事和现在的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后者的内容当然可以视作前者的延伸,我们也可以说这几套公理系统同属于“几何”。

但非欧几何就是非欧几何,它不是欧氏几何。或许会有“她们不是不死”或是之类的设定出现,但那些不在我们故事之内。














附录3997-3:监控录像SITE_CN_██_R312_240228.avi(节选)

[记录开始]

Dr.Ninth:——我打完电话了,她说一会过来。

Dr.Desiree:好。

两人一齐推开SCP-CN-3997放风区域休息室的门。

Dr.Ninth:抱歉,打扰了你们的休息时间……

画面显示SCP-CN-3997-M1和M2躲到了房间另一侧的角落,而M3和M4分别护住两人,防御性地盯着Dr.Ninth和Dr.Desiree。

SCP-CN-3997-M1:不……不要……

SCP-CN-3997-M2:已经够了……

SCP-CN-3997-M4:——如果是实验的话,请你们……先考虑我吧。

沉默,持续7秒。

Dr.Ninth:黛西蕾你看,都把人给搞应激了……

Dr.Desiree:唉……今天不是来找你们做实验的。

Dr.Ninth:没错,其实我们在私下为你们争取……实验的停止的机会。

SCP-CN-3997-M3:哈?不应该是把我们放回社会里吗?我们已经配合了你们那么多正常人早就他妈死了千百次的实验了!

SCP-CN-3997-M4:莉曦,你冷静一点……先听听人家要说什么吧。

Dr.Desiree:……

Dr.Ninth:……

Dr.Desiree:……我来说吧。你们想,直到你的父母寿终正寝;直到你的同级同学寿终正寝;甚至他们的孩子头发也灰白的时候,你们也将永远是现在这副16岁的模样——你们现在身上出现的不死特质,已经注定让你们不能成为正常人类了。

SCP-CN-3997-M2:永远……?

SCP-CN-3997-M1:这就是……一辈子……

此时,SCP-CN-3997-M1趁其他人不注意,躲到了角落里。

Dr.Ninth:所以为了不让你们活得那么沉重,至少也要和我们这些活得更久的人在一起啦。

Dr.Ninth从身后掏出一张SCP基金会的招聘宣传放在桌上,疑似为Dr.Ninth自行制作。

Dr.Ninth:之前也给你们介绍过我们SCP基金会来着……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为了人类存续而努力将超自然存在拦在人类视线外的大型组织。

SCP-CN-3997-M3:等等,你们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要在我们身上做那么多实验?

Dr.Desiree:因为……

Dr.Ninth:因为我们的高级领导层想要我们复刻出你们的不死能力啦……你们要是工作过就知道了,当了领导层的人多少都会丢了人性。

Dr.Desiree:所以我和Ninth商量了一下,至少要给我们领导一个放弃复刻你们能力的原因。她来了没?

Dr.Ninth看了眼手机。

Dr.Ninth:她刚才说人在电梯里。

门响了三下,然后被推开。

Dr.Sophia:——我想我应该没迟到。

Dr.Ninth:对对,你来得正好。这位是Sophia,基金会道德伦理委员会里监督江苏上海这一块基金会站点的负责人。

Dr.Sophia:各位小姐贵安。

SCP-CN-3997-M2:伦理道德……

SCP-CN-3997-M4:委员会?

Dr.Desiree:所以她就是我们的回答:我们打算让道德伦理委员会对那群想要永生想魔怔的领导们施压,再加上我们给你们的不死特性定下一个无法复刻的结论,你们就安全了……至少不会再被实验给骚扰了。

Dr.Sophia:那些实验也确实不符合道德规范,就算对象不会死也不该这么折腾人。那些实验是O5暗示的命令?

Dr.Ninth点点头。

Dr.Sophia:那群老逼登……我知道了,回头我跟我领导汇报这事。

Dr.Ninth:先别生气啦。

Dr.Ninth看向SCP-CN-3997的四个人。

Dr.Ninth:主要是,收容你们肯定还是得收容的,我们也做不到让四个具有异常特性的人在人类社会里乱窜。所以我们的想法是……让你们成为基金会的一员,干一点适合你们体质的工作。这样总比天天被关起来还被我们领导惦记着要好吧。

Dr.Desiree:就是如此。有什么疑问吗?

SCP-CN-3997-M4:……真的是一辈子都离不开这个基金会吗?

Dr.Ninth:至少成为了基金会的员工,还能给你们更多的自由……唉,我们作为一线员工也尽力了。

SCP-CN-3997-M3:你们的工作具体内容是什么?

Dr.Sophia:根据你们的体质和性格,我们会安排最适合你们的工作,比如说文书和收容管理。不过,可能有的时候会让你们稍微以身犯险一下……也就是去一些对正常人来说非常危险的地方。

SCP-CN-3997-M2:那我们的乐队怎么办?我们还有个成员在基金会外面呢!

Dr.Ninth:还有个成员?她没有复活能力吧。

SCP-CN-3997-M4:如果你说尧乐的话……确实没有。

Dr.Desiree:关于乐队的问题嘛,成为我们手下的员工,我会尽力给你们演出的机会的——以非基金会员工的身份。

Dr.Sophia:……你们还有乐队?

SCP-CN-3997-M2:当然有!我是吉他,她是鼓手,她是贝斯,她是主唱……啊,灯灯你别躲起来呀!

SCP-CN-3997-M1:我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Dr.Desiree:发生了什么?可以跟姐姐们讲一下吗?

SCP-CN-3997-M1:……艾茵,我……我坦白……那天新年,我们不是去寺庙拜佛了吗,回去的时候出了车祸……但是大家都没有死……

Dr.Desiree:嗯,这个你们讲过,我们知道。然后呢?

SCP-CN-3997-M1:……其实,其实……我们在并排祭拜的时候,我许下了“我们要玩一辈子乐队”的愿望……

SCP-CN-3997-M1:然后,拜完的我向着遡夜的方向瞥了一眼……本应该没人的大厅,那里却有一个人影……

SCP-CN-3997-M1:那个人点了点头,就凭空消失了,只有我注意到……我,我真不是故意要害大家……呜呜呜……

SCP-CN-3997-M3:灯,那个人长什么样?

SCP-CN-3997-M1:……不记得了,只记得有白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

Dr.Ninth: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乐队的第五个成员,应该没来?

SCP-CN-3997-M2:那天的话……是没来。

Dr.Ninth的视线撇向Dr.Desiree。

Dr.Desiree:哦……嗯,我们知道了,你的证言到时候我们会作为参考进行研究的。

Dr.Ninth:总之,我们不强求你们的选择,也不急着让你们给出答案。只要你们想加入成为我们的一员的话,找我或者Desiree,都行。好,解散!

Dr.Ninth拍了一下手。SCP-CN-3997-M1~M3陆续离开了房间,但SCP-CN-3997-M4在门口停了一下。

SCP-CN-3997-M4:换言之……我们要为你们基金会工作一辈子,是这样吗。

Dr.Desiree:总比孤独地游离在地球上乃至宇宙间要好吧。

Dr.Ninth:你们总会习惯这种感觉的,毕竟……这就是永生的宿命。

SCP-CN-3997-M4:孤独啊……还真是可怕呢。谢谢你们的私下帮助。

Dr.Ninth:不客气。

Dr.Desiree:毕竟我们也看不惯这种作风。

SCP-CN-3997-M4离开房间。

Dr.Ninth:…………妈的,黛西蕾,又是你的小姊妹搞得好事啊。

Dr.Desiree:干,干什么了?

Dr.Ninth:白发,红瞳,神出鬼没,这还不是诗寇蒂?!

Dr.Desiree:等等,等等,总不能就靠这些线索断定是她吧!

Dr.Sophia:而且我看了你们的实验记录……她们四个人身上确实没有顶点型多功能实体留下的痕迹,所以是不是SCP-CN-2504制作了该异常我持保留意见。

Dr.Desiree:就是!

Dr.Ninth:唉,你就护着你的小姊妹吧。

Dr.Desiree:行了行了,这锅算我的好吧?……所以咱们晚上老时间开黑?我这边没啥事。

Dr.Ninth:我没问题,但是索菲娅你能不能练练你的枪法,你选个███就只会玩你那破鸟狙,还一枪不中!

Dr.Sophia:我没时间练。倒不如说,玖昊,你玩████的时候只知道用技能用到血皮然后瞎冲,能不能有一点团队性。

Dr.Desiree:哎!怎么又吵起来了!

Dr.Ninth:你一边去!你玩那把没后座的滋水枪都打不中对面不动的摄像头,比索菲娅还菜!

Dr.Desiree:……奶奶的,那把不是你的问题?

Dr.Sophia: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以及晚上的话,我看情况。

Dr.Ninth:你要是来不了说一声,别放姐妹们的鸽子。

Dr.Ninth:等等……?摄像头,对,摄像头!草,我给忘了。

Dr.Ninth看向房间内的摄像头。

Dr.Ninth:黛西蕾,你有监控记录的权限吗?

Dr.Desiree:有……是有,怎么了——噢,行,这事之后我来处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