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04
评分: +4+x

项目编号:SCP-CN-40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的SCP-CN-404-0语句应当被储存在至少且至多一个移动储存设备中,该设备将被保存在CN-SITE-██内的高危模因文档保管箱内,被作为4级信息污染收容。关于SCP-CN-404的实验对象仅限于D级人员,除实验对象外,所有参与实验的人员必须在实验后接受A级记忆消除和感染监测以确保污染不会传播。研究需要的SCP-CN-404-1个体的制造需要至少一名5级人员的批准,所有的SCP-CN-404-1个体应当被单独收容在标准危险生物收容单元中,允许提供不超出基金会收容章程的物品,但所有与SCP-CN-404-1进行过互动的人员应当将互动限制在3小时内,且避免在互动期间接触其他人员,互动结束后,所有直接和间接与项目互动的、通过不多于8道人际互动与项目建立联系的人员都应当接受A级记忆消除。所有其它的SCP-CN-404感染个体应接受详细评估,必要时尽快处决,与该类感染个体的互动同样需要遵循前文规定的记忆消除条例。每一个SCP-CN-404感染者的档案和记录都被特别保存,阅读研究需要至少一名4级人员的同意并在研究后接受A级记忆消除。

鉴于目前尚无法判断SCP-CN-404是否已经完全收容,机动特遣队MTF-Zeta-17"Bad Guys"(坏家伙)已经建立以监控SCP-CN-404的感染情况。

备注:一种建立在SCP-███关联研究上的去致命低感染率模因病毒已经研制成功,申请将其散播至人群中以便能在感染者进入积极期时立即发现并处理。——███博士

驳回,基金会不允许为了收容一种模因危害而散布另一种潜在的模因危害,无论“去致命低感染”到底安全到什么程度。——Ο5-CN-█

描述:SCP-CN-404是一种通过行为传递效应散播和感染的疾病,直接接触(阅读或听到)任意一句SCP-CN-404-0,与感染者进行一定程度的行为互动都可能导致感染,通常的感染者被编号为SCP-CN-404-1,这种感染者约占所有感染者的98%。这种疾病起初表现为通过感官失能达成的模因免疫,最后会因为神经萎缩等因素导致感染者的死亡,感染总共分为4个阶段:

  1. 潜伏期:这个阶段的感染者已经具有较低的传染性,没有特别的异常,大多数感染者在这个阶段即表现出了对负面文化和消极行为的厌恶,这被认为是唯一可以在潜伏期确认感染者的方法。这一阶段通常持续1~3天,这个阶段的感染者可以通过A级记忆消除治愈。
  2. 积极期:这个阶段的感染者,当他们接触恶性的模因污染时,会被动地切断接受模因污染的感官(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到底切断的是感觉器、传感阶段的特定神经或感觉中枢,有限的解剖学证据将被切断的环节推断为大脑皮质的感觉中枢),这通常使得对象完全无法接收到模因污染,因此对相关的伤害完全免疫。值得注意的是,在遭遇一些性质相对暧昧的模因影响时,对象的响应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分歧,一部分个体对一部分模因的免疫失败被观察到了。在对象远离模因污染后,相关的感官会逐渐恢复,视觉、听觉的恢复需要1~120分钟,知觉、嗅觉与味觉的恢复因为缺少实验材料而没有准确的数据。随着感染的推进,感官恢复的时间将逐渐延长。从这一阶段开始,感染被认定为不可逆的并具有了稳定的传染性,经测定,持续3小时的互动将导致10%左右的感染率,累计12小时的互动将使得感染率达到70%以上。感染者开始更加厌恶负面文化和消极行为,在表达厌恶时,感染者似乎一直避免使用具有明显消极意义的语言和行为,这导致了正常范围的焦虑和强迫症状。这一阶段持续时间从15天到332天不等。
  3. 消极期:在这一阶段,导致感染者感官切断的刺激将迅速扩大,这个范围通常稳定在所有的消极模因影响,包括但不限于:以任意手段观察到吸烟、酗酒、药物滥用,脏话或侮辱性手势,以及大量具有潜在微弱消极影响的言行。这一阶段的感染者开始表现出高度焦虑,推断为频繁的感知丧失带来的影响;对象似乎也不再热衷于批评负面文化,这被认为是“批评”的行为本身就包含了与项目相矛盾的消极影响。通常的消极模因影响带来的感知丧失需要1~15分钟恢复,恶性模因影响带来的感知丧失变得更长,从1~12小时不等。这一阶段通常持续15~30天。
  4. 致命期:这一阶段感染者开始出现明显的神经萎缩和无条件的感知削弱,激素治疗的效果是微弱的,感染者通常不能在这个阶段存活超过7天并最终死于心脏停跳或呼吸中止,当对象被确认进入这一阶段,允许对其进行处决。

另外一部分个体并未经过通常的感染过程,现将这些个体记录如下:

SCP-CN-404-E:这一类个体似乎免疫SCP-404-CN的感染,尽管如此,除Dr.████外的所有此类个体仍被置于基金会管控之下以避免可能的泄露,与他们的互动遵循项目的记忆消除条例。基金会目前接触过6个此类个体,包括4名D级人员,一名低级特工和一名高级研究员(由全体Ο5指令不进行收容)。

SCP-CN-404-2:这一类个体停留在了积极期并没有进一步的变化,他们仍将受到等同于SCP-CN-404-1的收容。基金会目前接触过██个此类个体。

SCP-CN-404-4:基金会目前仅接触过1个此类个体。███博士在进入基金会前是小有名气的社会道德家,在违反收容条例主动接触SCP-CN-404后,表现出了对一切恶性模因SCP的直接免疫而自身没有表现出任何传染性,并借此积极活动,帮助处决了█个具有高度威胁的模因SCP;301天后,███博士进入感染的第三阶段(与通常感染类比后定义为第三阶段),变得易怒并杀死了数名“行为恶劣”的D级人员,很快变得疯狂,在杀死█名“品行不端”的人员后被处决。
备注:没有观察到这家伙的致命期真是太可惜了。——████████博士

LOG-CN-404-085:对D-20116(一名消极期SCP-CN-404-1)的采访记录

SCP-CN-404-0是所有可以导致SCP-CN-404感染的语句的总称,这些语句大多包含类似于“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来自于中国不同时期的教导人靠近积极影响远离恶劣影响的句子,且前后或中间总穿插着仿造原句句式,但实际内容被评价为“拙劣”、“毫无意义”的分句。单独取出这些分句进行的实验没有导致可观察到的影响。

下将一部分SCP-CN-404-0语句的原句摘录如下:

与善人居,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蓬生麻中,不扶则之,白沙在涅,与之俱黑。
跟着好人学好人,跟着鳖孙学鳖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