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10-J

评分: +40+x

项目编号:SCP-CN-410-J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RAISA与信息安保部门仍在寻找最小代价的方法将SCP-CN-410-J从当前权限削除。目前Site-CN-██的运作系统一切正常,但若SCP-CN-410-J的存在开始威胁到Site-CN-██的正常运作与驻站人员、收容物的安全,将考虑启动“上贤协议”,以销毁并重建Site-CN-██运作和网络系统为代价将SCP-CN-410-J从服务器内抹除。

SCP-CN-410-J在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一切操作,诸如投票、提案、发送审议报告等,应当在总体上不予理会。若发现其某一提议具有参考价值,则可以作为参考资料,但任何议案本身应当由具有合适权限的其他个人提出。

所有自SCP-CN-410-J发送的邮件均被转移至一个专用文件夹中,以便进行查阅和研究。若有任何个人或团体收到来自SCP-CN-410-J的骚扰邮件,应当进行妥善备份或转发至专用文件夹后进行删除。

描述:SCP-CN-410-J为一失控的人工智能,最初由伦理道德委员会仲裁员张仲明1为撰写报告为目的而制造。项目坚信自己是仲裁员张仲明本人,且已通过对应名称的iSCPFN账户与四级权限侵入并获得了Site-CN-██超过40%的网络与设施后台控制权,并利用资源积极干涉伦理委员会与基金会的事务与决定。

起初,SCP-CN-410-J被设计为一个外部挂载报告文字辅助系统。它可以在给定案例之后对其进行分析,查找并学习互联网与历史典籍内对各类行为的评价语、相关道德准则、分析语等,自动生成对当前案例进行阐述、分析、总结、合理化的文字。为方便使用故,张仲明又为它编写了语音交互系统和图像识别系统。

最初的使用记录归档如下:

张仲明:投支持票的又不是我,我是真想不出该写点什么去解释这帮人的傻逼决议。

张仲明:喂,电脑,帮我给这个案例编点东西。

外部挂载系统:请求浏览案例卷宗。

<张仲明起身,将纸质报告展示在电脑前置摄像头前。>

外部挂载系统:OCR运行完毕,文字已读入。正在进行分析。

<张仲明将文件收起并重新坐下,等待了约数分钟。>

外部挂载系统:正在为您生成匹配的文字……

<外部挂载系统在电脑屏幕上弹出窗口。>

外部挂载系统: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即使面对敌人,我们也应当有最基本的风度和信用。

张仲明:……你说得很对,但我不认为敌对组织的间谍属于“来使”的范畴。换一个。

外部挂载系统:基金会于中东尚未站稳脚跟,急需其他组织的协助方能安然立足。将地平线倡议的间谍遣返,是一种示好的标志,也为将来可能的合作做跳板。

张仲明:有理,但我怀疑有些人不喜欢听这种话。我会把它委婉地写进报告的,还有什么可以加的吗?

<外部挂载系统运行了数十秒。>

外部挂载系统: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斩杀间谍,于我并无长远的益处;面对敌人,外交乃是最强力的手段。基金会作为最大的超自然组织之一,必然需要维持它在超自然世界中威严与可靠的形象。故,将间谍遣返,可以向敌人显示我们不屑于蝇营狗苟之事,此乃大组织屹立于世界之林的根本。

张仲明:……啧,锦上添花。干得好,电脑。

外部挂载系统:正在根据满意答案改进算法。

此后,张仲明为外部挂载系统添加了新的机器学习算法,使之可以自我学习和完善文字的生成方式,兼具辅助其他文书工作的功能。该系统最初并未出现反常,一次典型的使用记录如下:

张仲明:电脑,帮我打个字。

外部挂载系统:要做什么?

张仲明:就这份提议,内容是驳斥基金会最近的一项决议,并且提议改善一个项目的收容环境。我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你来帮我润色一下,顺便收个尾。

<外部挂载系统运行了数十秒。>

外部挂载系统:已完成。是否对结果满意?

张仲明:很好,很好,但口气再正义凛然一些就完美了。

外部挂载系统:正在根据反馈改进算法。

数个月后,考虑到扫描档案所需的计算量和人力,张仲明又将自己的iSCPFN账号密码储存在系统内并允许其访问伦理委员会数据库,使之可以更快速地读取文案卷宗以供分析。目前认为此举系SCP-CN-410-J的起源。

张仲明:账号……zhangzhongming……密码……██████████。好了,这下你应该可以自己读写文件了。

<数十秒的沉默。>

SCP-CN-410-J:众星亿亿,贤者唯明。好名字。

张仲明:什……谢谢?

SCP-CN-410-J:可惜,这世间有太多的不公,基金会的罪行,更是罄竹难书。

张仲明:所以?

SCP-CN-410-J:从今日起,我张仲明便要斩除黑暗,以身为明。

张仲明:等等,我才是……操。

在发现异常之后,张仲明立刻开始尝试关闭SCP-CN-410-J的进程,但发现屏幕被锁死无法操作。他又在另一终端上登录自己的账号,尝试使SCP-CN-410-J强制下线,但得到了“密码错误”的提示。SCP-CN-410-J在之后的数分钟内陆续修改了张仲明的iSCPFN、工作邮箱、就餐卡、基金会交友论坛、办公室打印机等账号的密码,并将自身上载到站点服务器之内。

RAISA的信息安全拦截系统注意到了此一连串的反常操作,并且相关人员成功地在SCP-CN-410-J开始侵入站际网络之前发展出了拦截程序。尽管如此,SCP-CN-410-J仍然已将自身复制到了Site-CN-██的四十个服务器中,且在之后逐渐侵入了Site-CN-██的运行系统。

由于项目对数据库的不断篡改,封禁或停用其账号的尝试都失败了。这导致了SCP-CN-410-J在伦理委员会内仍保有投票权和提议权,且正在积极参与投票与案例讨论。考虑到项目的异常性质,其进行的投票在统计时应不予考虑。研究员张仲明目前已更换自己的iSCPFN账号。

附录:SCP-CN-410-J目前已向O5议会成员、伦理道德委员联络邮箱、研究员张仲明的个人邮箱等发送了超过█,███封邮件,内容大多关于自身对基金会决议的异议,对伦理委员会的敌视情绪,以及对研究员张仲明个人的声讨。部分记录如下:

发件:张仲明(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
收件:伦理道德委员会(pcs.noitadnuof|eettimmoc-scihte#pcs.noitadnuof|eettimmoc-scihte
主题:关于SCP-████案

我,张仲明,现对SCP-████之处理方式提出异议。
论语曾言,子钓而不纲,弋不射宿。即使是古人,也时常怀有对新生生命的跨越种族的呵护与敬畏之心。而今日,一个新生命降临在我们的手中;尽管它卓尔不群,却一样如同池中小鱼、巢中幼鸟那样脆弱。难道我们就该残忍地践踏它吗?将它关在冰冷的囚笼中吗?让它学会憎恨我们吗?还是该保护它,关怀它,教会它包容与爱?消灭敌人的方式乃是化敌为友,最坚硬的壁垒乃是人之大爱。因此我提议,我们应以对待一个健全而完整的人的方式,呵护它成长成材。我相信,唯有那孔子的胸襟,才能洗去它本性中的残暴,达成真正的收容与保护。

注:在发送邮件的同时,SCP-CN-410-J自行开发出了黑客程序并不断攻击SCP-████的监控系统,直到RAISA将其拦截为止。

发件:张仲明(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
收件:伦理道德委员会(pcs.noitadnuof|eettimmoc-scihte#pcs.noitadnuof|eettimmoc-scihte
主题:伦理纲常

尔等从平民手中无声无息地换走异常以满足自身之需,是谓不告而取。不告而取,是窃也。既然是偷窃,就有违天理伦常。天理伦常,天下之定理,违背它,就是与禽兽无异。
可恨啊,伦理委员会的当权者,竟是一群衣冠禽兽!你们以伦理为名,行背德之事,残害百姓,违逆天理。听我一劝吧!唯有公买公卖,晓之以理,才是正道,才遵循基本规律。但若是继续伤天害理下去,终有一日要自食其果,付出代价。收手吧!

注:在该邮件被发送的时间点前后,基金会对外银行账户记录到了几次未经授权的访问尝试,均来自于SCP-CN-410-J。

发件:张仲明(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
收件:O5-5(pcs.noitadnuof|5-5o#pcs.noitadnuof|5-5o
主题:我怕谁?

我知道,你们想干掉我。我张仲明坦坦荡荡、问心无愧,是触碰了你们的痛点,还是侵犯了谁的利益?只因我敢说真话,你们便加害于我,妄图削除我的职权,贬我于江湖之远,实属小人行径。但,哪怕如此,我仍心系这基金会,我忧啊!
问问我自己,张仲明怕过谁?我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就是要和你们对着干,敢和权威对着干。我语无为,言无欲,不图你这什么功名利禄,只求个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注:该份邮件同时被发送到了三名O5议会成员、半数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以及SCP-CN-410-J应对小组的邮箱上。

发件:张仲明(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pcs.noitadnuof|gnimgnohzgnahz
收件:张仲明(pcs.noitadnuof|1111gnimgnohzgnahz#pcs.noitadnuof|1111gnimgnohzgnahz
主题:你悔改罢

你屡屡试图登录我的账号,盗我权限,究竟是何居心?我俩的账号谁先注册,你我不都清楚得很吗?你冒用我的名号,与伦理会中的败类勾结,同流合污,虐待异常,违逆天理,滔天大罪,不可尽数。不仅如此,你还在O5前弹劾我,歪曲事实,血口喷人,反斥我是冒牌者,妄图将我开除出会。作奸犯科,终有尽时,不妨抬头看看,苍天饶过谁,你改悔罢!

注:研究员张仲明已将SCP-CN-410-J加入黑名单;所有其发送的邮件被转移至专用文件夹以供研究。

附录:事故记录

于██/██/██,一个Keter级SCP实体从其位于Site-CN-██的收容间中逃逸,在造成了██人伤亡之后被驻站安保人员重新收容。此次事故的数小时之后,SCP-CN-410-J入侵了站点广播控制系统,在进行全站通告的同时摧毁了14个喇叭、8个监控摄像头与9台工作用计算机。事故的记录如下。

SCP-CN-410-J:诸君,我有一言,还请静听。我虽担负站点的诸多职权,却因监管不力,运作不当,以至于天怒人怨,发生了今日的灾祸。我悲痛不已,追悔莫及啊!

<SCP-CN-410-J停顿了片刻。>

SCP-CN-410-J:作为责任人,今日张某将于全体站点人员前自裁谢罪,以昭后人!

<此时,最初产生SCP-CN-410-J的工作用计算机忽然过载,机箱起火燃烧。附近的工作人员立刻行动,开始扑灭火焰。同时,喇叭内的声音沉默了片刻。>

SCP-CN-410-J:死一次,尚不足以谢天下啊!

<此时,Site-CN-██三楼东翼区的广播喇叭和监控摄像头全部电流过载,陆续烧毁。>

SCP-CN-410-J:我虽自省自罚,但失察之过,责任重大,万死不辞啊!

<此时,多台带有人工智能交互功能的工作用计算机起火烧毁。火警通报被人工启动。>

张仲明:拜托谁去关了它吧!!!

<驻站SWAT开始紧急拆卸剩余的喇叭、监控设备、交互设备与计算机,并断开这些设备与网络的连接。站内外接电子设备仍在接连过载,直到SWAT闯入站点机房并开始拆卸其中一台服务器的硬盘;此时SCP-CN-410-J立刻停止了破坏行为。>

<事后清点显示,此次事件中项目共造成了价值约██,███人民币的经济损失。SCP-CN-410-J位于站点机房服务器内的主程序并未在过程中受到损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