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23
评分: +13+x

项目编号:SCP-CN-423

项目等级:Keter

回溯记录#0000159

前言:发现于SCP-CN-423-1-Ⅰ内部的一系列疑似画作被陆续回收,性质已探明,后为SCP-CN-423-5/MTF-癸戌-1(“拾遗”)索回。鉴于其模因性质,仅留存如下文字描述版。

特殊收容措施:伪装成垃圾填埋场的Area-CN-77已围绕SCP-CN-423-1-Ⅰ建立以收容SCP-CN-423。SCP-CN-423-1-Ⅰ周围100米范围内需保持戒严封锁。对未授权的闯入者,在警告无效后,允许使用致命武力。

MTF-癸戌-1(“拾遗”)已被组建并常驻于Area-CN-77以负责包括指导SCP-CN-423的研究,协助SCP-CN-423-1-Ⅱ搜寻、保护并遣返离开SCP-CN-423-1-Ⅱ主干的SCP-CN-423-2,处理SCP-CN-423-1-Ⅱ造成的遗留污染,引导SCP-CN-423-4的收容等工作。

对SCP-CN-423的实验许可应由MTF-癸戌-1(“拾遗”)授予。对SCP-CN-423-1-Ⅰ/Ⅱ或SCP-CN-423-2进行的实验需至少一名特遣队成员的远程监督,特遣队员同时也将给予研究人员必要的指导以降低潜在的收容突破风险。

描述:SCP-CN-423是对一座异常建筑及其相关异常的统称, 分为SCP-CN-423-1-Ⅰ/Ⅱ,SCP-CN-423-2个体,SCP-CN-423-3群体,及诸多衍生物(统称为SCP-CN-423-4)。衍生物在被发现收容后予以编号,且在无效化后收回编号1

SCP-CN-423-1-Ⅰ是原██████垃圾填埋场迁址后遗留的一个填埋单元,总占地约23.5亩,现对外仍宣称其为该垃圾填埋场旧址。填埋单元内用以处理垃圾的系统与附属设施完好保留,可正常使用,但填埋坑中无废弃物留存。SCP-CN-423-1-Ⅰ的建筑部分主要为一座二层厂房,建筑本身及内部设施均存在一定程度损坏,大部分为SCP-CN-423-2的进食所致。进入SCP-CN-423-1-Ⅰ区域一般而言是安全的,但不排除引起SCP-CN-423-3敌意反应的危险。关于在此状态下,何种人员/行为/物体可能引起SCP-CN-423-3排斥这一问题,仍在研究中。




SCP-CN-423-2是一具有轻度逆模因性质的异常类人形个体,具有自主意识与智能,接受过W级及以上记忆辅助的人员可观测到其存在。SCP-CN-423-2直立高度约1.4米,质量约70千克,大致体型与智力水平均近于5-6岁孩童,但其似乎无法理解人类语言,同时表现出对大部分其能观测到的生命体的畏惧与排斥。SCP-CN-423-2具有一定对危险的预知能力,导致对其一般规格的捕捉限制均难以成功,而动用武力等与其强行接触则将导致大量SCP-CN-423-3的抵抗甚至引起SCP-CN-423-1-Ⅱ的注意。因此尽管SCP-CN-423-2的活动范围较确定,但无法对其进行严格意义上的收容控制。

2.发现于SCP-CN-423-1-Ⅰ外100米封锁线上
图案主体为黑色的基金会标志,作于一张普通A4纸上,由碳黑与煤油作成。

SCP-CN-423-2受SCP-CN-423-1-Ⅱ的限制与保护,具有与SCP-CN-423-1-Ⅱ类似的,既无法被不能观测到其存在的生命体直接影响,也无法对此类生命体直接造成影响,同时无法被其本身不能观测到的生命体影响的性质。相较于SCP-CN-423-1-Ⅱ,SCP-CN-423-2的该xizz,zz受下Ljf 可k即可达到与其相同的观测水平。但与SCP-CN-423-1-Ⅱ相同,该性质对具有“观测”这一概念/功能的生命体/智能均有效。

SCP-CN-423-2的表皮呈灰黑色,存在程度较深的溃烂。躯体有多处被改造:

  • 右眼及周围部分被替换成多个大小型号不等的摄像头,可由SCP-CN-423-2自主拆装。摄像头可在SCP-CN-423-2的控制下从眼眶及附近孔洞中伸出或缩回。
  • 耳鼻以下的脸颊、口腔被整体替换成一个复杂的口器。口器由某种未知物质构成基础骨架;两耳根间完全裂开作为“口腔”,内填充有皮革金属等的混合组织,可分泌一种对己无害的特殊强腐蚀性液体;口器内由多种刀刃,利齿,玻璃碎片,金属片构成共三排“牙齿”;由金属丝,倒钩,钉刺,以及某些未知植物组织组合成一条“舌”,其总长度近30厘米。
  • 四肢均掺杂由机械结构、生物组织、塑料等构成的复合结构,这使得SCP-CN-423-2的臂展达近两米,并表现出与体型不符的力量、速度、弹跳力与灵活性。
  • 腹部存在大面积破损,被胶带、铁丝等缠绕固定,曾发现从其缝隙中流出的夹杂着软管、塑料袋等的疑似脏器组织,同样具有强腐蚀与污染性。

SCP-CN-423-2具有极强的咬合力,甚至可以轻易咬碎基金会研制的超高强度合金。其被观测到每日在相对固定的时间啃食SCP-CN-423-1-Ⅰ的建筑部分、SCP-CN-423-3的遗留物或其他吸引到其注意的废弃物,未能确认这是否为SCP-CN-423-2的必要需求。

SCP-CN-423-2大部分时间内会于SCP-CN-423-1-Ⅱ主干的影响范围内活动,但其拥有离开SCP-CN-423-1-Ⅱ独立行动的能力。每隔一段时间2,SCP-CN-423-2即可能离开SCP-CN-423-1,距离从数百米到数十公里不定,这似乎与SCP-CN-423-2的精神状况有关。此时SCP-CN-423-2应被判定为突破收容。

3.发现于SCP-CN-423-1-Ⅰ填埋坑外
图案主体为一棵黑色的树。其左侧站立着两个较高大的红色人形象,代表头的部分被用一种混合色划去。树苗右侧作有数个较小,围拢于树根部的人形。

SCP-CN-423-2拥有精神方面的需求。在SCP-CN-423-1-Ⅰ内,有时可发现由SCP-CN-423-2留下的疑似画作。它们大多出现在墙壁或散落的纸张上,基本携带有致命模因。对其进行无害化处理后可以发现,尽管用以作画的材料除普通颜料外混有多种作为颜料的污染物,但内容与普通儿童画类似,包含着简单的环境场景,多个简易但较固定的形象。值得注意的是,有一组共六张画作先后被发现,内容大概为一个孩童形象植s 二lhu的全过程,其与SCP-CN-423-1-Ⅱ的联系仍在研究中。此外,曾发现过SCP-CN-423-2在SCP-CN-423-3个体间进行一系列可被视为“娱乐”的举动。在MTF-癸戌-1(“拾遗”)组建后,相关活动的对象逐渐转移为特遣队员。




SCP-CN-423-3是由SCP-CN-423-1-Ⅱ产生的种群。与SCP-CN-423-2不同,它们完全由废弃物构成,尽管部分个体可能存在生物体的组织甚至直接由失去活性的生物体构成,但这些部分对于SCP-CN-423-3个体而言均可拆卸替换,为非必要构成部分,因此SCP-CN-423-3被认为是完全由废弃物构成。

SCP-CN-423-3个体由SCP-CN-423-1-Ⅱ以未知方式产生,对其行为的大量观测表明每个SCP-CN-423-3个体均负有由SCP-CN-423-1-Ⅱ赋予的任务,在任务完成后个体即会回到SCP-CN-423-1-Ⅰ范围内,失去异常性质还原为废弃物,很快由SCP-CN-423-1-Ⅱ回收或被SCP-CN-423-2食用。

SCP-CN-423-3个体的形态不定,会因被分配的任务而改变3。这一变换过程是由SCP-CN-423-3个体自主完成的,有时甚至观测到SCP-CN-423-3个体在多种形态间不断切换以选择最为合适的一种。SCP-CN-423-3个体的结构并不十分稳固,但存在某种未知约束力将从个体上脱落的部分重新与个体结合,这使SCP-CN-423-3个体具有较强的自我修复能力。

SCP-CN-423-3本身所具有的自我意识较为低级,但整个SCP-CN-423-3种群构成了一种复杂的高级集群意识。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之间确实存在交流,方式仍未知,推测为某种意识感应。SCP-CN-423-3服从于SCP-CN-423-1-Ⅱ与SCP-CN-423-2,但由于缺少对其间交流的了解,未能探明SCP-CN-423-3对所接收命令的处理机制。保护SCP-CN-423-2,以及在其离开SCP-CN-423-1-Ⅱ主干后对其进行搜寻似乎是SCP-CN-423-3群体的重要任务之一;对SCP-CN-423-1-Ⅰ/Ⅱ进行维护巡逻,肃清闯入者等也是SCP-CN-423-3群体的日常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SCP-CN-423-3具有的模因与逆模因效应较弱,存在被普通生命体观测到的可能。也似乎因此,其可以同时影响SCP-CN-423-1-Ⅱ、SCP-CN-423-2及其他生命体,或被三者影响。并且在其引导下,SCP-CN-423-1-Ⅱ与SCP-CN-423-2在一定时空限度内能观测并影响到其他生命体。关于SCP-CN-423-3,SCP-CN-423-1-Ⅱ与SCP-CN-423-2间的关系,需要进一步研究。

4.发现于上一幅附近
图案主体仍为此树,但与上幅不同的是,树更加高大,树干中段略向外膨胀,树枝下垂并遮盖了原本的人物形象。




SCP-CN-423-4为对在SCP-CN-423-1-Ⅱ影响(污染)下异常化人类的统称。目前已知的SCP-CN-423-4个体均产生于SCP-CN-423-1-Ⅱ的覆盖范围内。

SCP-CN-423-4化的初期(亦可视为SCP-CN-423-4的潜伏期)表现为轻度的焦虑,惶恐,经常性头痛,疲乏,及产生由此引发的沮丧,忧郁情绪等。在这一阶段,通过记忆删除及MTF-癸戌-1研发的净化系统可以有效延缓受感染者被影响(污染)的进程。

潜伏期的持续时间从数分钟到终生不定,症状的严重程度也因人而异。在潜伏期结束或受感染者死亡时,对象将转化为一个SCP-CN-423-4成熟体。

  • 转化开始时,受感染者表面会很快生成类似于SCP-CN-423-2所具有的逆模因外壳以保护受感染者。
  • 初步转化通常需要数分钟时间,主要将受感染者从物理及信息层面改造,使之具有感知SCP-CN-423-1-Ⅱ与被其感知的能力。SCP-CN-423-4不再存有生理需求,但仍具有生物活性,亦观察到原器官以仍无法理解的方式继续工作。
  • 进一步转化发生在接下来的数天内。SCP-CN-423-4将向各个方向生长出附肢,试图将自身固定于原处,未寻找到附着物的附肢则会逐渐分泌疑似极高浓度的SCP-CN-███-█。SCP-CN-423-4在能够固定自身后,附肢停止生长,这标志着一个SCP-CN-423-4个体的成熟。

SCP-CN-423-4个体的产生与成熟将引来一个或多个SCP-CN-423-3个体。它们通常会在一个SCP-CN-423-4产生后前往其所在位置,待其成熟后,则将整个SCP-CN-423-4(包括其所附着的部分物质)挖出并搬运至SCP-CN-423-1-Ⅰ的附近区域。MTF-癸戌-1(“拾遗”)已被派遣以引导SCP-CN-423-3将SCP-CN-423-4个体放置入相应的收容单元。SCP-CN-423-2对于SCP-CN-423-4,尤其是新收容的SCP-CN-423-4个体表现出极大兴趣,多次尝试接近多个SCP-CN-423-4的收容单元,但均被SCP-CN-423-3阻止。

长期观测发现,随时间推移,SCP-CN-423-4个体将逐渐失去生物及模因活性,而SCP-CN-423-3的一些个体则每隔一段时间用自己的部分与其失活部分相替换,这被证实是为了延长SCP-CN-423-4的活性。最终,以SCP-CN-███-█的浓度降低至可观测值以下为标志,SCP-CN-423-4个体完全失活,成为普通的人类残骸与废弃物的混合物,被SCP-CN-423-1-Ⅱ回收或被SCP-CN-423-2食用。

附录:
请稍候…


.


.


.


已剔除错误文件

可浏览文件检索如下:


please-remember-m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