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26
评分: +18+x

项目编号:SCP-CN-42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426的自然属性阻碍了基金会的彻底收容,因此,代号为“坠入”的掩盖行动正在执行中。除此之外,项目影响区域被置于24小时卫星监控之下,任何涉及该地区的民间/官方科考行动将被劝止。

对项目的探索将定期进行,所有基金会人员需严格遵守三项基本条例:

  1. 禁止与SCP-CN-426-1进行发生交互,但应携带录音设备以记录个体之间的谈话。
  2. 所有探索行动需严格遵循预计时间,且应尽量避免在“潮汐”现象发生时在其影响范围内逗留,具体时间表将由气象观测小组制定。
  3. 任何因SCP-CN-426造成的人员/物品失踪将被判定为死亡/损失,且不作救援/寻回尝试。

描述:SCP-CN-426作为一种地域性、周期性发生的异常现象,发生在中国新疆罗布泊境内,并于每天日出和日落时刻(因季节影响并不固定)达到活跃顶峰,为方便记忆和称呼,日出现象被称作“潮”,日落现象则被称为“汐”,统称“潮汐”。

“潮”现象发生时,该地区原本的沙漠地貌将迅速被“从地平线处蔓延而来”的海水淹没,直至大半区域被海水覆盖,形成海湾为止,海水深度与真实海洋无异。据目击者称,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海湾的尽头,但是即便使用交通工具,他们也无法在日落,即“汐”现象发生前赶到那里。

SCP-CN-426-1为伴随“潮”共同出现的人类个体,他们将在目击者不经意间从各个角落中出现,包括但不限于由靠岸的船上走下,推着贩卖车走近,从椰树下醒来等等。所有个体可自由交谈、互动,并且能够回应外来者的问询,态度大多热情友好,但是他们使用的语言和文字皆难以理解,推测为某种流行于古代中国的死语。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类SCP-CN-426-1个体似乎有所不同,他们均以高龄男性、穿着奇异隆重,神情严肃的形象出现,受到大多数人的敬畏和尊重,却对外来者抱以警惕和敌视,常用无法理解的长篇大论指指点点,或是带领其他个体面向海洋举行跪拜等仪式活动,推测该类个体在SCP-CN-426-1中担任祭司等宗教职位。

“汐”现象发生时,随着阳光的消失,海洋将逐渐萎缩、退去,恢复为沙漠地貌,对退潮的追踪以失败告终。所有SCP-CN-426-1个体将缓慢停止活动、倒下,衣物腐烂,迅速白骨化直至完全消失,所有提取的样本也会以同样的方式消失。

日出至日落时段被称作“平潮”,在此期间内外来者可自由出入项目范围,但是无法到达“海的对岸”,若乘船入海,则会在整日无果的航行后搁浅在潮汐退去的沙漠上,如将潜水装置彻底浸入海面则会导致其丢失。若将SCP-CN-426-1个体带离项目范围,不论他们身处何方,均会在日落时(以当地时间为准)以同样的方式消失,这些现象发生的原理目前均无法解释。

经长期观察发现,所有SCP-CN-426-1个体的记忆似乎仅以一“平潮”为期,虽然他们每日的行动都因客观条件的差异有所不同,但从未有个体能够认出前一日曾见过的外来者,并且他们都对自己当前的处境毫不知情,此后的交流中应注意令其保持这一认知,以免引起不必要变故。事故426-K后,已全面禁止基金会人员与SCP-CN-426-1个体的直接接触。

目前,对SCP-CN-426的探索和研究仅停留在资料搜集和初步探索阶段,若有最新进展,将实时更新。

附录CN-426-A:摘自《诸海行记》卷七

昔在封帝,八荒为臣,中山之东,壤陵越而连五岭;百川齐汇,多崎崖而绕巉岩,是为诸海。大海之水,朝生为潮,夕生为汐,其水苦咸,风波俱兴,故非通天之力不可渡,为往九虚之阻。亦有外族世代不绝,其民白肤披发,涵泳无碍。东海内有神兽,名曰甾峳,状如鲛鲨,无眼目,终年梦寐,凡动皆因其息而起,无一物能动得之,时为之止。

天启十年,中史殷昌上书谏曰:“古者天下散乱,莫能相一,今夫以封鼎之疆而不为,何也?昌闻得时不待,今怠而不急就,虽有其贤,不能并也。”孝武晒曰:“卿岂不知轻神者必将为神所轻,视其报,皆流离满途,盖难善终,子无复言矣。”

及至乾元年初,宣帝祁曌合七族之力已并天下,将三十万众戮海皇少昊于归渊,赤水所至,莫不服从。甾峳既惊且怒,行波作浪,并使力牵,帝遂遣善术者擒而镇之,其声极哀,闻者戚戚然。

乾元七年,岁行将暮,潮汐迭起,枯荣有序,泽民皆以为奇。然自孝武携世登玄,封统世衰,宗性奢靡,势星群散。尝有人得见少昊复归,乘鲛泛海而去,歌曰:“哀哉弱羽,厥心空宛,水暗无穷,日冥未曙,朝生夕死,不知晦朔,海将续而完璧,何挣扎而徒力。”其后罕有知者。

附录CN-426-B:███博士的研究日记摘录

19██年12月7日

早八点抵达Site-CN-89,进行出发前的最后整备,向几位关押在此的游客询问消息,未果,批准在执行记忆消除后释放。

抵达目的地时已经日落,用无人机拍摄了几张沙漠的夜间状态,预计使用摄像机进行二十四小时观测,希望能够捕捉到一些值得研究的画面。

如果要我来形容的话,夜间颓败的沙漠遗迹完全没有一点异常的迹象,呼啸的狂风卷起灰白的沙砾,摇摇欲坠的石块为这望不到边际的沙海增添了些许荒凉意味。当年商人骑着骆驼经过丝绸之路的时候,会把骆驼留在城外花园中补给,自己则进城住店或是买卖,但是此刻这里只剩下早已沙化的河床和破败的水井。

当天再晚些时候,回到了附近的站点,准备明天的正式探索。

将于明早七点向Koo博士(邮箱:moc.pcs|krahsmodeerf#moc.pcs|krahsmodeerf)发送书面申请,请她查一查相关文献记载。

19██年1月15日

三台定点摄像机已经全部丢失,但不确定是因为项目的异常状态影响还是遭到沙尘掩埋,收到了Koo博士的邮件,她提供的资料极具研究价值,回复了邮件以表示感谢。

很久没有提笔记录。因为近来一个月我都沉浸在奇幻瑰丽的所见所闻中难以自拔:清晨,我是被此起彼伏的海潮声唤醒的,视线所及之处几乎无法分辨哪里是天空和海洋,雪白的泡沫被海潮轻柔地留在金黄的沙滩上,空气中漂浮着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千真万确的咸腥气息。

而且这并不是全部。一眨眼的功夫,海滩便沸腾了起来,无数人(或许该称之为人形个体?)从各个不可思议的角落中走了出来,木棚外摆放着琳琅满目的商品,虽古拙但别有自然之美 。

因为语言不通无法和当地人交流,此后应加强这方面的研究,争取早日破解这里的文字和语言。

19██年5月26日

在我看来,这里的社会形态与古代中国相仿,但是这里明显没有统治者存在,因而也不当被称作封建。他们的精神领袖似乎是一些类似于教宗和祭司的人群,支撑这个社会存在的精神支柱是宗教。但是,他们所崇拜的究竟是哪位神明,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那些能够“与神交谈”的人(当地人将自己称作眷族/神眷者等等)好像对我们不太友好。

对文字的破译工作已取得初步进展。

20██年1月1日

最初的惊异过后,随之而来的是无尽的惶恐,我常会产生一种奇怪的不真实感,觉得眼前一切所见皆是梦境,而非现实。若是让我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一切,那我必定将之称作桃源。日夜的落差令人难以接受。我叹服于神的奇迹,又为自己仍然生活在肮脏的尘世感到耻辱。

Koo博士又发来了邮件,她警告我不要过分涉足关于这片乌有之洋——关于“八荒”的一切。但是作为一名历史学博士,我难以抑制自己对历史真相的好奇。

现在我已经基本能够理解大部分语言,并与之交谈。近期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试着去和那些“祭司”谈一谈,希望能够破解奥秘。

笔记:在能够基本掌握当地语言后,当时的项目管理人员███博士违反了安全管理条例,于日出前独自前往了项目影响区域,仅携带了一台单向监听设备,此后,███博士失踪。

有证据表明,███博士已成为SCP-CN-426-1中的一员,少有的几次目击记录称他反复强调自己“要去寻找真相”(推测为前往某个不得而知的特定场所探索),随后很快消失。我有理由相信——并且可以肯定,他将伴随这片朝生暮死的汪洋共同坠入下一个轮回。说真的,我警告过他的。

无论如何,我很抱歉。——Koo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