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44-J
评分: +45+x

项目编号:SCP-CN-444-J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本项目的可控威胁性,以及根据《SCP项目编号与收容细则》中的《五:需考虑的特殊情况》一章,特将赵博士对特定对象进行的特定行为所导致的现象(而非赵博士本人)编为SCP项目。因此,赵博士的工作职位、社会身份、保险以及相应的人权保障均得以继续保留,仅需要对其行为作出规范。

为避免SCP-CN-444-J所导致的意外,禁止赵博士在任何生物类、或其他涉及到收容生物的SCP项目中任职,也禁止赵博士在基金会设施中饲养任何动植物。需定期检查赵博士的办公室、员工宿舍或其他位于基金会设施内的私人空间,没收任何发现的动植物(H. Sapiens除外),并对私人空间进行灭虫处理。若赵博士所参与的SCP项目开始涉及到生物的收容,需按照标准程序将其调离。

描述:SCP-CN-444-J是指赵████1博士在饲养宠物或种植植物时所发生的现象。由赵博士所饲养的生物将会在60天内因各种原因死亡。若在生物出现其他致命威胁前结束饲养关系,则生物可能存活;否则,它的死亡似乎无法被任何手段规避。根据基金会的实验,“饲养宠物”的确切定义可能包含但不限于:

  • 赵博士对该生物的当前定居点拥有产权、使用权或者其他任何体现从属的关系;
  • 赵博士对该生物的给养、居住、生长或其他生活行为负主要责任;
  • 赵博士对该生物具有进行喂养、照料或其他保持其存活的主观意愿及主动行为。
  • 赵博士在主观上认定他与该生物有从属关系。
  • 其他可被人类共识认定为“饲养”或“种植”的行为;其他可被共识认定为“宠物”的动物。

已确认以下行为、关系或生物不属于“饲养宠物”的范畴:

  • 给予他人的宠物或野生动物食物;
  • 共生或寄生关系,例如赵博士肠道内的大肠杆菌等菌群;
  • 无主观意愿供养的生物,例如赵博士家中的蟑螂;
  • 大多数智人(Homo sapiens)对象,例如赵博士的子女。

异常人类也包括在“智人”的范畴内。为避免可能的损失,暂未对类似人形的SCP项目以及基金会收容的外星智慧生命进行测试。

附录:部分SCP-CN-444-J事件

1.jpg

赵博士所扦插的玫瑰,摄于其妻子赠送该植物的4天后。

2.jpg

实验444-S018中的小鼠。

3.jpg

摄于赵博士家中的花园水池。

4.jpg

发生在赵博士尝试将一只被命名为“小黑”的苍蝇囚禁在其办公室之后。

赵博士在日常生活中所遭遇的事件

对象:金鱼(Carassius auratus),3只
结果:在赵博士购回的第三日全部死亡。原因推测为缺氧。

对象:巴西红耳龟(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
内容:被放置在赵博士的员工宿舍的一个鱼缸中。
结果:在购买的第35天晨,赵博士将龟放置在阳台上晒太阳,后忘记拿回。龟脱水死亡。

对象:葱(Allium fistulosum L.
内容:被放在赵博士厨房的一个无盖塑料盒中,以用作食材。
结果:因为疏于浇水而全部枯死。
备注:多次饲养均得到了类似的结果。赵博士已养成了经常购买新鲜小葱的习惯。

对象:野生花草,种类不明
内容:对象系赵博士家花园中自然生长的一小片草本植物,赵博士一直未予关注。直到某日,他开始为这些植物浇水并捉除害虫,将它们称呼为“我的花草”。
结果:一周后,所有植物被赵博士的妻子铲除并丢弃。理由是“要养就养点好看的”。

对象:多种观赏用草本植物
内容:对象被种植在赵博士家花园中。
备注:种子未发芽。扦插、移植植物均在二周内死亡。

对象:仙人掌(Opuntia stricta
内容:在赵博士于Site-CN-71工作期间购买并放置在办公室中,但是在调离站点时忘记将此株仙人掌带走。
结果:在清理办公室的遗留文件和物品时,对象被Freedom Koo博士带回家中销毁。
备注:“爆炒仙人掌不好吃。”——Koo博士

对象:家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幼崽,12只
内容:其中6只因意外淋雨而死亡,3只因看管不善而丢失,1只被赵博士意外摔落而死亡,2只冻死。

对象:黄粉虫(Tenebrio molitor),约500克
内容:被赵博士购买以喂养家鸡幼崽。
结果:除了已被喂食的那些,剩余黄粉虫全部在二周内死亡。
备注:大多数被赵博士不慎用重物压死。

在基金会监控下发生的事件

对象:SCP-CN-███,一种真菌
内容:项目被发现后,赵博士担任该项目的主管。
结果:在就任7天内,所有培养皿内的SCP-CN-███全部死亡,死体不具备异常性质。
备注:由于没有剩余个体可供研究,对象的死因未知。在排除了几种可能的情况后,项目组认为SCP-CN-███的死亡可能是赵博士的异常性质导致的,并对其任职和饲宠背景进行调查。SCP-CN-444-J在此时被发现。

对象:小鼠(Mus musculus),10只
内容:对象被安置在一个经过消毒的木制鼠舍中,配备有必须的木屑、玩具、食具、居室等。对象所在的房间被划定为赵博士私人拥有,其他人不得随意进入;每日由赵博士进行喂食、清洁等工作。
结果:在第24天,有小鼠出现了生病的迹象,很快传染至全部个体。医治由于早期的交叉感染而效果甚微,在将个体互相隔离后已经于事无补。所有个体在60天内死亡。
备注:据推测,死因是食物配给不均衡所导致的免疫力下降,以及由于每日的清洁工作不彻底,赵博士、清洁用具、食物等所携带的病菌在鼠舍内滋生,最终导致小鼠感染死亡。

对象:小鼠(Mus musculus),10只;鼠舍内的所有菌群,种类未知
内容:同上,所有进出房间的人员和物品均接受严格消毒。然而赵博士需宣称对鼠舍内的所有可能存在的菌群负有饲养责任,并被要求保证它们的存活。
结果:在第32天,Site内发生了一起无关的收容失效事件,鼠舍在事件中被破坏。小鼠全部逃逸,尸体在事后被陆续找到。在收容失效事件的后续处理中,该鼠舍不得不接受彻底消毒。
备注:为避免收容失效事件再次发生,此类实验已被禁止。

对象:SCP-CN-812
内容:N/A。提议在5分钟后被项目主管否决。
结果:在1天后,Site-CN-91报告了一起收容失效事件。SCP-CN-812周围快速地出现了约████个死因各不相同的黑猫尸体,并很快淹没Site-CN-91二楼东翼区的楼道。所幸当时正在进行喂养工作的Varitas博士及时将SCP-CN-812举起,以避免它窒息并造成NK级末日。事故在5分钟后停止,随后抵达的MTF解救了半身淹没在黑猫尸体中的Varitas。
备注:推测SCP-CN-444-J现象直接干预了因果链中的结果,使得生物的死亡变得不可避免。拟计划利用SCP-CN-444-J进行无效化尝试。

对象:SCP-682
内容:在O5议会的批准下进行了本次实验。赵博士被临时调职至基金会总部,并担任SCP-682的项目主管。SCP-682的文件描述被修改为“SCP-682是赵████博士的宠物蜥蜴”,收容措施修改为赵博士每日控制机械臂为之喂食生肉。要求赵博士称呼SCP-682为“大宝”。
结果:在第7日,SCP-682开始表现出情绪低落和暴躁的迹象,并拒绝进食,原因未知。在第10日,由于缺少盐酸浸泡对其的限制,SCP-682突破收容,造成了█起伤亡,直到被再次镇压。赵博士在事故中受重伤。
备注:在SCP-682项目组人员的一致抗议下,为避免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实验被中止。恢复了SCP-682原先的文件和收容措施。

更多事件记录可以参阅文件444-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