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59
评分: +18+x

项目编号:SCP-CN-459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鉴于SCP-CN-459现象出现的无规律性,目前无法对其进行有效收容,基金会需保持时刻监视全球各地的低纬度高亮度极光现象及该极光可见地区的休谟指数以判断是否为SCP-CN-459现象。

一旦确定了SCP-CN-459现象的发生,需立即就近抽调机动特遣队携带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尽快赶赴现场,且该机动特遣队必须保持与与其直线距离在1000千米以上的指挥中心的视频连接。若机动特遣队抵达SCP-CN-459-2地区时,SCP-CN-459现象进程并未进入第二阶段,则需在SCP-CN-459-2内启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10分钟以对其进行抑制处理,并对SCP-CN-459-2地区民众视情况进行对应等级记忆清除操作。一旦机动特遣队抵达SCP-CN-459现象中心点时,该现象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之后,则需通过视频连接确认SCP-CN-459-1,并在该现象结束后,对社会上SCP-CN-459-1未受影响的相关档案进行归档与销毁处理。此外,对SCP-CN-459现象开始后进入SCP-CN-459-2地区的人类个体,需实施B级记忆清除操作。

目前本项目的相关研究由Site-CN-91的Dr. Howard Zheng Dr. Gunnarr Ch'in领导,在单一的SCP-CN-459事件结束后,需将相关音像材料与必要情况下的归档情况交付Dr. Zheng Dr. Ch'in主导的研究小组进行研究。

对囿于客观原因无法归档的已知SCP-CN-459-1相关档案,需有序引导相关研究人员的观点走向,以近缘正常概念的档案错误等理由对其进行掩藏。

描述: SCP-CN-459现象为一种通常在中低纬度出现的异常类极光现象1,但其出现通常与地磁活动与高层大气带电粒子的活动没有较大关系。与通常的极光现象不同的是,几乎所有的SCP-CN-459现象均呈暖色调,且具有在白天仍可清晰可见的高亮度。

SCP-CN-459事件会作用于某一特定地区(下通称SCP-CN-459-2)的某一特定概念(下通称SCP-CN-459-1,目前观测到的SCP-CN-459事件记录中的SCP-CN-459-1概念包括实体与信息两大类概念,若在SCP-CN-459-2地区内有多个该概念个体,则这些概念个体都会受到SCP-CN-459-1现象的影响而一同消失),并使其完全消失。在SCP-CN-459事件发生之后,在SCP-CN-459-2及邻近地区对该概念的所有信息记录也会消失2,包括但不局限于文字记录、影像记录、记忆记录等。

SCP-CN-459现象通常发生在所在地点的冬半年夜间,亦即南半球的3月至10月,北半球的10月至3月。早期观测到的SCP-CN-459现象恰巧大多发生于冬半年夜间,但现有长期观测记录已经表明,SCP-CN-459现象在发生时间上没有明显的规律性。

SCP-CN-459现象的发生地点没有明显的规律性。

在对SCP-CN-459事件的表述中,通常还会使用SCP-CN-459-3表述SCP-CN-459事件中出现的一种特殊光柱,详见下文。

发现与观测: 1983年,供职于台湾██大学██杂志社的基金会员工Dr. Shz-hsiu Hsiung发现有两篇投稿至该杂志社的历史论文从不同方面对位于广东台山一带的同一聚落“万滩”的存在进行论证,但对该聚落的存在没有其他同时期资料佐证。Dr. Shz-hsiu Hsiung开始觉得这可能是某一异常现象的结果,但在报知时任Site-CN-██主管后,并未得到基金会方面的足够重视。Dr. Shz-hsiu Hsiung随后于1985年经多国辗转亲赴台山调查相关情况,但很快因被群众举报为特务而被大陆当局控制。1986年2月,经基金会中国分部斡旋,Dr. Shz-hsiu Hsiung返回台湾,随后被诊断出轻度精神分裂症,提前退休并赴帕劳静养。

1988年,在甘肃省敦煌县观测到了低纬度极光现象,造成了当地高度恐慌。基金会介入并对当地居民实施大规模记忆清除后,发现基金会使用的冷战时期美国测绘的地图在敦煌县██区(今属██镇)多绘有1个不存在的村落,在比对台湾方面资料时,也查到了该村落的存在,但在随后的实地走访中对地图上该村落所在处调查并未发现任何村落存在的痕迹。其时于Site-CN-91供职的Dr. Howard Zheng察觉到其中的异常之处,并比对1983年Dr. Hsiung的提议以及Dr. Hsiung在台山的一些调查记录,发现了二者之间的吻合之处,因而提议对这一异常现象立项。1989年1月,SCP-CN-459立项,由Dr. Zheng领导研究。但由于基金会内部一些声音认为这一异常现象的异常性质仅仅是导致档案错误,因而SCP-CN-459项目一直未得到重视。

1989年6月,基金会员工Agent Ma直接目睹SCP-CN-459事件并利用电话详细向其站点主管描述了SCP-CN-459事件的经过(详见附录-I),这是首次对SCP-CN-459事件的远程监控,随后,全国多处均报告出类似事件,这些事件均交与SCP-CN-459研究小组研究。Dr. Zheng等逐渐总结出了SCP-CN-459事件的基本性质。值得注意的是,1990年5月,西班牙分部首次报告了秘鲁普诺大区的████████村地区发生异常低纬度极光事件后当地克丘亚母语者改说艾马拉语或西班牙语的异常事件,这是首次确认发生在中国境外的SCP-CN-459事件。

2002年6月基金会首次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运用到SCP-CN-459事件中并取得了重大成效后,基金会随即开始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广泛用于抑制SCP-CN-459事件之上。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基金会已观测到6██次SCP-CN-459事件,发生地点分布于2█个国家,其中基金会成功抑制了共计3██次SCP-CN-459事件。

附录-I: 1989年6月13日,Agent Ma在江西省宁都县参与Site-CN-██建设的调研相关工作时目睹SCP-CN-459现象(下称“89•6•13事件”),并通过电话与位于Site-CN-██内的Dr. Yu通话并成功记录下了第一手资料。Agent Ma事后表明对89•6•13事件中的SCP-CN-459-1实体没有任何记忆,经检查Agent Ma的大脑没有包括记忆清除痕迹在内的任何损伤。

附录-II: 1986年8月Dr. Shz-hsiu Hsiung于帕劳潜水溺亡后,基金会员工在1989年7月与Dr. Shz-hsiu Hsiung的房东接洽后,从其寓所回收文件共计1███份,其中有1█件文件经确认与SCP-CN-459现象的相关研究有关,经整理得两份文件,编号为文件CN-459-α-1与文件CN-459-α-2。

附录-III: 2009年9月,Dr. Howard Zheng退休,SCP-CN-459研究工作改由其学生Dr. Gunnarr Ch'in负责。Dr. Ch'in目前供职于Site-CN-9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