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96
评分: +41+x


根据监督者议会命令
以下文件描述了一拥有轻微模因效应的森林异常,为3/CN-496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CN-496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CN-49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forest-931706__340%20%283%29.jpg

SCP-CN-496内部


small.jpg

SCP-CN-496-1的一部分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SCP-CN-496周围200米建立防御,一切非基金会人员不得入内,如遇强行闯入者,在询问其目的并进行记忆删除后予以释放。在SCP-CN-496-1实体出现时,前哨站的武装人员应尝试对该实体进行收容。当实体数量难以应对时,由Site-CN-10派出特遣队对SCP-CN-496-1进行收容,在必要时,可对该实体进行处决。

当SCP-CN-496-2出现时,武装人员应尽量保护其遭受SCP-CN-496-1的伤害。与SCP-CN-496-2交流是被允许的。

由于SCP-CN-496的模因影响无任何危害,人员进出时可自行选择是否接受模因抗性处理。

描述:SCP-CN-496为一位于中国华南地区的异常森林,入口位于森林边界。该项目的异常现象仅发生在森林内部,具体表现为:

  • 能见度保持在20米至40米之间不等。
  • 森林上空永远保持阴天状态。
  • 进入SCP-CN-496的人员会听到时隐时现的爵士乐。
  • 进入SCP-CN-496的人员会感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悲伤。

研究表明,SCP-CN-496内部并未安装任何音乐播放设备,关于音乐与人员忧伤感的来源仍在调查中。

SCP-CN-496-1为一机械结构的生命体,该实体存在于SCP-CN-496中,其产生的原因未知。在SCP-CN-496-1行动时会出现以下特征:

  • 发出机械运转的声音。
  • 对于拥有排气口的SCP-CN-496-1实体,排气口会排出黑色气体,主要成分为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煤渣。

SCP-CN-496-1具有攻击性,以SCP-CN-496-2为食,在遇到除SCP-CN-496-2个体时,SCP-CN-496-1会发出刺耳的叫声同时迅速扑向目标,并[数据删除]。

SCP-CN-496-2为SCP-CN-496内部的一群人类实体的总称,女性,外表年龄为7至9岁不等。身着简单的粉色棉质连衣裙,搭配布鞋和与19世纪服装相一致的服装。目前SCP-CN-496-2的来源未知,在除SCP-CN-496-1实体外的个体靠近时,对象会发出“哈哈哈”的笑声并奔跑,在SCP-CN-496-2进入该状态时,其身边的人员的忧伤感会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描述的愉悦感,该现象产生的原因未知。当与SCP-CN-496-2个体交谈时,其回答单一,详细记录请见附录1。

附录1:采访记录

采访者:Dr.bank

受访者:SCP-CN-496-2


<记录开始>

Dr.bank: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SCP-CN-496-2:你感受过树荫下的温暖吗?

Dr.bank:没有,孩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SCP-CN-496-2:那树荫下埋藏着传说。

Dr.bank:什么传说?

SCP-CN-496-2:春雨落下。

Dr.bank:嗯。

SCP-CN-496-2:那窸窣生长的和煦。

Dr.bank:很美好。

SCP-CN-496-2:艳阳当空时。

Dr.bank:嗯。

SCP-CN-496-2:饱餐日光的绿叶

Dr.bank:很美好的故事,孩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SCP-CN-496-2:伴随着童谣的吟唱,世界开始旋转。

Dr.bank:我想这次采访先到这里吧。

<记录结束>

本次采访虽未获取到任何有用信息,但证实SCP-CN-496-2的回答单一。对SCP-CN-496-2所述故事请见附录2.

附录2:研究总结

以下为对SCP-CN-496-2进行多次采访后总结而成。

你感受过树荫下的温暖吗?
那树荫下埋藏着传说。
每当春雨落下,
绿色窸窣生长的和熙。
每当艳阳当空,
沐浴阳光的绿叶。
伴随着童谣的吟唱,世界开始旋转。
借酒消愁的人们,眼里有了希望。
拯救人们的天使,终是堕落成魔。
流泪的少女终是喝下了那碗汤,
再没人知道她的归宿。
那位驼背的老奶奶,
翻开那本破旧的古书。
故事的内容重重复复,
英雄越过众山之巅,
只留下那悠长的哨声。
森林里的故事,
伴随着燕子的歌唱,
流传到那不为人知的远方。
坚硬的怪物打破了这一切的宁静,
他们所到之处,
只留下了冰冷与聒噪。
渴望重归美好的人们,
终是到达了这个地方,
倾听那少女的倾诉,
同时迷失了方向。
你可曾听过?
由糖果组成的世界,
在月宫中捣药的玉兔,
骑着扫帚游历世界的巫师,
与那燕子的歌唱。
后来,
前无人知,后无来者。

附录3:事件记录1

2018年12月13日,武装人员在SCP-CN-496内部西南方向发现一高达9米的尸堆。经确认,尸体均为SCP-CN-496-2,尸体的残缺各不相同,其中多数尸体的双眼被挖出,其余尸体的双腿在不同位置被截断。

在发现尸堆的同时,30个SCP-CN-496-1实体注意到武装人员,随后与武装人员发生冲突,7名SCP-CN-496-1实体被当场处决,4名SCP-CN-496-1实体重度破损,其余实体逃跑。武装人员无伤亡。

事后Dr.bank提交了对SCP-CN-496-1进行防御与收容的请求并获得批准。所有死亡的SCP-CN-496-2均焚烧处理。

附录4:事件记录2
2019年4月5日,Dr.Vincent以安保人员的身份被派往SCP-CN-496。在4月10日,Vincent为保护一SCP-CN-496-2个体而与SCP-CN-496-1发生冲突,Vincent受重伤,其所保护的SCP-CN-496-2个体被杀害。以下为事后对Vincent的采访。

采访者:杨博士

受访者:Dr.Vincent


<记录开始>

杨博士:你好,Vincent,可以描述一下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Vincent:没什么,我想保护一名SCP-CN-496-2。

杨博士:可以说一下你保护SCP-CN-496-2的理由吗?

Vincent:没什么。

杨博士: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详细交代缘由。

Vincent:开始哽咽,那是我女儿。

杨博士:什么?

Vincent:开始哭泣,那个SCP-CN-496-2个体是我女儿。

杨博士:这不可能。

Vincent:可这事实毋庸置疑,她就是。我记得她身上的每一道疤痕,她胳膊上的那个疤痕,是我带她出去玩的时候,她不小心弄伤的,我永远也忘不了。

杨博士:好的,那么请问您的女儿现在还在世吗?

Vincent:不,她不在了。

杨博士:是否方便透露一下您女儿是为什么离世的?

Vincent:那天我不在家,我在加班。我家住的那个地方有点乱。那天我本应该在家的,我本来能保护她们的。继续哭泣。

杨博士:请您稳定一下您的情绪。

Vincent:好的,抱歉。我们所在那个街道在前几天刚刚发生过一起抢劫案。我在基金会工作了这么长时间,我本应注意到这一点的。

杨博士:Vincent,事情已经过去了,请您尽快从这种悲伤的感觉中走出来,否则咱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Vincent:嗯。那天我加班加到很晚,回到家之后,我一如既往的叫了那母女俩,但是没有回应,我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杨博士:然后呢?

Vincent:我冲进了屋里,我的妻子死在了卧室里,我的女儿死在了客厅里。

杨博士:嗯。

Vincent:我显然没有保护好她们。

杨博士:嗯。

Vincent:我很懊悔,所以申请调到这里来了。

杨博士:这是你调来这的理由?

Vincent:对,不然你以为一个正常人会到这来吗?跟这个阴森森的森林打交道。

杨博士:了解。可以描述一下你女儿生前喜欢什么吗?

Vincent:她以前最喜欢在草地里奔跑,看那清晨的露水,闻花的清香。她喜欢大自然,我认为这是她来到这里的原因。

杨博士:嗯,还有吗?

Vincent:没有了,我本该保护好她的。上天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可是我没有珍惜。

杨博士:请您平复一下您的情绪,心理医生一会儿会过来的。

<记录结束>

之后心理医生对Vincent进行了长达1周的心理治疗,但其仍活在后悔与内疚中。在4月19日,Vincent的同事发现他于宿舍中自杀。对SCP-CN-496的研究与调查仍在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