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28:漫长的告别
评分: +30+x
eilon.jpg

SCP-CN-528于Google地图上的位置。

项目编号:SCP-CN-528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已在设施上方海域设置浮标和线网,并派遣一支巡逻小队已拦截未经许可的访问,对外则掩盖为海洋科考区。这支小队同时需每周对海水进行采样,送至临近站点的生化研究部门进行分析,若有异状则立刻向指挥部汇报。一旦出现未知来源的大规模污染泄露迹象,则立刻启动应急预案CN-528-cure予以遏制。

尽管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由于仍有幸存者受困的可能,派遣机动特遣队进行潜水探索的提案正在审核中。

描述:该设施是位于中国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开放区附近海域的伊浪海洋主题乐园,漂浮在水下89米深处,原出入升降直梯已因海水倒灌彻底封闭。该设施原本由青岛伊浪EILON集团有限公司设计并建造,旨在为岛城人民提供集娱乐、餐饮、社交于一体的海洋会所,并于2027年春初竣工,同年10月1日正式启用。但在2028年1月19日上午10点举办的迎新年活动时发生安全事故,园区墙壁部分毁坏,导致整个水下楼层约3/5的面积浸入海水当中,尽管备用电源正常运转,但无法与设施内部取得联系。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距离事故发生已过去月余,但生命探测仪仍能检测到2名身份不明的幸存者。在本文档开始编写的两天前,基金会回收小组在海面上发现了一份装在防水袋中的文件,对于项目展开了数个迭代的描述,详情见下。尽管外部观测显示设施外壁相对完好,但由于文件中描述了SCP-CN-528内部可能出现的收容失效危机,项目被暂时分级为Keter,等待进一步评估。


下列文档回收于SCP-CN-528,是在不同阶段对项目的描述,这些资料中似乎包含了一个可见时空异常。访问这些文件不需要特殊权限,但若想知道关于异常GOI-528“Tief blau”的相关信息及研究项目,则需四级以上权限。

项目编号:未编号

项目等级:未分级

特殊收容措施:未制定

描述:该设施是位于中国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开放区附近海域的伊浪海洋主题乐园,漂浮在水下89米深处,原出入升降直梯已因海水倒灌彻底封闭。该设施原本由青岛伊浪EILON集团有限公司设计并建造,旨在为岛城人民提供集娱乐、餐饮、社交于一体的海洋会所,并于2027年春初竣工,同年10月1日正式启用。但在2028年1月19日上午10点举办的迎新年活动时发生安全事故,园区墙壁部分毁坏,导致整个水下楼层约3/5的面积浸入海水当中,尽管备用电源正常运转,但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当前园区内已确认幸存者人数为2人。分别为GOC特工米兰和

天哪……我

事故原因目前不明,但已造成包括主控室在内的数个重要房间遭海水灌入,现状无法确定。由于这种状态导致内部压力变化,推测园区外壁将在72±6小时内崩溃或倾倒。事故似乎也导致了一定程度上的空间异常,原本的几个主题房间现已消失在入园时发布的电子地图上。由于主干道漫水,前往救生楼梯的通道被气密门封锁。换而言之,身在水下的幸存者当前与外界完全处于隔绝状态。

所以本文档的撰写者,也就是我,SCP基金会的陈屿白博士,当前正身在其中。用格式记录只是为了保持冷静。
现在是北京时间1月20日凌晨2点,距离外壁崩溃还有约56小时。

对该区域的初步探索显示设施西北角的餐厅可为幸存者提供必要的食水,但中央广场已在五小时前被海水灌没。约在凌晨6点修复备用电源的过程中,由于突发一次小型震动和操作失误,米兰特工的右腿被断裂钢筋砸伤,在医务室进行了简单处理。

在警报声响起时我没能及时疏散是因为低血糖意外晕倒,而米兰特工是将我送到医务室的人。
之后,她在寻找联系方式时发现了我钱包中的基金会ID卡。

我很感激她没有抛下我。

附录XXX-1:现在是1月20日晚22点,我与米兰特工进行了一场访谈。

时间:2028年1月20日
采访者:SCP基金会陈屿白博士(以下简称陈)
被采访者: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米兰(以下简称米兰)
主旨:前往伊浪海洋主题乐园的目的


陈:请问……呃,你的名字?

米兰:GOC特工米兰。有必要这么正式吗?你该不会从来没跟女孩子说过话?(笑)

陈:哦,呃……那个。所以你们GOC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米兰:这是保密的。(停顿)GOC和你们基金会不算是敌对关系,而且现在这种情况。还不知道我们能坚持多久,所以干脆告诉你好了,也许我们根本看不到1月22号的太阳了。我们的情报部门得知2007年有一个名为Tief blau1的异常组织在青岛建立了研究所,可能是关于时空方面,也许是生化。最近我们打听到他们的据点可能在海面之下,所以来到了这里,只是我们刚来到这里就发生了意外,在离开过程中我和小队失散了。(停顿)因为你。

陈:抱,抱歉……

米兰:为什么要道歉呢,你这书呆子博士?我猜你的实验室里也没几个女同事吧,整天和研究材料打交道不觉得无聊吗?

附录XXX-2:现在是1月21日中午12点。我们的水和食物早在一天前就所剩无几了。我将医务室的清水留了些给米兰,虽然我们没什么可能活着回去,但我真的希望她能活下来。

我很饿。饥饿。2

附录XXX-3:现在是……21日……也许是22日,现在整个设施已经全部断电了,我看不清我的手表,也许我当初该买块夜光的,不过这不重要,反正我很快就会死了。

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

几个小时之前我们失去了备用电力室,这也正是现在断电的原因。修复时因为我的失误弄错了阀门,导致供电室开始渗水,断裂的钢筋砸伤了米兰的腿。把她从那里背出来的路是我这个文职人员所经历过最漫长的。她现在正在发烧。我想即使能够得到救援她也无法活着走出来。我听到她在梦里喊妈妈的声音。我就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妈妈,她在我出生之后就抛弃我了。

米兰。给你我的血。给你我的眼睛。给你我的舌头。活下来。
给我你的血。给我你的眼睛,你的舌头。我想活下来。
3

我听到水流声和玻璃撞击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和黑暗一起挥之不去。如果我死了……我会把这些资料装进防水袋中希望能被基金会找到,这样他们也许可以向我父亲捏造一份死亡通知这样他还可以收到抚恤金。

神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