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34
rating: +25+x

警告

该文档受SCP-CN-534的影响,其内容已遭到篡改。请数据库维护人员尽快检查并修复之。

项目编号:SCP-CN-53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34收容于Site-CN-65的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中,每日允许二级以上人员对其进行一个钟以内嘅访问。被SCP-CN-534影响个人如果拉三天内没有恢复正常个港话能力,就要接受记忆删除治疗。会方言的基金会人员将被优先考虑分配至SCP-CN-534的研究项目。

描述:SCP-CN-534表现为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蒙古人种男性,项目平时表现得沉默寡言,当项目开口说话时,其会随机选择一种汉语方言与他人进行交流,而不论与其交流的人员以前是否接触过此种方言,都将在两到三分钟内学会该方言。受SCP-CN-534影响的人员会在接下来的三天内保持继续说该方言的能力且只能说此种方言。此种效应会在三天后自动消失,受影响之前不会除普通话外的其他任何方言的人员可能会在三天后仍然受到该异常影响,记忆删除疗法被确认能治愈此类人员。项目背部有一纹身“方言先生,反大麻玩家™(中国)出品”。

文档更新日志20██/██/██
目前确认SCP-CN-534有影响描述呢个项目本身嘅档案嘅能力,会将文档中的随机文句篡改为随机汉语方言的发音、用词与格式。维护人员需对数据库进行定时检查来修正相关文档。目前尚未确认阅读受SCP-CN-534影响的文档是否会使人间接受到SCP-CN-534的影响。此外,访谈CN-534-B确认SCP-CN-534能对非汉语母语者的语言能力造成影响。

回收记录:20██/██/██,基金会人员从一篇某网络媒体关于“方言天才在湖南”的报道中获知了SCP-CN-534的存在。伪装成记者的基金会特工在与SCP-CN-534初次接触后即受其异常效应的影响,随后便以录节目为名义顺利收容了SCP-CN-534。关于SCP-CN-534的报道随后被删除,基金会事件掩盖小组通过发布贴文来将该报道掩盖为谣言,另外该网络媒体公司部分工作人员亦接受了B级记忆删除。

附录:实验记录CN-534-01:

参与测试人员:D-9566,男性,山东人,会青岛方言;D-7889,女性,浙江人,会温州方言

对测试人员的指示:与SCP-CN-534交谈。

测试结果:SCP-CN-534与D-9566以江西南昌方言交谈,而与D-7889则以河北唐山方言交谈。在此后的三天内,两名D级人员均只能以SCP-CN-534与他们交谈时使用的方言说话,该效应在三天后自动消失,两名D级人员均对之前三天内使用的方言没有任何印象。

访谈记录CN-534-A:

受访者:SCP-CN-534

访问者:客座研究员Dr. ██,语言学家,江苏南京人,会南京及上海方言。

前言:此次访谈进行于实验CN-534-01后不久。谈话双方使用的方言被确认为陕西宝鸡方言,记录内容已翻译为普通话。

<记录开始>

Dr. ██:你好,SCP-CN-534。我是Dr. ██,来给你做访问。

SCP-CN-534:不好意思,我有名字的,我叫……怎么想不起来了?算了,用代号就代号吧。你想问什么?

Dr. ██:你是怎么发现你自己的能力的?

SCP-CN-534:这很难说……好像这是一种本能一样。自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用不同的方言跟别人说话,我已经习以为常,不认为这是种特别的天分了。

Dr. ██:那你是怎么选择和他人交谈时所用的方言的?

SCP-CN-534:我……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只是凭感觉,我有种模糊的感觉……一种冲动,它驱使着我让我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言。而且我还可以通过和他们讲话知道他们大概会什么方言,然后选一种跟他们平时说话时用的区别较大的另一种方言同他们交谈,让他们能暂时记住一种新的方言。

Dr. ██:所以可以说你这样做只是出于好玩?

SCP-CN-534:可以这么说……当然也有另一方面。我的父母告诉我说方言的人越来越少了,我得教会其他人不同的方言。

Dr. ██:你的父母?

SCP-CN-534:是的,我的父母。他们总是后悔说没有在我一出生就让我学习方言,所以才让我有了这种……特殊能力。

Dr. ██:所以你能说这么多方言的能力其实是后天获得的?

SCP-CN-534:是。我的父母有一次把我带到一个学校一样的地方,让我在那儿听了一节课,没过多久我就这样了。

Dr. ██:那你还记得你的父母在哪儿吗?

SCP-CN-534:我……说实话,我不记得了。<SCP-CN-534停顿了一会儿。>等等,这不是关于我的特殊能力的采访吗?怎么扯到我父母了?

Dr. ██:只是…呃……随便问问而已。你愿意再讲讲你对方言的理解吗?

<SCP-CN-534拒绝继续回答问题,记录结束>

结语:看来SCP-CN-534警惕性较高,在发现自己并不是录节目之后立刻选择缄口不言。之后的访谈需要找准问题的方向,不能出类似Dr. ██的错误。 ——Dr. Hazard

后记:接下来的三天内,Dr. ██只会说陕西宝鸡方言。三天过后,Dr. ██说宝鸡方言的能力自动消失,其本人亦无法回忆起如何说宝鸡方言。

访谈记录CN-534-B:

受访者:SCP-CN-534

访问者:代主管助理Dr. Hazard,语言学博士,汉语言文学硕士,来自法国洛里昂,汉语仅会普通话。

前言:此次访谈进行于上一次访谈五日后。访谈期间SCP-CN-534使用了包括上海方言、青岛方言、温州方言、粤语、闽南语在内的多种方言,而Dr. Hazard始终使用普通话。不过应注意Dr. Hazard没有因为SCP-CN-534使用多种方言而导致听不懂的情况。以下内容已翻译为普通话。

<记录开始>

Dr. Hazard:你好,SCP-CN-534。我……<被SCP-CN-534打断。>

SCP-CN-534:还有外国人?真有意思。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以录节目为借口骗我来这儿?

Dr. Hazard:这里是语言研究院,你的能力我们注意到了,所以才以录节目的理由请你来,我们怕直接说你会不来。

SCP-CN-534:是吗……无所谓了。

Dr. Hazard:那好。你也看出来了,我不是中国人,我是不会任何汉语方言的,所以对于方言,我个人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SCP-CN-534:请说。

Dr. Hazard:你会这么多汉语方言,如何分别记忆?我知道不同地区的汉语方言差别很大,所以要全部记住应该是很难的,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SCP-CN-534:我上次说过,这好像是一种本能一样。我就是一开口能说出各种方言来,没有特别的方法去记忆。

Dr. Hazard:那你对所有方言都一视同仁吗?

SCP-CN-534:怎么说呢……应该说我更喜欢南方尤其是吴语方言。北方方言太单调也太好懂了,可能一个省内的不同几个城市的方言都只是有一点点区别而已。而南方方言就不一样了,不要说两个城市,可能隔一座山两边方言都差了十万八千里了,而且吴侬软语,语调婉转,所以我尤其喜欢吴语。

Dr. Hazard:可你刚才说的,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闽南语和粤语。

SCP-CN-534:是的,它们都是我第二喜欢的语言。不瞒你说,我特别喜欢闽南语和粤语的歌曲,它们和普通话和北方方言和吴语都完全不一样,很有韵律感,编成歌曲唱出来特别好听,不过平时交流来说的话……对于北方人来说还是有点难。

Dr. Hazard:那你对我这个外国人学习汉语方言来说有什么建议吗?

SCP-CN-534:先从简单的学起,或者说,先从你能接触到的最多的方言学起,比如这里是湖南,你可以通过日常对话来学说一些湖南的方言。

Dr. Hazard:好的,谢谢你的配合。

SCP-CN-534:对了博士,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Dr. Hazard:恐怕你要在这儿呆一段时间,因为自从你的事件被曝光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找到过你父母的踪迹。

SCP-CN-534:好吧……

<SCP-CN-534陷入沉默,记录结束>

结语:从SCP-CN-534在两次谈话中的叙述中大概可以推理出,它原本并不一定属于反大麻先生的设计范畴,可能是反大麻玩家从别的未知GOI手中接手了他。另外它提到的“学校一样的地方”可能是一处未知的异常甚至是SCP,需要进行深入调查。SCP-CN-534对方言有一套自己独到的理解,结合它的特殊能力,以后或许对基金会会有用处,比如可以用于对外勤人员的语言伪装等等,不过得先让它接受自己身处基金会的事实才行。 ——Dr. Hazard

后记:此次谈话两天后,Dr. Hazard在一次教授其他员工法语的过程中发现自己所说的法语从法国法语变为比利时法语,证明SCP-CN-534对非汉语母语者亦有语言方面的影响。

文档CN-534-A被发现于SCP-CN-534的上衣口袋,全文转录如下:

Ngè1滴个神啊!你已经找到了属于你自己的方言先生,由反大麻玩家™(中国)出品!还等着做末子,多练练普通话!边个係Dr. Wondertainment?

把他们全部找到,成为玩家先生!

37. 方言先生✔
38. 直播先生
39. 民科先生
40. 键盘先生
41. 相声先生
42. 永夜先生
43. FULL COMBO!先生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