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55

评分: +45+x

555.jpg

SCP-CN-555。

项目编号:SCP-CN-55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55被储藏在Site-CN-91的标准异常物品保险箱内,每周应进行一次例行清洁和保养。对其进行的实验需遵循标准的睡眠性实验章程,无需更多防护措施。

一旦有预料之外的人员受到了SCP-CN-555效应的影响,需要立刻通知HMCL部门并前往项目组报道。在这期间,允许使用肾上腺素注射等方式保持该人员的意识清醒;也允许其在自愿基础上申请安乐死。

描述:SCP-CN-555为一条黄铜项链,带有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空的扁圆形挂坠盒。目前无法在不破坏项目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拆解,因此它产生作用的机理尚且未知。

在一名人类个体佩戴SCP-CN-5551,并首次进入快速眼动(REM)睡眠2时,项目的异常效应将显现。此时,该名人类个体(以下称为受害者)将持续受到SCP-CN-555的效应影响,无论其之后是否继续佩戴SCP-CN-555。

FacePic.jpg

由D-2293描绘的SCP-CN-555-1。

在此后,一旦受害者入睡,会立刻跳过睡眠的浅睡期、熟睡期和深睡期(NREM睡眠阶段),并直接进入REM睡眠阶段。部分受害者报告了睡眠瘫痪现象3。受害者均可以梦见一人形生物,编号为SCP-CN-555-1。根据受害者的描述,它的体型、衣着、身份因人而异4,但面部被一个长约50~70厘米的肉质长条状器官取代,末端有一个吸盘。吸盘与长条状物的直径不定,最小时约数厘米宽,亦有占据一整个面部的情形。

在SCP-CN-555-1出现在受害者的梦中后,它会立刻使用吸盘牢牢吸附住受害者的身体,并施加越来越大的吸力。受害者同时报告称能够感受到“某种并非皮肉的物质”被逐渐吸出身体。在此过程中,受害者可以正常醒来(惊醒,或者被外力唤醒)。在清醒时,不会有任何异常情况出现。然而,一旦受害者再次入睡,SCP-CN-555-1会重新出现,其表现出的形态、施加的吸力大小等等往往都延续了上次醒来之前的情形。面部物体和吸盘的直径则有时会变化,但一般会在每一次入睡时变得更大。它所在的位置也偶有改变,但总是十分靠近受害者。

随着受害者在梦境中与SCP-CN-555-1累计接触的时长增加,其意识会愈发减弱和模糊,脑电图显示脑波愈发缓慢,直到受害者进入持续性植物状态5

所有在梦境中移除吸盘的尝试都失败了;梦中的SCP-CN-555-1似乎免疫一切伤害,并且无视任何形式的交流。吸盘几乎无法被人为移动,也有受试者无法触碰到SCP-CN-555-1的身体的情形。

SCP-CN-555在████市的一起异常病例中被发现。██████,在连续数日拒绝入睡并坚称有人在“吸脑子”之后被家人送至精神科诊治,但患者很快在睡眠中丧失意识。患者无精神病或心血管疾病病史,在医院召开集中会议讨论此反常病例时,它引起了基金会特工的注意。在调查后,基金会得知██████数日前从一家二手杂货铺购买了SCP-CN-555。该店店主回忆道,出售者提及自己的亲属多年前在睡梦中成为了植物人,但具体的信息无法进一步追踪。相关人员均接受了A级记忆删除;患者的病史被伪造并且投放了掩盖故事。

附录:实验记录

实验1 - 日期(██/██/██)

受试者:D-1128,黄种人,男性,21岁

前言:D-1128被转移到了一个相对舒适的套间中,套间的所有坚硬表面均带有软垫,锋利物品被移除,以防止自杀。一盏夜灯时刻保持开启,以便观察受试者的情况;而白炽灯可以凭受试者的意愿开关。工作人员在相邻的隔间内监控实验进程,通过房间内的扩音器与之交流,并根据需要及时干预。要求受试者可以自由行动,但必须时刻佩戴SCP-CN-555。其余房间装饰、衣着等均做出了要求,以干扰受试者对于实验变量的判断。

过程:起初没有异常状况。于受试者入睡大约50分钟后,其忽然惊醒并显得恐惧。

在询问后,受试者报告称梦见了自己的一名好友站在身边,但对方的脸部是一根模糊的、象鼻一般的肉色长条。受试者试图与之互动,但好友只是将肉色长条伸出,并用末端吸附住他的右侧脸颊。这使得受试者惊醒。

受试者很快再次睡着。在5分钟后,受试者醒来,显得十分不适。他报告称入梦后依然能看见好友,肉色长条依然牢牢吸住自己的右脸颊,直径在大约3厘米左右。好友似乎在不断吮吸,使得其脸部感到疼痛。受试者尝试将长条状物拔掉,但后者纹丝不动;此举造成了更多的疼痛。

受试者称自己“还沉浸在同一个噩梦中没有出来”,决定开灯起床并稍作休息。他要求了一杯温水,得到同意。受试者被告知可以在之后提出更多的物品请求。

休息过后,受试者熄灯并回到床上。他很快入睡,但在睡梦中露出不适的表情。该状况持续了约10分钟,直到研究人员决定进入房间并将他唤醒。受试者起身后紧抓住研究人员的手臂,显得恐惧和困惑。

在询问后,受试者称自己进入了睡眠瘫痪状态。他可以看到自己躺在床上,但身体无法移动;同时可以看到好友躺在自己的左侧,与自己距离很近。好友的面部是一根深色、柔软的长条状物体,末端牢牢吸住受试者左侧肋骨下方的皮肤。衣物似乎没有造成阻隔:由于受试者无法移动头部,他无法看见长条状物贴住皮肤那一端的具体情况。被吸住的皮肤的直径在大约10厘米左右,且吸力强劲,受试者称类似于拔火罐。

受试者称他很快开始感受到某种物质被从体内吸出,“就像吸果冻一样的感觉”,“似乎有什么被碾碎,然后顺着那根管子被顺畅地吸出去”。这使其十分恐惧,试图将好友推开,但他的手脚无法移动。好友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

受试者感谢研究人员将其叫醒,并决定当天晚上不再入睡。他请求了一本书以供消遣,请求被允许了。研究人员离开房间。

研究人员很快注意到受试者无法集中精力阅读。他在阅读时显得十分地费力,并且需要不断地往回翻阅。受试者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从床上起身并尝试四处走动。注意到其脚步不稳,带有严重的震颤和失衡。当被问及时,受试者表示自己可能太疲惫了,导致了状况不佳。

受试者继续阅读,间或走动,保持此状态直至次日清晨。他称自己感到十分困倦,无法继续阅读。受试者要求提供一杯咖啡,请求被拒绝了;他随后要求了一台电脑和可供娱乐的电子游戏,这一请求得到允许。提供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受试者开始游玩电子游戏,其精神似乎有所恢复。该种状况持续了一个白天,期间受试者用餐两次,未见明显异常。下午时受试者请求与工作人员进行聊天,请求被允许了;受试者似乎显得心情愉悦,但言语中表现出的反应、思维能力、注意力水平等似乎略低于其平时的水准。对其进行了一个简单的智力和反应能力测验,印证了这一状况。未知是常规的熬夜、噩梦所导致的精神水平下降,还是项目的异常影响所致。然而,先前的震颤和失衡现象均已消失。

受试者继续使用电脑进行娱乐。直到傍晚17:03,他表示困倦不堪,伏在笔记本键盘上开始小憩。其在三分钟后惊醒,称梦到好友站在右后方,面部是一根长条状物伸向自己,且能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吸盘正贴在自己的后背右侧,不断从体内吸出某种物质。受试者尝试推开好友,但双手只能触及到空气。受试者触摸自己的背部,可以感受到吸盘与长条状物的存在;吸盘有着厚的、毛糙的边缘。这使得他立刻惊醒。

受试者开始显得焦虑和慌张。当被问及时,受试者认定其梦境具有某种异常,“自己中了邪了”,并拒绝再度入睡。

受试者尝试继续游玩电子游戏,但似乎无法集中精力。此种状况持续到19:20。受试者起身,开始在房间内踱步约数分钟,但很快因为疲惫席地而坐。他开始用力掐自己的腿部以保持清醒,如是重复了约15分钟,直到受试者开始打盹。

受试者再次惊醒,表现出相当的恐惧。当被问及时,受试者开始小声啜泣,称好友依然在身边吸他。他请求研究人员提供帮助,诸如咖啡、提神药物、肾上腺素注射等等,均被拒绝。

在接下来的20分钟内,受试者不断地打盹并惊醒。此后受试者挣扎着起身,用头部用力撞向笔记本电脑。安保人员进入房间将其控制,没收了电脑后离开。受试者陷入恐慌并情绪失控数十分钟,之后安静下来。

受试者开始翻书,并用手撑开自己的眼皮,大声读出书上的字句。此种状况持续了约12分钟,其期间因为困倦而频频点头。此后受试者仰面躺倒,在3分钟后挣扎着苏醒。

研究人员通过扩音器询问其状况,但受试者似乎无法说出连贯的字句,也无法再保持站立。他爬向书本,开始尝试用书页割开自己的动脉,未成功。受试者使用SCP-CN-555的链条扼紧自己的颈部。

项目组经过讨论后,决定优先阻止其自杀行为。安保进入房间,控制了受试者,没收了SCP-CN-555与书本。

受试者开始发出微弱的哭泣声,但无法从地面爬起。他不断地抓挠、掐扭自己的皮肤,但动作迟缓。此种状况持续了约5分钟,此后受试者睡着。

受试者没有再苏醒;对其脑部PET-CT6影像的检查显示他已经处在了持续性植物状态。

实验8 - 日期(██/██/██)

受试者:D-8236,黄种人,女性,28岁

前言:D-8236佩戴SCP-CN-555,被束具固定在床铺上,头部连接有电极,以随时监控其脑部活动。研究人员计划在受试者进入REM睡眠后,每30秒将其唤醒一次,以监控SCP-CN-555-1的行为。受试者被告知必须配合实验,否则会被立刻处决。

过程:受试者起初显得紧张。吸入镇静剂后,受试者入睡。对其脑波的监控显示,受试者在1.2小时后进入了REM睡眠阶段;30秒后,研究人员将其唤醒。

受试者显得担忧,称她梦到了████博士站在床铺旁边,但没有面部特征,只有一根“长长的、松松垮垮的肉质器官,连着一个肥厚的吸盘,朝着她垂下来”。吸盘接触到了受试者的左眼,并开始施加吸力,使受试者感到疼痛。

令受试者继续睡眠,受试者服从。在入睡后,脑电图的表现以及受试者的眼球运动表示她立刻进入了REM睡眠阶段。30秒后将其唤醒,受试者似乎十分恐惧,反复称梦见████博士的吸盘贴合住了自己的左眼和部分左脸,并且不断地吸出某种粘稠、结块的物质。当被询问是否感觉到眼球被吸出时,受试者称没有。

令受试者在接下来的梦中尝试移除吸盘。在3次入睡和唤醒之后,根据受试者的描述,梦中的████博士没有移动位置,也没有任何动作;但是吸盘的大小随着每次入梦而变大,吸力也不断变得强劲。吸盘与皮肤牢牢贴合;受试者无法用手将其掰开。由于镇静剂的作用,受试者没有表现出过分恐惧。

要求受试者极力想象自己在梦境中持有武器,并用它攻击SCP-CN-555-1。在4次入睡并做出尝试后,受试者成功在梦中具象化了一把刀具,并用它切割SCP-CN-555-1面部的长条状物。根据报告,长条状物未受伤害,SCP-CN-555-1纹丝不动,似乎对受试者的攻击不作反应。受试者在之后的多次尝试中变换了数种武器,结果均类似。

第14次入睡后,受试者无法再被普通的摇晃或者声音唤醒。研究人员临时为她安装了电击项圈并使其醒来,这花费了大约2分钟。受试者称她在梦中尝试逃跑,但████博士跟随她以相近的速度移动;连接两者的吸盘受到了牵拉,导致更强烈的吸力感受和疼痛。受试者显得语无伦次、反应迟缓,未知是项目的异常效应所致,还是电击与大量镇静剂的副作用导致的。

研究人员决定继续实验,但受试者不断地活动手指、面部器官以保持清醒。警告受试者不配合实验会被处决;受试者表示希望被处决,因为“最终将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无法详述。她保持清醒的尝试持续了约12分钟,此后受试者因为镇静剂所导致的困倦而睡去。

30秒后将其唤醒。受试者开始颤抖,称梦中自己躺在床上,无法看见SCP-CN-555-1,但可以感受到一大片“软而温暖”的吸盘沿脊柱覆盖住了她的大部分背部,而且因为强劲的吸力而让她感到剧痛。

受试者开始尝试咬舌自尽。由于断舌实际上并不致命,研究人员未予理会。受试者多次因为困倦而入睡。

第19次入睡后,无法再以电击方式将受试者唤醒。肾上腺素注射使得受试者勉强睁眼,但似乎无法发出连贯的声音,对外界的反应十分有限,而且很快再次沉睡。监控显示受试者的脑波已经异常缓慢且杂乱,不再类似于常规的REM睡眠状态。进行了一次PET-CT扫描,认为其处在最小意识状态。

又过了14分钟左右,受试者彻底对外界失去反应。再一次的PET-CT扫描证实受试者进入了持续性植物状态。

实验12 - 日期(██/██/██)

受试者:████博士

前言:此次实验并非有意为之,但SCP-CN-555展现出了先前未预料到的性质。████博士为SCP-CN-555的项目主管,在事故发生之前,他已经进行了为期2周的高强度工作,并完成了SCP-CN-555的初步研究报告。本次实验记录将以████博士所递交的自述为准。

过程:████博士在家中进行常规的睡眠。起初梦境没有异常,████博士梦见自己在海滨度过假期,又返回房间处理无关事宜。他习惯性地打开电脑,准备查看邮件。████博士的电脑桌面壁纸为自己与妻子的合影。

在看到合影后,████博士联想到了自己近期一直在致力研究的SCP-CN-555。他开始思考SCP-CN-555的出现方式,以及它的具体形象。他开始在梦中对着妻子的面部比划,并想象她的面部被长条状物替代的情形。

长条状物在梦境中出现,按照████博士的想象,呈现为一种十分模糊的肉色柱状物体。但很快该物体形状逐渐变得清晰,似乎有厚重、耷拉、褶皱的表皮,颜色变深,末端出现了一个多毛的吸盘。此后,电脑屏幕中████博士的妻子开始动作,似乎显得十分困惑,并四下查看。接下来,她缓缓地转过头,直接面对屏幕外的████博士。由于没有面部器官,无法判断它此时确切的视线目标。

████博士惊醒,服用了一片抗疲劳药物,随后联络了基金会,前往Site-CN-91并接受监控。之后████博士的梦境与症状和SCP-CN-555的其余受害者完全一致:他在入睡后立刻进入REM睡眠状态,梦见其妻子在身边,并使用面部的长条状物吸住他。SCP-CN-555-1无视了一切互动的尝试。

由于表现典型,该次异常显现被认为没有彻底研究的必要,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博士在实验中途申请了安乐死并得到批准。

该次实验之后,猜测SCP-CN-555-1可能具有智能。项目等级被上调至Eucli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