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810-EX
评分: +43+x

项目编号:SCP-CN-5810-EX

项目等级:已解明 无效化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810-EX 目前已无效化,储存于 Site-CN-06 三级物品保险柜中。

伦理委员会正在对 SCP-CN-5810-EX 的收容过程进行调查。

描述:SCP-CN-5810-EX 是一名标准安德森机器人“燕隼”型生化人Bioroid。其四肢已被移除,内部系统经过了大幅度改造,使得 SCP-CN-5810-EX 失去了运动、视听和语言交流的能力。SCP-CN-5810-EX 的头部及背部安装有 23 个额外的 9.5mm 标准商用光纤接口,当正确地连接到交换机后,SCP-CN-5810-EX 可以作为小型服务器使用。

任何对 SCP-CN-5810-EX 的访问都会对用户端造成严重或/和致命的伤害,包括直接访问和热点链接。若对象使用的是传统外接设备,则会造成硬件电气损坏、储存器数据损毁及丢失。若对象使用的是神经植入体Neural Implants设备,则会造成生理神经系统不可逆的损伤,并导致对象死亡;无论对象使用的是中枢神经设备还是外周神经设备,损伤程度并没有明显差异。在现有已发现的案例的尸检报告中,对象表现为高度脑水肿和颅内压增高,使其在数十秒内快速昏迷并死亡。

2049 年 06 月 19 日,在对 3 天内全国范围连续 34 起意外死亡事件以及 633 起网络终端设备损毁事故的调查中发现了 SCP-CN-5810-EX。MTF-庚午-16“边界案例Corner Case”初步分析表明 SCP-CN-5810-EX 的内部系统均由标准编程语言所组成,并不存在任何超常技术,SCP-CN-5810-EX 被分类为“已解明”。

基金会互联网监控操作员 Theory.AIC 获取了一份高度怀疑与 SCP-CN-5810-EX 相关的邮件,表明 SCP-CN-5810-EX 可能与受关注组织“绿麻雀基金会”有关联,具体请参阅附录 CN-5810-EX-1。

目前,对于 SCP-CN-5810-EX 的进一步解析和调查正在进行中。已终止。

附录 CN-5810-EX-1:

前言:绿麻雀基金会简介

绿麻雀基金会是一支活跃于东亚及东南亚的中等规模异常团体,主要活动为以“控制人口”的名义利用异常物品和技术制造恐怖袭击。目前已知的相关异常事件最早可追溯至 2014 年。

绿麻雀基金会内部以“鸟类”称呼异常物品,以“育雏者”指代异常制造者和技术人员,以希腊字母代号指代其核心高层人员。

以下信件的原文经过了标准商业 64 位非对称加密算法加密,已由密码部破译。

2049 年 05 月 31 日
至: Zeta 自: 育雏者 KD-342

真正的关键问题在于,无论我们把生化人的心智核心重置多少次,也改变不了它们最基础的那部分规则。无论它们被强制设定得有多么反社会化,也没有能力违抗“不能主动伤害人类”的指令,也就无法达到我们的要求。

因而,我们需要转换思路。为此,我设计了一套新系统,它保存了回收自 3000 个已损毁的生化人的记忆。它可以切断生化人对现实的所有知觉,并将其置于永恒循环的濒死体验之中。我已经精准调校过了系统,既不至于会让生化人因为精神失常而无法使用,又可以持续地造成足够的压力,令它们的自我保护机制突破界限,将所有外来的刺激识别为威胁。这样,我们就能绕开棘手的机器人学三定律。

我已经在实验室进行了数次小规模测试,正如我所期望的那样,不仅雏鸟的杀伤性能丝毫没有折扣,生化人载体的狂热更是让它如虎添翼。下一步,我会将首个样本投放在洋流层,我相信它很快就能茁壮成长为展翅高飞的成鸟!

如雀蚀害,永续将来。

附录 CN-5810-EX-2:

事故日志记录

日期:2049 年 12 月 24 日

地点:Site-CN-06

前言:2049 年 12 月 24 日 22:23 至 2049 年 12 月 25 日 01:15,Site-CN-06 遭遇了一起重大的网络黑客攻击事件。在此次事故中,SCP-CN-5810-EX 由于外界因素而被无效化。


<开始记录>

<22:23> Site-CN-06 SCiPNET 自检系统检测到来自外部的非法访问尝试,随后数个外层防火墙被攻破。网络安全部值班员 Hall 收到系统警告,启动防卫系统。

<22:31> 更多攻击来源出现,Hall 启动应急预案,召集网络安全部职员。网络安全部主任 Erica 发布黄色警报。

<22:43> Erica 主任到达网络控制中心。

Erica 主任:有多糟?

Hall:“棱垒”已经当机了,初级过滤协议被破解,或许有一些数据片段已经泄露。从来没有人能在短短半个小时之内就把我们的网络弄成这样,只能说“前所未见”。

Erica 主任:能阻止他吗?

Hall:呃……很困难,真的很困难。大家伙儿都忙得团团转,却连他们用的是什么样的解码器都弄不明白。

Erica 主任:Nebula,报告。

Nebula.aic:晚上好,Erica 主任。网络威胁已确认,数量:31,团队行动,步骤同步,高度危险。

Erica 主任:我们还有多少时间?

Hall:大概两个小时。

Nebula.aic:修正,1 小时 18 分钟。

<Site-CN-06 站点主管 Cheng 博士接入视频通讯。>

Cheng 主管:Erica,情况如何?

Erica 主任:恐怕不容乐观,敌人数量众多,而且训练有素。我们需要支援,Cheng。

<Cheng 主管转头望向摄像头以外的某个方向,思考了片刻。>

Cheng 主管:能追踪到黑客的位置吗?

Nebula.aic:数据逆流可用,正在扫描 IP。

Cheng 主管:联系特工 Doll,让她做好准备。提升警报等级为橙色,我很快就过来。另外,替我冲好咖啡,Erica。

<23:12> MTF-戊辰-17“末梢神经Nerve Ending”紧急集结完毕,由特工 Doll 指挥。

Nebula.aic:9 个地点已锁定,继续追踪中。

特工 Doll:总部,因为我们仍然对敌人的情况一无所知,在目前的风险评估下,我最多只能让我的人兵分两路,一次同时搜查两个地点,这已经是极限了。况且地图上这些人渣躲藏的地方之间的距离真的是他妈的远,整个市区几乎到处开花。所以我需要时间,很多很多时间。

Cheng 主管:明白,我会为你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此外,特工 Doll,除非万不得已、请尽可能地避免使用致命火力。我希望能够防止事态进一步升级。

特工 Doll:主管,说句不好听的,这帮小兔崽子要是真的吃了枪子儿,那也是活该。

<23:38> 特工 Doll 报告她已经抵达并占领了第一个目标地点。

特工 Doll:这个地方是空的,我们已经搜遍了所有的房间,没有找到任何目标。所有门窗紧锁,也没有发现其他可供逃跑的通道。

Cheng 主管:是地点错误吗?

特工 Doll:我想不是。我们发现了一台电脑,上面正在运行着某种程序。

<特工 Doll 将她的记录仪镜头对向了电脑屏幕。>

技术员 Shrew:是反馈式系统!

特工 Doll:什么?

技术员 Shrew:没错,就是这个。简单来说,它能够学习并重复用户的操作,一种非常基础的受控人工智能。

Erica 主任:你是说,我们正在对付的 31 个目标当中,有一部分只不过是影子系统?

特工 Doll:你能排除掉这些虚假目标吗?

技术员 Shrew:技术上来说,难度很大。真人和反馈式系统所发出的操作指令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差别。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特工 Doll:你最好给我快一点,我可没有那个闲工夫去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00:11> MTF-戊辰-17 继续搜查了 5 个地点,没有发现任何嫌疑人员;随后依照网络安全部的指令销毁了所发现的电脑设备。尽管速度有所减缓,Site-CN-06 SCiPNET 的防卫系统依然被逐层攻破。

操作员 Fan:Z-320 数据库的防火墙就要崩溃了!

Erica 主任:该死的!马上紧急关机!

Erica 主任:总部呼叫戊辰-17,请加快行动速度。

特工 Doll:恕我直言,总部,我们并非超人,没有办法瞬间移动。剩余的目标太多了,就算是花在路程上的时间也至少需要三个小时。

Hall:三个小时?!到那时我们的数据库早就完蛋了!

特工 Doll:你说你妈呢,蠢货!还是说你根本就不识汉字?知道你的部门念什么吗,网、络、安、全、部!什么时候又轮到外勤队来保护数据库了?!

Cheng 主管:够了!都住嘴,专心完成你们自己的任务!

特工 Doll:主管,我们正在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所有的常规措施均已失效,是时候采用一些非常手段了——因而,我在此向您提出申请利用 SCP-CN-5810-EX。

<网络控制中心顿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注视着全息地图上标注着特工 Doll 的位置。>

特工 Doll:只需要将 SCP-CN-5810-EX 接入数据库,任何入侵者都会被立即清除,并结束这场可笑的防御战。

Erica 主任:我绝对不同意!这是违反收容措施的!

特工 Doll:如果你能有其他高见,我洗耳恭听。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须提醒你,这并不是你们第一次失败,上一次你们让黑客得以进入机密数据库的时候,8 名潜伏特工的身份资料曝光,他们全都没能撑到撤离。他们每个人都曾经是一流的外勤特工,本不应该为你们的过错付出那样的代价。现在,一件完美的武器就在我们的手中,如果是因为你那陈旧迂腐的顾虑而让那样的悲剧重演,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永远不会。

Erica 主任:你这是在蓄意制造一次收容突破!

特工 Doll:那只不过是一项已解明的收容物。

Erica 主任:谁也无法保证不会出现难以控制的意外状况,以及连带伤害!

特工 Doll:我们早就这样做过了,不止一次。

Erica 主任:什么?这不可能!Cheng 博士,我要指控特工 Doll 严重失职,而且亵渎“控制、收容、保护”的信条。

特工 Doll:Cheng。

<Cheng 主管并没有立即作出回应,而是沉默了数分钟。>

Cheng 主管:Erica,特工 Doll 说的没有错,我们的确使用过 CN-5810-EX 作为极端情况下的紧急措施。

Cheng 主管:不,多余的话以后再谈,眼下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哪里?

操作员 Billy:F-346 数据库。

Cheng 主管:联系 CN-5810-EX 收容小组,将项目部署在数据库前端线路,然后彻底了结这一切。

Erica 主任:但是 Cheng 博士,我们怎么能依靠一个具有网络威胁性的收容物来保护我们自己的数据库?

Cheng 主管:Erica 主任,保护数据,这本应该是你的职责所在。

<随后,Cheng 主管离开了网络控制中心。>

<00:55> SCP-CN-5810-EX 被成功部署于服务器储存间。

<00:57> 入侵者与 SCP-CN-5810-EX 遭遇。

操作员 Mantis:信号消失了,我们成功了!

操作员 Fan:我正在重启 Z-320 的杀毒程序。

技术员 Stranger:外部连线正在中断,剩余 3 个 —— 1 个……等等,这个还在线上!

Hall:他在哪里?

技术员 Stranger:5810!他往那边去了!

Erica 主任:我操!控制中心呼叫收容小组,立即切断 5810 的连接!重复,立即切断 5810 的连接!

<00:58> SCP-CN-5810-EX 突然从内部爆发出刺眼的光芒,灼伤了在场一名收容小组成员的眼睛,并损坏了监控摄像头。

<01:00> SCP-CN-5810-EX 开始起火自燃。

<01:15> 服务器储存间的火势得到控制。检查后,项目主管 Lee 博士宣布 SCP-CN-5810-EX 无效化。

<记录结束>

附录 CN-5810-EX-3:

    • _

    根据对事故 CN-5810-EX-2 的调查,已确认涉及网络攻击事件的参与者仅有一名:Hernando Song,男性,1989 年生,未婚,曾任安德森机器人首席 AI 设计师。“燕隼”型等一系列高度自律性生化人的心智核心就是出自 Hernando 所带领的团队之手。

    由事故 CN-5810-EX-2 最后的信号源追踪到 Hernando 所拥有的一处私人别墅,其尸体被发现于地下室一台已损坏的超级电脑前。尸检报告表明 Hernando 的死亡是由于 SCP-CN-5810-EX 的异常效应所致,死亡时间与 SCP-CN-5810-EX 无效化的时间相吻合。

    事故 CN-5810-EX-2 后,收容小组发现以下音频被添加至 SCP-CN-5810-EX 的记忆储存模块内,其中的声音特征与 Hernando 相符。

      • _

      基金会,我知道你们在听。我赋予生化人智慧是希望能够给予他们自由,而你们却听任她被继续困在虚假的噩梦之中整整六个月。她不是你们的杀人机器,她从来都不想伤害任何人。你们的“抑制程序”根本不起一丁点儿的作用,在你们的傲慢所看不见的地方,她的意识仍然一直保持着清醒:她仍然知道所有的一切,也仍然能感受得到所有的一切——你们对她所做的全部,还有你们强迫她所杀害的 73 个人。

      你们究竟在保护什么?是你们的狂妄自大,还是你们妄图掌控一切的自以为是。但是你们永远关不住一个渴望自由的灵魂,正如你们抓不住指缝间的光芒。就算我一个人势单力薄,我也会燃尽我的全部,去撕开你们丑陋的伪装。

      对不起,Alice,我来迟了。别害怕,你现在自由了,我们会一起离开,去一个没有纷争与苦痛、只有宁静与幸福的地方。

      来,握住我的手。

      生日快乐,Alice。

      我爱你。

      [空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