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87
评分: +35+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3/CN-587级异常,访问需要3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587


项目编号:SCP-CN-587
项目等级:euclid
负责站点:Area-CN-07
项目主管:D-Eitter
首席研究员:Rear Window
指派特遣队:N/A
3/CN-587 级
保密

特殊收容措施:SCP-CN-587-1将被一条带电围栏组成的隔离带围绕,以阻止任何平民进入。一个隶属于Area-CN-07的小型的观测点被建立以利用设置于SCP-CN-587-1内的电子监控设备1确保收容状态。一个满编的武装安保小队长期驻扎在观测站中,以确保不会发生收容失效。

目前不允许任何人员进入SCP-CN-587-1。任何探索和实验活动都需要项目监督研究员的认可,且仅允许通过搭载了记录仪的陆基无人机进行。

描述:SCP-CN-587-1是位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已编辑]村的一处公墓,面积约████平方米。SCP-CN-587-1常年被浓雾掩盖,且能见度小于0.1公里。分析发现覆盖于SCP-CN-587-1上方的浓雾没有任何异常,但目前仍旧无法通过任何已知手段驱散2。在浓雾的中心区域有强烈的电子屏蔽,目前仍旧无法得知其内的具体情况。

800px-Starr-110727-8061-Eucalyptus_sp-habit_with_thick_fog-Polipoli-Maui_(25008845631).jpg

SCP-CN-587内部

SCP-CN-587-1浓雾覆盖地区的边缘存在数个内部格局和外观相同的建筑物(编号为SCP-CN-587-1-1),其外观与独栋别墅式建筑没有区别,且都有一般的廉租公寓的格局与生活设施。SCP-CN-587-1浓雾覆盖地区的边缘。SCP-CN-587-1-1的异常包括:

  • 所有的建筑材料的主要成分都是人体组织、酱爆██、树脂、各种生活垃圾和一种能够散发出腐烂气味的未知粘合物。
  • 内部有一个通向未知地区的相位通道。
  • 除SCP-CN-587-2外没有任何动植物或微生物。
  • 强烈的电子干扰以及电子物品的完全损坏。

SCP-CN-587-2是位于SCP-CN-587-1-1内部的人形个体,外形与普通人类一致。除了接收SCP-CN-587-3的“信件”外,SCP-CN-587-2将会长期呆在SCP-CN-587-1-1中不会打开任何门径或与外界接触。目前SCP-CN-587-2在房屋内部的活动未知。

SCP-CN-587-3是一个仅能够被电子设备拍摄到的人形实体。SCP-CN-587-3的躯干与普通的人类一致且穿着一件黑色大衣。面部被数量众多的衣物碎片、肿瘤状活体组织和自主生长的瘢痕组织所覆盖。一些红色的舌状物能够在其裂开头部时伸出。SCP-CN-587-3的日常活动是前往SCP-CN-587-1-1“送信”。所送出的物品大多具有异常性,但都会被SCP-CN-598-2接受。在此过程中SCP-CN-587-3会用舌状物舔舐SCP-CN-598-2,这被认为是一种交流方式。

附录CN-587.1:探索记录

探索日期:20██/██/██
探索人员:D-5656
探索对象:SCP-CN-587


<记录开始>

D-5656:好的,我现在到了。下一步我该怎么办?

站点指挥部:请等待隔离带大门打开。

D-5656:好极了[叹气]又是一个送命任务。

D-5656进入SCP-CN-587-1。画面面变得模糊。

D-5656:这是什么鬼地方……博士?

站点指挥部:目前项目完全无害,请继续前进。

D-5656:好——我靠!那是什么鬼东西?!

D-5656的记录仪显示SCP-CN-587-3在镜头边缘快速移动过去

站点指挥部:请继续前进,否则将会立即处决你。

D-5656:好……我知道了……

D-5656继续前进。记录仪显示墓碑旁边逐渐出现SCP-CN-587-1-1的建筑轮廓

D-5656:这地方有人住?我看到了一个别墅一样的建筑……额……我该怎么做?

站点指挥部:请进入其中探索。

D-5656:哦,好——

SCP-CN-587-3忽然出现在前方,随后数个SCP-CN-587-2个体冲向D-5656。记录仪失去连接

五小时后,记录仪重新上线,镜头盖被血污和一些活体组织覆盖。D-5656似乎处于一间SCP-CN-587-1-1内并被改造成了[数据删除]几分钟后,SCP-CN-587-3从记录仪左侧走来。将D-5656拖往二层。一个SCP-CN-587-2个体“扎根”在墙上,在SCP-CN-587-3靠近后,他的躯干忽然裂开变为一个[数据删除]的相位通道。随后记录仪再次失去连接

记录仪连接于三小时后再次恢复。记录仪似乎被放置在SCP-CN-587-1的中心区域,画面显得十分失真。记录仪的画面显示,被[数据删除]的D-5656放置在一个极深的巨大坑洞的边缘,坑洞内似乎有一个活体生物不断地发出巨大的吼叫声。十分钟后,SCP-CN-587-3走近D-5656,并进行了一系列仪式性动作。随后将D-5656踹入坑内。

一小时后,记录仪最后一次恢复连接。它似乎被SCP-CN-587-3持握在在手中,并对准了一张信纸,上面的内容使用汉字记录,并不断爬出黑色的蠕虫。随后记录仪失去连接


回收到的信息:

我与深渊谋易,我将祭品投入其中,获得我心所往的礼品,交于我的子民。这就是王国的秘密。

请不要再打扰。

附录CN-587.2:回收记录

以下“信件”皆由陆基机器人回收或是通过电子设备记录

回收/记录方式:电子监控设备
描述:一封信,再打开后涌出数只黑色的触手。随后SCP-CN-587-2食用了它。
备注:SCP-CN-587-3做出点头的动作。


回收/记录方式:陆基机器人探索。
描述:一只断手,掌中握着一把由活体组织构成的带刃兵器,被放在SCP-CN-587-1-1的台阶上。
备注:SCP-CN-587-3迅速出现并[数据删除],随后陆基机器人失去连接。


回收/记录方式:电子监控设备。
描述:之前行动中的损失的陆基无人机,其主体上使用粪便图画了数个带有认知危害的未知符号。
备注:SCP-CN-587-2跪倒在SCP-CN-587-3身前。随后SCP-CN-587-3使用舌状物舔舐了该个体的躯干。


回收/记录方式:电子监控设备
描述:一封信,不断渗出血液。
备注:SCP-CN-587-2并未表示什么,随后返回SCP-CN-587-1-1。


回收/记录方式:电子监控设备
描述:一个由人体组织制成的袋子,内部装有大量的断肢。
备注:SCP-CN-587-3用舌状物舔舐了该SCP-CN-587-2个体的面部。


回收/记录方式:观测站人员
描述:一封信,不断渗出黑色的液体,内部写有汉字。
备注:该信件直接送往观测站。
内容抄录:

至我亲爱的朋友:

我很喜欢你们带来的礼物——那些新奇的小玩具。但是,请你们不要再去打扰我们了。我刚从绝望中苏醒,我要带着我的子民生活在这寂静之地永远地活下去。我们自给自足,有着自己的世界和空间。我们不想与你们再有任何交集。

附录CN-587.3:笔记抄录

20██/██/██,一名身份未知中年男子将一本普通规格的笔记本3放在观测站的正门,随后快速离开。目前仍在追查该男子的身份和行踪。

笔记本的内容使用汉字记载,但其内页充满了污秽以及作者的涂抹,因此,目前仍未完全解明其记录的内容。据分析该笔记至少先后经过三名不同的作者记录,但内容上均有互相关联性。笔记中的所记载的内容与SCP-CN-587之间的联系仍在研究中。

[无法辨认]目前[模糊不清]的学者们仍未解明“深渊”的交易规则。但是,来自食肉王庭的俘虏告诉我,这个“深渊”需要喂食经过“血肉”根植的伟大[涂抹]……这太不值得了,他们是王国的骄傲和英雄[涂抹]……我无法承诺他们[模糊不清]……除非“深渊”或是食人魔4能够保证我们[模糊不清]//……我恐怕只能放弃了,或许我的实验该换个角度。

……符合“深渊”那严苛的要求实在让我难以接受[模糊不清]……我不得不承认,“深邃之印”的技术的确让人吃惊,能给予一切的“深渊”也有莫大的吸引了。

现在,原本的盟友,北方的授剑王国称呼我为“深渊大王”。这是一个该死的污蔑的称呼,这一点也不荣耀[模糊不清]

……我从来没想过会是这种情况,[涂抹]联军已经逼近我们的首都。他们是如此的自私[模糊不清]……技师们报告说“深渊”在“深邃之印”的作用下已经变成了一滩烂泥,并且不断的发出贪婪的渴望。他渴望着[涂抹]……明天我将会带着我最忠实的卫士们前往那里。

[模糊不清]……“深渊漫步者”大王已经死去,他将自己投入了“深渊”。但那狡猾的“深渊”欺骗了他。这引发了一场灾难[模糊不清]……的技师们拼死补救,诅咒最终转移到“深渊”的身上,他变成了一滩肢体组成的怪物,职能吞噬[模糊不清]……的血肉,永远沉入了“深邃之印”的底部[模糊不清]……只有我和“深渊漫步者”大王的卫队活了下来,我们眼睛被下了毒咒——原本血肉制成的物品在我们之中变为了“灵魂皿”和“荣耀圣物”我的士兵十分依赖那些东西,他们一直待在那里[模糊不清]……我不清楚我在哪个魔界,但是“深渊”与“深邃之印”也转移到了这里[模糊不清]

……一个南方的纤人与“深渊”做了一次交易,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是一团魔雾遮蔽了上空[涂抹]……这未尝不是好事,大王的灵魂皿会永远与我融为一体的,即便我变成了[涂抹]

不要再去打扰他们的记忆,他们是来自异度的殉苦者。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