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592
评分: +26+x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异常为2/CN-592级异常,访问需要2级及以上权限
禁止未授权人员访问
SCP-CN-592


项目编号:SCP-CN-592
项目等级:euclid
负责站点:SEK-1919
项目主管:Jack Domoge
首席研究员:S.E.King
指派特遣队:N/A
2/CN-592 级
保密

lake.jpg

文件#5 坠落 1:11:20。


特殊收容措施:禁止任何未经授权人员或平民访问四季岛,岛屿周边区域被禁飞、禁止船只通过。小型研究站点SEK-1919被设立在四季岛南岸。SEK-1919内的工作人员需定期接受心理咨询。

在岛内的一切行动应尽可能避免发声。

描述:SCP-CN-592是发生在四季岛中心及附近区域的异常现象。当区域内出现刺耳的声音1时,位于范围内的人员会经历一认知异常,具体表现认知自己处于一处黄昏水域的码头上,周围场景不断变化,但无法辨认清楚。人员只记得记得自己缓慢地沉入湖底,随后失去意识,而无法记清这是如何发生的。

异常效应维持10-20分钟。受影响人员报告称场景“寂静的不正常,如同被刻意放大了。”,在恢复后常感受到如溺水般的窒息感。

文件#1-#5是5份回收于四季岛中心区域的5个移动硬盘内的文件,其名称上表示这5份文件的作者为一名叫"Goodman Carlo"未知人员。

文件#1 1976年5月11日的演讲(音频)


(掌声以及笑声)显而易见的一个事实是,我们在世间的痕迹都会在时间的长河之中消逝。长时间以来,我常有此感:我们如一条小船,在无风的长河飘荡,不知去向何方,何处是终点,眼前唯一船上的一星灯火提醒自我的存在,以至于我们不会与这黑暗的长河融为一体,随其起伏飘荡。

当我们眼前的星火也逐渐模糊时,我们迷茫、彷徨,此刻时间长河之上,我们仍无可挽回的漂流向终点——但此刻,在这无风的长河上是绝无可能的——我们感觉自己在沿河后退。眼中不再有新的景观,虽然我们离它们是多么的近,但无形的隔阂让我们的眼中只有旧日的景观。

此刻我们的旅途已是圆环,既不知起点也不知终点,就像我们不知道我们的来生与归往。最终,水流透过船底,然后慢慢的逼近我们的脖颈,我们无人铭记的死去,眼中充斥着旧日光景,脑中回响着曾经的声影。长河在我们之上静静流淌,给予我们一生中只有出生时拥有的片刻宁静,我们结束自己这充斥着困惑、迷茫的一生,我们的一切时光、一切痕迹,掩藏在河流缓慢地冲刷中,终是不复存焉。

时间带走一切,带来无限的宁静。我们沉入水底,河水带走我们躁动的一生……嘘——你可以听见吗?我们的时光回到了起点。

文件#2 我们为何而来,去向何方?(文字)


一个小时前,我问Jack:“我们为何而来?”,Jack没回答,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卷大麻猛吸,然后翻墙去隔壁拿来两张爵士乐唱片开始听。

我忍耐不住,继续问他:“我们为何而来?我们来到这个狗屎地方很长时间了,为什么我们不走?我不在乎去哪,但我们为何不走?——去沙漠、去南部、去墨西哥,我无所谓,但我们为什么不走,我们来这干嘛?”

Jack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珠浑浊的像一口浓痰。他懒洋洋地冲我点点头:“去走吧,老兄,去你想他妈去的地方,谁在意?”停顿了一会,他从沙发上滑了下来:“干嘛跟着我?”

我说:“我不知道,谁在意为什么跟着你。Wong不在意,孟纯森不在意,谁都不在意,谁会在意——你嗑药、滥交、酗酒,骚臭到没有妓女愿意给你口交,你是个欲求不满,放荡不羁的烂人。谁会去想为什么跟你走——因为,呃,呵,你的某些言行,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跟你走你就必须得带我们走。”

Jack抬起头看着我:“你们没跟着任何人走,你不明白吗,我根本不在意谁跟着我。哎,如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只是因为——”

他停了下来。我接着问:“因为什么?”

Jack置若罔闻,他干脆仰躺在地毯上,顺手把我的香烟拿下来叼在嘴里:“时间过于漫长。”

那一瞬间,我有种奇特的感觉:我们的对话好像某种既定的,人为的,强制性的,类似于习惯的,秩序性的东西重复了上千次,以至于我们的对话如此顺畅——停顿、留白、画面感——当然这感觉也重复了上千次。

“时间过于漫长,”Jack重复道,“它裹挟着你前进。”

“什么意思?”

Jack站起来,走向窗边:“哦,Carlo,Carlo……可怜的Carlo,你不记得你为什么跟我,那你还记得你想要去何处吗?你还记得你最一开始来自何方吗?”

我思考了一下,很快我回答到:“不,不记得,我一无所知。”

Jack的脸在烟气后若隐若现,我看到他在窗中的影像一片模糊,我只觉得烟上的火光晃动,接着,声音传来:“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时间抹平记忆中一切特殊之处,很多时候留下的只有纯粹的记忆——老哥,关键不在于我们在何处,关键在于,我们的心在何处,大部分时候我们的心是麻木的,停滞的。”

他掐了烟,眼睛闪亮:“在此处与在何处有什么区别,时间总会带走一切,你现在回想过去,是温暖的朝日,是干净的清晨。当你觉得记忆冰冷而陌生时,你的那颗心呀,就已经老去了——听我说,我们不可以停止心的运动,思考是无用的,因为你回顾你的前生,只会觉得空虚。因为这时间如此漫长,任何事情都无法填补它的间隙,它如流水一样带走一切,所有,你懂了吧,裹挟你前进。”

我点点头,好似我真的领会了什么。

他再次点起烟:“Carpe diem,老兄。”

所以现在我在打字机前——我不是在写作,只是在打字。我能感受到,这既是一个终点,又是一个起点,我从记忆开始思考时间。

文件#3 人们喝水,就像吸烟(文字)


Jack Lucifer说:“Carlo,Carlo,你是真正的诗人!”,
我回道:“去你妈的,你个陈词滥调的吹捧者,我俩都是三流诗人!”,
老Jack点头:“去你妈的!”——他模仿我的腔调——“我们要成为世界主宰!”。
我们决定疯狂,我们决定嗑药,我们决定寻找黑人艳星的海报手淫,
我们决定去找中国佬,我们决定一切。

这样如何?
阳光正好的一天,Dick一家正在浇水,
阳光柔和,清晨街道如此宁静。
生活在Sam Tim Tom街的一天,麻木不仁,
生活如粘稠的浇水,我们的生命将如蓝色的射线闯入世界。
打破,打破,打破,打破,打破。

我们正如生活在雾中的忙碌鸟,
我和Jack。
疯狂而无倚傍的我们呵,随心所欲,永远不会有任何一个疑问,
精雕细琢我的字词,打字时吸烟或嗑药,
但我永远不会喝水,也不会疑问,我跟着老Jack!
只有时间能带走这梦幻。

文件#4 我(音频)


00:00 - 00:44
打字机键盘声,可以听见急促的呼吸声。男性声音在背景中低声念叨“幻灭”与“象征”。

|

00:44 - 01:01
键盘敲击声逐渐变得模糊,变为青年男性轻声哼唱节拍声。背景中有一成年男性大声朗诵《荒原》的声音。

|

01:01 - 01:37
幼儿与一名成男性的对话声,内容似乎为成年男性教授“酸”、“甜”、“水”等单词。

|

01:37 - 02:42
婴儿的啼哭声,以及翅膀扇动的声音。

|

02:42 - 03:00
河水流动声,女性吸气及呻吟声。背景中有蝉鸣声。

文件#5 坠落(视频)


开始后40分钟镜头一直对准一片湖面及远处的远山,起初可以看见游人以及其他生物活动。在经历数次日升、日落的过程后,游人与动物消失,日升日落的过程变得缓慢,湖面不再受风的影响。1小时后,视频画面定格在黄昏,镜头逐渐向转向后方,拍摄到后方与此前画面中完全一致的湖水与山。

镜头缓慢下沉,湖面下一片黑暗,最终镜头完全没入水下。画面又逐渐变亮,可以看到水下是与水上完全一致的景象,不过有更多的细节部分(如动物、游人等),此时镜头边缘出现一些射入水面的阳光,24分钟后,画面变黑,传来水涌动的声音,视角向内转向,似乎是摄像者蜷缩了起来。8分钟后,传来婴儿的啼哭,影像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