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日光荣

抄送物原始标题:一次奇怪的经历

作者:前基金会03级特工 ████

███报之 故事版的投稿

测试显示其故事确为该特工经历,推测其对该特工造成的影响超过B级记忆删除之极限。

正文:

我曾经在一个特殊单位供职,职位是3级特工,我的职位缘何叫此,我已淡忘了。我因为一件事情退役,时代久远,我忘记了很多东西,但唯有这个故事我未曾淡忘。

那天,我追逐邪教徒的踪迹,在追赶中失掉了方向,我与大部队脱离,驱赶邪教徒们接近了一扇大门,邪教徒们看上去慌不择路地钻入门洞,我紧随其后,觉得胜券在握。当我进入门洞……我惊呆了。从外面看上去,这不过是一个茅屋的大门,可当我走进去,我看见一个巨大的中厅,远大于外面看上去它的大小。难以言状的怪物在地面上爬走,有的外形看上去是一张漂亮的挂毯,但上面却长满了让人难以忍受的肉瘤,滴下一些令人作呕的恶臭脓水,它的大小触手在空中不断地舞动;有的看似走兽,却有着人类的五官;一个巨大的怪物从我的身边经过,它长着六对庞大的手足,身体却很小……当我想起任务,开始追捕,那几个邪教徒早已不知所终。我很害怕—要知道,我只有一个人,一条枪!我的身体整个地凉了下来,冷汗从我的每一个毛孔深处渗出。我一路狂奔,用手中枪指着所有能够行动的东西。无口提灯的怪物挥舞着上肢慢慢靠近我,我浑身颤抖,连连扣动扳机。“咔……咔咔”我回过神来,恍然大悟—在跌跌撞撞和前面的缉捕中,我的枪卡了壳。

“操他妈的英国垃圾枪!”心中暗暗骂一句,将和烧火棍无二区别的L85A1收起,卸下弹匣狠狠砸在那怪物无口的脸(应该)上,它丑恶的身躯严重地倾斜,露出袍下的身体……我看到了它的提灯……那根本不是提灯!那是它手的一部分!

我抱着枪,一路狂奔。顺带缩进了那建筑的一小个拐角中。

我胆战心惊地听着这怪物和它的同类渐渐接近的脚步声……

踏!

一声响声在我身边响起,我下意识向声音之源头举起空枪。

背着光芒,一个一身军绿的大兵身影出现在我面前。

“嘿!小同志,别怕。”

我一点点放下枪。

“呵呵。”他笑了:“这些怪物不敢拿咱们怎么样,不过是几只纸老虎。”

“多谢救命之恩。”我想起来了培训中说的那些怪物的恐怖。感到一种死里逃生的幸运。

我问他是姓甚名谁,大兵回话:“同志们都管我叫雷锋。”

我记下这个名字。

这大兵是何等之灵巧。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和他结伴试图离开这诡异之地。

一同向我们认为的出口赶。

我听见这些怪物们靠近的声响,大兵的眼中露出斗志昂扬的光,看着他的脸,我也忘记了我的害怕。检查并排除了枪械的故障,装上另一个弹匣。他摘下背上的老式步枪。

我和他一起作战,向那些怪物开火,坚守阵地,几乎和他守了一个晚上。他枪法不赖,一枪就能放倒那些怪物,怪物们靠近我们的位置,我们放倒陈设当成掩体,不停还击。怪物们放出的魔法和抽出的长鞭砸在我们四周。我辗转腾挪,不停躲避。奇怪的是,那些魔法飞弹擦过他的两边,就是没有击中他,如同他是个透明人。我们四周堆了不少那些怪物的尸体。在一个合适的时候,我和他一块突出了重围。

我们加紧逃离,狂奔着在房间里穿行。撞开一扇扇大门,在一个地方,一群形态各异的怪物包抄上来。此时,一发要我命的魔法弹朝我的脸飞来,“完蛋了……”我心想,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的到来。

那大兵赤手抓住那光团,一下捏散。

轻笑:“就像一团棉花糖一样无力。”

接着他掏出两本红皮书,冲进怪物群中,将它们挨个打倒在地。

这大兵有何等之力量?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就在这时,一个长着无数眼睛的,酷似恐龙与海怪混合的巨怪死死盯着那大兵,向他张开大口,加速冲来。

又看那大兵,他面无惧色,掏出一物,酷似酒瓶。

我想起这巨怪我们叫作象神,可能强大无比,正待出声提醒这大兵。

只见大兵一声嘲笑发出:“象神?尝尝这个!要站开啊!同志!”一边招呼我站开,其握物之右手亦同时缓慢展开。

大兵手持之物喷出数丈火光,一枚火箭弹从中飞出,一声巨响轰隆。

血肉飞散。

巨怪停步,硝烟散去,其头颅已不知所踪。

这大兵是何等之胆魄?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近了回到现实之门扉。

大兵送我回到基地。

我想起没问他是哪个部队的,想起欲问时,他又告诉我,他叫雷锋,对我像是耍俏一样眨眨眼睛。之后便离开了我。

我回到站点,问起上司。

上司一听,不解至极。

他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可是我们的那位被叫做雷锋的特工,早在70年代就叛逃到红色那边了。80年代就不知所终。”

我到现在终究还是不明白,这雷锋特工到底是人还是鬼。

我只知道他友善地救了我,但这就够了。

抄送理由与附录:经过审问,该前特工身上出现的现象类似于强烈记忆在不彻底清除时出现的闪回现象。这现象中,故事的大纲和主题应当是大致正确的,但叙事手法可能会借用近日的经历。在部分细节可信度上依然值得斟酌。应当注意的是,根据中国政府方面的资料,雷锋特工在1980年前就失踪了。鉴于该特工的工作价值并不特别高,排除中国政府对此发布了误导情报的可能很大。故而,关于其资料可能已散失或该特工确实失踪。更多调查中国政府的遗失旧档案并且加紧对部分特殊超技术的破解很可能是有必要和高回报的。书稿已经截留。写作该文档的前基金会特工在记忆清除后被释放。

值得注意到的是,该特工似乎并没有向任何一名其他同事完整告知过此事,其退役的原因是工作效率的大幅度下降,推测效率下降的原因是其开始致力寻找新中国成立前三十年时期的大量史料。可以想定原因为这次行动后留下的心理阴影。

阅读后评语:允许增加部分预算至SCP-████和SCP-CN-████的分析和研究。对抄录文档中提到的雷锋特工的下落仍在分析中。

又及:对于图书馆中的图书管理员被两人轻易击退的原因仍在追查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