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659

评分: +18+x
3dglasses.jpg

一个SCP-CN-659个体。

XRAY.jpg

X光下的D-1930。对象在SCP-CN-659-A实验中被砍去了头部。

项目编号:SCP-CN-65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为节约空间,SCP-CN-659-2到-23皆被拆解;透镜成套分装,并储存在Site-CN-91的标准Safe级储物柜内。若有需要,应使用打印的硬纸板或卡纸制作镜架(见文件659_1.dwg),根据操作说明进行组装(见659_2.pdf)。SCP-CN-659-1放置在另一收容柜内,镜架采用高强度材料制作,以方便取用或在特殊情况下提供透镜组合方式的参考。

描述:SCP-CN-659是23副材质各异的头戴式透镜装置的总称,分别编号为SCP-CN-659-1到SCP-CN-659-23。它们均包含一套按照特定规律组装的光学透镜。单个透镜本身不显现异常,但按照既定规律组合后的装置便会显现SCP-CN-659的异常性质。经测试,复制这些透镜无法复制SCP-CN-659的异常性质,另行制作镜架对其性质则没有影响,只需透镜仍然按照既定规律组合。

SCP-CN-659-A指佩戴SCP-CN-659的人类个体(下称“操作员”)对其他人类个体(下称“对象”)造成不可逆的严重肢体伤害的行为;它得到的结果往往不符合常识。举例而言,当操作员尝试使用武器杀死一名受试对象时,该对象会死亡。而当操作者使用锯等工具切除一名受试对象的肢体时,对象会被永久性截肢。SCP-CN-659-A不包含轻伤、刺青、治疗性手术等较为次要的伤害,它们也不会对感知产生影响。

SCP-CN-659-A事件发生后,若记录者描述受试者之后的身体状况,他们皆会报告称受到某种概念上的强迫性外力,故不由自主地将对象的身体状况描述为已经死亡、瘫痪、截肢等等。即使是完全不知晓对象下落的人,譬如D级受试者的家属,也会在谈及对象时一口咬定如此。

然而,在场的旁观者感知、摄像记录、测试数据等未受SCP-CN-659影响的第三方证据都显示,实际情况与书面情形有所出入。已受伤或患病的受试对象报告称症状消失,这推测是由于他们身体的彻底损毁使得出现症状的前提条件不再成立。部分对象的身体甚至会出现程度不一的损毁,往往超出了当前的医疗水平乃至人类身体的世界纪录,但不会达到异常的程度。

操作员的认知始终与实际情况不符,与书面情况相符,这时常会导致他们与旁人就发生何事给出互相矛盾的描述。旁人会观察到操作员通过切除病灶、修剪、拼合肌肉组织、安装关节等方式来破坏受试对象的肢体,尽管其本人否认其实施了“切除病灶”等上述动作。这些操作往往极为复杂精细,甚至无法被理解,无论操作员自身的医疗水平如何。

无论是被要求伤害还是医治对象,操作员均会做出(在他们自己的认知中)永久性伤害受试对象的动作。在被要求医治对象的案例中,操作员本人往往无法说明他们医治的意图与伤害对象的结果有何联系。见访谈记录659-R103。

在操作员摘下SCP-CN-659后,他们对于受试者的感知将会与实际情况一致。若另一人佩戴SCP-CN-659,他们则也能观察到已经处在死亡、瘫痪、截肢状态的受试者。此种前后认知不一致的情形可能会使他们感到极大的困惑。

访谈记录659-R103:访谈发生在实验659-13之后,且可能揭示了SCP-CN-659的部分特性。

实验659-13
对象:D-1931,患有严重的偏头痛。
操作员:D-1932,无外科手术经验
流程:
操作员被要求手术治疗对象的偏头痛。操作员最初表示毫无头绪,仅要求对象在手术台上随意躺下。对象照做。
在操作员佩戴了SCP-CN-659之后,她犹豫数分钟,报告称“知道如何操作”,且要求基金会员工将对象固定在手术台上。完毕后,操作员从柜中取出一柄20kg战术锤,直接破坏了对象的头部。
结果:D-1931此后死于颅外伤,偏头痛症状因此不再出现。3名基金会职工或D级人员在午餐时间向他问好。
备注:“她是怎么做到用一把战术锤顶端的小型刀刃和打火石完成如此精细复杂的外科手术的?我很想进去仔细看看,但实验室的墙上溅满了血。”——██████博士


采访者:█████博士
受访者:D-1932
前言:此次访谈发生在实验659-13后不久,目的则是探明为何D-1932会选择破坏对象的头部来达到“医治偏头痛”的最初目的。

[记录开始]

█████博士:在我们开始之前,D-1932——你得时时留意我问的问题不一定是字面意思。你看,比如说,当我说“那家伙已经死了”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耸肩)那家伙已经死了。

D-1932:我明白,博士。我尽力跟上你的思路。

█████博士:好吧。首先,当你拿锤子砸向他的头时,你有什么感觉?

D-1932:有点恶心,不过还好。(停顿)博士,我曾经是一个杀人犯。但我从未用这种野蛮而残忍的方式去杀人,即使我知道这将最终(停顿)杀死他。

█████博士:唔……感谢你能配合我们。不过我得确认一下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你知道向他的头抡锤子的动作属于谋杀?但同时也知道他会(点头)死?

D-1932:是的。(暂停,并喝水)当时我并没有感到不对劲。我是说,我那时知道两件事听上去明显是矛盾的,但是它们实际上是一回事。是解决方案之一,也碰巧是我唯一会做的事。

█████博士:你为什么认为杀死他可以医治偏头痛?

D-1932:思索)我这么跟你说吧。那个人头疼?把头砸烂就不会疼了。

█████博士:这……歪理。请严肃回答问题。

D-1932:不不,这是实话!当你在某一层面——什么藏在语义和概念世界的深层角落里的层面上——杀死他时,他就在另一层面上变得……嗯……(D-1932似乎在斟酌语句)不一样了。

█████博士:那么,当被要求治疗D-1931时,是什么指引了你的下一步动作?或者让你了解到了这一原理?

D-1932:我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戴上了一副眼镜,可以把一切东西都颠倒。别人问他左手是哪个,他自然就知道自己得举视线里右边的那只手……知道我的意思吧?我那时立刻就知道了该怎么对付D-1931的头痛。

█████博士:很形象的比喻,但在逻辑上可以等同吗?我是说,戴颠倒眼镜的人也可以举起视野里左边的手,继而实际上举起右手。

D-1932:是的。

█████博士:但是我们却无法做到相反的事情。无论戴着SCP-CN-659的人意图如何,我们也制造不出和他(█████博士指向在监控录像中,位于休息室的D-1931的尸体)相反的状态。

D-1932:这我也不知道。抱歉,博士,这只是个不恰当的比喻。

[记录结束]

后记:D-1931始终保持死亡,他的尸体经体检没有任何异常。实验结束后,D-1931被送返他所在的集体宿舍。

附录:在多次实验中,SCP-CN-659的排列组合顺序受到了不同的修改,以期发现其中的规律。大多数不应用透镜折射规律的组合皆会导致人通过装置看到一片模糊,但仍有几种组合出现了值得注意的结果。

当其中一片透镜被置于另一片透镜之焦点,使得达到人眼的是平行光时,几名受试者立刻对看向装置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他们报告称“看到十分错乱的画面,似乎有无数个自己在做不同的事”。而另一种组合(见文件659-LEN-31)则会使受试者看到视野里没有人类或小型物体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许多模糊细长的残影,且部分建筑、家具等也会有模糊的边缘。

仅有单侧的SCP-CN-659眼镜往往使得佩戴者在数分钟之后精神失常,报告称无法描述、无法理解眼前画面。此种状况是可逆的,但需要大量的复健时间。

█████博士在实验659-13之后提出了对SCP-CN-659进行反向改造的研究计划,但仍没有找到使得SCP-CN-659具有反向效果的组合。推测所需的透镜(若存在)并不被基金会所持有。

SCP-CN-659与普通透镜或其他SCP相关透镜的组合研究仍在进行中。

附录:SCP-CN-659已被批准用于审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