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666
评分: +63+x

项目编号:SCP-CN-66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为保证程██特工不继续违背其饮食规范,已专门安排安保职员每日陪同他前往Site-CN-23二楼D级女性营区卫生间进餐,且进餐内容只能是未经任何形式改造的生鲜西兰花(Brassica oleracea var. italica)。在进餐期间,须由专门的医护人员为程特工进行静脉营养注射和其他医疗看护。由于程特工持续表现出不配合并开始出现抑郁症状,对其日常行为必须严加监控,必要时采取强制措施;尤其防范偷食和自杀尝试。

由于D级女性营区卫生间必须保持其作为卫生间的功能,允许参与SCP-CN-666项目的女性职员继续使用,尤其是在程██特工进餐期间。非基金会人员及D级人员不得知晓程特工的存在,程特工的家人已接受记忆删除并发放退役福利。

SCP-CN-666的异常影响没有已知治愈方法,所有研究尝试收效甚微;记忆删除可以暂时令受影响者不再关注此事,但无法产生持续免疫力,对程特工本人而言则完全无效。

SCP-CN-666项目组成员应尽力调查亚沙之脚突然从世界范围内消失的原因,以及此事与SCP-CN-666间有何关联。曾一度考虑人工合成亚沙之脚替代品来解决程特工对饮食的需求,但因成本问题最终取消。

描述:SCP-CN-666是围绕原基金会中国分部2级外勤特工程██上的异常情形,具体表现为一种具有认知及信息危害性的心理异常,使得包括程特工本人在内的受影响者寻求让他打破应遵守的饮食戒律。反常举动包括试图让程特工进食西兰花和亚莎之脚以外的食物,或是在Site-CN-23二楼女性D级营区卫生间以外的区域进餐,且丝毫不认为这有任何伦理上的问题。

特工程██在生理上并无任何异常。唯一的反常之处便是在心理上不接受其应当遵守的饮食戒律。在心理测试及各种相关检测中,程特工表现良好,其伦理观念、道德感认知不存在其他任何异常之处,唯独渴望进食其他类型食品或是企图更换进餐地点,即便这种情况明显有悖于正常的道德伦理。在向其指出这种不认同和他一贯观念明显相悖时,他表现出困惑并表示无法理解这种说法。

SCP-CN-666的传染会发生在有任何非基金会人员知晓程██及他应遵守的饮食规范时。这些受影响人员会和程特工本人一样抵制这些饮食规范,即使这明显有违常规道德标准。这种传播的达成要求对象对程██特工本人产生一定了解,因而被认为具有一定信息危害性质。具体而言,目击程特工在卫生间内进餐、被告知亚沙之脚的意义、或是知晓其在基金会职位和姓名便足以造成传播(这需要对方对基金会这一机构存在了解;因而在正常保密条件下引起大范围传播的风险极低)。受影响人员会将对程特工的饮食规范视作某种不人道的虐待行为,并相应触发其对反道德事态的心理负面反馈;他们不能察觉到这种认知的不合逻辑之处。

值得注意的是,该异常开始显现前已经被基金会正式雇用的人员不受此效应影响;此种免疫的机理尚不清楚。据此有理论认为该异常为某敌对组织蓄意制造。

与SCP-CN-666一并被察觉的另一异常事态是亚沙之脚从世界范围内的消失。调查中发现除基金会员工保有的记忆仍然留存外,亚沙之脚在地球范围内没有任何实物、记录或记忆存留,也无法找到其曾经存在过的痕迹。此外还注意到SCP-CN-666的受影响者对理解亚沙之脚表现出某种反常的障碍,即便向其告知了相关信息,他们依然无法理解亚沙之脚为何物。尚不能确认这是否是现实重构情形的表现,也不清楚这一情形与SCP-CN-666间有何关联。

由于此状况,当前程特工所能进食的食品便只剩下西兰花,使他面临营养失衡及缺水的危险;经伦理委员会批准,允许在程特工进餐期间通过静脉给养的方式为他补充西兰花无法提供的养分。

虽然程██特工是整个异常影响的关键,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是该异常的源头所在。鉴于事态的敏感性,伦理委员会审议决定暂不将程██特工视作异常,而仅作为SCP-CN-666异常现象的受害者对待;当前他的2级外勤特工职务被暂停但待遇保留,编入E级人员。

历史:程██特工的异常开始于2012年10月██日。这天早上6点左右,程██的同事发现他出现在站点餐厅进食广东肠粉。面对同事的惊愕程██仅表现出困惑,并在被强制阻止时十分恼怒、拒绝配合。

安保人员将他制服后送交隔离调查。由于事态反常,伦理委员会站点代表批准令其暂时可在二楼女卫生间外进餐,直至调查清楚是否存在异常因素。在彻底调查后,此种心理异常被视作程██个人的心理问题,CN-██外勤总指挥部在确认情况后为他安排了强制心理治疗。

在隔离解除当天的晚餐时间,安保人员将程特工强制送至女性D级营区卫生间进餐,然而在场的D级人员却表现出不解和恼怒,声称无法理解安保人员的举动,也无法接受程特工应当在此就餐一事。SCP-CN-666可能的认知危害/模因性质被察觉,站点人员立即采取了相关反制措施并对涉事D级人员展开审讯调查。初步确认异常性质后,该状态被给予SCP编号。

附录:程██特工反常情况的初期采访记录

下列采访是在程特工于201█年被发现反常后进行,目的是调查其精神状况究竟受到了何种影响。

受访者:程██特工,原基金会中国分部2级外勤特工
采访人:Site-CN-23心理医师洪博士

[开始记录]
洪博士:你好,程██特工。我今天来是要问你关于今早的事情。你为什么突然会冒出去餐厅吃肠粉的念头?

程特工:你们都疯了。求求你,老洪,我求你马上通报一下总部或者非礼勿视或者随便哪个反模因反心智的部门,让他们马上派人来!求你,这不是开玩笑的!

洪博士:冷静一下。心智影响的被害人往往自己察觉不到问题,就像精神病人大多以为自己没疯,而作为一名基金会特工你至少该有面对反常的职业素养。所以稍微冷静一下,好吗?

程特工:我…好。好好我冷静。

洪博士:这就好。那么我们继续刚才的问题…

程特工:[打断]洪博士,麻烦你先让我弄清楚状况,至少让我疯也疯个明白,我现在连你们为什么要拦我吃饭都不知道。

洪博士:你一点都没感觉吗?你在D级女厕所外进了餐,吃的不是西兰花,也不是亚沙之脚,你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吗?

程特工:先不问亚沙之脚是什么,我应该感觉有什么问题吗?

洪博士:[沉默1秒]你说你不知道亚沙之脚?

程特工:我…是的,我不知道,大概我是疯了。

洪博士:好吧。那么我这么问,你是否认为在女厕所外进餐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先回答是或不是。

程特工:不是。我不认为这有任何不道德的。

洪博士:好,那么,你是否希望进食西兰花或亚沙之脚外的任何食物?

程特工:希望。我不喜欢西兰花,我甚至不知道“亚沙之脚”是什么。我喜欢的菜还不止肠粉。

洪博士:你在进食这些…其他食物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道德上的罪恶感?或者厌恶感?

程特工:没有。

洪博士:那么如果我这么告诉你,你应当在女厕所里吃西兰花和亚沙之脚,你是否接受?

程特工:如果你们坚持,我接受,只要不是什么怪兽肉会吃死人,人肉我都吃。

洪博士:那么你是否认为,你有道德义务要这么做?

程特工:我没有。

洪博士:[沉默]程特工,奸杀一个无辜女孩,而且没有任何必要理由,对此你会做何种评价?

程特工:丧心病狂。

洪博士:如果基金会没有绝对必要的理由,你是否支持蒙托克程序?

程特工:坚决反对。

洪博士:那为何你会觉得,违反你的饮食戒律是可接受的?你没发现这些行为在伦理上是等价的吗?

程特工:[沉默3秒]…老洪,你觉得呢?

洪博士:我觉得你的伦理观念出现了严重错位。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违背这些戒律是什么性质的恶行。

程特工:那么你呢?你也每天只吃西兰花?还在女厕所里?

洪博士:不。这是只针对你的,基金会2级特工程██,全人类中只有你需要遵守这种要求。这很正常,不是所有道德义务都是针对一切人。

程特工:我需要遵守的这种规范是谁定的?亲爱的O5?

洪博士:不,程特工,这和不能杀人一样是正常人都知道的根本原则,不需要有谁来专门制定颁布。如果一定说有,只能说是整个社会。

程特工:所以整个社会专门针对我一个人约定道德原则?哪条道德原则会这么具体?你的反心智影响训练到哪去了?!这么明显的问题你看不出来吗?

洪博士:请冷静,特工…

程特工:洪博士,你要我拿出特工的素养,我也请你拿出你作为心理医生的素养,你见过的心智异常比我多了去了,你真的觉得“不能杀人”和“程特工必须在女厕所吃饭”是一样的?你都没隐隐约约觉得这里有不对…

洪博士:[打断]是的。毫无疑问没有。程特工,我觉得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别担心,无论你这会儿做出什么…行为,这都不是你的错。

程特工:那问我最后一个问题,至少让我明白亚沙之脚是什么。就当我失忆了你来帮我恢复记忆。

洪博士:亚沙之脚是投射于世界无尽领域的有止之舞,与完整的我在八千六百四十五万个世界共行,散发着属于月下曾经图书馆的玫瑰乳香,听闻便得知晓四脚末日之鱼的福音,圣哉伟大少女母亲老妪赞颂那蜘蛛亲吻的洗礼,它为你程██提供了西兰花以外的所有养分特别是水分。你想起来了吗?

程特工:[叹气]我没有。我疯了。疯的不轻。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