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681
评分: +24+x

志号
异学玖捌贰

志类
尚论,魅或魍。


太古之时,涬溟混一。有灵御水,遨游诸虚。终为□□□所缚,镇以炎脂,没于山海久矣。


异学玖捌贰,乃龙困于虎魄,昧而不脱。此物形如鸡子,大如小儿拳,有异香远弥。若以异法激之若灼之,甘霖必至;久燎之,愁瀑未已;尽燃之,则天洪倾泄。

康熙二年1,盛京久旱不雨,民不聊生,当世武曲乌库里与云光洞仙道郭守真相交甚好,迎请其携弟子数人前来祈雨。郭守真于盛京西北角搭起祭台,施法数日,雨师未显,成效甚微,后祭龙胆,灼之,果天降甘霖。

光绪十四年2七月□日,盛京大旱,太清宫众道坏祖训,燃龙胆数毫,是日暴雨倾盆,半月不止,波及奉天全省,盛京城外绵亘千里,皆成泽国。太尉庆裕见此情,率兵强夺龙胆与奇物数三,扣押滋事道士四人,一并逐至黑龙江[已编辑]书院3

[原材料缺失1页]

民国二十三年4█月█日

我从奉天乘火车赶往哈尔滨看察灾情,临行前,老师将此卷一同交予我,并叮嘱记录见闻。

█月█日

因洪水冲垮了铁路,我在扶余便下了火车,又坐了许久马车,才终于与水灾委员会的代表见上面。抵达时,哈尔滨细雨绵绵,自溃堤已有近十天,大半个城市仍泡在水中,民众均靠划船出行,可谓是‘向阳楼台绮丽之场,顿成沧海横流之地。’,‘置身马迭尔,疑为威尼斯’。

nanm.png

本相片粘贴于原材料附页

█月█日

今天随水灾委员会一同到了南岗,漫山遍野的灾民啼饥呼寒,大多神色惶恐,见水灾委员会的人来了,便围过去,七嘴八舌地问起情况。我抽了个空穿出拥挤的人群,走向人烟较少的后山坡,没多久便闻到股腥臭的味道,原来数条尸体七横八竖的摞在泥地上,无人收理。我走近看了看,没有浮肿,但想到一路上咳嗽的灾民还有不少,便折返回去,向防疫的报告了句。

█月██日

瘟疫终究是扩散了,不少灾民已经向极乐寺和香坊转移,有船的划船,有钱的雇舟,没钱没船的划桶。市上的米盐醋油也近乎售磐。外界的物资却因为交通的限制不得不以极为缓慢的速度运入。

█月█日

今天是返回奉天的日子,根据水文站给出的上升幅度和降水量等资料,结合[已编辑]在嫩江上游所收集到的讯息,可以确认是龙胆造成的事故了,讯息也在整理后通过加密电报发还给老师,但愿还不算晚。

千余浮尸,十万人受灾,昔日繁华已成水下归墟;交通断绝,物质供应维艰,救灾委员会在经过数次意义不大的合并重组后终于算是稳定下来,特别行政区长则带头以三牲祭祀江神,祈求洪水退却,而对江堤的修复工程在溃堤一个多月后才堪堪开始…不知何日这座城市才能从这场梦魇中缓过来。

本以为把龙胆移到荒野密林中之后再做处理便足以避开绝大多人烟,却没成想到此物影响范围居然如此之大,倒灌松花江,溃决哈尔滨。但若是能将龙胆一劳永逸地镇住,后世无需再受这洪灾之苦,那么,付出的这些代价或许…还是值得的吧。



异学祭酒曰:日月盈仄,其行有常;寒来暑往,其变有纲。元气所运,斡转阴阳;义理所存,万物得方。气者,物之依也;理者,气之综也。唯气机合乎义理,民物乃欣浮藻也。

而上失其德,下蒙大难矣。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更有群蝗扫野,黎氓凄号。《礼》曰:“旱则舞雩。”当奏以律吕,协和阴阳,以安气机。然非祈免罪愆以诚以礼,反假外物而取巧,祸福相依,虽侥幸一时,驯致乱矣。

夫龙胆者,本大蛟困于内,受厄乎外,为大凶之象。遭攻于业火,则必振于苍穹,呼啸风雨。循循诱之,其泽也时;急而迫之,满则招损,反遭其害。

呜呼,观今之世界,水龙怒吟,山河荡碎,天下滔滔!民有何辜?水火交迫,内外相煎,竟使生灵蒙难如斯!但悲治国不复其法,安民未循其道,济世非依天命,其理既悖,乱自生矣,何异乎饮鸩!

今朝西学泛起,书读如何?惟思格外之异,以治内之学,而会天之理,乃达天下之大用也。

PNG-YXH-LOGO.png

格异 · 治学 · 融会


nmnq-min.png

SCP-CN-681的光学记录,此记录因项目自身异常效应导致在人类个体观察时将感受到轻微失真。

项目编号:SCP-CN-681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681被存放在Site-CN-55的A侧翼4区的Safe级物品收容锁柜中(A-04-S-681)。锁柜需要至少每半年执行一次标准清洁协议。任何对项目的实验需要向站点主任宣祈郁博士提供一份书面申请并得到批准。

描述:SCP-CN-681是一枚重约 178 102克的树脂碳氢化合物。SCP-CN-681的颜色呈棕黄色,形状是椭圆形,折光率为1.552。SCP-CN-681长约16公分,宽约6公分,厚约3公分。SCP-CN-681散发着较为浓烈的松香味,人员在项目五米内便会有所感觉。

SCP-CN-681内部下部有着一定数量的气泡;左部包含一团水草残骸,约1公分长,经基金会研究员鉴定和考察,推测为一种浮叶类水生植物;右部包含一块黑褐色枝状物体,约2公分长,无法判别所属科目。

基金会人员根据从项目上刮下的粉末和内部包含的古动植物残骸外表分析,推测SCP-CN-681形成年代可能在4200万年前至4700万年前。

SCP-CN-681中部含有一个外表表现近似鱼鳅(Misgurnus anguillicaudatus)的生物残骸状异常。体长约5公分,体表有多处破损和漏洞,编号为SCP-CN-681-A。SCP-CN-681-A具有数个异常效应。

通过可见光记录设备对SCP-CN-681进行拍摄时,得到的记录会有轻微失焦,SCP-CN-681-A则无法被拍摄记录,仅会在得到的记录上留下些许残影。此现象发生的具体原因尚不明确。

光学记录中的SCP-CN-681-A只会在反认知危害步骤处理会在变成可观察的,但即使如此,记录仍然不会显示出SCP-CN-681内部的骨骼构造。

bwnq.jpg

SCP-CN-681的光学记录经过反认知危害处理后,可注意SCP-681-A的存在。

SCP-CN-681-A通常无法移动,但在对SCP-CN-681进行加热后,SCP-CN-681-A将会因温度影响而产生微小的位移。同时根据异学会记载和事件SCP-CN-681-α验证,对SCP-CN-681进行加热可对周围环境中水汽产生影响。具体表为凝结和凝华过程的加速,从而导致降雨,降雾或降雪等自然现象。这种异常的影响范围推测为以项目为中心的 10万至1200万 平方公里5,而此异常效应的持续时间记录从数天到数月均存在,未能从记录中找到任何规律,实验证明加热时间程度和降雨时间程度成正比,但因实验数据不足,目前不能确定具体比例。


历史: 基金会于1███年通过接收的异学会记录得知本项目的存在,但直到在1███年在接管Site-CN-1006后,才正式开展对本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并编号为SCP-CN-681。

1932年,Site-CN-100受到IJAMEA强制接管,基金会失去对内部已收容项目的控制,SCP-CN-681的特殊收容措施中断。根据其他历史资料记录7,推测SCP-CN-681于记录中断期间受到IJAMEA或其他GOI所进行的仪式性抑制或无效化尝试,并推测引发了SCP-CN-681-A的异常效应。

19██年,基金会重新启用Site-CN-100,恢复对SCP-CN-681的特殊收容措施。

1957年,SCP-CN-681-α事件发生,具体信息请查阅 附录 - 2 。

199█年,因Site-CN-100关闭,SCP-CN-681根据重置协议被转移至Site-CN-55收容。


附录 - 1:研究员白崇民于1957年在对SCP-CN-681进行实验操作的过程中观察到SCP-CN-681-A口具旁的一个气泡在逐渐缩小,提出SCP-CN-681-A通过吞食SCP-CN-681内部气泡以产生上述降雨影响,并提出SCP-CN-681-A仍然存活或具有智能的可能性。此推论仍需要通过实验证明,但在事件SCP-CN-681-α后,尚未有进一步的实验申请通过审批。

附录 - 2:事件 SCP-CN-681-α

    • _

    事件过程: 1957年█月,中国黑龙江省多数地区出现异常降雨现象,松花江流域部分地方最多连续降雨时间达45日左右。降雨导致第二松花江和嫩江下游右侧支流和拉林河相继出现洪水,继而形成松花江干流依兰以上河段的大洪水。

    同年█月██日,观测到Site-CN-100上空出现冯·卡门云涡现象,同时出现强烈的异常闪电现象,此事件被认为是SCP-CN-681-α事件的主要影响区域,且因其剧烈程度为其他地区的数倍,因此被单独编号为SCP-CN-681- Ʀ事件。

      • _
      xxxalpha1.jpg

      1957年█月██日;自SCP-CN-681-Ʀ事件发生约44小时后;由外勤特工周垚在返回述职过程中拍摄于Site-CN-100外。 红圈内为Site-CN-100的所在位置,外部掩盖环境已于1975年的维护活动中重新部署。

      SCP-CN-681-Ʀ事件过程 - 1.1 Site-CN-100


      编写者:白崇民,3级研究员,SCP-CN-681- Ʀ事件归档员。

      日期:1958年1月7日


      █月██日██:██时8,观测到Site-CN-100上空出现冯·卡门云涡现象,同时周遭出现频繁的异常闪电现象。此时间被选定为SCP-CN-681-α事件的起始点,Site-CN-100内的工作人员推测此次降雨是由站点内某异常物品或是SCP项目导致的,并开始对收容项目展开排查。

      事件开始后约1小时,经过排查,安保人员注意到SCP-CN-681产生异常,并向3级研究员白崇民进行报告。安保人员与研究员白崇民在一同确认SCP-CN-681产生异常后,由研究员白崇民向站点主任进行报告,并在由项目的HMCL管理员,站点收容主管王萍确认后,正式指定此次事件为SCP-CN-681-α,并开始拟制解决方案。

      事件开始后约1.5小时,将SCP-CN-681转移至其他站点收容的提案由研究员白崇民拟制,随后提交至站点主任[权限不足]和HMCL管理员王萍,并在15分钟后通过审批。HMCL管理员王萍选拔3级研究员于铁牛,道教异常驻站顾问顾星纬,异常研究顾问Vladmir Andrey Akakievich和自己,组成四人专家收容组,并开始寻找任何能够终止此次事件的方法。

      事件开始后约4小时,与中国站点主管全体执行委员会和监督者议会代理人取得联系并通告当前状况,根据协商,SCP-CN-681将被转移至Site-[已编辑]9,机动特遣队Beta-03 “Gentle Men” 被派遣出发,预计10小时后到达Site-CN-100。

      事件开始后约18小时,MTF-Beta-03抵达Site-CN-100,因异常暴雨影响,MTF-Beta-03判断目前的天气对SCP-CN-681进行转移过于危险,提议停止转移,继续寻找能够停止当前事件或无效化本项目的措施。站点主任[权限不足]通告SCP-CN-681-α事件,并根据根据《 Site-CN-100 站点紧急避难协议:》开始组织人员避险。

      事件开始后约42小时,Site-CN-100的专家收容组拟制出一份道教系宗教仪式性无效化提案,此提案应当可以停止SCP-CN-681-α事件或无效化SCP-CN-681-A的所有异常效应。

      事件开始后约45小时,C0级安保人员黄浦深由2级外勤特工周垚引荐至专家收容组,黄浦深自称曾参与过于1932年由IJAMEA和中华异学会主导的SCP-CN-681无效化实验,但仅对1932年的无效化尝试具体的实验过程和结果给出部分阐述。据当事人员回忆,黄浦深称1932年的实验目的是通过对混合使用日本神道教宗教仪式,中国民间道法教宗教仪式,中国东北地区萨满教/Sarkic系有机体改造技术和宗教仪式对SCP-CN-681内部推测存在的IV型非物质实体智能进行物质置换和能级降解,但由于先前资源准备不足和未预料到的突发异常现象,仪式进程仅完成至惰性化SCP-CN-68110

      随后,黄浦深在未曾授权访问过相关信息的情况下背诵出异学会对SCP-CN-681记录中的“志号”,“志类” 和 “经”三段。鉴于黄浦深具有对项目信息的高度了解和相关应对经验,专家收容组决定将黄浦深暂时编为 E4 级人员,授权相关信息,并吸纳入组。随后,黄浦深指出专家收容组目前提出的无效化方案中具有三个未被考虑到的文化性漏洞,并对补助方法提出指导。在对仪式性无效化方案受到修正兵通过后,黄浦深又拟制了一个备用方案,并通过提议,

      事件开始后约49小时,部署仪式性无效化方案,[权限不足],无效化方案部署完毕。SCP-CN-681-A和SCP-CN-681-α事件均未表现出减缓或是停止的迹象。推测仪式性无效化方案未能产生效果,提议部署备用方案。

      事件开始后约51小时,部署备用方案,[数据删除],C0级安保人员黄浦深未对呼叫做出反应,推测已死亡;备用方案未能产生效果;SCP-CN-681-α事件加剧,探测器捕捉到收容室内出现300°的Akiva辐射,持续近20分钟,随后消减至背景值。物理性无效化的提议被否决;没有额外的无效化提议通过审批或部署。

      事件开始后约52小时,Site内人员和SCP项目已根据《 Site-CN-100 站点紧急避难协议:》安置入安全区域。SCP-CN-681进行无效化尝试的人员也已撤出,并安置入相应的避难区域中。

      时间开始后约53小时,探测器捕捉到收容室内出现300°左右的Akiva辐射,持续近20分钟,随后消减至背景值。此后,降雨量开始缓慢减小11

      事件开始后约75小时,降雨现象已减小至与其他地区近一致的程度,未再进一步发生改变。推测事件已结束,并转化为SCP-681-α事件。

      事件后续:所有站点内的人员均根据指示进行避难,并在事件后由抢险人员挖开坍塌的出口后救出,没有任何死亡或损失。整个站点结构基本完好,少数损坏的玻璃和结构也已经过替换和维修。站点内收容的项目没有受到影响,也没有中断收容。2名站点外的值班安全人员失踪。事件结束后,安全人员进入收容室查看时确认黄浦深已死亡,尸体外部没有明显损伤,经解剖后发现其丘脑组织因未知原因损坏并脱落。SCP-CN-681收容室内湿度恢复室内湿度均值,SCP-CN-681质量表现出明显的减少,项目的Akiva辐射指数根据测试也趋近于背景值。

    事件期间,中国黑龙江省各个地区和吉林省部分地区因项目影响出现洪水灾害现象。据基金会气象部门分析,SCP-CN-681-α事件保守估计将持续一个月以上,在当时可预见的最糟糕情况下,事件后的预计受灾群众保守估计约1000余万人,由受灾群众引起的骚乱将进一步引起造成设施损坏甚至对部分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造成阻碍的情况,届时对异常项目的重收容工作会亦会因为对受灾民众的救援行动而无法隐匿实施。

    因在该地区能够动用的资源并不足以有效阻止或减少洪水对城镇和世俗社会造成损害,以及必需优先保证基金会设施的运作和对各个项目的特殊收容措施的持续执行。中国站点主管全体执行委员会,伦理道德委员会和监督者议会一致决定不对事件影响地区内的世俗社会提供任何形式的支援或帮助,以及不对中国政府进行任何方式的通知,对外将由掩盖部门通过气象调查机构以台风和夏季暴雨等理由进行解释,同时准备应对大范围 LV级“帷幕破碎” 事故。鉴于此决定将会使在职人员士气下降,以及提升人员进行未授权行为的风险,所有在事件影响范围内的基金会设施将会执行《设施封锁戒严协议》,任何违反协议的人员都将会受到革职和处决。

      • _
      chinese_state_security19th.png

      国异管〔1958〕3号


      关于“五七年松花江特大洪水”事件的过程回顾和调查总结






















      1958年2月30日


    自9月份开始,异常降雨现象开始减少并逐渐趋近正常。9月25日,洪水通过同江,泄入黑龙江,SCP-CN-681-α事件结束。

    后续处理:因中国政府调集军队和各类物资,并积极动员世俗群众建堤防洪,预测情况中的大规模受灾和骚乱等现象并未发生,沿江受灾城市内的基金会设施也均未受到洪灾影响。事件影响范围内基金会设施的于9月28日正式解除《站点封锁戒严协议》,未出现人员违反协议的情况。事件期间受损的基金会设施将由对应站点负责修缮。

    部分任职于当地设施的基金会员工在事件后使用个人假期参与了世俗社会中的重建或志愿工作,需注意的是,Site-CN-92的站点主管授权驻站建设团队使用站点资源支援世俗社会重建,此高风险行为违反了《员工守则》,《基金会资源分配使用规范》等相关协议,已对其进行降级处罚和通报批评。

    自中国国家安全部第十九局方面接收了一个新发现的SCP-CN-███个体,特殊收容措施已部署。Nx-CN-██在此次事件中受到难以逆转的影响,导致驻该地区个体全部撤离,受灾异常个体已由第十九局重新安置至[已编辑],目前,基金会已部署武装力量控制Nx-CN-██地区,并开始建设设施以继续观测和研究该地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