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682-J
评分: +75+x

什么是Helius权限系统?
Helius权限系统是基金会最高管理议会O5们为了自身管理包含“Phaethon计划”在内的多种计划而设计的项目等级权限分类系统,此系统诞生于基金会建立之初,最初为O5-11发起,旨在通过基金会口粮等日常供给品来提升基金会员工对基金会的归属感,或提升基金会工作人员的体能。Helius运作之初使用了不限于“往早餐牛奶里加海参、往海鲜汤里加鲍鱼粉、往基金会压缩饼干里加脑白金、往基金会饮用水中加营养快线”的多种方法,但长达5年的实验期并未对基金会员工产生任何的促进作用。
直到2011年,由基金会心理学博士汉娜发现,当鲨鱼咬住装满番茄酱的猪头时,对鲨鱼施以1200伏特的电流,将鲨鱼昏厥时流出的口水利用果蔬榨汁机机榨为20毫升液体,拌入1.2g花椒、1.2g芹菜、1.2g芥末、2.4g豆瓣酱、10g咸豆腐脑与10g臭豆腐脑放入SCP-914的输入端,采用“超精加工”,即可制作出10g未知白色粉末,将白色粉末倒入100ml纯净水中,3分钟后水被白色粉末吸干,白色粉末会转化为白色晶状体。当此晶体位于无氧环境时,利用1千克铀裂变释放的能量直接轰击此白色晶体,会将其转化为白色刺鼻气体,将此气体收集后冷却至摄氏温标零下273.15度,形成的颜色不可名状的五彩斑斓的黑色晶体即为“Phaethon药剂”,此晶体无毒无味,人体依赖性低,适应性强,能显著提高人体极限。

经过多年的改进,“Phaethon药剂”已进入3.0时代,采用基于区块链思想的去中心化大数据基金会工作人员知识资源共享联网平台,甚至推出了“基金币(Foundation Coin)”等一系列产品,目前已进入内测阶段。在“Phaethon药剂”加工技术上的改进的同时,基金会还为之增添了很多正面效果,SCP-CN-682-J便包含在内。
由于Helinus权限系统不再仅限于提高基金会员工的体能,“Phaethon计划”被单独列出。
注意,Helius权限系统并非只分为三部分,Phaethon项目等级只是Helius项目等级的一小部分,为保护Helius权限系统,您只能看到与此文档关联的权限分级,感谢合作。


你为什么能看到这篇文档?
恭喜你,被选中的孩子。
与该文档相关的Helius权限系统共分为两部分,即Helius项目等级与Phaethon项目等级。Helius项目等级属于Helius权限系统的最高级,仅限于Helius权限所有者查看,而Phaethon项目等级需要各自的权限拥有者或Helius权限拥有者查看。
作为SCP-CN-682-J相关信息的解释文件,由于《SCP-CN-682-J》文档本身被《基金会供给品隐性添加剂名单》《基金会Phaethon计划》两篇代号为“Helius”的文档所提及,《SCP-CN-682-J》已跟随“Helius”项目等级封存。
2018年4月22日,经过最高管理者O5-07修改,《SCP-CN-682-J》下降为Phaethon级。
若您能看到这篇文档,这意味着您本身具备Helius项目等级或Phaethon项目等级。


再次感谢您的合作。







文档《SCP-CN-682-J 基金会标准战力评价指标》读取成功。

项目编号:SCP-CN-682-J

项目等级:Phaethon

特殊收容措施:SCP-CN-682-J作为基金会战力评价机制已在基金会工作人员入职时经过Phaethon计划植入所有相关人员脑中,属于基金会入职的隐性操作程序之一。所有基金会站点工作用餐及水源中已适量加入放大SCP-CN-682-J作用效果的“Phaethon药剂”,药剂的标准范围介于每升饮用水0.0032g药剂至0.0040g药剂之间,对于固体食物等其他种类的食物标准各不相同。
“Phaethon药剂”本身属于不对外公开的《基金会供给品隐性添加剂名单》中,严格禁止对相关供给品额外添加“Phaethon药剂”。

描述:受SCP-CN-682-J影响的个体会形成对项目危害程度的评价认知。无论项目危害程度如何,个体均会快速作出反应,且准确的描述其危害程度。由于基金会大部分员工都为SCP-CN-682-J的受影响个体,因此基金会能够对项目做出快速调配部署和快速的危害评级。


示例01:

时间:未知

地点:未知

安保人员B107:啊大兄弟一个东西飞过去了。
指挥中心A-03:什么东西?
安保人员B107:长着翅膀。
指挥中心A-03:什么东西长着翅膀?
安保人员B107:我他妈哪里知道什么东西长着翅膀。
指挥中心A-03:那他妈有什么异常吗?说不定是只鸟。
安保人员B107:好像是。
指挥中心A-03: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安保人员B107:三个安保人员的头不见了。
指挥中心A-03:啥?
安保人员B107:我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通讯中断]
指挥中心A-03:什么东西?是外卖吗?

示例总结:很显然,这些都是SCP-CN-682-J诞生之前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直接表明,无论是出于收容,还是出于收容突破时的快速协作,我们都需要一套严格且细密的危害评价标准来判断。

示例02:

时间:未知

地点:未知

安保人员B332:卧槽,有东西从收容间飞了出去。
指挥中心A-84:破坏力多大?
安保人员B332:比682强。
指挥中心A-84:好的,已经派遣一支小队支援你的位置。

示例总结:仅仅用了4分钟,一支安保小队就派遣到了收容突破的位置,虽然他们全军覆没,而且是那种毫无抵抗能力的。但是,这正说明了SCP-CN-682-J效应的重要性。

示例03:

安保人员B055:发现0.54个682威胁等级目标逃离收容间。
指挥中心A-12:好的,已经部署协作部队。

示例04:

特遣队A-4:你正东方向侦测到3.4221个682威胁等级。
特遣队A-7:明白。

示例05:

D级人员D-1024:听说你的实验目标比7个682厉害。
D级人员D-10492:我知道,哦,我他妈完了,操。

示例总结:是的,经过多年的实验,基金会对于项目危害度的判断系统已经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我再也不想看到这类语句出现了,我他妈都烦了,没错,我不但编不下去了,每次看到基金会的员工在聊天室讨论谁比682强的时候,我都受够了。——来自05-F(这里的F代表F**K)

备注:SCP-682今天死了,死因是叙事层抹杀,如果有人问682到底怎么杀的话,你就跟他说是上层叙事的人写死的。对了,SCP-173的内部装满了花生酱,SCP-087有114514个台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