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685
评分: +18+x

项目编号:SCP-CN-685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685应该被存放在一个1m×0.25m×0.1m的钢化玻璃容器中,且容器内应保持绝对干燥并充满氮气。该容器应被储存在Area-CN-07-δ的地下10层的6号保险柜中,且应有至少一台摄像机内置于保险柜以时刻观察SCP-CN-685。一般情况下,不允许有宗教信仰的人员在地下10层工作,地下10层不再收容其他项目。对SCP-CN-685的相关测试需要2级以上人员的批准。用SCP-CN-685与其他项目进行交互测试的实验需要3级以上人员的批准且应得到Area-CN-07-δ的主任许可。

描述:SCP-CN-685(以下简称项目)在外观上是一个旧式铁锤(这个样式多见于60年代),由锤头与锤柄组成。锤头为简单的圆柱体,中心有链接锤柄的凹槽,圆柱体首尾凹凸不平,推测是敲击所致,有轻微的锈蚀痕迹。锤柄为木质,有轻微开裂,经检测并无异常。

项目于1995年11月23日收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对项目的收容并非刻意计划,而是临时的,详情见事件 SCP-CN-81-43(仅有关部分包含在本文档中)。经取样检测,项目的物理性质与普通铁锤无异。实验表明SCP-CN-685对其他项目会造成影响,一般表现为:

远距离时 其他项目的异常现象将会被削弱甚至被压制而暂时失效。具体影响与其他项目的异常程度和与SCP-CN-685的距离有关
直接接触时 SCP-CN-685所接触的项目将会直接失效甚至被毁灭。已证实这种影响是不可逆的

从SCP-CN-685上取到的样品同样具有该效果,已证实SCP-CN-685的效果对模因类项目无效,且对有宗教背景的项目具有更大的影响。在目前的实验中,SCP-CN-685的该影响还没有例外,正在考虑对项目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详情见附录SCP-CN-685-A。

目前看来,这个项目唯一的异常,就是其能让其他项目失去异常——李█博士

附录:


        
附录SCP-CN-685-B:  

对于SCP-CN-685的历史追溯及其可能的用途的报告
作者:沈██研究员

很多项目不仅具有特别的异常特性,它们同样拥有特别的人文特征。通过研究项目自身残存的历史印记,我们可以了解它的渊源,知晓它的用途,甚至理清它的原理。因此,对项目历史的追溯是必要的。

 

对于SCP-CN-685而言,它具有更多的历史烙印。首先,项目的型号多见与60年代,且表面有大量磨损痕迹以及少量锈斑。由此我们可以推测出项目的铸造时间。其次,从项目的发现地点来看,项目很有可能遭到遗弃,且由于项目的异常特性难以察觉,我认为它的所有前任主人都并不了解项目的功能。对项目的分析表明项目的异常仅存在于其锤头部分,且取样后仍具有异常,我推测SCP-CN-685很可能是由一种特殊的铁矿石制成的,这种特殊的矿物在物理性质上与普通的铁矿无异,却具有了能够消除异常的能力。如果这个假设成立,我们很有可能找到更多与SCP-CN-685有相同性质的物品,介于其温和而可利用的属性,我们应该加大对这类物品的收集。

  

然而,这些推论与假说并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让我们把目光放回SCP-CN-685吧。在对项目进行成分分析时,我注意到在项目的表面与一些凹槽处出现了少量硅元素聚集。我们在尘土中能很容易的接触到这种元素,然而,在对这些聚集物进行了进一步的化验后,我发现这些物质中的不同元素以一种独特的比例混合在一起,而这种比例一般指见于几种特定物品——碗,杯子等日常用品,还有雕像。

  

介于SCP-CN-685的特殊性质,我反过来查阅了一下基金会中国分部在60年代左右损失的项目,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一些项目莫名其妙的损失了,尽管这些项目的文档上显示它们几乎无法被摧毁,而且这些项目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即与宗教或神秘主义相关。它们或是一间闹鬼的寺庙,或是一座会说话的佛像,或是一个据说可以通灵的酒尊,然而它们无一例外都被摧毁了。

  

结合在当时发生的历史事件,我们可以大胆的做出猜测。60年代是中国的一个比较混乱的年代,在一系列动乱之中,基金会选择了中立,甚至刻意的隐去了自己的存在,静待局面的缓和。在这期间,基金会几乎没有新的项目进账。在浩浩荡荡的‘破四旧’行动中,基金会损失的大部分项目,很有可能就是被红卫兵们用SCP-CN-685以及其他具有相同属性的物品摧毁的,尽管他们也许并不知晓手中物品的威力(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确实是唯物主义的胜利)。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我们对于SCP-CN-685性质将拥有更明了的理解。我们目前还没有进行用SCP-CN-685与其他项目直接接触的实验,现在唯一的记录仅有SCP-CN-81-43。通过对项目历史的追溯,我们得以更深层次的了解项目,这也将为我们进一步的实验指明方向。

  

批注:这篇文档上传之后,沈██研究员从2级人员被提拔为3级
  
不错的思考,就是文笔还需要加强,也许下次你可以试着把重点放在前面——曹██博士


  

附录SCP-CN-685-C:

对SCP-CN-685用途的讨论及‘平定者’程序的申请    
作者:李█博士



  
对于SCP-CN-685的进一步实验表明该项目的能力超过了我们的预期,介于其独特的‘秩序友好’型性质,我们可以考虑对SCP-CN-685进行更大规模的利用,而不仅只是镇压个别危险项目。

  

已经证实从SCP-CN-685的锤头部分取下的样品仍具有SCP-CN-685的特性,进一步实验表明这一性质在从SCP-CN-685上分离单一铁原子时仍适用。因此,我们大可以提出一个更彻底的安全程序,即将SCP-CN-685的锤头彻底分离为单一原子状态,然后将它们扩散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以达到完全消除异常的目的(这听上去有些复杂,但基金会有这个技术和能力,更何况世界上可能还存在其他与SCP-CN-685具有相同性质的物品)。从理论上来讲,这一程序可以镇压至少XK级以下的世界末日景象,如果可能的话,这个程序甚至可以直接消除掉地球上所有的异常,不论是已被收容的或是潜在的。如果可以实现这样的效果,那么基金会的成立目的以及最终目标——将人类从未知的黑暗中拯救出来,就能得以完成。

  

当然,我们不应该对这个单一的项目给予如此大的期望,但是确实有针对该项目设立应急程序的必要。尽管基金会本部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应急程序来确保在末日到来之时人类的生存,但是在中国分部,这样保险措施还太过稀少。很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出现了一次可以导致亚洲大陆毁灭的恶性事件,中国分部,俄罗斯分部和日本分部难以应对这样的打击,而事件的影响范围又不足以促使总部启动如机械降神之类的应对措施。为了防止这样的灾难降临,我诚挚的希望总部能够审批并确立‘平定者’程序,这将会是对中国分部的极大支持。

 

批注:石沉大海,没有回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