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02
评分: +5+x

项目编号:SCP-CN-702

项目等级:Euclid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CN-702应被收容在一间墙壁加装了海绵缓冲垫的人形收容室内,并应在收容室内部安置全天候运作的监控摄像头,以及对应的应急后备供电系统。在收容室外当值的基金会成员应随身携带医疗与麻醉用具,并拥有基本的伤口缝合知识及经验。

出于其异常性质的原因,SCP-CN-702所处的收容室内的一切设施都应由安全塑料构成。同时,SCP-CN-702应远离任何能够从物理意义上损害正常人类身体的用具,并且无论何时,该项目与其他个体的接触都必须在严格观察中进行。一旦SCP-CN-702出现了流血现象,应紧急将其独自遣送回收容室内,收集血液并立刻执行伤口缝合。任何由该项目独立提出的、想要与其他个体独处的申请都应被驳回,在没有获得授权之前私自收集SCP-CN-702血液的个体将会依据条例予以对应的惩罚。

SCP-CN-702目前正保存于Mobile-Site-CN。其可被允许低频率地通过报纸、电视等途径接收外界信息,但在此之前需要进行信息筛选,以免项目的精神产生不稳定。

描述:
SCP-CN-702是一名外表年龄在24至30岁区间的亚裔男性,身高为1.79米,体重为71kg,发色与瞳色皆为混杂了一部分深棕色入内的黑。心理评估显示该项目有一定的对于正义的偏激执念,且有着狂热的个人宗教观,需要间歇性安排心理医生进行对谈。

在被基金会收容前,其在中国██地区██市的██教堂内担任神父一职。在SCP-CN-702过往的履历中并未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异常记录,但基金会相信其与发生在██市内的数起“自然死亡”事件有一定的关联。

SCP-CN-702首次被基金会注意到是由于一名编号为D-8792的D级人员。其由于犯下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而被宣判无期徒刑,在被基金会收纳为成员前通过假释来到了██市并与SCP-CN-702接触。具体过程现已不可考,但当D-8792加入基金会后,其变得谦逊有礼,同时表现出了与其履历上的犯罪记录完全不符的、极大的善意,并且无论在何时何地,都以堪称模范成员的优异态度执行命令。

D-8792曾被基金会认为是因对曾经犯下罪行的懊悔从而改善了自己的态度,且其这样的行为与基金会的利益并不存在冲突反而能提高工作效果,因此并未深入调查。但在20██/██/██,D-8792被发现死于自己的房间内,其被目击到的身体死状如同被悬挂在空气中一般,极为扭曲,但其面容却犹如浅眠一般安详和蔼。

在事后的医学检查中,D-8792的血液内被观测到了部分凭目前科学手段难以解析的不明物质,且双手手心和双脚脚背都凭空产生了直径约为二厘米的穿孔。其死因继而被认定是由于异常现象使然。通过这一线索追根溯源,基金会外勤特工发现了SCP-CN-702的存在,并在一次突袭██教堂的行动中将其收容,且收容过程中SCP-CN-702并未采取抵抗手段。

经过有关实验分析与访谈,SCP-CN-702的异常现象包括:

  • 该项目其余各式体征都与同一年龄段的正常亚裔男性相同,但经过临床检验,SCP-CN-702感知痛觉的能力极度迟钝,且体内细胞与骨髓生成血液的速率是他人的两倍有余。
  • 根据血样检测,在D-8792的血样中提取到的不明物质在SCP-CN-702的血液中正处于高度活跃状态,并且占据了极大比例,乃至替换了该项目血液中原有的血浆。该不明物质被SCP-CN-702自称为“门徒之血”。后续实验证明,门徒之血在该项目的体内能够完美复制普通血浆应有的效果,并可以与其体内的血细胞组合起来形成正常且流动着的血液。该物质一旦脱离SCP-CN-702的身体,将会在五分钟内逐渐失去活性,在这个过程中会自主生成一种致死的慢性神经毒素,并可由他人通过摄入该物质的方式将病毒输送进他人的血液内。
  • 对于感染该病毒(以下简称SCP-CN-702-1)的对象,SCP-CN-702能够在脑中以一种近似于观看默片的方式快速浏览感染者的记忆。在浏览完毕后,SCP-CN-702会根据自己的主观意志裁定SCP-CN-702-1是否已经偿还了对象在过去人生中所犯下的“罪孽”。对于该项目认定已经赎罪完成的SCP-CN-702-1,其血液内的神经毒素会在24小时内自然消灭;
    对于该项目认定赎罪依旧在进行中的SCP-CN-702-1,毒素会呈不释放出来的态势潜伏在对象的血液中,并由SCP-CN-702随时监控并决定赎罪是否完成——完成即自我消灭,未完成、半途而废即同下所述;
    对于该项目认定并未有赎罪意愿的SCP-CN-702-1,其血液内的神经毒素会在24小时内蔓延入脑,清空其大脑内与“罪行”有关的记忆,将原人格删除,并上传一份由SCP-CN-702和“门徒之血”共同生成的拟似人格,又名“圣者”。在这个人格下,SCP-CN-702-1会本能性地抗拒一切违反法律、伤害他人、忤逆命令等恶质或消极的行为,转而持绝对乐观精神的善良态度以“为他人或社会做出贡献”为方针而行动,甚至不惮为这一目标牺牲自我。并且值得强调的一点是,SCP-CN-702宣判他人有罪与否的标杆并不纯粹依赖于现有的法律,而是更多含有主观情绪认知的决断。
  • 生成的拟似人格会在三十天至两年不等的时间中消退,该时间长度取决于SCP-CN-702认定罪孽的深度严重与否。随着罪孽的愈发严重,该项目认定的、供SCP-CN-702-1通过行为赎罪的时间也会相对的增长。根据有关实验结论,在SCP-CN-702-1的人格消退时间低于一年的情况下,对象最终只会被发现安详地双手交叠在胸口陷入沉眠,通过医疗诊断可定义为植物人。
    而当SCP-CN-702-1的人格消退时间高于一年的情况下——即处于SCP-CN-702所认定的“罪孽深重”时,在人格彻底消退的前夕,神经毒素将会逐渐从对象的脑部扩散出去蔓延至全身。在麻痹其面部神经使对象保持表面上安详面容的同时,通过产生极大痛苦的方式强行操控对象的身体摆出██受难的钉刑状,继而将全身血液汇聚至SCP-CN-702-1的双手手心和双脚堆叠在一处的脚背处,穿出皮肤流失殆尽并留下孔洞后,使其全身神经以及器官彻底失去活性,导致对象以扭曲的姿态彻底宣告死亡。
  • 通过进一步的实验,其结果证明在被拟似人格“圣者”所主导身躯时,SCP-CN-702-1将无法被损害除大脑外的肉体这一方式彻底杀死。即,虽然可能身躯已经受到了难以挽回的重伤,但是根据脑波探测,拟似人格依旧处于活动状态并持续发出操作身体行动,号召其作出更大贡献的指令。并且各种线索表现出了SCP-CN-702-1同时会获得与SCP-CN-702相似的、痛觉感知被极大削减的异常特性。然而,通过破坏大脑的方式却依旧能够让SCP-CN-702-1死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