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42
评分: +13+x

项目编号:SCP-CN-74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CN-742目前被收容于Site-CN-21第31号标准人型收容室中。该收容室必须处于24小时的不间断全封闭状态,并时刻保证至少两名安保人员守卫第31号标准人型收容室,任何试图进入第31号标准人型收容室的人员都将被处决。

描述:SCP-CN-742的信息乏善可陈,目前仅从研究员Noname发送的一版文档中获得了少量的信息。

目前可知,SCP-CN-742是一个玩具娃娃,具有自主意识,但需要宿主来体现。目前已知的宿主全部为人类。被影响的宿主难以察觉到自身被影响。

出于SCP-CN-742的异常性质的考虑,对SCP-CN-742进行深度调查和研究的提议被否决。










一版文档提取,请输入密码:








我将行,永不停

















bde2810e595ffcba81653160c99a2f0f.jpg

可爱的照片!SCP-CN-742的照片

项目编号:我有很多可爱的娃娃哦。SCP-CN-742

项目等级:它们都很可爱很可爱。Keter,但我想现在应该是Safe

特殊收容措施:我非常喜欢它们。不要下来!不要下来!不要下来!把它锁死在这。

描述:我的第一个娃娃,它的名字叫作“小优”,我是在一个玩具店第一次见到它的哦。
如你们所见,SCP-CN-742是一个娃娃。至少看起来像一个娃娃。
当时我记得它在盯着我看,它真的好可爱。
它被我收容于三个月前,大概吧。
“你想要那个啊,那其实不是用来卖的。那是以前我女儿玩的,不过她死了,唉……
主要是因为我小侄女的话,让我起了疑心。
那娃娃又旧又破的,而且我看你好像也没什么钱。
有一天,我小侄女来我家玩,手里拿着个娃娃。
算了,你要想要就送给你了。”
没错,就是SCP-CN-742
我好开心。我和它一起回了家,当天晚上我们在一起睡觉,我抱着它,心里很高兴。
她说她们学校有很多人都死了,就是前几天电视上新闻里播的。他们死全是因为那个娃娃。
第二天,我们又一起去了学校。
我心想这么离奇的玩意儿你都敢拿回来,现在的小孩都怎么了。
学校里也有很多可爱的娃娃哦。
我要她把娃娃交给我,她当然没答应,说那是她用一个月零花钱换来的。
“嘿,拿过来,穷丫头。”
没办法,我只能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它偷了出来。
“吆,这是你的娃娃呀,又脏又破!”
先别说我卑鄙,我这样做可救了我小侄女的命。当然,代价是我的命。
“和她可真像!”
拿到那个娃娃,我是说SCP-CN-742之后,我就去当地警局调查了一下最近的几起儿童死亡案。
“嘿,把那破娃娃扔给我!”
当然,用了点非常的手段。
我的娃娃在学校里不怎么受欢迎,大家对着它哈哈大笑,都在嘲笑它,它有点不高兴。
我发现那些小孩死的是真惨啊,基本上都是被分尸而死。
我和我的娃娃去上厕所,突然一盆水泼了下来,我和我的娃娃都被浇湿了。
伤口并不整齐,像是被拧下来的一样。胳膊啊,腿啊,头什么的。
“哈哈哈”“哈,你看她的样子!”
这些小孩死时大多是独自一人,身上没有外伤,现场也没有反抗的痕迹。
衣服湿了可不好受,于是我把娃娃的衣服脱了下来,想着把娃娃的身体晾干。
这些小孩也没什么共同点,非要说的话就是他们死亡时手里都攥着这个娃娃。
过了一会儿,上课铃响了,我急忙和娃娃跑回了教师。
很显然,SCP-CN-742确实有点异常。
可是一进教室门,我发现老师和学生看我和娃娃的眼神很奇怪。
这个娃娃的异常性质似乎是具有自我意识,但它的自我意识需要一个宿主来体现。
“你在干什么!?”“哈哈哈哈哈,她是疯了吗!哈哈哈,看看她的样子……”
也就是说SCP-CN-742可以控制拿着它的人,但这控制是有限的。
老师很生气,学生们哈哈大笑,为什么?噢,天呐!
那感觉就像你有两个大脑,然后这两个大脑在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我忘了给我的娃娃穿上衣服了!
这并不易被察觉,我是在付出了惨痛代价之后才发现它的异常性质的。
我和娃娃飞奔出去,具体来说是奔向厕所。
那时候它已经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露出下体,掰断了我的一根手指。
我给我的娃娃穿上了衣服,但它看起来还是很伤心,好像流泪了。
而我就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并且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这么做。
我轻轻抚摸着它的头,安慰着它,“没关系哦,我会陪着你哦,不要哭哦。”
我本来想自己一个人研究它,确保能够升职加薪,所以我没有上报基金会。
我的娃娃看起来好了很多,就像又笑了。
你要知道,对于我这种初级研究员来说,独立收容一件异常是多么大的一项功绩。
之后放学了,我和我的娃娃走在回家的路上。
但我显然高估了自己的精神控制力。
我们一起聊天,一起说说笑笑,我的娃娃在学校没有交到其他的娃娃朋友,它一直很孤独。
一开始我还能控制身体的大部分,但后来SCP-CN-742的异常性质表现得越来越强大。
不过好在一切有我,有我陪着,似乎也很开心。
几乎快要控制我的全部了。
“嘿!站住,你这臭丫头。”在我们走到一个建筑工地的时候,有三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拦住了我们。
我利用残存的一点意识拖着我的躯体来到了这个Site-CN-21的最深层的一个标准人型收容室中,把这座房间锁死 。
“你…你们干什么?”
要知道,这点权限我还是有的。
“哦,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我本想把它关在这,起码可以保证它不会去祸害别人。
“对啊,好朋友。”“所以作为好朋友,你不应该表示一下吗?”
我在努力尝试夺回身体的部分控制权,然后向基金会告知它的秘密。
“你们…想…干嘛?”
这正是我现在做的事情。
“还记得你今天在课上做的吗?那可真是太刺激了。你是疯了吗?还是说你本来就是一个品行和成绩一样差的贱人?”
我争取到了,一部分的控制权。
“你们…到底想干嘛!”
代价是一条腿和我的舌头。
“没什么,只是想到那么惊为天人的场面没有记录下来太遗憾了,所以请你再干一次。你是想自己来,还是我们帮你?”
我拿出了我的终端,开始编辑这篇文档。
“啊!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但当我刚编辑完格式的时候,它的意志又占据了高峰。
“你还敢咬我!臭婊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
我奋力守住了最后一座阵地。
“啊,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啊!!!!!!!”
于是折了个中,它没有让我停止编辑,只不过编辑的内容由它来定。
“……她…她死了!?”
我妥协了。
“从这么高摔下去…你说还能活么。”
但我留了个后手。
“那…那现在怎么办?”
它控制着右手编辑着表面的内容,我控制着左手用底层代码编辑着隐藏内容,好在我把我的终端改造成有两块显示器。
“快走吧,我们装作不知道,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但这种小把戏并没有骗过它,因为我听见他对我说了句“玩儿死你”。
“哎呀,你干嘛呢,快走吧。”
作为回应,它拧掉了我的另一只腿,血呼啦呼啦的淌。
“这是她的娃娃吧。”
同时它又加紧了对我左手控制权的争夺。
“那又怎样!一个又破又丑的的娃娃。萍泽,快走!”
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先留着吧。”“随便你,真是有毛病!”
或许下一秒它就会让我的双手摘掉我的脑袋。
我的娃娃坏掉了,不过好在我有了一个新娃娃。
不过没关系,我已经设置了自动发送。
萍泽,你可没有我的小优可爱哦。
只要停止编辑5分钟,终端就会自动将内容发送到Site-CN-21的数据中心。
说不定哪天我就会玩腻的,到时候就把你拆了吧。
没错,当你们看到这篇文档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从那开始呢,胳膊还是头?
最起码死了有五分钟了。
可是现在,我正和一个我的新娃娃在一起,一个无聊的家伙。
你们不要来回收我的尸体,把它永远锁死在这。
我们现在正处于一个地下的小黑屋了。
只要没有宿主,它就哪都去不了。
唉,我玩腻了呢,把它拆了吧。
我为自己的贪心付出了代价。
这里好黑啊,啥都没有,好孤独。
最后我只想说虽然我违反了基金会的章程,但我还是希望我的家人可以得到应得的赔偿,算是对我补救行为的奖励吧。
真的好孤独。
求你们了。
我的下一个娃娃啊,什么时候才
哦,对了,告诉Dr.White,他给我的小黄书被我藏在了


20██年12月1█日,在Site-CN-21的数据终端中发现了这篇由初级研究员Noname编辑的与常规格式不符的文档。此时,距离Noname失踪已经3天了。

我们找到了Noname和SCP-CN-742所在的第31号标准人型收容室,两名安保人员将处决任何企图进入第31号标准人型收容室内的人员。
确实,Noname为了自身的利益没有第一时间报告异常的发现,但他的负责态度确保了没有发生严重的事故,他用自己的生命收容了一个本应是Keter级的异常,它的坚强意志证明了他是一名合格的基金会员工,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人类文明的保护者,他无比忠诚。

作为他的上司,我不能说对他了如指掌,但我们之间的私人交往和工作经历让我也对他有了一些了解。他干劲十足,对待工作十分认真。确实,他对待金钱有种近乎痴迷的执着,这或许是他努力工作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即使如此,在关键时刻,他依旧表现出了一个基金会研究人员的职业操守,以生命为代价弥补了他的错误。

据我所知,他的家庭情况并不乐观,他的薪资是家里唯一的收入。他之所以加入基金会是因为我的鼓励,不然的话以他的条件本可以获得更好的工作。我本以为他会退出,但他没有,他把基金会的神圣使命同自己的工作紧密结合起来,辛勤努力挣着微薄的工资。

我并不是在为他辩解。是的,他违反了基金会的基本章程,这是无可置疑的。但是,我觉得他临终前的遗愿应该被满足。我们不是一个冷血的组织。不管怎样,Noname为基金会奉献了一切,他的贡献应该得到奖励。章程毕竟是死的,出于某种特定原因是可以改变的。

尊敬的主管先生,我希望您能考虑我的建议。

谢谢。

他,无愧于这句格言。

收容,控制,保护。
——Dr.White

附录:初级研究员Noname被追任为高级研究员,并授予“烈士”称号。Noname的家人每月将获得相当于高级研究员一个月工资的赔偿补助。(被批准)

上头要是不准,就从我的工资里扣!——Site-CN-21站点主管███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