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71
评分: +35+x

项目编号:SCP-CN-77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目前尚无法针对SCP-CN-771实施有效收容或遏制,应尽可能地将由项目造成的损失降低至最低。目前,所有Site-CN-82-§所属职员被统一调配至该设施内,同时睡眠时间均被限制晚上十点至翌日早上五点且集中于同一地点。由复数名高武装人员监控。

描述:SCP-CN-771是一类具有统一性的异常现象的统称。其范围目前被限制在Site-CN-82-§境内,可随着针对对象的转移而转移。项目的针对目标仅为该设施所属职员。项目的发生原因及目的等相关信息仍有待考察。

shi

一例SCP-CN-771事件的遗留。

目前未在同一时间段内发生两例SCP-CN-771事件,假说判定一定时间段内仅会发生一例且受影响对象(下文均称之为「对象」)固定为一名。异常现象将该对象进入睡眠时被触发。

此后,无论对象入眠时间长短,将立即进入快速眼动相睡眠(REM)。据复数名幸存者描述,此时对象将梦到的内容均为自身的出生地区以及亲属因火灾被摧毁或逝世。

同时,若对象所处环境内人员数为两名及以上且均处于睡眠状态,则除对象外的人员将遭到暂时性的失聪,随后自发地以翻身的方式逐步远离对象,墙体开始向对象位置方向移动,最后该人员以异常方式穿过墙体并继续正常睡眠。在此之后,墙体回归正常位置。

随后,对象将重新清醒。此时,对象周边所摆放的物品如衣物等,将自发且无声地重组为其它形状以及摆放方式,此摆放方式将导致对象将其极易误视为人形。该「人形」的五官处会在无光源情况下散发微弱光线。

房间的出口、窗户以及不被注视将的角落处将出现仅具有人类面部的半外质实体。其仅可被对象所见,并认为正在被位于视野盲区的实体监视。当对象视角转移至可以目视实体时,该实体将逐渐沿墙体消失,并在对象视野离开时重新出现。

环境范围内频繁开始出现碰撞声、滴水声、机械运作声、狗吠声、开窗门声、点火声、枪声、哀嚎声以及脚步声。无论范围内是否拥有上述声音产生的前提条件。

lian

对现象中出现的半外质实体的拍摄。

在这之后,对象将展现出强烈不再愿意进行任何形式的对身体的移动。当对象再次进入睡眠状态后,房间内温度将逐步上升。

对象在这一次的睡眠期间将感到程度递增的呼吸困难。在其清醒的第一时间,两只由正常人类手掌到肘部构成的实体(无特别说明,下文中出现的「实体」外形均与该实体相同。)将凭空出现,并以重力按压对象胸腔部。同时另一只实体将试图勒劲。若对象在此陷入昏迷,则其将与实体一同消失。

若在此时对象暂时性摆脱控制,则房间的窗口以及出口位置处将突发出现大量实体,并逐渐聚合构成手型。对象此刻的移动速度将极度缓慢,且仅会在环境中无实际效应与目的地移动。最终被聚合完毕的巨大手型实体压倒在地后,二者一同消失。

当该地点再次被其他人员进入,对象失去手掌与头部的尸体将出现在其睡眠地点,在尸体的其余部分发现严重烧灼痕迹,随后尸体迅速腐烂。而在过程中的其他人员均会无意识地避开该地点。异常现象发生前即位于发生地点且始终清醒的人员不会受到项目影响,且能够使用外力阻止项目的发生。

附录771-1:针对项目的研究表明,所有的受影响对象均在设施东翼地区通向收容处的走廊上通过透窗查看了一个已废弃的分支走廊。除上文提及观察方式外,其余对该走廊的观察均不会出现异常现象。

对其的例行检查发现其大门遭到异常锁死,内部严重失修。人员报告内部出现的实体包括:一个类似于电子屏幕上色阶细节劣化并造成色块打乱的效果构成的人形实体、复数个受到静物赋生的机械实体、通体白色瘦弱的人形实体。

lang

一次对该走廊的拍摄。

有关项目与该走廊间的联系的研究正在展开。

附录771-2:最新观察发现,该走廊开始出现其他场景,包括:多数穿戴灰色西装和浅顶软呢帽的白人男性发送电报;两名面部特征不可见的人形实体吞食东方牡蛎(ostrea gigas thunberg);一名手脚数量异常且拥有多种不同动物特征的人形实体、严重的火灾现场以及[数据丢失]

此次变更的最初发现者被发现死亡于自身的办公室中,确定为自杀且使用工具挖掘出了自身的眼球,并未发现所属的头部与手部。尸体出现严重烧伤以及腐烂。

房间墙面发现大量以草木灰与人类血液书写而成的符号,具体含义待定,研究表明其大体含义围绕着“请求原谅”展开。

已禁止对该走廊进行观察。

附录771-3:在上述被推测为仪式性的行为过后,通往走廊的大门自发地开启。记录到靠近其附近的人员将无法发声,但哀嚎声被排除在外。由于机械设备进入后多次发生无端损坏现象,特工Chairs被指派进行勘察。

[记录开始]

特工进入走廊,录像设备开始运作。记录到一些房间入口处的半质体实体以及手掌实体,部分被封闭的玻璃透窗后出现模糊的人形黑影。环境被报告具有强烈的烟火味,以及飞扬的灰烬。

特工走向位于走廊边缘的唯一一处完整的办公桌,其上具有多份编订名为「反常部」的文件以及一份录视频记录。特工被要求原地等待并进行拍摄:

葡萄牙那边出了点问题,一个陨石撞在那北部一个小村子旁边,这倒是神奇般没有引起大事。那石头碎了以后,里面出了个肉球,消息发过来说这肉球里面是空的,还带门和窗。最重要的是,村子里派了几个人去看看,结果那几个人就直接在众人眼前消失在那肉球的门口。

Mulhausen离那最近,已经让他去处理了。我一会会直接和他沟通,但愿他的性子和那鬼异常凑在一块不会出什么岔子。

Harold Horton

大麻烦来了,Horton。

那帮刁民的嘴简直就是——可以说是奇迹般的——快。最初我们来到这的时候,还只有几个人看到罢了,我们给他们几个一笔钱要求嘴严实点。结果你我显而易见,现在就差这个肉球玩意被登上报纸发行世界了。

我让伙计们执行了A4级禁口令了,没有向Siegel申请,但我相信他会理解的。我知道你在担忧这种行为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但你得知道我们签好的公约是什么,到那时候可不是挨枪子那么简单了。

至于怎么掩盖过去,Scott也在往这边运个血肉玩意,那玩意能帮咱们,毕竟他总是管理失误。

Mulhausen

项目指定编号:#18963AR-003

警告:项目具有对周边人员的高度影响性与危险性。

项目描述:项目是一团呈圆柱状的血肉,但它的组织不符合任何已知生物。在项目侧面处具有众多小孔,目前确信这些小孔不间断地释放出辐射与未辨别气体。靠近项目附近的人员报告会嗅到强烈的血腥味,自身感到逐步增强的疼痛感。

当人员位于项目附近一定时间后(目前记录到的最高峰值是四个小时),人员的身体结构将出现剧烈变化:五官除嘴外消失;身穿衣物开始自燃;通体裸露后呈雪白色,且极其瘦弱,身高迅速上升;全身任意部分可以随意生长出尖爪;拥有再生性质。

由于此时的人员开始对我们展现出敌意与掠食性,推断其已不再具有人类意识。

目前收容细节:[N/A]。相关研究欠缺,正在由Scott向伊比利亚总督区收容室运输。

报告:项目发现自葡萄牙东北部一个超自然部落。在此之前周边村落报告称时常有人在靠近该部落时失踪,且在其中目击到“很高的白色怪物”。同时,相关信息表明该部落不间断地购入大量酒精、肉类以及牲畜,也有庞大的人口贩卖市场。

我们派出了一支潜伏的小队,陆续的情报表明:这个村子最初的一辈人曾受到一个人传教——信仰血肉。而那个人被描述成“那人在第一次我们见到他外貌是个年轻的白人男子后,后来我们见到他,看到的只能是一团模糊。”

村子确实见到了一群和报告相符的白色怪物,跟项目导致变异后的样子差不多但更怪异点——身上充满了红色的鬼画符。除此之外,还有些令人呕吐的血祭和老得吓人的家伙。

不久我们便和小队失去了联系,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项目是Mike带回来的,他根本就是爬着过来的,我们见到他时,他已经没有了四肢,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黑红色的搏动肉瘤,剩余的身体部分扎满了白色的尖锐血肉组织。他不能说话——他的脖子那块被削去了一大块,血管和脊椎就裸露在那块。

最后他还给了张照片,然后用残缺的身体向我们做了个肢体暗语,表明他被异常影响需要被击毙。在那张照片上是其余的小队成员——做成的一个车轮一样的玩意以及永远不离身的血红色鬼画符。

特工开始播放视频记录:最初的十八分钟的画面均为一座村落发生严重的火灾,其中可见一些持枪人员与未知异常实体正在针对村民进行屠杀。在第十九分钟时,画面出现剧烈旋转与模糊,随后画面中心出现一个没有绿色的人形实体(因潜在的信息危害而被标记)。此后除拍摄到部分飞溅的血液外,画面持续拍摄火灾及屠杀现象直至录像结束。

特工继续向深处进发,环境温度逐步上升。约三分钟后抵达走廊尽头,进入唯一一扇敞开的大门,其上仍被标记有「反常部」。

大门通向的房间是一间收容室,但关押异常的部分所属出口是敞开的。两侧仍然有其他走廊,但其入口遭到异常锁死,无破坏痕迹。

特工再次走回最初入口处,目光滞留在透窗一段时间后,表现出极度慌乱地打开大门迅速向走廊出口移动。画面随后出现剧烈抖动。

(重物碰撞声)、(撕裂声)、(哀嚎声)

画面回归。特工被发现下半身失去,正半躺于地面,用上肢不断将身体向后移动,目光维持在前方。一分钟后接近出口。

画面全屏无端显示绿色。走廊外安保人员报告称受到未知来源地袭击,被击倒于地面后只能观察到一片绿色。一分钟后恢复正常,但走廊大门再次锁死。

ren

此时对走廊大门的拍摄。

[未知声音]:Mulhausen和他的同僚,因他们所干的事。

(撞击声)

特工的定位设备表明其所处的位置深度正在断崖式下跌,在十五分钟后固定为-1986369千米,尚未合理解释如何到达该数据。

[未知声音]:烂在地狱里。

特工所备的录像设备重启,所处环境温度达到107摄氏度,前方具有由失去头部与手部的高度烧伤腐烂尸体构成的集群,正在向特工方向靠近。

录像设备随后被击飞,特工的随身设备显示身体状态保持于濒死。在电池电量耗尽前,其记录到不断重复的撕裂声、枪声、烧灼声以及极其微弱的哀嚎声。同时逐步远离,愈发洪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