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73
评分: +7+x

项目编号:SCP-CN-77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CN-773将被视作一种认知危害,并适用标准反模因程序。除非项目主管批准,不允许基金会人员接触SCP-CN-773;任何意外暴露于其中的人员将接受隔离,并由作为掌握者的D级人员监听其是否感染,确认后将被适用B级记忆删除。

当前共有5名D级人员感染SCP-CN-773作为掌握者收容。这些掌握者将被配上口部束缚装置使其失去发声能力。上述措施适用于其他新发现的SCP-CN-773掌握者。

如果出现尚未被收容的SCP-CN-773掌握者,前去进行收容的外勤人员必须佩戴隔音设备并配备加固防护装备。

描述:SCP-CN-773是一种模因异常,表现为一种带有异常性质的语言能力。SCP-CN-773的掌握者将能够在使用某种为其已掌握的语言说话时表达出某些以该种语言通常无法直接表述的内容,一般而言是标点符号。当SCP-CN-773掌握者使用这种能力说话时,所有听到该语言的人均表示他们清楚地在这段表述中“听到”了“。”、“,”等标点符号。较熟练地掌握后,异常表达可以扩展到一些以日常语言无法描述的事物,如在不借助拟声、比喻之下直接说出“钢琴的声音”。而在某些特殊个例中掌握者被记录到能使用SCP-CN-773表达更为复杂的指代,并可能产生其他异常效果(见附录)。

SCP-CN-773这种异常的表达方式超出了常规的人类语言处理能力。可以确认的是所有的听者都无比确定他们以听觉形式感知到了“。”这样的图像信息,也就是说这种异常能力似乎能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人类视觉和听觉的通感现象;此外所有的听者都肯定在SCP-CN-773说出这种异常表述时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并没有变化(例如,使用中文说话的掌握者在异常表述出标点符号时,听者都认为这个对标点符号的异常表述“属于中文”),但至今无人能使用正常语言复述此种异常表述,也无法以正常语言具体重现这种表述的发音;要复述此种异常表述,迄今为止唯一的方法就是使用SCP-CN-773。

然而,使用本身患有该类通感症的人员测试却显示这种异常性质可能并非单纯的引发通感:人员描述称通过SCP-CN-773的异常表达传递的信息在被感知时与非异常的人类通感完全不同且更为复杂,期间在声音/图像外还感受到了类似其他形式感官,如触觉所带来的感知经历“从声音中被感受到”,此外还有一部份感知经历完全与常规的人类五感不符,难以具体描述。

SCP-CN-773的传播基本是依靠上述异常表述进行,在听觉形式接收这种异常表述达到一定程度的人员会逐渐开始表现出能这种能力,整个过程与学习一种新的语言十分相似。然而大部分人员均会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严重的语言能力混乱症状,只有约10%的人能在受到SCP-CN-773影响后正常语言,但即使是这类对象也无法控制在日常语言中不使用SCP-CN-733表达标点符号。迄今为止仅有█人被记录到能完全控制SCP-CN-773的使用。使用专门针对语言能力进行的A级记忆删除可以消除SCP-CN-773的影响。

附录:SCP-CN-733发现相关记录
于19██年,成立之初的基金会中国分部成员[需授权]在与尚未解体的中华异学会接触时发现了已知SCP-CN-733最初使用者之一,当时的异学会高级成员███。███与[需授权]最初是因异学会并入基金会中国分部事务而发生接触,但在对此人的进一步背景调查中,基金会发现了他极有可能与某些当时尚不清楚的疑似同行组织有密切联系。出于安全考虑,[需授权]出面对███进行调查。

前言:███名义上是[资料删除]政府的███官员,负责文化事务。当时他正在负责参与西方标点符号推广政令的制定。

███:叫我来这里如此着急,看来你们兴许有什么急事。
[需授权]:请坐。███先生,中华异学会和基金会的联合订约已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等道理您是明白的。
███:应然如此。
[需授权]:既然已有联合之约,双方自当坦诚相待,您觉得是否妥当?
███:是这样。
[需授权]:那我就有点不明白了。基金会对异学会已然无所保留,可您却好像….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都是些我个人的陈年旧事,不足为外人道。
[需授权]:您这可就不够坦荡了。作为和基金会[需授权]事务的全权代表,您却在这种重要事情上有所保留,实在不太“妥当”。
███:[沉默数秒]那都是过去了。在进入异学会的时候就已经是过去了。
[采访部分内容涉及机密,需授权]
[需授权]:进步青年和昔日恩师恩断义绝….时局如此,实难避免。很抱歉让你想起这种事。
███:没什么。在那之后,我就正式加入了异学会。那里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我早就不是[资料删除]了。
[需授权]:那么那些[资料删除]的门徒为什么…
███:也许是觉得有辱师门,也许是觉得我还能浪子回头吧。毕竟,我曾经是唯一的入室弟子。
[需授权]:究竟是什么样的秘传,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还念念不忘?
███:大音希声。
[需授权]:大象无形。听着很像某种古代功法,不过就是浅薄如我,也知道道家和他们还是很有差别的。
███:以葬殇阳。
[需授权]:什….请再说一遍?
███:这确实是秘传,但不是什么功法。“大音希声,以葬殇阳。”这就是秘传。[需授权]的全部秘传。
[需授权]:具体的含义?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等道理您也应该明白。如是我闻,如是我知。再无保留。
[需授权]:看来是这样。
███:事已至此,还有其他要问的么?
[需授权]:等等,你刚刚….说了什么?
███:还有其他要问的么?
[需授权]:还有很多很多要问的。您最近是在负责西国标点之事吧?
███:是的。怎么了?
[需授权]:也许你的秘传….出问题了。

结语:███很快意识到他失去了对SCP-CN-733的正常使用能力,并在与[需授权]的对话中表述了标点符号,从而暴露了SCP-CN-733。由于这一严重的失信问题,██不再代表异学会承担基金会商议事务,并在事后不久被基金会收容。[需授权]在上述事件中暴露于SCP-CN-733之下,这在后来导致了他[资料删除]

对这次意外,有理论猜测SCP-CN-733极有可能是针对没有标点符号、仅有句读的古代中文被创制,而外来标点符号的引入使得SCP-CN-733受到了干扰而无法正常运行。而这也就意味着在现代中文已经普及标点符号的情况下,要稳定使用SCP-CN-733已经不再可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