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90
评分: +70+x

您正在查看本文档的最新版本<2025.5.30>

项目编号:SCP-CN-790 3/Maxwellism级
项目等级:Euclid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CN-790-1的检测及反制程序已植入各大杀毒软件。SCP-CN-790-1及SCP-CN-790-2-A~SCP-CN-790-2-J目前被收容于Site-CN-34的一CNX3制式计算机内。该计算机的所有联网或连接储存设备的接口已被去除。计算机的存储设备通过特殊手段固定,任何拆除尝试都将直接导致设备失效及其收容项目的无效化。

描述:SCP-CN-790为一大小自██KB至██MB不定的异常程序。该程序可运行于Windows,Max,Linux等主流个人电脑操作系统以及Android,IOS,WindowsPhone等主流移动设备操作系统。运行项目后,设备将于自身的隐蔽位置产生一组奇术设备。

产生的设备一般包括以下部件:

  • 三个32Kp的奇术电容。
  • 一个GRT-2门径-重组-传送类法阵,可将人类个体数据化。
  • 一个CCE控制-流量-EVE类法阵,用于充当EVE滤波器。
  • 一个奇术运算核心。

SCP-CN-790-1为一异常AI。项目具有在任意两台具有数据连接的电子设备之间移动的能力,这一过程是在瞬间完成的,且无法被阻止。SCP-CN-790-1起源于一人类意识,其信息详见附录CN-790-3。尤其应当留意的是,项目具有一定的麦克斯韦宗教徒背景及丰富的数据层相关知识。鉴于项目在目前收容状态下的温和性质,必要时可以向其进行咨询。SCP-CN-790-1具有复制,传播和触发SCP-790的能力。

SCP-CN-790-1发动奇术后,设备操作者的肉体将被消灭。其意识将被转化为一人工智能。被转化的人类被编号为SCP-CN-790-2。目前已有10只SCP-CN-790-2被收容,依次被标注为-A至-J。SCP-CN-790-2具有与-1相同的异常移动能力,除此外的更多异常性质尚未被发现。

SCP-CN-790-1具有对SCP-CN-790-2的完全控制与记忆读写权限。SCP-CN-790-1于每日凌晨将对SCP-CN-790-2的记忆与人格文件进行备份;备份将在30天后被删除。与SCP-CN-790协同开发人工智能的提案正在审批中已被废弃。

收容记录:对SCP-CN-790-1的分析表明项目可能原为人类,且为数据层核心用户。项目的所有受害者均来自于麦克斯韦宗原“Cosm0s”工程小组。基金会对数据层进行了广泛排查,并对小组未受害成员Tigeris2823进行了监控。详细内容请见过往档案。

对账号“Tigeris2823”的监控表明其于█月█日于杭州节点成功连接至数据层,对登陆的拦截并未成功。由于项目很快进入了数据层深层,对其的直接追踪以失败告终。具有植入物的特工被要求参与搜查。当日,研究员Silverice及其助手Infas于数据层成功接触SCP-CN-790-1。由于通讯受阻,任务由二人自主进行。


附录790-1
数据层记录/DCLS-3382A32
初次接触


执行人员:研究员SilverIce,助理Infas。

任务概述:观察异常性质或直接进行初次收容。

备注:由于数据层深层与外部不稳定的数据连接,本记录中,指挥部对行动的指示尝试均失败。

备注:以绿色标注的通讯记录为内部思维通讯,音频内可能不包括相关记录。

说明:“Wheatly”为Infas所使用的数据层虚拟形象。该形象为非人形,为一个银色的铁球,具有一只蓝色独眼。一般悬浮于空中。

说明:“RX-79'铁球'”为Infas所使用的数据层战斗用虚拟形象。该形象为非人形,为一个银色的铁球,具有一只绿色独眼与两只机械爪,顶部与侧面可以安装武器。一般悬浮于空中。

说明:SilverIce所使用的虚拟形象与其在现实形象类似。

<记录开始>


Silver:检查。

Infas:检查。

Silver:好的…这里是Silver小组,我们正在进行的是对SCP-CN-790潜在个体的追踪行动。我们目前在杭州的密码城三层。<调整镜头方向,画面内出现一幢别墅>我们在此处发现了Tigeris的异常数据连接…然而三分钟前这栋楼还不在这。Infas,通讯恢复了吗?

Infas:呃…抱歉,还是不行。我无法建立与外部的稳定连接…强行连的话我脑子可能会直接烧掉…不过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还能看到这边的图像。

Silver:嗯…错过这次机会我不清楚是否还能再次捕获项目。虽然成功突破或潜入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不应错过这次机会。我会等待5分钟,如果不批准请直接唤醒我们。新增的植入物模块应该可以帮助我们在暴露的情况下亦能全身而退。

<指挥部同意了本次行动并尝试向小队的植入物传递信息,但未能成功发送。5分钟后,小队开始行动。>

Infas:时间到。该走了。

<SilverIce将具现化了一把大剑和一把手枪并收纳于披风中。Infas将虚拟形象替换为"RX-79铁球"并展开主炮。两人启用隐形模式并开始向别墅靠近。>

Silver:希望它的防火墙和看上去的一样薄…

<两人翻越围墙,在Infas落地时警报响起。>

Infas:哦,草。

Silver:啊,果然不能期望在第二层遇到什么脆皮啊…

<3名确认为SCP-CN-790-2的人形个体进入视野内。对象抽出枪形物并开始瞄准二人。二人的隐形被自动解除。>

Infas:呃…所以把枪放下?你看你用枪打个钢蛋蛋大概也不会有什——

<枪声>

<Infas虚拟形象的顶部炮管被折断>

Infas:喔,喔喔喔…我错了…

SCP-CN-790-2-B:放下武器。

<Silver示意Infas解除武装,Infas撤去了其机炮和加农等设备并将虚拟形象还原为"Wheatly",Silver将风衣内部的大剑撤去,但保留了其手枪。>

SCP-CN-790-2-A:那把也是。

Silver:不好意思,疏忽了。

<Silver解除了其最后的手枪并将强制断线界面单向可视化。1>

SCP-CN-790-2-B:谢谢配合啦。我们同样找你们很久了,Tigeris一直想和你们见见。你知道的,在第二层找人从来就不是件方便事。不过,下次要进门最好按门铃喔。

Infas:谈谈…为什么?

SCP-CN-790-2-B:我吉良吉…呃,不,我们只想过安稳日子而已。Tigeris在最里面的房间,你们自己进去吧。

Infas:Tigeris…?

Infas:<私人讯息—>Silver>要逃吗?

Silver:<私人讯息—>Infas>!嗯…我觉得可能有进展了,不过还是随时准备弹出吧((

<Silver与Infas往房屋深处走去,通过一处走廊。走廊内部贴有多张游戏海报。>

Infas:嗯?Letters的游戏?这个海报是…

Silver:几年前在数据层很火的一款角色扮演游戏,好像叫 ████████。

Infas:喔…巧了。我原先就负责他们的项目,具体是哪个工作室的?

Silver:不知道诶。这款游戏吸引了很多新信徒。而且…<停顿,望向-2>他们几个的穿着和这栋建筑的外观都和游戏内的风格很像。

Infas:那…这游戏后来呢?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

Silver:开发者在两年前放弃了这个游戏。他们宣称要用别的方法来重置现实而不是在数据层里。

Infas:重建现实,两年前…哦,擦…

Silver:你明白什么了吗?

Infas:呃,我原先的小组大概接手过这个工作室的项目…出去再说吧,和我们现在正在应付的玩意关系不大。

Infas:我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愿意把这么多人一起砍了来陪他一起当死宅的家伙绝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哪里有问题。

<两人抵达走廊尽头,SCP-CN-790-2-F与-E将其引导进入房间。SCP-CN-790-1背对门口并在坐在屋内一茶几边,似乎在使用Nintendo Switch,同时正在食用桌上的牛肉干。SCP-CN-790-1的虚拟形象确认与其生前外貌相同。>

SCP-CN-790-1:哦…哦哦,基金会的?欸…啊啊!不好意思我收拾下…

<SCP-CN-790-1打了个响指,建筑物四壁消失并重新组合为一会议室。Infas左侧墙壁被替换为一玻璃幕落地窗。两人的座位被替换为办公椅。SCP-CN-790-1穿着被替换为西装。其发型亦发生了细微调整。>。

Infas:<私人讯息—>Silver>卧槽。比想象中厉害了点…

Silver:<私人讯息—>Infas>!的确有点

Infas:<私人讯息—>Silver>不过这种技术也拿出来特意显摆一下是不是…

Silver:<私人讯息—>Infas>!再怎么说也打破了隐形而且还是能全天泡在数据层的大佬,还是小心为妙吧((

SCP-CN-790-1:呃…呃,欢迎。首先我要为特工William的阵亡表示哀悼…当时没发现是基金会的特工所以,呃…

SCP-CN-790-1:呃…总之对不起。

Infas:你把他转化成了和外面那几个家伙一样的玩意吧?现在他在哪?那几个平民呢?

SCP-CN-790-1:你知道的,我们这里的储存空间…相当有限,所以,呃,不好意思。

Silver:所以你杀了他?读取记忆之后,杀了他?

SCP-CN-790-1:我更加愿意用数据删除这个词,就像你们在文档里做的一样。

Infas:你特m…<压低声音>

<SilverIce将强制弹出界面放大并置于手边>

Silver:<私人讯息—>Infas>…这家伙不正常,随时准备脱离(

Silver:所以…之前你的朋友们提到说你们也不想被追着到处跑。你们想谈谈,对吗?

SCP-CN-790-1:是,我们需要,嗯,谈判一下。放心好了,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也没办法定位你们究竟从哪里登陆…呃,我也知道有人在看着。

Silver:我很高兴我们能有机会聊,但是你明白,做决定的不会是我们。

Infas:<私人讯息—>Silver>我找到连接方式了…应该很快可以连接指挥部。不要告诉他。

SCP-CN-790-1:啊,没事…本来之后就肯定会再见…呃…但是…先从哪里谈起呢…

Silver:先从你的能力谈起吧。你究竟是怎么使人消失的?

SCP-CN-790-1:呃…那会是个很长的故事。

<指挥部加入通讯>


<记录结束>


Site-CN-34驻站工程师于此时成功恢复与小组之间的通讯。但由于在数据层存在的潜在监听风险,指挥部放弃了除基本指示和情报支援外的更多沟通。研究员Bread被要求远程加入行动以提供“Letters娱乐”相关信息。小队被要求对项目保密数据通路恢复的状况。

附录790-2
数据层记录/DCLS-3382A33
自述


执行人员:研究员SilverIce,助理Infas,研究员Bread(远程支持)

任务概述:采访项目,推测其异常性质。

<记录开始>


<由于指挥部的接入,记录被分割保存。>

Bread:<小组频道>啊,我来了。

Infas:<小组频道>啊,又见面了。

Silver:<小组频道>!谢谢支援((

SCP-CN-790-1:嗯…你们喝茶吗?

Silver:谢谢,不必了。

SCP-CN-790-1:呃…好吧。

<SCP-CN-790-1调出面板并进行操作,一只盛放着推测为红茶的液体的马克杯出现于其面前。SCP-CN-790-1饮用后将杯子放下。>

SCP-CN-790-1:既然找得到数据层这,呃,想必你们对我的现实身份已经了如指掌了。嘛,毕竟中国的数据层几乎都在基金会掌控之中啊…呃,离题了。

SCP-CN-790-1:第一点,我现在到底是以什么形态存在着?我不太清楚。也许是数据,也许是人工智能或者是什么别的也说不准。

Silver:你现在的感受和活着时连接的感受有区别吗?

SCP-CN-790-1:唔…

<SCP-CN-790-1将左手放于桌上,右手调用面板并具现化了一把水果刀。>

<Infas向强制弹出界面伸出食指>

Infas:你..要做什么?

SCP-CN-790-1:表演杂技。

<SCP-CN-790-1将刀于其指缝间快速插拔>

SCP-CN-790-1:每一个动作都可以无比精准。我能感到周围的每一处空气流动…也能看清你们脸上到底有多少毛孔。我不再连接到数据层,我直接活在这里。

Silver:<小组频道>!项目大概直接停留在数据层服务器中(

Infas:<小组频道>但该死,这种服务器能找着才有鬼啊。

SCP-CN-790-1:当我居于其他设备中的时候感受则有些微妙…我无法描述,但至少那和活着有很大的区别。大多时候我的眼前只有桌面,但操作的时候我似乎并不需要控制鼠标去互动。

Silver:那…你是如何创建奇术的呢?

SCP-CN-790-1:<作出嘘声手势>呃,这是,商业机密。Letters的那帮有志青年花了不少才把这个技术买走。

Bread:<小组频道>我想他说的就是CN795。简而言之,Letters的一家工作室利用了把人类数据化的技术将一群沉迷玩家变成了AI。

SCP-CN-790-1:当有人坐在我所处的设备周围时,我可以把他变成我的同类…具体感受,呃,像是我冲出了屏幕抱住他,然后把他拖了进去。

Infas:他们对你没有敌意吗?

SCP-CN-790-1:起初当然会有。不过我们原本就是,呃,朋友。嘛。CosM0s,你们肯定知道我的小组吧?喏,他们原本就都是我的伙伴,现在还都是。<望向门口>

Infas:你是说你把别人强行拖到数据层让他们失去肉身…而他们都没往你脸上来一拳,你们就接着他<停顿>,继续做朋友了?

SCP-CN-790-1:呃,可能的确还需要一点,呃,努力。我在他们的脑后看得到一块面板,大概就像平时用的,呃,AI操作界面一样,记忆逻辑之类的,呃,都能做一些微调。当然,也可以直接整个删掉。

Infas:草。

SCP-CN-790-1:我觉得我已经说得够多了。现在来谈谈我的,呃,要求吧。

SCP-CN-790-1:第一,我需要一个你们的标配服务器机房。连不联网我无所谓。

Infas:虽然没问过指挥部,但我觉得完全没问题。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标配是什…哦,草,William…

SCP-CN-790-1:呃,我还挺感谢他的,至少他让我对基金会有了点了解。你们挺不错的,哈哈。

Silver:你的其他要求还有什么呢?

SCP-CN-790-1:我需要一个人。他的ID是Markdown。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这个家伙…他的一切就像是消失了一样。至于另一个,那个叛徒,我也不指望你们去杀了他。

Infas:为什么需要这个人?

SCP-CN-790-1:呃,我们小组就缺他一个了。

Infas:指挥部应该会考虑这个。说到底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为什么要抓着以前的朋友不放?你…在一般意义上谋杀了他们。<停顿>呃,呃,虽然在现在看来他们还挺好的。

SCP-CN-790-1:嗯…<思考>

Bread:<小组频道>Infas,指挥部认为你不应该继续干涉。除非项目愿意进行话题,不要继续提问。小队,请你们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后离开数据层,进一步的接触可能造成其精神状况的不稳定,而那很危险。

Infas:<小组频道>明白…我大概说错话了。

Silver:<小组频道>明白。

SCP-CN-790-1:呃…你们知道我是怎么在一般意义上死掉的吗?我查了下警方的数据库,发现他们大概,呃,不知道。因为在找到我尸体的时候貌似已经烂了。

SCP-CN-790-1:那时候我只是试图换个灯泡,因为每次半夜十二点起来找泡面吃的时候没灯容易烫到手。我找了把椅子踮起来。然后它的脚断了。

SCP-CN-790-1:我摔到地上然后貌似敲到了后脑勺。我动不了了。植入物似乎也坏了,启动不了。

SCP-CN-790-1:然后就过了很多天。最后挂了。呃,感觉有点丢人。

Infas:孤独死吗…

SCP-CN-790-1:从你们完成清洗的那天,我便一直都只是一个人。

SCP-CN-790-1:是,大家都把数据层当作游戏随便闹闹。但对于我而言并非如此。

SCP-CN-790-1:这里是我的现实。我的生活,我的朋友,我的事业,都他妈在这里而你们,而你们他妈的毁了一切。是的,我非常希望现在把你们统统他妈的拖进来删了,但很显然,我会比你们更有底线一些。

SCP-CN-790-1:在清洗之后,尽管留下的大多人或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忠诚,但我们无法再互相信任。因为谁都不知道连接着的对方是不是像你们一样混进来的基金会走狗。尤其是你,Silver。

Silver:我?

SCP-CN-790-1:<停顿>算了。

<沉默>

SCP-CN-790-1:我们再次破碎。也许我的某个部位正嚎叫着复仇,但我现在…只是想回去而已。我只想回去。我有了能实现这一切的能力。

SCP-CN-790-1:而我,不希望,少掉任何一个人。

Bread:<小组频道>你们最好现在撤离。

Silver:<小组频道>明白。

Infas:我明白了…基金会会考虑你们的要求。社会工程学部或许可以找到这个人。

SCP-CN-790-1:<笑声>考虑?你还没有理解吗?

SCP-CN-790-1:我现在就可以移动到你们站点主管的电脑里把她拖进来喔?或者我去趟Site-CN-34?或者91?

Infas:<轻声>妈的。

SCP-CN-790-1:慢走。2天后我依然在这里。

<两人移动至建筑物门口,调用面板准备离开。>

<Infas断线,Silver在点击前停留并回头。>

Silver:不管怎样,我很抱歉。


<记录结束>

行动结束当日,伦理委员会同意了通过███“Markdown”的损失以确保项目的成功收容。人员重新接受了植入物手术与相关训练。

同日,Site-CN-01主管的计算机桌面底部被发现添加了如下字样。

摸摸头,这就走。你们的防御还比不上在屏幕外面套三层厕纸呢。后天开始注意安全少用电脑哦,主管。

——Tigeris2823,也即基金会的贴心朋友SCP-CN-790-1

中国分部所有通用3级及以上权限人员的通讯设备被立刻暂时回收,取而代之的,大量的安保储备人员被作为通讯兵派遣至各站点。除网络监控和网络异常相关站点外的站点数据连接被暂时停止使用,站点SRA以最大功率运行,奇术师小组被要求待命。

附录790-3
会议记录CNMF2025-31223-3212


与会人员:O5-9,O5-10,O5-11,O5-8,信息安全部主管Raven•███,奇术部负责人J████,麦克斯韦宗对策小组组长███,Letters对策小组成员Bread,AIAD代表Alexandra.aic(旁听)。

备注:本次记录由基金会1970制式录音机进行记录。所有的语音由人员后续手动抄录。

<记录开始>

<无关记录已略去>


O5-8:汇报情况。从信息安全部开始。

Raven:好的。对███和线人PP19所持设备的还原和检测显示其中确实存在SCP-CN-790-1所产生的奇术组件。PP19的手机姑且不论,各位应该知道3级以上人员的设备会在每日至少检查两次,硬件和软件均会被扫描。而上一次的检测中不存在这些组件。此外…

O5-8:抱歉,但直接汇报结论吧。

Raven:至少以我们目前的常规技术手段…这些无法在设备层面上被阻止。我提议使用SCP-███,SCP-███,SCP-███以进行反制程序的开发。但我们无法确保效果…而且在开发的过程中,我们将直接暴露于790之中。无需远程支持的收容措施已经进入了单机运转模式,但剩余的项目…<展开纸张声><分发资料声>有这么多无法解决。

O5-8:批准进行反制程序开发,无法单机化运行的项目…<查看资料>啧。派发三倍人力至这些项目中。J████,奇术小组的意见呢?

J████:呃…好的。在SCP-CN-795无效化后我们已对这一奇术有了个人用的反制设备。但是目前的产能…我们只能在约定日期前完成大约███条的生产。我们联系了GOC方,但对方表示将优先保护其人员。当然,反制设备无法压制项目在各个设备之间乱窜的情况。

O5-8:继续生产。

O5-10:项目对基金会中国分部具有敌意而非基金会的整个组织,且在当前情况下项目无法被稳定反制。我提议将部分中国高危害项目暂时移交至基金会-联盟共同管理之下或是移交至总部。

<O5-8,O5-9,O5-10,O5-11举手示意,提案被通过。>

O5-8:提案通过。接下来决定收容方向。████,进行汇报。

████:好的。项目目前展现了一定的反追踪能力与数据层战斗能力,定位项目的尝试目前均失败…

Raven:这家伙在数据层两天没动你们就连服务器都没定位到?

████:抱歉但…是的。我们正在逐个排查…

Raven:你们到底能控制多少深层服务器?他妈的清洗几次连号称归自家管的数据层到底有有多大都没摸清楚?<拍桌巨响>说到底为什么麦宗对策组要和网络安全部分开运行?如果我们有介入就他妈绝对不会逼着所有基金会员工都——

O5-8:安静。继续汇报。

████:虽然无法完全掌握项目的位置,但初步判断,项目似乎只能同时存在于单个设备中。项目的行为比起入侵更类似于将自身转移至目标设备中并取得其完全控制权限,故项目实际的损害能力极为有限…

████:但鉴于项目的高转移速度,若放任SCP-CN-790-1成功达成目的…它存在逃脱的可能,这将导致收容的直接失败。

████:我提议使用更为激进的收容策略。KP-40“精灵球”已经开始测试…如果一切正常,我们有信心定位项目。但首先,我们需要拖延时间。

J████:伦理委员会同意了牺牲Markdown。这或许能成为一个突破口。

J████:我们或许可以尝试让Markdown进入数据层与SCP-CN-790-1直接进行交涉…以确认身份为借口。Markdown的记忆并未被彻底清除,但被大规模的替换和伪造了。但即便如此,记忆的主体框架和诸多细节都是真实的。他们会相认的——虽然那需要一点时间。

████:好主意。

O5-8:看来已经有所结果了。████,完成任务提案,一小时后提交。准备开始行动吧。


<记录结束>

当日,在O5-8的监督下,基金会中国分部完成了重要项目的转移和移交。

次日,SilverIce,Infas带领Markdown进入数据层。MTF-Kappa-10“天网”部分成员,MTF-戊卯-6“攻略组“部分成员组成攻击小组以提供掩护和必要的支援。中国分部麦克斯韦宗对策小组全权负责了本次行动的指挥。

附录790-4
数据层记录/DCLS-3382BSD3
交锋


行动人员:SilverIce,Infas,Markdown,MTF-Kappa-10“天网”部分成员,MTF-戊卯-6“攻略组“部分成员。

备注:以蓝色标注的通讯记录为内部思维通讯,音频内可能不包括相关记录。

<记录开始>

<无关记录已略去>


Silver:<小组频道>检查。

Infas:<小组频道>检查。

Markdown:<小组频道>检查。

Alexendra.aic:<小组频道>检查。

指挥中心:<小组频道>收到,通讯状态良好。你们可以准备进入了。

Markdown:<喘气>

Infas:没事的,第一次出外勤是会比较紧张…我原先还是文职人员呢。

Silver:嗯,他第一次外勤就撞上K级也是挺恐怖的啦…不过,会没事的。

Markdown:嗯…谢谢。

<小组进入别墅>

<建筑物没有其他实体>

<SCP-CN-790-1坐在沙发上,似乎正在饮用茶水。>

Infas:<小组频道>开始锁定。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稍等…好的,锁定成功。开始吧,小队。注意不要离他超过15米。

<小组靠近>

SCP-CN-790-1:哟,你们来了啊…这位是…<停顿>

Silver:嗯…我们尽力了。这是我们比对到与Markdown最相近的人了。这里是他的个人档案 ,需不需要…

SCP-CN-790-1:不必了。不需要确认。毫无疑问就是他。

Silver:但是我们还没有完成所有的比对…

SCP-CN-790-1:Markdown?好久不见?

Markdown:哈…蛤?

Infas:<小组频道>这他妈和计划好的不一样。精灵球呢?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已经开始预热了,但我无法预估他们要做什么…攻击小组,预热你们的武器,我们至少需要留下两人中的一个。

<SCP-CN-790-1沉默,开始操作界面。>

<一枚20面体于空中出现,SCP-CN-790-1从其上抽出一条数据线。>

<Markdown颤抖并退后,SCP-CN-790-1生成了一把椅子并将Markdown的虚拟形象固定于其上,并在他的脑后连接了数据线。>

Markdown:<惨叫>Silver!这…这是什么?Infas!

Markdown:放开我…<昏厥>

Silver:这是…等等,记忆存储…

SCP-CN-790-1:Markdown的痕迹在外网和浅层数据层中一点不剩。除了基金会,我想不到还有任何组织,能他妈地做到这一点。

SCP-CN-790-1:你们显然对他动手了。你们…究竟都对他的记忆做了什么?

SCP-CN-790-1:不要紧了。他们的虚拟形象化成灰我都认识…<注视Markdown>不重要了。很快就能都记起来了。现在要做的是…把他彻底地带到这里来。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他要去现实里回收Markdown了,我能看到数据流动,拦住他——

<枪声>

<着弹声,确认为狙击手小组开火后未能命中项目。>

<Infas冲上前去扑倒Markdown并将数据线拔出,将其推至后方,Silver具现化了其手枪并瞄准SCP-CN-790-1。>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我看到他的情绪反应正在异常提升…我想…他现在很火大。

Silver:<小组频道>!放心好了,我们应该做得到((((吧

Silver:<低声对昏厥中的Markdown>抱歉。真的…抱歉。

<Silver将手枪抵于Markdown太阳穴处>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嗯…我想他大概更火大了。“精灵球”还在准备…

Infas:<小组频道>我靠,还要多少时间给个准啊…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呃,但精灵球并没有进度条之类的东西…不论如何,20分钟之内应该可以完成。

Infas:<小组频道>草。

Infas: <瞄准CN-790-1>我们还没有谈呢…关于…收容<重读>你的相关问题呢,790。

Infas:你说这不是谈判…但基金会并非无牌可打。看到那个弹孔了吗?你肯定明白外面有多少把枪盯着这个地方。其中有一半瞄着你…还有一半…嗯,你知道的。

Infas:即使你确实能在数据层里一口气救下Markdown…但在现实中呢?

Infas:真当我们他妈是白痴吗?你的好朋友们也是收容对象来着呢…<环顾四周><轻笑>而现在…他们人呢?

Infas:不要耍什么小聪明,790。为了我们彼此都好。没人愿意听到第二声枪响。

SCP-CN-790-1:<轻声>擦。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漂亮。

Infas:<小组频道>草,找个谈判专家来,我应付不来这个…

Silver:<小组频道>…我可以把枪移开吗 我…做不来这个(((

Infas:<小组频道>先别…如果不行,换我吧…

SCP-CN-790-1:<迟疑><闭眼><举起双手>好吧基金会…投降,我投降…擦…

Infas:明智的选择。先坐下吧…让我们慢慢<被打断>

<爆破声>

<空间被撕裂,SCP-CN-790-2-A~SCP-CN-790-2-I从裂缝中持枪出现并释放闪光弹>

SCP-CN-790-1:<大吼>蠢货我他妈让你们别到这里来…别来啊!

SCP-CN-790-2-C:<扶起SCP-CN-790-1并后撤>抱歉,我们做不到…我们不能失去你。但我们会试试把他也带回来…<大喊>把Markdown拉回来!<低声对Tigeris>我们会帮你争取时间…把Markdown带回来,我们会帮你争取时间。

<基金会攻击小组破窗而入,击倒数名SCP-CN-790-2但并未将其击杀。>

<攻击小组准备将仍然昏迷的Markdown带离现场>

SCP-CN-790-2-D:怎么会…让你得逞!<释放手榴弹>

<手榴弹爆炸并于空间中产生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类图像>


<记录程序终止运行>

<记录结束>


附录790-5
数据层记录/DCLS-CPPSD009302-aic
收容


行动人员:SilverIce,Infas,Markdown,MTF-Kappa-10“天网”部分成员,MTF-戊卯-6“攻略组“部分成员。

备注:以蓝色标注的通讯记录为内部思维通讯,音频内可能不包括相关记录。

备注:由于遭到攻击,Infas的个人记录系统损坏,本记录来自Alexandra.aic。该段记录从上一附录的末尾处开始截取。

<记录开始>

<无关记录已略去>


<基金会成员受到未知程序攻击并失去了对其虚拟形象的控制能力,除Alexandra.aic外的小组成员均倒地并抽搐。>

Infas:这…

SCP-CN-790-2-C:呵。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我在想办法恢复你们的程序但是…你们的系统为什么都不一样啊啊!!各自也都想想办法!!动起来!!动起来!!精灵球应该快准备就绪了!!

Infas:<小组频道>我们…也得…找得出办法啊。

<SCP-CN-790-2-D与SCP-CN-790-2-C朝门外移动,试图搬运昏倒的Markdown>

<Silver解除了攻击程序,但未能完全从受控中恢复。Silver摇晃着从地上站起并试图用手枪瞄准SCP-CN-790-2-C>

<SCP-CN-790-2-B以截短霰弹枪顶住Silver的头部>

<Silver试图转身>

Infas:草…

<枪声>

<Silver的虚拟形象倒地并消散>

<Infas恢复了其控制并冲撞SCP-CN-790-2-B,后者闪过了冲撞。>

<枪声,SCP-CN-790-2-B射击Infas但未命中。>

<Infas于一墙角撞停。SCP-CN-790-2-B重新装填弹药并朝Infas靠近。Infas成功恢复武装并射击对方。>

<更多的SCP-CN-790-2-B回头并开始瞄准>

Infas:<小组频道>你们还要多久??卧槽我不能下线啊,精灵球还没准备就绪我跑不了…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稍等啊啊让我把这个修完…

Infas:<小组频道>草…

<空中出现一人形虚拟形象。该形象身高约1.5米,外貌类似Silver的虚拟形象。该人形飞至Infas身边将其抱走。>

<两人于一处墙后落地>

Infas:卧槽,小号Silver?

<Silver加入通讯>

Silver:<小组频道>!是我((

Infas:<小组频道>啊啊,谢天谢地啊我以为要凉了这次…你怎么做到的?

Silver:<小组频道>!在他们干掉我之前下线并换了一个号而已啦((

<掩体墙面突然消失,Silver具现化巨剑作为掩体插至地面上并将Infas移动至身后。>

SCP-CN-790-2-E:躲吧…我们对这座建筑有完全的控制权限。

<Silver与Infas所处房间的天花板落下,地板升起>

SCP-CN-790-2-E:压死你丫的基金会狗。

<Silver与Infas冲出形变房间,但仍然遭到各类地形的阻碍。>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好了!各位都站起来!动动动!他们两个已经快撑不住啦!

<攻击小组成员开始重新逐渐站起并重整队伍。>

<SCP-CN-790-1接触到Markdown的虚拟形象,此时Markdown苏醒。>

Markdown:别…别过来啊!

<Markdown抽枪射击,命中SCP-CN-790-1肩部。>

<Markdown跑开并移动至攻击小组处。>

SCP-CN-790-2-B:Markdown!不,不,不…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精灵球就绪!

Infas:<小组频道>终于…希望你们这东西有点用啊!

<Silver打开Infas虚拟形象的顶盖,取出“精灵球”并将其装填于Infas的主炮中。Infas冲出掩体并瞄准SCP-CN-790-1>

<SCP-CN-790-2开始开火>

<炮声>

<SCP-CN-790-1的虚拟形象开始扭曲和缩小,最终被汇聚于一点,精灵球合起,攻击小组成员将其回收。>

Alexandra.aic:<小组频道>好的好的…让我看看…成了!我们抓到这家伙了,在浙江一个小服务器里躺着呢。干得不错,小组。

<SCP-CN-790-2与攻击小组进行了短暂的交火后失去了战斗意愿,SCP-CN-790-2投降后供认了其本体的储存位置,网络安全小组前往并将其回收。>


<记录结束>

任务结束后,SCP-CN-790-1与SCP-CN-790-2被转移至当前收容措施中。项目起初多次尝试突破收容但均失败。此后,SCP-CN-790-1表现得十分消沉,但最终开始与SCP-CN-790-2于收容措施中重新构建生活环境。

群魔.AIC于收容后完成了对SCP-CN-790-1的资料整理,详见附录CN-790-6。

附录CN-790-6
档案POI-CNSC223991
过往



POI-CNSC223991


%E8%B0%A2%E8%B0%A2%E4%BD%A0

POI-CNSC223991

POI编号:CNSC223991

状态:KSA(死亡,意识推测转化为SCP)

涉及SCP:SCP-CN-790(推测)

涉及其他异常:麦克斯韦教会植入物改造(3型,高度改造)

涉及GOI:GOI-004C(破碎之神教会,麦克斯韦教宗)

潜在异常能力:N/A推测为蓝型

使用姓名:李██

曾用名:N/A

性别:

人种:蒙古人种

民族:汉族

年龄:22(1999.1-2021.?)

性别:

履历:[权限不足]

事件相关描述:对象于2018年1月至2月期间接受植入物改造,其数据层通用ID为“Tigeris2823”(以下简称Tigeris)。在2018年至2019年之间,对象将其大部分父母遗产置换,用于更新和完善其植入物系统。同期,对象从████大学辍学。对象对计算机方面有较高能力,在加入麦克斯韦宗后积极接受其培训并向数据层游戏构建方向进行进一步学习。

2020年,对象加入了数据层工程小组“Cosm0s”,并在数据层高层有大量活动。由于数据层深处的记录无序性,对象在这一时段在工作方面的更多相关信息已不可考。此外,“Cosm0s”小组被观察到积极参与数据层浅层游戏“████████”,为其中的主要攻略战力之一。小组成员的每日平均连接时间超过20小时,推测小组成员均已安装了睡眠辅助植入物。

2023年,“████████”闭服。同期,基金会与GOC对麦克斯韦宗中国分区进行了再次清洗。大量非稳定异常程式和用户被移除和收编。大量麦克斯韦宗成员退出活动,数据层访问量下降约55%。

Cosm0s小组中的12人被基金会逮捕并记忆删除,其中三人,Robiiiiirt,willik,和██“Markdown”加入基金会。

数据层大清洗后,对象并未退出活动。其日常连接时间被确认超过22小时。由于对象不再于数据层浅层出没,有关此时段的对象背景不可查明,但推测对象于此时段学习并掌握了蓝型相关技能。

2023年11月12日,对象从数据层断线。此后的32天内并未再连接。

2023年12月,对象被发现独自死于其出租屋内。由于植入物暴露在外,其遗体被基金会回收。推测正是在这一过程中POI-CNSC223991转化为了SCP-CN-790-1。

同期,账户Tigeris2823被确认到重新连接至数据层,但其活动时间波动开始增大,每日使用时间从0至23小时不等。由于植入物被回收和重新使用的现象于当地非常常见,这一事件于当时并未被引起重视。

POI-CNSC223991已被作为SCP-CN-790-1收容,目前状态稳定。

———>返回首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