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799
评分: +19+x

项目编号:SCP-CN-79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为确保收容SCP-CN-799,项目周边30公里范围内已被设置为无人禁区,禁止任何未经授权的访问和入侵。任何时刻,Area-CN-89内应驻扎不少于20名受训人员和供以消耗的D级人员,但仅拥有3/799权限者可获悉除收容措施外的项目信息。Area-CN-89的外观和区域围墙应尽量遵循欧式复古建筑风格,色调和材料需采用黑色石制,但具体至哥特或巴洛克、浪漫主义等建筑形式则并不必要。

常规情况下,对SCP-CN-799的收容应满足如下条件:

  • 项目收容区附近禁用无线电短波通讯,并对项目上空实行航空管制,确保该地没有飞行航道穿过。站点内部减少使用电子仪器,工作以口述和纸质记录为主。
  • 每日对收容区实行两次人工降雪,将气温保持在-10℃且存在一定厚度的雪层。
  • 每隔28天,派遣一名无宗教信仰且不知晓SCP-CN-799异常性质的D级人员携带七枚约80克黄金制成的钉子游至SCP-CN-799-1所在湖泊,替换对象当前附着物。随后该D级人员将被远程射杀,鼓励执行人员使用弓箭并令对象在死亡前尽可能多地流失血液。
  • 每隔78天,机动特遣队Evernight-01“盲目者”将派遣五名人员押送同样数量的D级人员,以SCP-CN-799-1为中心,围绕其所在湖泊,分别按照精确的75°角距站立,执行仪式CN-799-K“血色黄昏”,具体内容为:使用匕首重创D级人员的左眼和双手腕部后,去除其束缚,由MTF Evernight-01成员与其开展肉搏,尽可能激烈并延长搏斗过程,令对象死于失血过多而非致命伤,在其濒死时将之推入湖中。
  • 每隔198天,执行程序CN-799-XK“冥恸教堂”。具体内容为:派遣一名宗教人士接近SCP-CN-799-1,信仰何种宗教并不重要,只要他们信仰虔诚且身负神职。抵达SCP-CN-799-1处后,该人员应以传教姿态大声朗诵本教教义,随后被一名MTF Evernight-01成员从脖颈处斩下头颅。

若SCP-CN-799出现活动迹象,Area-CN-89将被封锁,直至活动结束;若出现意外突破,该区域将由部署在100公里外的基金会属导弹发射基地负责清理,随后基金会将启用协议CN-799-ZK“叛逆晨曦”。

附注:当前对SCP-CN-799的收容来自被放逐者之图书馆收录文献《北境妄想录》中的记载,我知道你们中的某些人会认为按照一本未知书籍来费这么大力气收容这个项目是残忍且徒劳无益的,但我们不会做出任何改变。“永夜”毫无疑问是一位半神,黑型,距离神无限接近却无限遥远的存在,但她偏执盲目,故而不会试图突破收容。因此程序将被执行。不,这程序 - 或者说是旧法,不是用来封神,而是欺骗。

尽管如此,我们仍无力阻止“永夜”。我不知道她和那把刀现在是否还保有自己的意志,若否,则他们已成为世界之重的化身。绝对的力量,我们无法抗衡。她的愤怒以黑色闻名,当她展翅之际我们将会知晓,恶行已然降临,太阳被她遮蔽天日的羽翼染黑,我们将在她的歌声中迎接裁决之日的到来。

——Koo博士

应景且形象。但请注意不要将个人情绪代入工作当中。

——█████主任

crow.jpg

SCP-CN-799-1,正处于静止状态。

描述:SCP-CN-799是一片面积约███平方公里的荒野,土壤酸解值约在pH9.5~pH10之间,接近强碱标准,因此几乎难以见到任何存活的生物。该地区属寒温带大陆性气候,均年气温为-7.2℃,多阴云。当人类个体进入这片区域后,将会逐渐产生幻觉并出现妄想症状,无视所有警告前往SCP-CN-799的中心 - 一片存在SCP-CN-799-1且边缘不规则的咸水湖泊。湖中可能存在某种物质,使人类血液与湖水接触时凝固为沉积物,将样本带离该区域后便不再具有异常性质。

SCP-CN-799-1是一只位于湖中枯木的动物干尸,生前为大型雀形目鸦属鸟类。从外观上看,对象左侧眼球遭完全挖出,伤痕自前额途经左颊抵达喙部,双翼飞羽已被剪除,翅膀上均匀分布七枚金钉,皆贯穿主要骨骼。尽管已呈此状态,但对象仍具有自主性、感知力和智能。

当人类个体抵达湖泊边缘后,会首先呈跪拜姿势,检查表明这一行为并非出于自愿,而是因体内的血液向身体下方积聚,导致大脑失血缺氧。为缓解这种不适感,人类个体往往会选择进入湖水。由于湖水中存在上述所述的异常性质,当湖水与人体接触后将在体内快速发生反应导致死亡。但在防护得当的情况下,对象可游至SCP-CN-799-1所在枯木下附近。

偶尔,对象将以类似年轻人类女性的语调发声,尽管它似乎不具备相关器官。其语调别描述为“缓慢且倦怠”的,在发声时,对象不会产生动作,也不会注视人类个体。在大多数情况下,躯体接触湖水的人类将从接触点开始逐渐被黑色物质覆盖,并在达到一定程度后缓慢沉入水中,随后的2-3天内,对象的左眼眶和双翼的羽毛下方将持续流出血液。若人类个体在完全转化前企图离开湖泊,则湖面将伸出数只黑色手臂将之捕获并拖入水底。

水下成像装置探测表明,该湖深达1280米,水体内无藻类植物,底部环境疑似人造建筑遗迹,但因黑暗无法辨识。水底未发现任何尸体,但红外线热成像仪器发现部分事物存在活动迹象,包括形状规则、尺寸达到████m³的石制物,和人类大小但构造明显不似常人的活物。神经影像则显示,尽管外表各异(甚至不具备生物特征),但其内部均似形态未知的神经元。这些个体不连续活跃并在大多数时刻呈惰性状态,但所有活动都是整齐且具共同性的,因此假定这些个体之间存在某种联系。值得注意的是所有探测器都因故障和地形原因无法回收,派遣人员下潜探索的提案正在审批中。

若上述收容措施未被正确执行,SCP-CN-799-1将显示出其攻击性,测量表明其周边休谟指数急剧变动,意味着现实扭曲程度加深,且随时间推移致命性呈指数级增长。记载表明,“永夜的北境王”的任何攻击性行为都可能导致一次XK级世界末日危机。同时,维持当前收容措施,使对象确信自己正身处原本环境是目前最为可行的遏制方式。

附录CN-799-A:以下内容发现于一个密封在梣木盒中的卷轴上,使用与世界现存任何语言皆毫无相似之处的文字书写而成,但下方另附少量芬兰语及挪威语翻译。通过这些翻译基金会语言学家破译并掌握了这些文字,最终破译卷轴的全部内容,这些内容也零散地出现在了《北境妄想录》的各篇文章中。

你可听说过永夜,那蔑视众神、却被众神遗忘之城?

格洛里亚的人们说整个大陆上仅剩下那一座宫殿未曾沐浴光辉之主的圣恩了,我恐怕我的言语无法将之形容,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距离那场盛大而悄无声息的战争已经过去了百年之久,但永夜的失落又怎会在一日之间?

我踏上特怀修勒的荒原,凛冽的寒风切割我的骨骼,元素凝结的雪晶刮伤我的额头。当黎明的曙光照射这已死的宫殿,所有残缺的死物皆从冷腥的泥沼中爬出,当血沿着蒙尘的城墙流淌,庞大的墓石发出凄切死者般的惨叫,它的每一面上都生着一张遍布利齿的巨嘴,等待探秘者的血肉将之饲养;四足的士兵同那只剩下半个身子、手中仍捧着头颅的牧师相互噬咬,他们至死不曾抛却相向的兵戈;黑亮的毒虫在雪层的孔洞中钻出,当血洒到洁白的雪花上时它们开始燃烧。

我又见那暴戾的君王高踞她鸦羽铺就的王座,她身披华贵的长袍,可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常是渗血流脓的谎言。她用左眼凝视自己的国度,那比火光还要明亮的眼睛却空洞盲目;她身负纯金的枷锁,那锁链却是她自身的希冀;待她离去的时候,将携着纯白的烈焰,令世界在末日黄昏的狂潮中迎来痛苦的终焉,可她爱人的骸骨深埋在脚下。

身为游荡者,我的使命便是不断游荡。而我的王啊,你究竟何时才能绝望,何时才能离去呢?

darkman.jpg

根据站点成员描述合成的SCP-CN-799-2图像,真实面貌和身份未知。

附录CN-799-B:自2009年起,曾在Area-CN-89从事收容工作的人员报告称不断出现幻觉,可以感受到一名距离自己无限遥远的人类男性站在黑暗中,无法感受到生命体征。尽管他们确信自己不曾与之接触或对视,但仍可简略描述其面貌特征,如“灰发蓝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