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16

评分: +32+x

Comments.jpg

在一次事件中,多个SCP-CN-816账号的评论。

disco.jpg

截取自一段舞蹈视频,该视频在一次事件之后由微博用户█████(SCP-CN-816个体)所上传。

项目编号:SCP-CN-816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当监控范围内出现疑似816-α事件后,项目组应警惕是否有身份难以辨认的人群参与其中。若存在,则应尽可能将受事对象扣留,以尽可能避免其死于816-α事件并引发后续的异常现象。

基金会网络爬虫将监控各大社交平台,查找含有关键字段“正义就要来临了”的贴文,并在分析后删除疑似SCP-CN-816的发言。尽管对此类账号的调查仍未有确凿结果,对账号拥有者的定位工作仍在进行之中。类似地,目前正在建立SCP-CN-816实体的面部数据库,并尝试确认其中任何之一的身份。为避免信息泄露,不得尝试逮捕SCP-CN-816。

SCP-CN-816的目击者一般情况下无接受记忆删除的必要。SCP-CN-816-1的目击者则应接受记忆删除处理,含有其影像的监控摄像镜头应从原记录中删去。

描述:SCP-CN-816是指在公众事件816-α中出现的异常人类群体。公众事件816-α本身没有异常,给予它代号是出于提醒收容人员关注潜在的SCP-CN-816之考虑。

事件816-α指代某一对象因某些原因而被大众所攻击的事件,本身没有异常。该对象往往在一定程度上违背了所在群体的某些道德或法律标准,而攻击形式包括但不限于肢体暴力、言语侮辱、信件骚扰等等。有一定概率,SCP-CN-816群体会出现在攻击者当中。它们出现的瞬间具有逆模因效应,无法被肉眼所觉察。

SCP-CN-816个体的外表与常人无异,行为与平民攻击者相类似,但言行模式具有高度统一性;推测其具有蜂巢思维。随着时间推进,它们的说辞会逐渐被同一句句子“正义就要来临了”所代替;书面表达时,个体以“她”指代正义,疑似是指SCP-CN-816-1。

若受事对象(或者与之相关的个人)死于816-α事件(被攻击死亡,或者自杀),事件之后的数日内,先前的SCP-CN-816会约数十人一组,在对象死亡地点附近的各个公众场合聚集并进行舞蹈表演。舞蹈配乐的节奏快慢与816-α事件的参与者数量成正比,参数据估计在0.0012左右。若无人死亡,则不会有任何后续的异常事件出现。

补充:网络开始普及之后,事件816-α的变种被发现于网络社交媒体之上,且近年来逐渐成为816-α事件的主要形式。在此类事件中,SCP-CN-816群体会以大量来源无法追查的实名或匿名账户出现。在受害者死亡后,其中一个账户将上传一段舞蹈视频。舞蹈的节奏遵循上文所述的规律,然而拍摄地、参与者、发布者都始终无法被找到。

在事件数小时到数十年之后,会有新信息为大众所知,此事件被称作816-β。该新信息一般证实了被攻击者最初违反道德或法律一事并非是真实讯息,或者以其他方式减轻或消除了被攻击者的道德责任。这一般会引起舆论的反弹,乃至针对最初另一涉事者的新一轮攻击。816-β本身无异常,但若前文条件均被满足,则它必然会发生。

SCP-CN-816-1为816-β事件之后,出现在受事对象(或相关人员)死亡的地点附近的人形生物。它会从摄像或视野死角出现,外表为身着白色衣物的成年女性。它右手持一导盲杖辅助行走,左手始终持一不锈钢托盘天平,眼部被一悬浮的黑色长方形遮挡,无论是肉眼观测还是通过摄像设备皆是如此。

SCP-CN-816-1似乎双目失明,无法主动躲避路障。目击者和监控镜头皆证实,它会在摔倒或与路障发生碰撞之后消失不见。

附录:在基金会人员强行逮捕一名SCP-CN-816个体,并将它关押在Site-CN-██之后,该个体很快在收容间内自行消失。与此同时,多名SCP-CN-816出现在Site-CN-██附近,发表演讲并提及了近期█起D级人员实验、█次与平民相关的敏感操作。

Site-CN-██的掩盖设施遭到了愤怒的平民与SCP-CN-816的持续冲击,人群高呼反对基金会、要求人权和知情权的口号,且随着时间推进,开始呼喊“正义就要来临了”。Site-CN-██警卫利用高压水枪、催泪瓦斯和A级记忆删除喷雾剂强行驱散人群并平息此事。

此后,逮捕SCP-CN-816的尝试皆被禁止,除非得到4级人员的批准。

附录:在200█年一次对“文革”的反思风潮中,基金会注意到一些“广场舞”等公共场合舞蹈参与者的相貌与某些“批斗大会”照片中参与者相貌高度相似,但无法辨认他们的身份。此种现象是否为巧合,仍需进一步研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