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830-J
评分: +263+x

项目编号:SCP-CN-830-J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CN-830-J被困在Site-CN-91内的一男厕隔间中无法移动,且其异常特性无法对站点人员造成实质性伤害,目前无需对SCP-CN-830-J进行除封闭所在厕所之外的收容。对SCP-CN-830-J的实验应在至少一名以上的三级人员的批准下进行,除非经过周密的实验计划,否则不应向项目提供它所要求的物品。

201█/█/██补充:由于Site-CN-91日益严重的厕所拥挤问题,SCP-CN-830-J所在的男厕所中的其它无异常隔间现对站点人员开放。需要注意的是如厕的站点人员不应通过项目所要求的方式向其提供任何能够用于清洁如厕后残留排泄物的物品,此外,与项目交流的人员应尽力避免因项目的处境而发笑或嘲讽对方,以免摧毁项目极为脆弱的意志。

201█/█/██补充:事故830-J-1后,项目的要求发生变更,为规避可能存在的风险,该要求依然不能被满足。

描述:SCP-CN-830-J是一位于Site-CN-91地下一层科研区C分区中男厕所的第三个隔间的无形实体。项目在数名员工与清洁人员报告“男厕中有一个霸占了隔间的聒噪幽灵”时被发现,但项目的具体出现时间不得而知。

由于未知的原因,SCP-CN-830-J无法离开它所在的厕所隔间,除非有人类个体通过焚烧的方式向其提供适宜且足够用于清理排泄后残余的排泄物的纸张1

SCP-CN-830-J所处的厕所隔间无法以任何手段打开,使用摄像机从上方或下方的缝隙伸入隔间则会立刻引起项目的激烈反应,但从拍摄到的画面来看,隔间中的设施均在原位,除拍摄到的画面出现原因不明的扭曲与模糊外并无任何异常。虽然项目无法离开隔间,但项目似乎有能力做出类似于用力撞击隔间门或是以相当大的音量吼叫的举动,据信项目的这些举动是为了迫使周围的人员向其提供纸张以便尽快离开2

当有人类个体进入该厕所中时,项目便会以一种急切的,类似于成年男性的声音向此人搭话。项目会模仿生活中时有出现的“上厕所忘带纸”的情况中的对话,试图索要足够的纸张;但由于项目通常会要求对方点燃所提供的纸张,因而很快会被识破。若要求被拒,项目会制造上述的一些现象并用语言恐吓对方,大量的实验表明项目的意志较为薄弱,在恐吓数分钟后若对方仍不退让就会转为哀求,甚至哭泣。

事故830-J-1后,SCP-CN-830-J不再向人类个体索要纸张,除要求改变外,项目无其它变化。详见附录830-J-2。

实验记录

实验1
所提供的物品3无,仅进行对话。
结果:SCP-CN-830-J在恐吓实验人员一段时间后情绪陷入崩溃,开始哭诉自己的处境以及因为蹲了太久而麻木的双脚。

实验2
所提供的物品:80目砂纸
结果:SCP-CN-830-J异常愤怒的从内侧的敲打隔间门并怒吼,项目在大吼一段时间后声音逐渐微弱,并在接下来的一天内对进入的人员不做出任何反应。

实验3
所提供的物品:从一张面巾纸上分离下的一薄层
结果:SCP-CN-830-J表现的有些欲言又止,在数分钟沉默后,项目突然爆发出“妈的我[脏话删除]的弄到手上了![脏话删除]的纸!和没有有什么两样!”

实验4
所提供的物品:一张崭新的A4纸
结果:SCP-CN-830-J说:“嘶——这可能有用……卧槽划到手了。还是算了。”

实验5
所提供的物品:一张面积与厚度足够的面巾纸,但要求项目自己取走而不是通过烧毁的方式提供。
结果:SCP-CN-830-J在与实验人员反复争执约一小时后,项目最终做出妥协,但要求实验人员尽量将面巾纸靠近隔间下的缝隙以便拿取。约三分钟后缝隙下出现了一只半透明的手非常费力的将纸取走4,然而很快SCP-CN-830-J便大喊:“[脏话删除]的我把它掉到屎上了!!”

实验6
所提供的物品:传统中用于祭祀死者的,切割成特定形状的黄色纸张。
结果:SCP-CN-830-J表现的异常不满,并大吼道“日你的双关幽默”。

对SCP-CN-830-J的采访记录:

采访人员:特工Asriel

<记录开始>

SCP-CN-830-J:有人吗?外面有人吗!

特工Asriel:你好,我是基金会特工Asri——

SCP-CN-830-J:(激动的打断)别管这些了,我需要纸,就一张,不是砂纸也不是A4纸是你上厕所会拿的那种,妈的我都不知道在这里蹲了多久了,jio麻的很,只要你给我一张就行,我就能解脱了。

特工Asriel:请问你索要手纸的目的是什么?

SCP-CN-830-J: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你上厕所不用纸的?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可是大哥你是幽灵耶。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你明明都因为忘带纸所以死在收容突破里了,为什么还会在意这些啊。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你专心拉屎好吗我都要给憋死了,再这样下去我就是下一个厕所幽灵了。

特工Asriel:收容突破?等等,它跟你们说过有关自己的事情吗?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对,以前有天晚上我也因为忘带纸蹲了好久,然后它嗷了大半天要借我纸,结果发现我也没带之后……反正也闲着没事,就聊了聊。

SCP-CN-830-J:喂,等一下,不是来采访我的吗!

特工Asriel:请讲下去。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它说自己以前也是个员工什么的……结果在某个晚上去厕所没有带纸。

SCP-CN-830-J:停下啊?!我讲这个给你只因为我们同病相怜而已不是让你当奇怪故事讲的?

正在隔壁隔间的员工:然后他翻了翻身上发现只有一份刚整理完还没转电子版的实验数据,一张申请休假的表格,还有一个本质上是张砂纸的SCP-CN-██个体。

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考虑到厚度我反而会用那个砂纸,基金会内部打印纸的厚度过于惊悚了。而且打印纸锋利的边缘……ummmmm。

特工Asriel:用异常擦屁股不好吧……

另一名正在厕所排队的员工:就算是这种时候也有牺牲掉内裤这种选择吧!总不能连内裤也没穿……

SCP-CN-830-J:不要做这种让别人风评被害的猜测好吗!!

此后厕所中的员工出于未知原因开始争论如何在上厕所忘记带纸这一尴尬的状况中脱身,SCP-CN-830-J多次试图打断该话题失败,因此陷入情绪崩溃的状态并拒绝继续被采访。

事故830-J-1:20██/█/██,一名刚由Site-CN-██调至Site-CN-91的研究员误将SCP-CN-830-J当作因忘带纸而被困在厕所中的普通人。由于该研究员对项目所提出的奇怪要求有所怀疑5,他仅将一张面巾纸放置在厕所隔间门下方的缝隙处。在随后因实验失误引发的一场小火灾中这张纸被意外引燃,但出于未知原因,虽然满足了要求,但后续观察表明SCP-CN-830-J并没有做出进一步的行动。

附录830-J-2:负责扑灭上文所提及的火灾的研究员报告称他在SCP-CN-830-J所在的厕所中听到了下述声音:

SCP-CN-830-J:哦哦哦!终于!

(衣物摩擦声,拉链声)

SCP-CN-830-J:嘶——jio麻。

(冲水声)

(拨动隔间门上的插销的声音)

(拨动隔间门上的插销的声音)

SCP-CN-830-J:嗯?

(更用力的拨动隔间门上的插销的声音)

(用力拨动隔间门上的插销的声音)

(用力拉扯门的声音)

SCP-CN-830-J:妈的门打不开了!!

在该事故后,SCP-CN-830-J的要求变为恳求帮助打开卡住的隔间门,但由于该隔间无法以任何手段开启,因而只能通过向SCP-CN-830-J提供工具的方式开启厕所隔间。

据████研究员进行的模拟测试,一名普通研究员需要使用撬棍甚至液压钳等金属工具才能成功自行破拆隔间门,而这些工具显然很难通过焚毁的方式提供给SCP-CN-830-J,因此项目突破收容的可能性已被降至最低。科研C区的工作人员现阶段可以完全无视项目,将项目所在的厕所中的其余隔间视作无异常厕所使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